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沈冷他们回东疆其实人数并不多,亲兵营分了一多半护送茶爷她们回去,剩下的人也就二三百,队伍人数少行进速度反而快。

    沈冷是个很难形容出来的人,你若是说他懒,在练功和学习上没有几个人比他勤快,你若是说他不懒,赶路的时候能坐马车就绝不骑马。

    不经常骑马的人会有一种新奇感,可让寻常人在马背上坐一天就知道什么滋味。

    所以这次回来去沈冷从北疆军中借了不少大车,士兵们坐在马车上比坐在马背上要轻松的多,可是这样的日子也会显得无聊,这边气候苦寒,大部分时候士兵们都是挤在一块取暖。

    最主要的是北疆雪原一带还没有军驿补给,饿了肚子的问题就得自己多担心些,可是沈冷无法确定北疆大军要在米拓河对峙多久,天高地远,后勤补给也很艰难,沿途还有当初的黑武败兵骚扰袭击,所以他没从军营里带出来多少粮草。

    从北疆 一路往东南方向走,离开米拓河岸要走近千里才能到格底城,过了格底城就是大宁的息烽口大营,从息烽口入关还要再走至少两个月的时间才能回到东疆水师大营。

    这一路上沈冷也怕亲兵们荒废了,腊月二十四这天在马车上度过了大半日,过了晌午沈冷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带着士兵们打马狩猎,这边傻狍子特别多,但是沈冷觉得没什么乐趣,所以决定抓一些不好抓的,比如......猎狼。

    冰原上的狼更凶狠更狡猾,它们会尾随车队,但它们不会贸然行动,对于人数众多的队伍它们当然会避而远之,可是对三五人或是落单的行人,它们绝对不会放过。

    狼是这个世界上对食物**最重的野兽之一,也最凶残,沈冷不喜欢狼,决定猎狼也不是因为狼肉好吃,只是有些挑战性而已。

    到天黑的时候,骑兵屠杀了一个狼群,冰原上的狼比其他地方的狼更凶残,因为这里的食物更少。

    天黑之后沈冷他们在一片白桦林安营,纵然是没有雪的日子,北风一扫,地上的雪卷起来就像是下起了漫天大雪一样,雪片打在脸上如飞刀。

    “人分成三队轮流值夜。”

    沈冷让车队在白桦林边上停下来,大车围成一圈,四周设置了暗哨。

    沈冷在火堆边上坐下来:“这一带并不太平,咱们的兵力没有布置,很多小部族现在就靠劫掠为生,不仅仅是他们,当初被击败的黑武边军不少都变成了马匪,小部族打劫商旅,马匪打劫小部族。”

    沈冷一边往火堆里添柴一边说道:“从这到格底城,基本上商旅已经断了,所以那些小部族的人开始迁徙,总得活下去,马匪还好些,毕竟有不走的部族。

    陈冉道:“我倒是盼着不开眼的马匪来呢,毕竟我们这次回去其实什么好处都没有捞着,唉......头一次出征空手而回,怪不适应的。”

    沈冷道:“你还想怎么样?带着老王大个儿他们都回去了,比什么都好。”

    陈冉道:“我知道你说的对,可是......你看啊,咱们去一趟自家的安阳船坞还能拐两艘船出来的,去一趟自家的武库还能顺一些物资出来呢,这......”

    他叹了口气:“罢了罢了,不想了,睡觉睡觉。”

    沈冷:“人不能太贪,那些马匪有什

    么?除了马多之外还有什么?一些马值得我们动手吗?我一个堂堂东疆水师大将军,你们一群将军,因为马匪手里的一些马就走不动路了,传出去让人说我们水师的人没见过世面,什么都抢。”

    “那些马匪要是富裕也行,咱们抢一次能收获不少,可他们都穷的有这顿没下顿。”

    沈冷摇头:“睡觉吧,踏踏实实的回家。”

    一个时辰之后,子时刚过,一处马匪的营地外边,沈冷和陈冉悄悄把头从枯草丛里探出来,他们身边是一具马匪的暗哨尸体。

    沈冷看向陈冉埋怨道:“都说了好好睡觉不行吗?为了这点马值得连觉都不睡了?你也是堂堂四品将军了,能不能眼界高一些。”

    陈冉:“我凑......是谁特么睡不着一脚把我踹起来的。”

    沈冷:“你看你,说你就不爱听。”

    陈冉:“我......”

    在旁边的王阔海压低声音说道:“说实话这种小事情我是真的不爱来,一点意思都没有,战场上和数万甚至数十万黑武人真刀真枪的打那才带劲儿,对付一股几百人的马匪而已,熬一晚上不睡觉......那几百匹马我真看不上。”

    沈冷看了看月色,这个时间马匪应该是睡的正熟的时候,他伸手往前指了指:“速战速决。”

    王阔海还在嘟囔呢:“这小场面真不愿意上,杀黑武人就为了抢几匹马,唉......”

    听到沈冷说速战速决,王阔海噌的一下子就蹿了出去,顶着巨盾直接将马匪营地的木墙撞塌了一段。

    “杀马抢黑武人啊!”

    那一声暴喝。

    沈冷听的一捂脸。

    天亮。

    回东疆的队伍里多了一千多匹战马,跟在马车队伍后边看起来也算蔚为壮观,躺在马车上的王阔海小腿以下还在外边耷拉着,谁叫他那么高,比马车还长一截,这家伙是睡香了,呼噜打的震天响。

    陈冉本来挨着他睡觉,实在被吵的睡不着坐起来,看着王阔海张着嘴呼噜呼噜的,往四周踅摸了一下也没有合适东西,恨不得把脚上臭袜子拔下来塞他嘴里。

    陈冉从马车上跳下来跑到前边一辆车,上车之后一屁股把沈冷往一边挤了挤,沈冷正睡着,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了看:“噫?你不是说跟大个儿睡的吗,说大个儿有海一样的胸怀,能取暖。”

    陈冉:“他还有海啸一样的呼噜。”

    他在沈冷旁边躺下来:“就为了一千多匹马,你说值得吗,困死我了......我跟你说,今天晚上我要好好睡觉,不管多大甜头的马匪窝我都不打了。”

    沈冷:“谁打谁是狗,睡觉。”

    陈冉:“你说的对,谁打谁是狗!”

    白天很快过去,夜晚降临。

    一个小部族的营地里火光冲天,至少数百名马匪突然之间冲进了这个小部族中,他们好像风一样呼啸而来,冲进来后就开始放火,但凡遇到的人也都一刀劈死。

    这些和大宁一战之后流落在这一带的黑武边军无路可走,他们不知道回去的路上安全不安全,也不知道回去之后会不会被按照逃兵以军律处死,所以只能是在外做起了马匪。

    他们在各部族之间来回奔袭,今天抢走一些马匹粮食和女人,明天就换个地方再抢一次,世代居住在一片区域内的部族也是倒了霉,他们躲过了当初东疆刀兵大将军裴亭山的北伐,没躲开本以为是自己人的黑武边军。

    营地里边一片鬼哭狼嚎,火光映照之中,到处都在杀人。

    营地外边,沈冷从草丛里探出头:“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陈冉点头:“汪汪。”

    然后陈冉往后招了招手,埋伏在草丛里的亲兵们随即将按倒在地上的战马拉起来,他们迅速的掠上马背,在那些马匪身后杀了过去。

    沈冷看向陈冉:“汪汪汪汪汪......”

    陈冉皱眉:“刚才你说的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我懂了,你说陈冉,招呼大家,上去,我说遵命,你这汪汪汪汪汪确实没理解。”

    沈冷叹道:“都说不打了。”

    陈冉:“再打就是猪。”

    沈冷:“猪还行,你幸好没说再打是王八,王八怎么叫?”

    陈冉:“王八叫应该是......你特么说谁是王八?”

    腊月二十七的早晨,马车队伍后边的战马已经有五六千匹那么多,马车的数量也多了四五十辆,除了战马和打车之外,还有不少牛羊,队伍看着就很浩荡了。

    马车上,陈冉又挤在沈冷身边,打了个哈欠:“说好了的啊,今晚不能再打了。”

    沈冷:“嗯......不能再打了。”

    陈冉:“再打是什么?”

    沈冷:“有意思吗?”

    长安城,腊月二十七,陛下的旨意正式在朝堂上宣布,盛家因为牵扯到了大案所以满门被抓,案情交由廷尉府和刑部会审,韩唤枝为主官。

    夺盛家一切勋爵,所有家产查封,盛家的所有生意也在整个大宁之内彻底清查,而盛家最大的生意在东疆,所以皇帝命水师大将军沈冷为钦差大臣在东疆查抄盛家的生意。

    这道旨意宣读完,整个朝堂都安静了好一会儿,虽然在腊月二十三那天盛家被抄家就已经传的沸沸扬扬,可是陛下的旨意一时没下来就不代表盛家就彻底完了。

    这旨意下来之后所有人都知道,陛下要开始动手,这不是结束,这是开始。

    沈冷恢复正二品大将军军职,恢复国公爵位。

    这句话让很多人都开始后悔,他们虽然没有落井下石但却刻意疏远,并不是所有人的眼界都那么高那么远,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抗住压力。

    朝廷上。

    陛下等代放舟宣读完了旨意后陛下站起来,走到高台边缘下边,视线扫过满朝文武,稍稍停顿之后说道:“还有一件事朕要宣布,明年,朕要让东海水师远征桑国,所以旨意上再加一些......东海水师大将军沈冷领东疆军务事,节制五道,包括渤海道在内,渤海道将军闫开松亦受沈冷节制,也......也包括东疆刀兵大将军孟长安。”

    皇帝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备战之际,东疆五道民政军事,沈冷皆可夺情处理,有临机专断之权。”

    皇帝微微吐出一口气:“如有违令者,懈怠者,沈冷酌情处置,先斩后奏......至正三品。”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