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落千手参加过那次宁军北征之战,当然他是被打的那一方,所以他对沈冷这个名字怎么可能会陌生,又怎么可能会不当回事,也正因为如此,他在听到沈冷这个名字之后的第一道军令就是立刻结阵防御。

    此时此刻,蒲落千手看到那从山道上滚落下来的人头,一瞬间就知道自己猜错了,沈冷愿意见他不是没有底气,而是在示威。

    “大将军,你这样处置似乎有些不妥当。”

    蒲落千手深吸一口气:“我黑武帝国与宁在战后是签订了条约的,双方不能轻开战端......”

    沈冷点了点头:“你说的对。”

    蒲落千手继续说道:“那大将军为何率军出现在我黑武帝国境内。”

    沈冷没回答,而是反问:“那我媳妇儿为什么出现在你黑武境内?”

    蒲落千手懵了。

    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也是很想再反问一句,你宁国的一位公主,你沈冷的妻子,为什么会跑到黑武帝国来?可是这话问出来也没用啊,沈冷的回答一定是你们黑武人劫掠了我的妻子,这种事争来争去还不是浪费口舌,所以蒲落千手知道问了也没有任何意义。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压着心里的怨气依然保持着语气上的平和:“大将军,你我都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如果轻易开战对你我两国的影响都很大,不管是你我两国的军人还是百姓,都不愿意再有征战再有杀戮,所以......”

    他看向沈冷:“所以这件事终究得有个双方都能满意的结果,如果大将军有什么条件的话可以直接告诉我,我会请示国师大人。”

    沈冷笑道:“你为什么要请教国师呢?你们黑武帝国的汗皇不正在冰原城中?”

    蒲落千手叹了口气:“大将军,咱们能好好谈一谈吗?”

    沈冷道:“我和你谈的,根本没有意义,你不敢做出决断,而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你带来的军队摆在这,你不敢轻易开战,又不敢轻易放我离开,你最合理的做法只是等消息,所以你谈什么?我又谈什么?不过既然你问了我的条件,那么我就告诉你好了......黑武人劫掠了一位大宁的公主到此地,为了公平起见,我也会劫掠一位黑武的公主走。”

    蒲落千手的表情立刻就变得精彩起来。

    沈冷问:“公平吗?”

    蒲落千手沉默片刻,微微俯身行礼:“既然大将军已经说出来条件,我会尽快将大将军的条件转达给国师大人,如不出意外很快就会有国师大人的批复下来,还请大将军在此地稍候。”

    沈冷点了点头:“好。”

    蒲落千手一怔,他以为沈冷会继续盛气凌人,会逼着他开战。

    沈冷却转身走了,一边走一边说道:“我人还没齐,喊人打群架这种事,还是得等人齐才行。”

    跟着蒲落千手的那三个年轻人表情也各不相同,歌云达一脸的愤怒,如果不是他级别不够的话,他可能已经上去指着沈冷的鼻子破口大骂,而青树则是一脸的凝重,视线一直都在沈冷身上,哪怕沈冷离开了,他的视线也没有离开,彬叶却一直看着青树,似乎在等青树表态。

    落千手在沈冷走后也转身,看起来脸色很差。

    “将军,还是应该尽快有所行动的好。”

    歌云达立刻说道:“宁军只有那些兵力,一旦真的有宁军援兵赶来的话,到时候不好打。”

    蒲落千手摇头:“还是再等等,如果不是意外的话,大供奉不止会派人向我求援,还会向冬长山大营的铁颜将军求救,铁颜将军麾下兵马无数,若是他肯亲自带兵前来,与我汇合,两军合围让沈冷的队伍出不去,这才能真正给宁国施压。”

    他说完这句话后看向青树:“你怎么看?”

    青树张了张嘴却没出生,显然是欲言又止。

    “尽管说。”

    蒲落千手上了战马,看向青树说道:“你们都是国师交给我的人,可我却视你们都如自己弟子一样,所以你们在我面前当知无不言,也当言无不尽。”

    青树叹了口气:“卑职以为......该让沈冷把阔可敌沁色带走。”

    他的话刚说完歌云达的脸色就变了,怒视青树:“你在胡说八道什么!纵然沁色只不过是个傀儡,可也是黑武帝国的汗皇,她若是被宁人带走的话,我黑武帝国颜面何存?!青树,我早就看你不对劲了,你一直都在说宁人可敬,我就猜着你有不臣之心,想不到你居然在这种时候居然不加掩饰,你简直就是一个贼子!”

    彬叶刷的一声将弯刀抽出来指向歌云达:“你他妈的说谁呢!”

    青树压了压彬叶的手,微微摇头:“不要冲动,将军面前不可放肆。”

    歌云达怒道:“你还在装?!青树,来之前你就和将军说过,不来救援比来救援更好,现在你又说应该让宁人把陛下带走,你的居心难道还看不出来吗!”

    蒲落千手也是微微皱眉,看向青树沉声说道:“你应该解释一下自己怎么想的。”

    青树沉默片刻,他是真的不想说,可既然已经开口,那也就无需再隐瞒自己想法,所以缓了口气也整理了一下措辞,他看向蒲落千手认真的说道:“将军,为何现在黑武局面如此混乱?这些本就是宁人所希望看到的局面,只要阔可敌沁色还在这,就会有人支持她,黑武就会一直内乱,到时候纷争不断,越是拖的时间久了,沁色的实力就会越来越强大,至最后,我黑武帝国之内打的不可开交,宁人却会在一边看着哈哈大笑。”

    “你放屁!”

    歌云达大怒:“你分明就是在以这拙劣的借口来掩饰你的狼心狗肺。”

    蒲落千手却瞪了他一眼:“让青树说完。”

    青树道:“宁人现在虽然也不想和黑武再贸然开战,但宁人不怕开战,宁国国力的恢复远比黑武要快,如果大战再起,宁人不过是拼一个后退十年或是后退二十年,哪怕就是国力后退百年,若他们可一举击败黑武,将黑武灭国,宁人怕吗?”

    蒲落千手道:“继续说。”

    “是!”

    青树深吸一口气后继续说道:“陛下若还在黑武,宁人便是坐收渔翁之利,若是让宁人把陛下带走,那么举国上下便会同仇敌忾,就算要打,也当有其名,此时此地,宁人的一位公主在这,我们都知道那绝非是我们劫掠来的,可传扬出去,百姓们会信,于是这

    一仗我们便没有百姓支持,百姓们会觉得是我们自取其辱,是我们自找的,而若是我们的汗皇陛下被宁人掳走,那么百姓们怎么想?”

    青树继续说道:“还有一件事很不对劲,之前冰原城中的剑门数千白骑被困,但山下的军队被宁军击溃后有人逃走,我拦住过这些逃兵仔细询问,他们说,是剑门少主仆月到了,而仆月是奉国师大人之命要把那个宁国公主沈茶颜带回星城,以此要挟宁国大将军沈冷,将军,这件事合理吗?”

    蒲落千手怔住:“从无听说过此事,但绝不合理,国师大人不会在这个时候主动挑衅宁人,而且是去把一位公主还是大将军的妻子抢来,虽然说若成功了的话,有一定可能会逼迫沈冷就范,但......宁帝绝对不会就范,此事传扬开的话,以宁帝的作风,必会北征。”

    青树点头:“将军所言极是,且不说这个计划漏洞百出不似国师做事风格,就说这个仆月,明知道此时此地不宜开战,却还是强行下令进攻,他的居心才是真的不对劲。”

    蒲落千手问:“那你觉得,仆月这么做是为什么?”

    “我不知道。”

    青树脸上也都是疑惑:“解释不清楚。”

    歌云达道:“我看你是解释不清楚你自己怎么想的吧?将军,这个人的话根本不可信,仆月根本没有必要主动挑起黑武与宁两国争端,他也不可能做的出来私自瞒着国师大人跑去宁国抓人的事,谁不知道,将来仆月就是剑门宗主之位的继承者,他何必要这样做?而你,青树,来的时候你就劝将军不要来,你说什么此事不好解决,不管是打了还是不打对国师都不好交代,分明就是你畏战,又或者你根本就是宁人的奸细,你要故意把沈冷放走。”

    青树看向他说道:“我不和你这样一个蠢材争论什么。”

    这句话把歌云达气的够呛,他立刻把弯刀抽出来,以弯刀指着青树:“你他妈的再说一遍!”

    而彬叶将弯刀指向歌云达:“你他妈的把刀放下!你一直都在怂恿将军和宁人开战,我看你倒更像是宁人那边派来的奸细!”

    歌云达道:“老子看你才是宁人奸细,不论是非黑白就会搅和!”

    “你们两个像什么样子!”

    蒲落千手怒道:“你说他是宁人的奸细,他说你是宁人的奸细,你们除了会这样,还有其他本事吗?再敢胡言乱语,我把你们两个都砍了!”

    歌云达连忙垂首:“将军息怒,是卑职放肆了。”

    彬叶却哼了一声:“砍了我也砍了他,那不亏,最起码砍了一个宁人的奸细。”

    歌云达道:“对,砍了你就对了!”

    两个手下人这般无知的争吵让蒲落千手有些头疼,他一怒催马向前不再理会那两个人,倒是叫了一声青树,让青树跟上来。

    蒲落千手一边催马一边问:“青树,你觉得现在怎么办才最好?”

    “既然来了,那就把大军摆在这,静观其变。”

    青树道:“如果宁人没那么大的底气,他们会先坐不住。”

    说完这句他看向雪山便,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其实,我也很想真真正正的见识一下,宁国的大将军是怎么打仗的。”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