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七宝拿着信封看到那署名就忍不住笑起来,笑的嘴角弧度都让这个大汉看起来多了几分可爱。

    他拿着信大步流星的朝着屋子里走:“大将军,大将军来信了!”

    两个大将军,但孟长安自然懂。

    孟长安从门里边一步跨出来:“在哪儿?”

    杨七宝双手把信递过去,孟长安接过来看了看那信封上的一笔破字顿时也笑了起来:“三尤二令这字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他有些急不可耐的把信打开,然后就懵了一下。

    信太短。

    “来长安,带上杨七宝。”

    孟长安皱了皱眉:“信很短。”

    信这么短肯定是有问题,越短问题就越大,沈冷如果连写一份正常书信的时间都没有,就说明长安城里出了大事,以至于沈冷只能抽出这么一点点时间来给他写这几个字。

    “长安城可能出大事了。”

    孟长安回头看向屋子里的几个女人:“帮我收拾几件衣服,我要即刻回京。”

    三个女人互相看了看,然后立刻动起来。

    “背面。”

    杨七宝指了指。

    孟长安把信转过来,信纸背面一个字都没有,如果有的话他刚才打开折着的信纸不可能没有看到。

    他有些不死心,又看了看信封,然后长长吐出一口气:“他妹的。”

    他把信封撕开,信封里边写满了字。

    “哈哈哈哈,你个哈皮,是不是上当了?”

    这是写在信封内侧上的第一行字。

    “小孟子啊,是不是吓了一跳?你就说,你是不是没有想到信封里都是字,看到这里的时候你也没要注意到,信封是用信纸折的,信纸是信封撕开的,你是不是傻?”

    孟长安啐了一口:“幼稚。”

    他把信看完只有松了口气,月珠明台从屋子里出来:“沈冷是不是出事了?”

    “没有。”

    孟长安道:“但我还是得尽快赶回长安,老院长的身体似乎有些大不如前,陛下的意思是,趁着和桑国的海战还没有开打回去陪老院长一阵子,你们想回长安吗?想的话一起走。”

    月珠明台回头看了看净胡和沁色,沁色摇头:“带着家眷你走的会很慢,既然沈冷写信过来就说明需要你尽快回长安,所以你自己走,带齐东西。”

    孟长安点了点头:“也好,那我自己回去,如果没事的话就会和沈冷他们一同返回。”

    “给老院长带点礼物吧。”

    月珠明台道:“他应该会在乎。”

    孟长安应了一声:“也好,我现在回大营去交代一下,你们帮我想想准备什么礼物,七宝,你也去收拾东西,既然沈冷信里让你也到长安一定是有什么事。”

    杨七宝应了一声:“好,我这就回去准备行礼。”

    孟长安出门:“派人去问问沈茶颜她们回不回长安,如果回的话一起走。”

    说完这句话后孟长安停了一下,转身看向妻子们:“收拾东西,全家都回去。”

    半日后,东疆水师大营。

    茶爷打开冷子的信就忍不住笑,真的是忍不住的笑,看完了信之后转头看向沈先生:“先生,冷子说让咱们回一趟长安,他说他要在长安停留一阵子呢,让咱们回去看看。”

    沈先

    生伸手把信接过来看了看,微微皱眉:“是出了什么事吗?”

    沈茶颜摇头:“信里没说,而且冷子用词也不严肃,不像是有什么事。”

    沈先生沉思了一会儿:“如果是陛下有事冷子一定会说,但冷子没说什么事,只说希望咱们回长安去看看......”

    就在这时候院门外边有人从马背上跳下来,正是孟长安的亲兵之一,他快步进门,将孟长安的话说了一遍,沈先生的眉头随即皱的更紧了些:“孟大将军有没有说是为什么回长安?”

    亲兵摇头:“大将军没有交代。”

    沈先生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踱步,片刻之后看向茶颜:“收拾我的东西,咱们尽快回去。”

    沈茶颜一怔:“先生,你想到出什么事了?”

    沈先生压低声音道:“孟长安也回去,大概是因为老院长,冷子没对咱们说明白,是担心我着急,回去吧,一起,求团圆。”

    沈茶颜点了点头:“好,咱们明天一早就出发。”

    一天后,京畿道安城县。

    沈冷从马背上跳下来,澹台草野已经在安城县的县城门口等着他了,看到沈冷后澹台草野的嘴角就勾出一抹弧线:“来的很快。”

    沈冷道:“主要是一想到能蹭你的草料,我的马儿就忍不住的跑起来,我拉都拉不住,这个不成器的,真是不嫌丢马。”

    澹台草野道:“你的马儿要是能听懂你这几句话,它能一脚把你踹回长安城去。”

    沈冷:“那不会,我的马儿和我应该是一样的想法。”

    澹台草野呸了一声:“别说你的马儿,和你沾边的什么都跟你差不多。”

    两个人步行进城,一边走一边把薛城的事说了一遍,澹台草野已经亲自检验过尸体,确定那是薛城无疑,除非是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和他长的那么像的人,连身材都差不多。

    “廷尉府的千办高乌甲在得到消息之后就来过,那时候薛城看起来问题还不大,只是脸色不太好,但是能交谈,伤口的纱布上血迹清晰,说话气力不足,只隔了两天就得到消息说薛城死了,高乌甲再来看的时候特意仔细检查核对的伤口的位置,他也担心死的薛城是个假的。”

    沈冷问:“没发现?”

    “没有,相貌没问题,伤口位置没问题,所以看起来都没问题。”

    沈冷点了点头:“那我就不去看了,我不认识薛城,我看了也没有用。”

    澹台草野道:“薛城家里的人说,那天夜里来的人武艺都不俗,当时薛城本来就有些身体不适,已经发烧有几天,身体很虚弱,那些杀手砍了薛城一刀之后,薛城家里人听到声音就冲了出来,杀手随即退走,从现在来看,刀上也许有毒。”

    沈冷:“杀手有线索吗?”

    “有。”

    澹台草野压低声音说道:“你说奇怪不奇怪,偏偏就有线索,如果没线索的话我倒是觉得正常,可是才出事就查到了杀手的踪迹,我已经派人去抓了。”

    沈冷道:“越是完美的事,往往就越是有问题。”

    “薛城有必要假死吗?”

    澹台草野问。

    沈冷点了点头:“有,很有,特别有。”

    他看了澹台草野一眼:“这会儿死了,就能把一切都甩的干干净净,我查到的那些黑衣人就和他无关了。”

    澹台草野点了点头:“这么说的话,咱们查案的方向就该变变了。”

    陈冉在后边牵着

    马跟着,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前边的没听仔细,就听清楚了变变两个字,于是猥琐一笑。

    澹台草野回头:“你笑什么?”

    陈冉:“没有没有,我就是走神了。”

    沈冷:“你一乐我就知道你是在想什么,不就是变变两个字?也至于?你是想便便想疯了吧。”

    澹台草野:“你和你身边的人口味都这么独特的吗?要是这样的话,我倒是请得起,连你的马儿都请得起。”

    沈冷的战马恰好一扭头,那样子仿佛在说......别特么把我加进去。

    街两边的百姓们看着他们经过,每个人脸上都是敬意,沈冷叹了口气:“下次还是庄重些吧,他们一定想不到一个大将军,一个甲子营将军,一个将军,三个人满嘴都是屎尿屁。”

    澹台草野:“你......都是你,你才满嘴屎尿屁,我身上功能齐全,该是哪儿的就是哪儿的,不在嘴里。”

    沈冷:“行行行,你齐全,你哪儿都齐全。”

    陈冉认真的说道:“不过说真的,确实应该说一些高端的玩笑话,我们的身份确实不能随便吃屎。”

    沈冷:“你能。”

    正说着话,后边有一队人也进城了,沈冷听到喊声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就激动了一下下......叶流云到了。

    沈冷和澹台草野连忙转身去迎接,叶流云本来在窦怀楠那,方白镜出京之后尽快赶过去找他,然后这才赶奔安城县,所以比沈冷反而还慢了一些。

    “你们是不是在商量一会儿吃什么好东西,笑的那么开心。”

    叶流云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吃什么也得算我一份了。”

    沈冷:“......”

    澹台草野举头望苍穹。

    陈冉:“这个......是有点巧。”

    方白镜笑道:“少不了叶大人,当然也少不了我。”

    陈冉叹了口气:“还是算了吧,你们吃不下。”

    方白镜:“那不能,没有我吃不下去的东西,大将军爱吃的东西,自然都是好东西。”

    沈冷:“......”

    街边的一座酒楼中,二楼靠窗,信王站在那看了看在大街上路过的人,脸色有些阴沉。

    他也不信薛城会死,而且薛城死了之后,很快就有线索把追查的人引向同存会,薛城这不像是单纯的假死,更像是要借着假死把同存会推倒风口浪尖。

    他已经假死了,可若是查出来是同存会的人对他下手,陛下定一个内讧,反正他都已经死了,真死假死都是死了,那么陛下对同存会下手自然会更重一些。

    “美伦。”

    他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那个女子,坐在那发呆的姚美伦似乎是被吓着了,楞了一下才回应:“怎么了?”

    “你想办法见见沈冷。”

    信王沉默片刻后说道:“不要害怕,你必须让他知道,薛城的死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和同存会也没有任何关系。”

    “我去见沈冷?”

    姚美伦脸色微微发白:“东主,是在送我去死吗?”

    信王指了指脑袋:“你会想到办法的。”

    姚美伦脸色变幻不停,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看到了在大街上经过的余满楼:“我明白了。”

    ......

    ......

    【祝大家新春快乐,万事如意,吉祥健康。】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