【悠阅书城app,免费看小说全网无广告,ios需海外苹果id下载】

    沈冷站在东海岸看着远处茫茫大海,朝着大海长长吐出一口气,孟长安站在他旁边,虽然沈冷一直都没有说过什么,他也没有问过什么,可是沈冷长长的吐出这一口气,便是宣泄不出来的宣泄。

    “陛下也是为了保护你。”

    许久之后,孟长安看向沈冷说道。

    “我?”

    沈冷转头看着孟长安:“我根本就不是在因为自己被降爵降职而烦恼啊你知道的,那些对于我来说并不重要,从一开始我就没觉得这些有多重要,我在担心的不是我自己。”

    “担心谁?”

    孟长安微微皱眉,然后反应过来:“陛下?”

    “是。”

    沈冷有些话连对陈冉都不能说,不是不信任陈冉,而是陈冉的心境远不如孟长安那么强大,很多沈冷的推测一旦告诉他的话,他会惶恐不安,会担忧,沈冷不想让陈冉因为担忧这些而变得整日愁眉紧锁。

    “你担心陛下身体出了问题?”

    孟长安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他在东疆,距离长安那么远,并且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皇帝,他又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去想陛下的身体怎么样了,他只是因为沈冷刚刚的那一句话而敏锐的想到了这个问题。

    “是。”

    沈冷道:“陛下没必要这么心急,却明显心急了,而且他还在用为二皇子解决隐患的方式来掩饰自己的心急,掩饰的不算高明,陛下从来不会做事这么粗糙不精致。”

    孟长安看向沈冷:“如果陛下身体真的出了问题呢?”

    沈冷答:“那自然是二皇子即位。”

    孟长安张了张嘴,把想说的话压去,然后点了点头:“你做主。”

    沈冷呸了一声:“我做主?胡说八道什么。”

    孟长安没解释,他才懒得解释。

    “你安排人去了沁色那边?”

    孟长安问。

    沈冷点了点头:“请流云会的人帮忙,派了一些高手去她那边。”

    孟长安没再说什么,难道他还会和沈冷说一声谢谢?他们两个人之间,谢谢是何其多余的两个字。

    “将来得接来。”

    沈冷说。

    孟长安摇头:“那是将来的事。”

    沈冷心里微微一疼,他知道孟长安没有表态说一定会把孩子接来是因为什么,孟长安虽然不是个专情的人,但也不是个那么无情的人,对于沁色来说,孩子是她唯一的心里安慰了,如果孟长安真的把孩子接来,沁色可能会疯掉。

    “你最近也做些准备吧。”

    沈冷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不管陛下是做做样子还是真的,既然压了我,就可能也会压一压你。”

    孟长安当然更无所谓,他有所谓的是如果控制不住刀兵对于沈冷来说就失去了一个最稳固的保障,只要皇帝不把他调离刀兵,压就压,若是把他调离刀兵的话孟长安也不是那么在意,只要他手里有兵就行,以他的能力用一两年时间死死抓住一支队伍不是难事。

    “来呀。”

    沈冷把裤子解开,孟长安瞥了他一眼。

    沈冷哈哈大笑:“想什么呢,我的意思是来呀,好久没有比过谁尿的更远了。”

    孟长安叹道:“不比。”

    沈冷:“这么怂的了?”

    孟长安还是摇头:“不比。”

    沈冷:“为什么?”

    “逆风。”

    沈冷:“”

    远处,海面上一片船帆归来,那是远征渤海道海域的东海水师舰队来了,辛疾功带着舰队横扫渤海道四周的桑国海盗船,茶爷让李不闲派人通知大军返,正好赶上沈冷也到了。

    “我总是在想一个问题。”

    孟长安看向沈冷:“陛下为什么一直让你在水师?以你的能力,四疆任何一地交给你都应该放心,你陆战的能力也自然比训练水师要强。”

    沈冷一怔,这个问题确实没有仔细想过。

    孟长安皱眉,想到的话却没有说出口,他不太确定自己心里的答案对不对,皇帝把沈冷按在水师,难道是害怕将来某一天会有谁对沈冷不利?只要沈冷在水师他随时都可以走,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说明皇帝是真的在乎沈冷,只是这种在乎让孟长安觉得有些淡淡的不爽,皇帝的意思如果真的是将来有人想杀沈冷而沈冷随时可以跑,凭什么?

    凭什么只能跑?

    “我得去了。”

    孟长安从怀里掏出来小猎刀的刀鞘,朝着沈冷比划了一下,沈冷叹道:“你那个刀不好使,没有我的刀鞘修脚舒服。”

    “修脚?”

    孟长安一怔,看了看刀鞘:“不是刮胡子用的吗?”

    沈冷:“啊?哈哈哈哈哈”

    桑国。

    须弥彦看着面前桌子上的一堆药丸发愁,虽然说沈家医馆的药肯定是神效,但是这么下去的话自己也快吃不消了,为了打探出更多关于桑国新建水师的情报,他不得不频繁接触那几位夫人,须弥彦觉得要是一对一自己没问题,可这就不是一对一的问题,况且那几位夫人是大活儿,还有零活儿呢。

    他在牧野道的名气越来越大,不少桑国的贵族都主动派人来接触他,安排自己的孩子来他门下学习刀法武艺,而且他这个人模样又不丑,还是那种吊儿郎当的性格,所以很有女人缘,最主要的是桑国的男人普遍比较矮,他这般高高大大还健壮的人就显得那么出类拔萃鹤立鸡群。

    把一颗药丸送进嘴里,用水冲下去,须弥彦叹了口气,转头看向那边的铜镜,镜子里的自己是如此的风流倜傥,这真是没有办法的事,好难过。

    就在这时候外边的徒弟快步跑进来,压低声音说道:“三夫人来了。”

    须弥彦的肩膀不易察觉的颤抖了一下。

    三夫人最近一段日子一直住在水师那边,毕竟她是最得宠的那个,桑国为了新建水师可谓倾尽举国之力,桑国皇帝英条泰带头勤俭度日,整个桑国都在为了这支将来要征服大宁的水师而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可能整个桑国境内的男人也就须弥彦裤腰袋松。

    可正因为三夫人得宠,须弥彦才不能与她疏远,每隔一段日子三夫人都会借口想念家人而从水师那边返,每次见到须弥彦都是一脸幽怨,埋怨他为什么不去水师那边,可须弥彦又没傻到家,他去了水师那边全都是桑国士兵全都是将军眼线,他一旦暴露还不得被人阉了。

    所以每次三夫人来他还是得尽心尽力,呸,尽心罢了,尽力是真的。

    “知道了。”

    须弥彦应了一声,起身,对着铜镜收拾了一下自己,叹了一声人帅真的好烦恼,然后离开他的武馆。

    将军府。

    三夫人应该是刚刚洗过澡,身上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衣服,那种桑国女人特殊的衣服,用须弥彦的话说就跟披了一件床单似的感觉,斜靠在窗口的三夫人衣服领口敞开的有些大,所以便有雪白外溢,须弥彦看到之后咬了咬牙,默念了三声大宁万岁。

    一个多时辰之后,须弥彦躺在木榻上看着天花板发呆,三夫人则连动都动不了了,又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爬起来,头枕着须弥彦的胸口说道:“让你去那边你又不去,总是害的我来跑。”

    须弥彦:“我才不去,我去了被将军大人知道,杀了我你就开心了吗?”

    三夫人哼了一声,但是想了想如果将军真的杀了须弥彦自己确实会非常难过,而且须弥彦如果死了难道她还能活的下来?

    “不过,我倒是想去看看。”

    须弥彦翻身坐起来,抱着三夫人低头亲了一口:“我听闻这次咱们桑国打造的战船都很了不起,我还没有见过可以征战用的海船是什么样子,真想去看看啊。”

    “我带你去啊。”

    三夫人笑着说道:“去的时候你假扮我的随从,没有人会查问,等到你看够了就找借口离开,我的人,水师那边不会阻拦。”

    须弥彦立刻笑起来:“还是你待我好。”

    三夫人哼了一声:“我待你不好,还能待谁好?”

    须弥彦觉得调情得适可而止,在这方面女人恢复过来可比男人快多了,他好歹想了个借口先告辞离开,从将军府的后门溜出去,揪了一根路边的野草叼在嘴里,想着这次无论如何也要把龙龟战船的图纸搞到,传闻龙龟战船可以横扫现在已知的所有海船,再强大的战舰在龙龟战船面前也不堪一击,虽然他不确信,可这种事还是宁信其有的好。

    溜溜达达的到了武馆门口,一眼就看到有个个子不高背着个背囊的家伙站在那正在抬头看着门匾,须弥彦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然后就咧开嘴笑起来:“小闲闲。”

    李不闲头一眼就看到穿了一身骚粉色衣服的须弥彦,这身衣服的色彩把李不闲吓了一跳,他往后退了退:“你这”

    须弥彦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讪讪的笑了笑:“还不是为了大事而牺牲自己。”

    李不闲一听就心里有些难过:“怪不得来之前茶公主殿下告诉我说你是在为国捐躯,委屈你了,那些该死的桑国男人居然好这口!唉也怪不得茶公主殿下说我不行,我还真不行。”

    须弥彦一听这话有些不对劲,反应过来后骂了一句:“你大爷!”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