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城县里已经传的沸沸扬扬,连普通百姓也都知道了和风细雨楼里的事,所以连普通百姓也大概能猜到接下来安城这还会发生更多大事。

    毁掉了一座和风细雨楼是对朝廷法制的挑衅,大宁的朝廷面对挑衅只有一个应对方式,手段雷霆,毋庸置疑。

    所以安城县的百姓们从昨天到今天在谈的大概都是这事,各种版本的说法也传的越来越离谱。

    有人说之所以和风细雨楼被毁掉,是因为那里边上演了一出黑吃黑的戏码,还有人说是商人之间的仇杀,说什么的都有,大抵上也都能找出一些论据。

    还有人猜测说当时和风细雨楼里可能有很多朝廷的大人物,烧了和风细雨楼是为了把这些大人物一网打尽,这个说法被绝大部分人骂了,认为是胡说八道。

    沈冷和陈冉两个人从县衙里出来后顺着大街走了一段,在路边看到了一个卖拉面的小饭摊,两个人坐下来还没有来得及点吃的,白牙从后边追上来,他留在县衙也没什么要紧事,听闻沈冷和陈冉出来了索性也跑了出来。

    三个人的饭量都很大,都是军营里的人,单个的人坐在这吃饭还不太显,三个人都饭量大坐在这吃饭就有一种风卷残云的气势。

    “老板。”

    陈冉喊道:“来十二碗拉面。”

    做拉面的汉子听到之后懵了一下:“多少?”

    “先来十二碗。”

    陈冉取了一块碎银子放在桌子上:“不够再要。”

    “不够再要......”

    老板问:“那三位是要大碗的还是小碗?”

    “每人三大碗。”

    陈冉道:“快些,我们还有要紧事要去办。”

    白牙:“三个人每人三大碗那是九碗,还剩下三碗摆在这你是要供给谁么......”

    沈冷:“一想到我把钱交给他管着,这三大碗就供给财神吧.....”

    老板虽然觉得他们肯定吃不了,可是卖饭这么多年,饭量大的也见过,所以麻麻利利的拉面下锅,没多久十二碗拉面端上来,三个人拿起筷子就吃。

    老板见识过饭量大的人,大抵上都是胖子,这三个人没有一个胖的,可是吃起来的速度快的让他都觉得眼花。

    “好吃!”

    白牙一边吃一边赞叹了一声:“我在北疆的时候才知道最好吃的可不是什么山珍海味,有时候出去执行任务,身上带着的干粮吃完了,连续饿上两天三天的时候都有,回到营里,就想吃面,来他一大盆的热面吃下去,比什么都舒服。”

    陈冉笑道:“够吃不?”

    白牙看了看那碗的大小:“应该不够。”

    陈冉问沈冷:“你够不。”

    沈冷道:“再来一碗。”

    白牙:“我要两碗。”

    陈冉朝着老板喊:“加四碗,大的。”

    老板过来认真的说道:“兄弟们,不是我不卖给你们,你们这么吃东西会把人吃坏的。”

    陈冉笑道:“多谢好意,我们是真的吃的下,吃不下也不会要,再来四碗就是了。”

    老板也不好多说什么,又去做了四碗拉面,他就站在那眼睁睁的看着陈冉和沈冷一人吃掉五碗白牙吃了六碗。

    “还欠点。”

    白牙朝着老板喊道:“再来一碗小的吧。”

    老板这次是真的有点怕了,过来劝道:“兄弟,真吃出问题就坏了,差不多就不要再吃了。”

    白牙笑道:“别害怕,吃不坏。”

    老板叹道:“你要是还能吃下去一小碗面,今儿这些面我都请了,我在这卖面十几年,没见过有人能吃七碗拉面的。”

    白牙笑问:“我再吃一碗你真的请了?”

    老板点头:“你真能再吃一碗,我都请了,就当是长见识了。”

    白牙:“那再来一碗大的吧,不要小的了,我看你那边还有卤蛋,再给我加三卤蛋吧。”

    老板:“......”

    白牙就在老板目瞪口呆之下又吃了一大碗拉面再加三个卤蛋,他们起身要走,老板把桌子上碎银抓起来要塞给陈冉:“说了我请,我今天是服气了。”

    陈冉笑了笑道:“银子收了吧,下次我带一个能吃十五碗拉面的人过来让你看看,到时候你再请。”

    “十五碗!”

    白牙都有些懵:“谁啊?”

    沈冷笑道:“王阔海,刚刚进水师的时候那家伙就吓着我一次,水师吃面条的时候,别人用碗他用盆,吃完一盆还不走,等大伙都吃完了他端着盆过去,有剩下的再来一盆。”

    陈冉笑道:“这么大个的馒头,那家伙一顿吃过二十七个。”

    卖拉面的汉子都听懵了:“吃这么多......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吗?”

    “比较抗揍。”

    陈冉笑着回了一句,三个人离开面摊。

    走出去一段后陈冉听到老板在他们身后喊了一声:“三位兄弟,你们在哪儿高就啊,我把面摊摆到你们那去......”

    陈冉回头:“有点远,明年我们就要东渡桑国了,你要是想跟着我们,那你得去桑国卖拉面。”

    卖拉面的汉子想了想:“那边有拉面吗?”

    陈冉耸了耸肩膀:“不知道,就算有也一定没你的好吃。”

    汉子喊道:“那我就开到桑国去,让我大宁的拉面名扬海外。”

    陈冉笑道:“好志气啊,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魏曾,以后开店就叫魏曾拉面。”

    三个人离开拉面摊往前走,白牙摸着自己的独自问了一句。

    “那个猪场在哪儿?”

    “城外呢。”

    沈冷道:“我昨天问了问县衙的师爷宇文小策,他说这个猪场的老板姓常,叫常月余,已经快六十岁的人了,几十年前曾经在京畿道道府做生意积攒下来一些钱财,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回到安城开始养猪,规模倒是越来越大,日常存栏据说就有数千头。”

    陈冉道:“县衙师爷的名字也有点意思,叫宇文小策,虽然我没有读过什么书,但我听这个名字还是有些头疼,他是不是有个哥哥叫宇文大考。”

    沈冷瞥了他一眼:“这个人对安城县上上下下都很了解,县令胡欢更像是个摆设,所有公务事都是宇文小策处理,虽然没有品级也没有俸禄,可是做事严谨认真,事无巨细他都清楚,很多安城县内的事,我问胡欢,他是一问三不知,我问宇文小策,回答的详细周到毫无遗漏。”

    “所以这个人为什么要留在这做个师爷?”

    白牙道:“以他的能力若是可入仕为官,比胡欢要强的多了。”

    陈冉摇头:“我的白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并不是每个有能力的人都能入仕,有很多人学问好能力强,可就是科举的时候发挥不好,还有的人,可能连参加科举的机会都没有。”

    白牙叹了口气:“也许以后还会有更多的机会让有能力的人做官做事。”

    沈冷道:“其实......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又或者是将来,科举都是寒门子弟出头的最好机会,也许在将来会有更多更多的人能够参加科举,大宁能从更多更多的人中选拔贤才,可那是以后了。”

    “大宁其实还好。”

    白牙想了想后说道:“我在北疆的时候对黑武了解过,黑武的国力为什么一直在衰退,其实和选才只从贵族之中选有一定关系,在黑武,寒门子弟想要做官那是痴人说梦,从地方到朝廷,所有的官员都是出自贵族。”

    “如宇文小策这样的人,如果生在黑武的话,可能连个师爷都做不了,只能做个贩夫走卒账房先生。”

    陈冉道:“我倒是觉得黑武人这种坚持原则的做法很不错,希望他们能一直坚持下去,让我们为黑武鼓劲儿。”

    白牙笑了笑:“黑武的衰败已是不可逆的事,保守的说,再过二十年,黑武就会衰败成一盘散沙,也许用不了二十年就会出现诸侯割据的场面,到时候大宁各个击破,将黑武全境纳入大宁版图我们这一代人还能看到。”

    “说着说着就到黑武人那边了。”

    陈冉看向沈冷:“这个常月余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

    沈冷道:“现在还不知道,如果不是因为火药包的事,谁会去查一个养猪的人,从县衙那边问来的消息看,没什么不对劲的。”

    白牙叹道:“就算是有火药包的是,咱们的对手也应该想不到我们去查一个养猪的人,这两者之间好像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

    陈冉道:“我们就是要出其不意,让他们根本就搞不清楚我们的套路。”

    白牙:“我们有套路吗?”

    陈冉笑了笑:“没有,一般来说都是xjb查。”

    沈冷噗嗤一声笑出来:“能不能尊重我一下,我说要来查养猪场有迹可循,如果真的在养猪场查出来什么,别人问怎么会想到去养猪场查的,回答说xjb查就查到了,有损我光辉伟岸的形象,再说了,这四个字我也不敢写在奏折上啊。”

    陈冉道:“我知道我知道,有鸡可循,我最擅长了。”

    白牙问:“要不要先不直接去养猪场,先找人仔细打听一下?县衙的人应该也不是很了解。”

    “他们倒是很了解。”

    沈冷道:“常月余的养猪场从而十几年前就开始为甲子营专送,十余万人的肉食来源,所以甲子营那边都会有专人在这盯着,每个月还会派人来检查,地方官府不可能不了解这样的地方,宇文小策说县令胡欢和常月余的私交还不错,毕竟是地方上的大户,而且还能和甲子营说上话。”

    白牙眼睛微微眯起来:“如果火药包真的是从甲子营出来的,而且真的是通过猪场的陆运马车带出来的,那么这位县令大人怕是也脱不了关系了。”

    听到这句话陈冉楞了一下:“那,宇文小策岂不是也脱不了关系了?”

    沈冷脚步一停。

    ......

    ......

    【月票能进前十么?】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