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城县的县衙师爷本已经出了门,沉思了片刻之后又转身回来:“将军,现在还知道那件事的人已经不多,将军你,我,老常......”

    他站在门口说道:“其实和那个孩子关系倒是不大,毕竟那时候我们没对他直接动过手。”

    薛城点了点头:“沈小松当年被商九岁打伤之后,商九岁回到长安,之后过了差不多一年我才到京畿道为甲子营将军,再三年杨皇后才找到我,说起来,那个孩子跟我无冤无仇。”

    “是啊......”

    师爷道:“那个孩子如果真的是沈冷的话,他被沈小松丢在了鱼鳞镇,这是前两年我们刚刚知道的事,当初派人追杀沈小松,他身边也确实有个孩子,可那是个女孩子,就是现在沈冷的夫人沈茶颜。”

    薛城叹道:“可是他来了,就像你说的,是宿命。”

    师爷道:“真要是认真揪往事,沈小松身上的伤有不少是当年我们的人留下的,所以沈冷来了就来了吧,也不算都是无冤无仇,沈小松对他来说如父亲一样。”

    他犹豫了一下后说道:“可是他不重要,将军,不要再因为这个人而贸然行事了,太子那边都没有什么举动,我们这边反而自乱阵脚,这不是什么好事。”

    薛城道:“就知道你是来说教我的。”

    师爷苦笑:“如果将军早些年听我的劝告不要和太子走的亲近,现在也不至于苦恼,我们要面对的可是大宁立国几百年来最强大的一位帝王。”

    薛城摇头:“我从没有想过要反抗陛下,太子也是陛下的孩子。”

    “将军,不要自欺欺人了。”

    师爷叹了口气:“这些是是非非我们都不该卷进去,将军到了现在还想辅佐那个前太子......实为不智。”

    薛城摇头:“人总得信仰些什么。”

    他看向师爷:“如果你不是知道我是一个这样的人,你会愿意留在我身边吗?这些年为了躲躲藏藏你留在安城县这个小地方做一个县衙师爷,而你是有相国之才的人,这三十年来如果你愿意入仕,你已在内阁。”

    师爷怔了怔然后苦笑:“将军就不要再说这些了,我当年愿意留下来现在也愿意和将军站在一起,我劝将军是我该劝的,这是我的职责,不管是作为将军你的属下还是你的朋友,这些话我必须要说,可是我知道我说了将军也不会听,将军还是要去做你觉得该做的事,而我也还是会为将军鞍前马后赴汤蹈火。”

    说完后他俯身一拜:“将军好好休养,县衙那边我还能应付的过来,沈冷他们也不会想到将军就在县衙不远处这厢兵营房里,一切都还在可控的范围之内,他们再过一阵子什么都查不出来也就要走了,沈冷还要去东疆,叶流云不可能一直留在这,澹台草野因为火药包的事必然赶回去自查,留下来的最多就是个廷尉府千办之流。”

    薛城嗯了一声:“你多加小心。”

    师爷笑起来:“多谢将军。”

    县衙后边的院子,一侧厢房是沈冷和陈冉他们住的地方,沈冷看了一眼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委屈巴巴站在那的陈冉,叹了口气道:“我只问了你一句是不是嘲讽叶大人了,你现在这个样子好像我把你睡了似的,我只是问了一句......冉爷,你那样子让我觉得我是一个渣男。”

    陈冉道:“我这个表情是为了表达我已经足够认识到了我的错误,后来我自己也想明白了,你说叶大人如果是为了他自己把红怒放走

    的,他图个啥?我怎么能怀疑叶大人是不是同存会的人呢,我真是失心疯了。”

    沈冷道:“你总算没有傻到家。”

    陈冉道:“我想过了,叶大人不可能是同存会的人,他如果是为了自己把红怒放走了,那他图个啥?”

    沈冷:“你说过一遍了。”

    陈冉:“我的意思是,他图个啥?”

    “图个啥?”

    陈冉的眼睛里释放出一股智慧的光辉,像是划破了夜空的流星,把智慧之光带到了人间,洒遍大地,他像是一个无所不知的先知,身上都透出一种伟岸的气质。

    “他看上红怒了!”

    沈冷:“......”

    沈冷一脚踹向陈冉屁股:“滚......”

    陈冉嘿嘿笑了笑:“我就是开个玩笑,虽然我现在还没有想明白叶大人到底是图个啥,但我已经想明白了叶大人不可能做伤害我们的事,所以也就不去想他图个啥了。”

    沈冷白了他一眼:“我跟你说了的话,你先别告诉别人,既然叶大人不说就有他不说的道理。”

    陈冉往前凑了凑:“叶大人真的看上她了?”

    沈冷:“神龙摆尾!”

    一脚把陈冉有踹出去了。

    一刻之后,陈冉听沈冷解释完之后长出了一口气:“怪不得,怪不得......”

    沈冷问:“你是想到什么了一连说两次怪不得。”

    陈冉:“什么也没有想到,这样说显得我也很有智慧的样子,我一说怪不得,你就会想原来我懂了,我跟你说,怪不得这三个字很有意思,别人和你说什么,你说一句怪不得,显得你也是这样想的。”

    沈冷:“.......”

    沈冷道:“信王想为大宁做一些事,但他偏偏不愿意告诉皇帝,为什么?”

    陈冉:“对啊,为什么?”

    沈冷道:“因为越是亲近的人越是缺少沟通,你明白我这句话的意思吗?”

    陈冉:“我明白啊,这句话有什么难懂的。”

    沈冷:“那我们这么亲近,你还不打算告诉为你其实是个弱智的事?”

    陈冉:“我不能说啊,我们亲如手足兄弟,我要是说了的话岂不是连你是个弱智的事也暴露了?”

    沈冷呸了一声:“明儿一早见了叶大人去道个歉。”

    陈冉:“光道歉是不是显得略微诚意不足?要不然我带点礼物吧。”

    沈冷:“现在已经深更半夜了,你去哪儿踅摸礼物。”

    陈冉从怀里摸出来个油纸包:“还有半只鸡,本打算给你的。”

    沈冷:“你症状比我重啊......”

    陈冉:“什么症状?”

    “弱智啊。”

    陈冉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噫!你又说我是弱智。”

    沈冷:“你笑的很开心啊。”

    陈冉道:“行吧行吧,我是弱智一号,你是弱智二号,你症状比较轻......睡觉去了,这一天累的要死。”

    沈冷伸手:“还不给我?”

    陈冉:“什么?”

    沈冷一把将半只鸡拿过来

    :“晚饭还没吃呢!”

    陈冉叹道:“你晚饭不吃就为了等我这半只鸡?”

    沈冷:“我料到了你会给我带回来半只!”

    陈冉:“如果现在有个人从头到尾听完了咱俩聊天,他会不会以为我们其实是亲兄弟,要不然怎么能傻的这么像,其实我早就想问问我爹了,你是不是他扔的,从我们弱智的对话来看,应该有血缘关系才对,就跟从娘胎里一块带出来的似的。”

    林落雨轻轻咳嗽了几声,从屋子里出来:“咳咳......天色不早了,我回去睡了。”

    陈冉:“呃......”

    沈冷压低声音问了一句:“你是说你爹傻?”

    陈冉:“呸,我是说你爹傻!”

    林落雨一个踉跄。

    沈冷眼睛微微一眯,陈冉楞了一下,低着头进屋去了:“睡觉睡觉,好困啊......”

    沈冷道:“也不知道明儿还有没有鸡吃,如果没有的话,饿的我跑去和赖成赖大人胡说八道一些什么可怎么办。”

    陈冉:“有!肯定有!”

    他往屋里走了几步,又回头:“冷子,这......你说是不是一种体现?”

    沈冷:“什么体现?”

    陈冉耸肩摊手贱兮兮的说道:“陛下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沈冷:“哈哈哈哈哈......”

    陈冉:“唉,你看,还说我呢,你刚刚说我是弱智还笑话我听了还笑,你这不是笑的也挺开心的么。”

    沈冷:“......”

    第二天一早。

    陈冉起来的时候往窗外看了看,沈冷果然已经在院子里练功了,看起来已经练了好一会儿,身上都是湿的。

    他伸了个懒腰走出门:“一会儿去查什么?”

    “我让澹台去调卷宗了,我想查查薛城最初到京畿道的时候手下都有谁,从这到甲子营驻地来回得走三天的时间,在卷宗调过来之前,咱们继续查查火药包的事。”

    陈冉点了点头:“那些火药包会不会就是甲子营里流出来的,京畿道内,除了甲子营之外不可能还有这样的火器。”

    沈冷道:“澹台也是有这样怀疑,所以他今天一早会亲自赶回去,火药包的数量想查出来不难。”

    陈冉嗯了一声:“那我们一会儿先去哪儿查?”

    “陆运。”

    沈冷回答了两个字。

    陈冉道:“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把桌子放下来?”

    沈冷唔了一声,他在练功,因为这没有石锁,所以现在举着院子里的石桌在练,他把石桌放在一边:“一会儿我洗个澡就走,路上找吃的......昨天你回来之前我问过林姐姐,甲子营的日常采买是不是也有我们天机票号的陆运参与其中,甲子营有超过十万人,每天送进营地里的蔬菜肉那么多,难免会被人利用。”

    陈冉道:“安城距离甲子营那么远,应该不会在这边的陆运查到什么吧。”

    “你说巧不巧。”

    沈冷看向陈冉:“安城县有一家京畿道最大的养猪场,甲子营的猪肉历来从这采买的。”

    陈冉:“所以我们现在是要去查个猪?”

    沈冷笑道:“查很多猪。”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