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已是两鬓白发的大将军持槊向前一步跨出,依然有气震山河之势,一人向前,仿佛身后有万马千军。

    大将军起身,比武场这一侧的大宁战兵也跟着往前迈步,这便是山河动。

    青树手下的那些人本来是要冲上来,可是看到大宁那边往前一压,他们向前冲的脚步也就变得犹豫起来。

    比他们更犹豫的是那十二个小国的使者,他们此时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本来以为可以看到一场两个当世强国之间军中武者精彩绝伦的比武,哪想到看到的是一场政变,一场刺杀。

    黑武的汗皇也是剑门宗主,集皇权和神权于一身的大人物心奉月就这样被杀了,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这种事怎么办?他们没有罪,看到了就是罪。

    能担任使者的人都是心思灵动之人,他们当然知道目睹了这一场政变后他们是什么下场,根本不用费力动脑子去想,好歹想想就知道黑武人接下来的举动是什么。

    他们谋逆杀了汗皇后必然会把这仇恨转嫁到宁人那边,而作为目击者,他们这些小国的使者只有两个下场,一是死而是帮着政变者说谎。

    然而后者他们想选择还要看发动政变的人给不给他们机会,把他们都杀光难道不更省事吗?

    所以他们此时就变得很惶恐也很尴尬,马上就跑,又怕引起那些政变者的注意,毕竟此时还没有人打理他们,不跑?不跑的话天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动手。

    当他们看到宁国那位大将军持槊向前的时候有人都忍不住想跟着叫好了......他们盼着此时宁人把黑武人杀光才好呢,宁人应该是不会对他们下手的吧。

    大将军澹台袁术往前走,武新宇哈哈大笑,他看沈冷比武也早就已经按捺不住了,这种情况下大好男儿谁心中不是热血沸腾。

    “我与大将军并肩。”

    武新宇一伸手把他的长槊抓起来大步跟上澹台袁术,这样一来的话,大宁这边三位大将军全都出场了。

    “发信号!”

    武新宇喊了一声后,他的亲兵随即将信号打上高空。

    米拓河南岸,数万北疆重甲铁骑已经严阵以待,看到信号飞起来,重甲骑兵一声呼啸催动战马向前,重甲铁骑向前那是什么气势?

    那是排山倒海。

    比武场上,青树已经被沈冷逼的快要疯了,他体质远比常人要好,月神赐福对他的影响其实相对还小一些,所以神智还算清醒,正因为如此才更害怕,吃了月神赐福之后已经有一会儿,他非但破不了沈冷的刀,体力也已经在下降。

    “沈冷。”

    青树开始刻意控制自己的体力不再一味猛攻,一边出手一边再次试图说服沈冷放弃和他打下去。

    “你应该理智一些,你知道现在这种情况我不死比我死了更好,我比那些人都要理智,我知道此时不可与大宁为敌,我可以约束军队,甚至可以做的更多。”

    沈冷则笑起来,当青树开始说这些的时候其实已经是在示弱了,吃了药也没用。

    “我理智一些?”

    沈冷一刀横扫:“你是忘了吧,你们黑武人是怎么评价我的。”

    他一刀横扫之后青树立刻后撤,可是没有想到沈冷居然用了剑门的招式......

    剑门阔剑的用法有些特殊,可以用大剑带动人,有时候你以为他是一剑扫过来可他

    却是利用大剑的重量把自己甩过来用身体攻击。

    沈冷此时用的就是这种借力,所以青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他想不到沈冷居然会用剑门的剑法。

    沈冷的黑线刀可比剑门的阔剑一点都不轻,这一刀甩出去后带来的力量可想而知,借助刀扫出去的惯性沈冷的双脚离地而起,然后重重的踹在青树胸口。

    青树被踹的向后翻倒,后背撞击在冰层上又滑出去一段,还没等站起来沈冷已经追到近前,又一脚踢在青树脸上,这一脚把青树踢的原地打转,就好像把乌龟翻过来转圈似的。

    青树被这一脚踢的几乎昏过去,旋转的时候手里的弯刀也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他害怕沈冷会一刀剁下来,所以第一反应就是必须躲,双手在冰层上狠狠的推了一下,后背滑着向后剁。

    他想的是对的,他刚滑出去,沈冷的黑线刀就剁了下来,一刀剁在冰面上,冰渣纷飞。

    青树滑出去双脚继续在冰层上发力,再次加速后瞬间把他和沈冷的距离拉开,沈冷却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鞋......

    刚刚打的顺了手,不是,是顺了脚,又一脚踹在青树胸口上,鞋底便多了不少小洞。

    他看到青树要爬起来,一甩手将黑线刀掷了过去,青树手里没刀,看到黑线刀飞过来侧身避开,顺势一把攥住黑线刀的刀柄,心说沈冷你太心急了,刀在我手!

    然后就被坠的往后一个踉跄。

    青树大惊失色,这把黑线刀怎么会这么沉?

    以他的实力当然不是握不住沈冷的刀,而是没有做好准备,他当然熟悉大宁制式横刀的分量,为了应对宁军的战阵刀他特意还练过一段时间。

    然而沈冷的刀太重了,数十斤的分量再加上沈冷一掷之力他被拽的向后扭身。

    砰!

    沈冷一脚踹在青树屁股上,这一脚是发足了力量,沈冷才不相信青树屁股上也垫了铁板。

    一脚踹中沈冷就知道自己猜对了,脚底的触感都不一样。

    青树被沈冷一脚踹飞扑倒在地,摔的七荤八素,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便是我绝不能死在这,于是手脚并用的往前爬,那样子狼狈至极。

    他起身往前爬的样子确实不好看,屁股撅着,沈冷觉得这个姿势如果不补一脚太对不起了,于是冲过去又是一脚。

    真的,舒服......

    这一脚把青树踹的再次戳在地上......是戳,脸戳在地上又往前滑,半边脸都被冰层蹭的血肉模糊。

    这个姿势踹屁股简直太舒服。

    青树还想爬起来,可是忽然之间觉得一阵阵乏力,脑袋里嗡嗡的,在那一刻他心几乎都停止跳动。

    月神赐福的药效过去了,身体开始出现反应。

    沈冷大步向前俯身一把抓住青树的头发把人揪起来,一拳打在青树的脸上。

    沙包大的拳头。

    暴力至极。

    砰的一声,这一拳打在青树的眼眶上感觉眼眶都被打裂了,如此重击之下,青树的眼球应该也保不住。

    “脸上有刺吗?”

    沈冷打完一拳后问了一句,然后又一拳。

    这一拳打在青树的颧骨上,刚刚一拳把眼眶打裂了,这一拳把颧骨可能都打碎了。

    青树的头猛的往后仰,

    又被沈冷抓着头发拉回来。

    “有一句话你说错了。”

    沈冷第三拳又打在青树脸上,这次是另外一只眼睛。

    “你说我不理智?”

    沈冷道:“你这样的人怎么会活着比死了好?杀你不仅仅是为世子殿下报仇,还因为你活着早晚都是大宁难缠的对手,不管是为了报仇还是为了大局,你都该死。”

    沈冷第四拳打在青树嘴巴上,一拳打的青树嘴完全裂开了,嘴唇都都打豁开,牙齿掉了不知道几颗。

    “况且,你还毁了我的鞋。”

    沈冷第五拳打在青树的鼻子上,这一拳之后青树的脸已经面目全非。

    沈冷抓着青树头发的左手松开,青树跌跌撞撞的向后退,沈冷下意识的又一脚朝着胸口踹出去,这样的一脚若是踢中的话青树能倒飞出去一丈远。

    可是脚都要到了他又收住,这次总算反应过来青树胸口的铁板上有钉子,他的鞋底都已经千疮百孔似的,再踹就有可能误伤自己了。

    也心疼鞋。

    于是这一脚就收住了,青树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沈冷大步过去俯身一把抓住青树的左腿脚踝,低头看着青树的脸,摇头叹息一声。

    “我特意打听过你,就在我和你比武之前彬叶还在说,其实你是个能大有作为的人,他说他很敬重你,如果......如果不是黑武与大宁敌对,他真的想和你成为朋友。”

    沈冷缓缓吐出一口气:“这句话是替彬叶说的,他没有让我说,但我觉得应该告诉你......”

    沈冷拖着青树走回到比武场正中,此时大将军澹台袁术和武新宇已经带着人和青树的手下杀了起来,场面极为混乱。

    米拓河南岸,重甲已经呼啸而至。

    然而就在这时候发生了一件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沈冷没有想到,澹台袁术没有想到,武新宇没有想到,青树更不会想到,仆月也不会想到。

    黑武将军元辅机带着人阻止了禁军和白骑,军队在听闻心奉月已死之后有些乱,元辅机纵马在两军之间奔走大声疾呼,队伍居然被他控制了起来。

    然后元辅机带兵冲到了比武场这边,朝着仆月喊了一声:“你过来!”

    仆月一怔:“你是谁?”

    元辅机大声说道:“此时能控制两军的人是我,你看到了,青树必死无疑,你还想等他回来?”

    仆月立刻反应过来:“你想怎样?”

    元辅机长长吐出一口气:“你控制剑门的人,我控制军队,立刻后撤,放弃青树,你应该知道,这是最好的选择。”

    仆月哈哈大笑:“原来会有这般收获。”

    他回头看了一眼青树那边,正好看到沈冷拖着青树走回去,然后一刀将青树的人头剁了下去。

    “好!”

    仆月喊了一声,拉了一匹战马过来到元辅机身边:“接下来你想做什么?”

    元辅机嘴角一扬:“星城。”

    仆月点头:“那就星城!”

    呜呜的号角声响了起来,黑武大军开始后撤。

    青树应该怎么都想不到,他给被人做了一件嫁衣。

    ......

    ......

    【今天活动日啊,书评呢?】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