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地方连那些部族的人都没有进来过,但他们肯定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所以不敢进来,这是个假的墓地,迷惑盗墓贼的,里边都是机关。

    王阔海被一颗掉下来的珠子砸了头,本有些害怕的大个儿觉得还是应该进去转转的好,最不济也把头顶上的珠子全都挖下来再走。

    他个子高,叫亲兵踩着他的肩膀上去挖,挖下来一颗后使劲儿擦了擦确定和之前那颗珍珠一样,大个儿的嘴立刻就咧开了,笑的跟个三百来斤的孩子似的。

    用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才把洞顶上的珠子都翘下来,不说别的,只这一百多颗珠子的价值就已经有两三万两银子。

    当初皇帝陛下曾经赏给沈冷不少东珠,大大小小,最大的也就和这洞顶上镶嵌的差不多,可这里有一百多颗,如此品相,一颗买个两千两问题不大,再卖的高了也不太好出手。

    大宁海疆辽阔,所以珍珠这种东西在大宁确实不算太罕见,陛下上次赏给沈冷的也是随便赏着玩。

    “再往前走走。”

    沈冷依然走在最前边,洞厅里倒是没有什么机关之类的东西,也许有都已经失去作用,连触发都触发不了。

    沈冷说完之后发现王阔海没跟上来,而是围着那个一丈多高的石像在转圈。

    “这雕像怎么有两张脸?”

    王阔海回头看向沈冷:“前边有脸后边也是一张脸,岂不是二皮脸?”

    “双面王?”

    沈冷一怔。

    在至少一千三百年前,蒙帝国有一位亲王,传闻之中他有两张脸,前后都有,所以谁也不敢在他背后偷袭,他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无人可敌,很多敌人都会被他的模样吓坏而不敢抵抗。

    可沈先生说过,所谓双面王只是他的铁盔构造奇特,铁盔前后都是面甲,这个人曾经反穿战甲故意让人看,所有人都以为他后脑确实还有一张脸。

    但双面王在哪个时代确实战无不胜,除了最后一次......黑武这片庞大的疆域就是双面王打下来的,后来他居功自傲,想在这里自立为帝,与蒙帝国汗皇闹翻,汗皇御驾亲征,八万铁骑击败了双面王号称三十万的大军,双面王战败之后逃走不知所踪。

    其实那次双面王之所以被击败,是因为他所谓的三十万大军有一多半是向他投降的黑武人,打起来的时候这些人临阵脱逃,导致战阵崩塌。

    一听沈冷说到双面王三个字,王阔海也大概想起来了,只是以前略有耳闻。

    “我得看看是不是真的。”

    傻大个儿把石像当真人,以为能看清楚是不是真的两张脸,他找了块大石头过去,站在石头上抱着石像的脑袋就想转,也许是因为年久的缘故,也许是因为石像早就开裂,咔嚓一声,石像居然被他掰断了。

    抱着个石像脑袋的王阔海掉下来,摔的屁股疼,直咧嘴。

    “呸。”

    王阔海坐起来,两只手抓着那个石像的脑袋往地上一摔,石头摔开,原来只是不太厚的石层,里边有一张人脸,眼睛还睁着,就那么看着王阔海。

    王阔

    海吓的嗷的叫了一声,搓着屁股往后蹭,那张人脸迅速的腐朽,很快就烂了。

    “石像里居然是个真的人?”

    沈冷过来一把将王阔海拉起来,好在石像里没有什么毒之类的东西,不过已经过去这么久有什么毒怕也早就散了。

    里边真人的脑袋很快就腐烂了,没多一会儿就看不出来面目,士兵们都变得紧张起来,上战场他们不怕,可是这种环境确实能让人有压迫感。

    “别再乱碰东西。”

    沈冷交代了一句,继续走在最前边。

    从洞厅出去后有是一条山洞,比之前进来的山洞更长,山洞两侧的石壁上都是一个一个凸起来的人形,大概正面在墙外背面在墙里的那种感觉。

    王阔海害怕里边又是真人,一直都走在山洞正中,原本他说过自己胆儿大谁除了墙之外谁都不扶,现在是连墙都不扶了。

    可是人的好奇心,真的挡不住,王阔海不敢碰,一名士兵最终还是按捺不住,用刀鞘磕了磕那凸起的地方,没想到那么轻易就碎了。

    里边确实是个真人,只是已经只剩下没有彻底烂没的骨头和头发还有残缺不全的甲片。

    王阔海吓得一把抱住身边的亲兵,他差一点都要跳到那亲兵肩膀上。

    “真人陪葬,这些都曾经是他的士兵护卫吧。”

    沈冷摇了摇头,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

    就在这时候前边传来一阵阵人说话的声音,沈冷举起手示意了时下,士兵们立刻安静下来。

    沈冷小心翼翼的继续往前走,到了山洞口悄悄看了看,这山洞口居然在崖壁一半的位置,原来门口应该是有木门,但门已经烂的几乎没了,若是不知道后边什么情况推门进去,一下子就会跌落到山崖之下,下边也有许多磨尖了的石条和铁矛,必然会被穿死。

    下边是一个更大的洞厅,石壁这边有一条沟壑,沟壑里是尖朝上的石条和铁矛,掉下去的人十死无生。

    沈冷蹲在洞口往下看,洞厅里聚集着至少千余人,男女老少都有,一个首领站在高处正在机灵呼噜的说着什么,沈冷完全听不懂。

    可此时沈冷已经反应过来,这些牧民怎么可能不会黑武的语言,如果他们不学会的话黑武人早就把他们都杀了,刚刚那个向导只是故意装作不会说黑武话而已。

    洞厅太大,至少千余人聚集在这竟然没有一点拥挤,而且在四周的石壁上能看到一个一个的山洞,他们应该是为了躲避马匪的袭击而自毁村落,之前不知道什么原因山体滑坡,多少年没有移动过的积雪掉落露出了这里。

    那个首领抬起手指着他正对面的一个山洞说了些什么,声色俱厉,显然是在警告他的部族百姓。

    山洞里光线全靠点起来的火把,即便如此也显得幽暗,火把光亮照不到的地方漆黑一片,沈冷他们在崖壁半截位置,蹲在洞口只要不探身出去下边的人一样看不到。

    首领讲完了之后摆手,部族百姓随即散开,他们也很好奇,结伴去山洞里寻找什么,只是谁也没有敢靠近首领刚才指的那个山洞。

    等人们都散了之后那首领才招呼了一声,带着

    大概几十名手下朝着那个山洞过去,他不让别人进去,又故意支开所有百姓,显然那山洞里藏着什么秘密,他要自己进去看。

    沈冷回头低声吩咐了几句,士兵们把带着的绳索连起来,还是沈冷在最前边从石壁上拽着绳子滑了下去。

    山洞里,部族首领脸色有些紧张,他紧紧的握着弯刀,显然也很害怕,唯恐有什么东西会突然钻出来。

    沈冷带着队伍悄悄跟过去,进入山洞后留下两个十人队守住,他和王阔海带着其他人往前追。

    沈冷听到说话声的时候放慢速度,到了洞口往里边看,又是一个洞厅,那个部族首领脸色格外激动,正在一个巨大的棺椁前面说着什么。

    沈冷打了个手势,手下人立刻冲了过去,连弩急点,外边的七八个壮汉没反应过来就被射翻。

    王阔海过去一把将首领抓起来,其他人全都吓坏了,也不敢贸然反抗。

    “这是什么地方?”

    沈冷走过来问了一句,部族首领摇头,又是叽里咕噜的一大堆,沈冷用黑武人的话说道:“我不想浪费时间,别装作听不懂我的话。”

    他看了王阔海一眼,王阔海另外一只手伸过去,攥着那首领下巴上的胡子狠狠往下一拉,也不知道拽下来多少根,下巴都是血糊糊的了。

    “我听得懂,听得懂。”

    部族首领吓得发抖:“这是我们先祖双面王的墓地,我们这一支就是留守墓地的人,只是到后来连我们都不知道墓地在什么地方了,前阵子雪崩墓地露出来我们才发现,为了不被屠戮,我们躲进来的。”

    沈冷嗯了一声,大概猜到会是这样。

    他走到棺椁前边看了看,棺椁上刻画着很多花纹或是符咒什么的,他抽出黑线刀要把棺椁撬开,那部族首领立刻喊了起来:“不要打开,上面诅咒,打开者必死无疑!”

    沈冷看了他一眼,理都没理,用黑线刀切开封钉,然后一掌将封板推了下去。

    随着咣的一声巨响,沈冷往棺材里看了一眼后突然就脸色大变,啊的一声惨呼后往后倒了下去。

    一瞬间所有人都吓坏了,王阔海把部族首领往旁边一扔就过去救沈冷,沈冷倒在地上眼睛闭着,连呼吸似乎都没了。

    王阔海吓得面无血色,伸手把沈冷扶起来:“大将军!”

    沈冷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好玩吗?过年好啊,给你表演个魔术,魔术的名字叫吓你一大跳。”

    王阔海:“......”

    沈冷走到棺材旁边往里看,里边是一具枯骨,枯骨外边的铁甲也残碎不全,他拉了大个儿一把:“来看看,哪里有什么两张脸的人。”

    他用黑线刀把尸体拨开,和常人无异,只是看体格应该比常人高不少。

    尸体旁边有一个长长的铁盒,虽然锈迹斑斑看起来还没有损坏,沈冷一伸手把铁盒拿起来掂量了一下,分量沉重的连他第一次发力都没能提起来。

    啪,沈冷用黑线刀把铁盒劈开,一件东西从里边滚落出来,沈冷在看到那东西之后眼睛就挪不开了。

    一把重刀。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