廷尉府。

    沈冷翘着屁股在韩唤枝的书桌上坐下来,顺手拿起来韩唤枝放在那的茶叶罐看了看,韩唤枝叹道:“你是国公,是大将军,能不能庄重些?”

    沈冷点了点头:“唔,那,请问都廷尉大人,你觉得这事我也应该怎么庄重的去解决?”

    韩唤枝摇头:“没法解决。”

    “可是公平呢?”

    沈冷道:“陛下自己所说的公正公平呢?”

    韩唤枝道:“你也是大风大浪经过不少的人了,怎么会不明白,陛下说的公正公平是陛下说的,最终解释权在陛下手里,陛下说什么就是什么,你看看你自己挑的讲理这个人。”

    沈冷道:“那你的意思是陛下就可以不讲理?”

    韩唤枝:“你不用给我挖坑,我跳进去又能怎么样?我跳进去你那几十万两银子就能要回来?”

    沈冷道:“当时你没在未央宫,可是好多人都在,陛下亲口说的,从英条柳岸那得来的银子都给我,一来是用于水师海战,一来是因为昨天的早饭是我算的钱,陛下金口玉言,说了那银子算是补给我的早饭钱。”

    韩唤枝道:“那早饭的银子补给你了吗?”

    沈冷:“补了啊,我花了一百二十钱,给了我一两二百钱,说是十倍补给我的,陛下抢走了我四十几万两银子,补给我一两二百钱!”

    韩唤枝道:“忍了吧。”

    沈冷道:“陛下怎么能如此!”

    韩唤枝:“陛下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既然把钱拿回去了,就一定会给你个说法。”

    “给了啊。”

    沈冷道:“说是今天拍卖会陛下的出场费。”

    韩唤枝没忍住:“哈哈哈哈......公道,陛下是大宁的陛下,是天下共主,配合你演戏要点出场费怎么了,况且四十万两银子请陛下来演戏,也就你有这个面子,换做别人说出四十万两让陛下演陛下也不演,你应该觉得骄傲自豪。”

    沈冷:“我的骄傲自豪不值四十万两......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要钱。”

    韩唤枝笑道:“陛下不是还给了你十万两么,又不是都要走了。”

    “那十万两是公款啊,陛下说了,这笔银子虽然在我手里,但要用于英条柳岸回桑国之事,把他安安全全的送回去,剩下的钱用于在桑国活动,收买人心,协助英条柳岸尽快组建军队对抗高井原。”

    韩唤枝道:“下次你长点记性就行了,我看你下次还找不找陛下跟你一起演戏。”

    沈冷叹道:“好亏。”

    韩唤枝:“你闭嘴吧......那十万两还不是落你手里了,你居然也好意思的,又伸手跟陛下要十万两,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上午我进宫见到赖大学士,笑的大学士嘴都快歪了,他说陛下给你十万两让你去办事,你说十万两不够,陛下问为什么不够,你说这十万两是承运费,别的不算......”

    沈冷耸了耸肩膀:“我们这么大一个承运商,承运费当然高,可着大宁说,任何一家做水运生意的,有我们家东海水师的规模大吗?”

    韩唤枝:“你大你大你都大,陛下最终拿了你三十万两,你拿了二十万两,要知足.......你昨日去城外挖人家英条柳岸藏起来的珠宝,真的都交公了?”

    沈冷:“那是自然。”

    韩唤枝:“摸着良心再说一遍?”

    沈冷伸手在韩唤枝的胸口上摸了摸:“摸着良心再说一遍怎么了?我......确实是没都交公,留下了两件东西。”

    韩唤枝把他的手打掉:“你摸我干嘛?”

    沈冷:“我没良心啊。”

    韩唤枝:“介个.......确实不好反驳。”

    沈冷道:“我确实是留了两件东西,因为这两件东西有些特殊......”

    韩唤枝道:“贪财就说贪财,说什么特殊。”

    沈冷道:“你不懂。”

    他拿起茶叶罐往怀里塞,韩唤枝皱眉:“体面一些不行?”

    沈冷从桌子上跳下来往外走:“我这是被逼的,你可以告诉陛下,陛下抢我的银子,我就抢他爱臣的茶叶,你若是要怪就怪陛下去吧。”

    韩唤枝:“......”

    看到沈冷要出门,韩唤枝问了一句:“你来我这就是发几句牢骚?”

    沈冷:“不是,主要是想拿罐茶叶喝,老院长那边的茶都不怎么合我的口味,他喜欢乌龙茶绿茶,也喜欢岩茶红茶,偶尔也会喝普洱,可我不喜欢啊。”

    韩唤枝道:“从书院到我这,一路上你最起码能经过好几个熟人的地方,为什么非要来我这抢。”

    沈冷:“咱俩口味差不多。”

    韩唤枝:“......”

    沈冷出门笑着说道:“你去和陛下告状啊。”

    韩唤枝:“你留下那两件东西是什么?”

    沈冷:“不告诉你,回头自己悟吧。”

    韩唤枝笑着摇头,沈冷走了之后韩唤枝又处理了很多事,同存会的案子都在他一人肩膀上扛着,沈冷也只是偶尔客串而已,有银子搞的事沈冷就参与,没有银子沈冷才懒得动弹。

    转眼间天色就又暗了下来,韩唤枝往窗外看了一眼,暮色笼罩,外边都已经看不清了。

    “聂野。”

    韩唤枝朝着外边喊了一声,不多时聂野跑进来,韩唤枝指了指桌子上的卷宗:“那几个人是我挑出来的,你带着人连夜再审审,他们已经快要熬崩了,稍稍发点力就会招供。”

    聂野嗯了一声:“明白,大人你快点回家吧,夫人已经到长安有一阵子了,可你每日都在忙回家的时间少之又少,再这样我都怕夫人会怪你。”

    韩唤枝笑了笑:“这就回。”

    他又交代了几句随即出门,到了院子里登上那辆极为惹眼的黑色马车,车夫扬鞭打马,马车缓缓驶出廷尉府的大院。

    半路上韩唤枝还特意停下来,买了一些云桑朵最喜欢吃的糕点和干果,草原上不缺干果但和长安这边卖的口味不同,但草原上买不到好吃的糕点,哪怕她是大埃斤也一样。

    每次来长安她最喜欢的就是这里的繁华,以往在草原上见都没有见过的美食吃了不少,见都没有见过的漂亮衣服买了不少,见都没有见过的新奇玩意收集了不少。

    半个时辰后,韩唤枝的马车在家门口停下来,韩唤枝下车之后和车夫说了几句,车夫点头然后驱赶着马车离开,夜色已晚,韩唤枝进门之后就听到正堂那边的笑声,夫人和他的女儿正在玩耍,听到这笑声韩唤枝觉得一天的劳累都消散了。

    他脸上带着笑容走进正堂,然后看到了桌子上还盖着的饭菜。

    “你们怎么还不吃?”

    韩唤枝有些心疼:“我衙门里事情太多,每天回来的时间都

    不确定,你们不用等我,先吃就好。”

    云桑朵过来把韩唤枝的大氅解下来挂在衣架上:“孩子说等你,我又打不过她,自然她说了算。”

    小女孩挥舞了一下小拳头:“爹爹,我是不是比娘亲能打?”

    韩唤枝哈哈大笑,把孩子抱起来:“你能打你能打,一个女孩子,天天喊着自己能打。”

    云桑朵道:“草原上的孩子就是这样,我打算过几天可以踏青了就带她出去学骑马,你有时间吗?”

    韩唤枝想了想,点头:“没有我也会挤出时间来,不过得我来定日子,不然的话我怕有什么要紧事脱不开身。”

    云桑朵道:“你是一家之主,当然是你来定日子。”

    她把桌子盖着的东西拿开:“快吃饭吧。”

    韩唤枝先去洗了手,抱着孩子坐下来:“爹喂你。”

    “不要。”

    小女孩从他膝盖上跳下来,自己乖乖的坐在椅子上,还稍显够不着,却很坚定:“娘亲说,没本事的人才会让别人喂饭吃,才会让别人喂水喝,娘亲还说我可有本事了,所以得自己吃饭自己喝水。”

    韩唤枝笑着摇头:“你确实可厉害了。”

    云桑朵给韩唤枝盛了一碗饭放在他面前:“要喝酒吗?”

    韩唤枝摇头:“只我们两个人,今晚不喝了,又不是对手喝起来没意思。”

    云桑朵道:“那回头你请沈冷过来喝酒,你们两个喝我一个。”

    韩唤枝:“那也喝不过你啊......怎么突然提起沈冷了?”

    “唔。”

    云桑朵脸微微一红,用肩膀撞了撞韩唤枝的肩膀:“谢谢你,一家之主。”

    她起身走到不远处的桌子旁边,取了东西走回来,一手一个,拿着晃了晃,笑的可开心:“安国公上午的时候派人送过来的,说是你托他买来的礼物到了,很好,我和孩子都很喜欢。”

    韩唤枝一怔。

    他伸手把东西拿过来看了看,第一件东西是一块半个巴掌那么大的金坠,精巧的是可以打开,打开之后那两半都是一朵云的样子,一边刻着永结一边刻着同心。

    另外一件东西倒是比较常见,只是这一件一定不常见,是一把长命锁,图案很精致,而且这长命锁看起来不是新的东西,说不定已经有几百年历史,不是金银而是白玉雕刻,后边还有四个字......万福长宁。

    韩唤枝心里一暖,他知道沈冷留下的那两件东西是什么了。

    这长命锁最起码是楚时候的东西,大宁立国之后,这种字样可不能随便刻上去。

    “啊......”

    韩唤枝长长吐出一口气,笑了笑道:“我选的,他不是有个商行吗,买东西方便些,所以托给他来买。”

    “贵不贵?”

    “不贵。”

    “真的?”

    “真的,就一罐茶叶那么贵。”

    “我才不信。”

    “哈哈哈哈......”

    云桑朵靠在他身上:“原来你还惦记着我们,我以为你心里只有公务事,你这个人啊,就是不喜欢表达,什么话都不愿意说出来,哪怕是甜言蜜语。”

    韩唤枝:“确实是......不太擅长表达。”

    他在心里笑了笑,想着,那个臭小子,谢谢了。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