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少衍交代出来的情报是同存会的人要杀小将军澹台草野,所以叶流云和小青衣六才会从长安城里出来直奔京畿道甲子营驻地,他们要去的地方距离长安城要走三天,第一天必经之地就是方城县。

    好像算好时间似的,天黑之前叶流云的马车进了城,才刚进来没多久城门就关了。

    这方城县规模算不上有多大,足够繁华,几乎全部的从南边来要进长安城的客商和行人都要经过此地,而此地距离长安城又恰好不到一天的路程,在这住一晚就成了水到渠成的事。

    所以方城县一直很富裕,虽然是天下脚下,不过为了能吸引更多的人花更多的钱,所以县衙总是对一些比较隐晦的生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地方上的官员也不容易,尤其是方城县这样就在长安城旁边的县,如果没有政绩被揪出来敲打太稀松平常,去年往户部交上去多少钱,今年少了些,户部的大员们三言两语就能把地方官的所作所为驳的一无是处。

    所以每年都得比去年稍稍多一些,而不是完成了任务就算完事,这些钱从哪儿来?当然不能从老百姓们手里抠出来,那就只能仰仗过路的商客和旅人。

    所以方城县又有很多绰号,有人称这里是小江南,有人称这里是小小淮河,还有人称这里是江湖客的安乐窝。

    再比如镖局,长安城里的大镖局要价都高,虽然生意做得大安全也有保证,可并不是每一个客商都愿意花那么多银子雇佣大镖局的人,从长安城出来到方城县这一段肯定是没人敢为非作歹,所以到了方城县再雇佣江湖客或是小镖局的人,价钱最少低一半。

    所以如果方城县里有很多江湖客并不会让人觉得哪里不对劲,这里本来每天进进出出的江湖客就多的数不过来,况且还有常住于此的。

    所以除了叶流云和小青衣六之外,并没有谁在意大街上分站在两头的人。

    左边的是一个壮汉,方城县里的人不认识他,应该是新来的,惹眼的是他的身高,叶流云第一眼看到那个人的时候做了一下判断,这个人是大一号的王阔海,那人手里擎着一把巨大的伞,像是举着一座凉亭。

    在右边出现了大概十几个人,身上的衣着差不多,每个人手里都有两把伞,一把伞举着挡着落雪,一把伞在手里拿着并没有展开。

    “选一边?”

    叶流云笑着问小青衣六。

    小青衣六看了看人多的那边,又看了看壮汉的那边,很快做出了选择:“我去找那个大家伙一挑一,叶先生,那些小喽就交给你了。”

    叶流云叹道:“你确定自己选的是对的?”

    小青衣六皱眉:“选人少的还能错?”

    叶流云道:“若我告诉他是原开元呢?”

    小青衣六眼神闪烁了一下:“江北巨鹿原开元......”

    他走到了另外一边:“我还是选人多的吧,毕竟我年轻。”

    江北巨鹿原开元曾经是个囚徒,他不是宁人而是越人,出生在南越国江北郡,当初大宁灭南越的时候他是南越国皇帝杨玉的擎纛将军,南越被大宁所灭之后这个人就销声匿迹,大概已经有二十年没有他的消息了。

    “为什么叶先生你

    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是原开元?”

    叶流云淡淡的说道:“因为我只听说过原开元有那么高,不过......虽然原开元号称生裂虎豹,是南越国大内第一高手,也是南越国第一勇士,但是在灭国的时候他跑了,所以多半是徒有虚名,另外,算算年纪,他已经大概有五十岁了。”

    小青衣六指了指另外一边:“那些人呢?”

    那边是十几个擎伞的人,看起来除了伞多倒也没有什么稀奇的。

    “昭理国的人,昭理国有铁伞门,号称十个人可破千军。”

    叶流云道:“大概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如果真的那么厉害的话,昭理国也不至于现在每年九月初九那天还是皇帝带头朝着大宁的方向三拜九叩。”

    小青衣六算计了一下,那个原开元如果已经五十岁了,哪还有什么可怕的,拳怕少壮。

    “我还是选他。”

    小青衣六说完之后就朝着原开元大步走了过去,叶流云微微摇头:“傻孩子,五十岁了,也是原开元啊。”

    原开元已经失踪了二十几年,当初南越皇帝杨玉被生擒的时候,为了对付原开元,南疆狼猿大将军石元雄还调集了他的亲兵营进宫,结果根本就没有看到他。

    那时候便有传闻,原开元生裂虎豹,掌可碎石。

    他最著名的一件事就是让师匠用了几年的时间给他把一块大石头掏出来个能钻进去的洞,套在身上当甲胄,据说这件石头铠甲达数百斤,刀枪剑戟皆不可破。

    小青衣六想试试传闻是不是真的,于是大跨步向前,在距离原开元还有大概三步的时候突然掠起来,半空之中刀锋一抖,裹着长刀的青布随即碎裂,刀锋乍现,寒芒落在了原开元的脖子上。

    当的一声,长刀被震了回来,原开元的脖子上迸发出来一串火星,被斩断的衣服领子飘到了一边。

    “我凑......”

    小青衣六的眼睛都圆了。

    那哪里是什么石头甲胄,衣服里边是一套重甲。

    以他的刀上之力,以他的刀锋之利,居然没能把脖子上的链甲展开,刀子还被崩的向后扬起来。

    原开元在这一刻出手,手里的大铁伞转着落下,小青衣六立刻向后撤,大铁伞的边缘在地上豁出来一条沟壑,旋转着的大铁伞好像绞肉机一样,锋利且沉重。

    原开元转着伞追过来,那伞实在太大,比凉亭的盖子也不小,扫起来带着呼呼风声。

    轰!

    一座木楼的前边柱子全都被扫断,半座木楼轰然倒塌,烟尘炸起中也不知道人被砸下边。

    哀嚎声中,小青衣六的长刀犹如一条长龙般从烟尘之中穿了过去,等到原开元看到的时候,那把刀已经到了他脖子前边,这次小青衣六没有砍,而是刺,因为他注意到原开元脖子上的链甲防护,每一环都不算小。

    啪!

    在那把刀即将戳进脖子的瞬间,原开元的左手好像蒲扇一样扇了过来,小青衣六人在半空躲都躲不开,那只大手仿佛有他一多半上半身那么长,一巴掌扇在小青衣六肩膀上,人直接被扇飞了出去。

    刀尖在距离原开元的脖子不过五分之一

    寸的地方停下来,然后加速向后,随着小青衣六的人飞了回去,砰地一声,小青衣六落在坍塌的那座木楼上,下边还没有爬出来的人又被他给砸了回去。

    落地之后小青衣六迅速起身,手臂发力的时候才发现胳膊已经被打的脱了臼,长刀也飞到了另外一处,他立刻后撤,原开元的大铁伞又下来了,好像大铲子一样把废墟刨出来个大坑,非但把废墟刨掉了一块,地皮也被挖掉了一块。

    小青衣六在电光火石之间双脚在大铁伞上蹬了一下,身子向后滑出去,后背蹭着地面急速滑行,就在这一刻忽然间一只手按住了他的肩膀,他的身子骤然停了下来。

    小青衣六大惊,心说这次可能要完蛋了。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张妈妈般慈爱的脸,那是叶流云在低头看着他,满满的都是母爱。

    “打疼了吧?”

    叶流云伸手把小青衣六扶起来,抓着他那条脱臼的胳膊抖了抖,胳膊随即挂了回去。

    “你没打?”

    小青衣六往另外一边看了看,那十几个擎伞的人还在那站着呢。

    叶流云道:“他们不过来,难道要我自己过去吗?”

    小青衣六:“他们不过来,你就不能帮我吗?”

    叶流云点头:“好的,你留在这,我去。”

    说完之后叶流云朝着原开元走了过去,白衣飘飘。

    小青衣六疼的嘴都咧开了,晃了晃肩膀,回头看向那十几个擎伞的人,然后发现他们开始朝着这边冲过来,小青衣六看了看叶流云又看了看那些人,心说这特么倒霉的。

    叶流云站在这的时候他们半天不动,他刚站这这帮王八蛋就冲了过来。

    小青衣六看向远处的刀,比那些擎伞的人还远呢。

    另外一边。

    原开元大步走过来,每一步仿佛都有地动山摇之势,本要追击杀了那个青衣客,可是却看到一个一身白衣的家伙走过来,在那一瞬间原开元停下来,眯着眼睛仔仔细细的看着叶流云。

    因为叶流云的两条大袖已经鼓了起来,像是吃饱了风的风帆一样。

    “你是叶流云!”

    原开元沉闷的发声问了一句,他说话的声音就如同人把头伸进水缸里说话似的。

    “我不是。”

    叶流云回答,人已经到了原开元的近前,原开元的铁伞朝着叶流云顶过来,这不像是进攻,更像是防御,因为那两条鼓起来的大袖让他有些恐惧,让他来杀人的人可没有告诉他要杀的是叶流云。

    轰!

    叶流云的左手大袖撞在铁伞上,大袖飘飘,看不出来是手按在上边了还是袖子砸在上边了,可是一声很大的闷响之后,那把大铁伞上的厚厚帆布炸碎了,连坚硬的伞骨都凹下去。

    原开元被震的向后退了一大步,低头看了他的伞,又看了看叶流云,然后咆哮一声:“你还说你不是叶流云!”

    叶流云想了想,回答:“我不能是。”

    ......

    ......

    【请大家关注维新宫重号:作者知白,正在定制周边礼品,年前在宫重号发给大家。】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