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院。

    赖成给老院长倒了一杯热茶,在老院长对面坐下来后缓了口气,似乎心情沉重。

    “就知道你会来。”

    老院长笑了笑道:“这次的事,和上次的不一样,觉得为难了,觉得纠结了?”

    “是。”

    赖成道:“这次确实不一样,上次沈冷涉案,看似严重,实则很轻,在可控之内,说实话,强压都压的下去,然而这一次,陛下都压不下去。”

    他看了老院长一眼:“这次的事,朝廷里还没有人对沈冷发难,是因为天机票号之前做的确实太漂亮,也太重要,此时朝廷若是翻脸的话,百姓们都会说朝廷冷血无情,朝廷得要体面,陛下得要体面。”

    “所以很多人都在等着,等着廷尉府尽快给出一个答案。”

    赖成道:“可这个时间不会太长,我估计着,最迟一个月,如果还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那么朝廷里就会有人站出来。”

    老院长笑道:“哪里会给一个月的时间,半个月如果没有什么确切的消息就会有人上折子参奏沈冷,不过再拖上半个月也没什么问题。”

    赖成道:“先生你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我担心也没有什么用处。”

    老院长道:“我现在是真的养老,朝廷里的事不过问,这件事归根结底不会影响陛下对沈冷的信任,伤的最大的是沈冷自身,天机票号的规模太大了......可也许连天机票号都伤不到,伤他自身,我说的是人情上的事。”

    赖成一怔。

    老院长道:“以私器行国器之事,这运转的能力是不是很让人害怕?”

    赖成又一怔。

    老院长继续说道:“想针对沈冷的人这次拿捏的很准,比以前都准,林落雨想帮沈冷尽快把路铺好,让大宁的百姓们明知道天机票号是沈冷的也不会有那么大的抵触,让大宁的官员们明知道天机票号是沈冷的也不会有那么大的矛盾,她的想法......”

    老院长停顿了一下,重新整理了一下措辞。

    “她的想法很超前。”

    赖成点了点头:“确实。”

    老院长道:“这件事,你想过陛下的态度没有?”

    赖成叹了口气:“正因为想过陛下的态度我才担心,如果能趁机削减天机票号的规模,对于朝廷来说才是好事。”

    老院长又问:“那你想过没有,林落雨为什么要把天机票号做的这么大?”

    赖成仔细思考了一下,摇头:“我不认识这个女人,但是从她行事和对天机票号的掌控来看,这应该是一个极聪慧的女子,她不应该想不到如果把天机票号做的太大会对沈冷有影响。”

    老院长笑道:“她怎么可能想不到,她就是故意的。”

    说完这句话后老院长起身,走到窗口看着外边的满园春色笑了笑说道:“一个有点霸气的女子啊。”

    “霸气?”

    赖成没懂。

    “嗯,有点霸气。”

    老院长道:“有些话我不该说,可是今天只有你我,我也到了这个年纪

    不用再谨小慎微,所以索性多说几句......林落雨在乎不在乎沈冷?自然是在乎的,沈冷说,她把沈冷当亲弟弟看。”

    老院长回头看了赖成一眼:“如果她真的那么在乎沈冷,陛下对沈冷的态度她会不会不满?”

    赖成:“她有什么不满的,陛下待沈冷已经很好了。”

    老院长摇头:“你觉得很好了,可是她不一定觉得很好,尤其是前一阵陛下故意打压沈冷,林落雨一定很生气,她觉得陛下辜负了沈冷。”

    赖成的脑子里瞬间通畅了一些。

    “她通过这次南疆水灾,给天机票号在百姓们之中造出来无与伦比的口碑,可以想象的出来,哪怕案子发了,湖见道息东道等地的灾民也不可能相信是天机票号的人调换了物资,他们依然念着天机票号的好处,甚至为天机票号鸣不平。”

    老院长点了点头:“没错,这一点林落雨做的很好,不惜动用数百万银两来换一个好口碑,当然,话是这么说,人家实打实的救灾救人,百姓们信得过也是常理之中。”

    老院长继续说道:“林落雨是在故意给陛下看,她不傻,她只是在赌。”

    “赌?”

    赖成皱眉沉思,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忽然间反应过来,脸色瞬间发白:“她赌的太大了。”

    “是啊,赌的太大了。”

    老院长长长吐出一口气:“所以我才说,她有些霸气,也很任性......她担心的是将来沈冷会被排挤,她连陛下都不信,更何况是太子殿下?她时刻都在准备着,如果将来有一天朝廷会给沈冷定罪,是那种真的定罪,她一定会让朝廷感觉到疼,让大宁都感觉到疼。”

    “这次救灾,天机票号在南疆诸道已经有了很大的影响力,而在这之前,天机票号对南屏道云海道的商业的控制已经很让人担忧。”

    老院长看了赖成一眼:“这些话,太大逆不道,可是今天我也任性就想说......如果陛下对沈冷失望了,或者是将来太子殿下出于什么缘故对沈冷失望了,林落雨准备的是反,只要是沈冷的生死受到来自朝廷的威胁,她干得出来。”

    “她现在就是在给陛下看,天机票号有这样的能力,如果陛下现在不管那么多影响直接拿掉天机票号,已经会引起动荡......”

    老院长道:“以一个女子之力,要抗衡整个朝廷,你说是不是有点霸气?”

    赖成叹道:“我现在不知道她到底是太聪明了,还是太蠢......她凭什么认为将来有人会愿意站在一个票号那边反抗朝廷?”

    老院长:“你啊......其实心里早就明白,如果沈冷真的要反,最起码东疆那个孟长安立刻就会跟上,以天机票号在整个南疆的影响力,你知道会是多严重的后果,林落雨的态度就是让陛下知道,陛下要动沈冷,她纵然阻止不了,也会让大宁跟着掉一块肉,血流成河。”

    赖成道:“所以,陛下其实看得很清楚。”

    老院长笑道:“陛下当然看得很清楚。”

    赖成眼神里的担忧更重:“先生你知道的,陛下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做的,就是铲除大宁内外一切威胁,不管是对外征战,还是对内的举措,都是如此,陛下如果视天机票号为威胁,一定不会手下留情。”

    老院长摇头:“庆幸吧,庆幸陛下是陛下,沈冷是沈冷,太子殿下是太子殿下。”

    这话有些难懂,但赖成懂了。

    他看向窗外:“这件事,终究还是看将来,终究还是看沈冷。”

    与此同时,南平江上的一条商船上,林落雨端着一杯茶缓步走到船头,一只手扶着船舷,看两岸风景,似乎很平静,并没有因为天机票号出了事而太过担忧。

    颜笑笑拿着一件披风跟出来,为林落雨披在肩膀上:“姐姐,河道上风大。”

    林落雨谢意的笑了笑:“你自己也不多穿些。”

    颜笑笑道:“我是习武之人。”

    她问:“姐姐,这次重安郡的事,真的会是咱们票号的人做的?我还是不太相信咱们自己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大掌柜陈三阳失踪,也许是动手脚的人故意为之,我猜着,可能陈三阳已经出事了。”

    林落雨道:“没到重安郡仔细看看,我现在也不能确定什么,陈三阳这个人......能力一般,但我也更愿意相信他因为和陈冉的关系而不会陷害天机票号。”

    颜笑笑有些担心:“姐姐,陛下会不会因为这件事对咱们票号动手?”

    “不会。”

    林落雨淡淡道:“陛下看到我的态度了。”

    颜笑笑道:“我就是因为知道陛下看到姐姐的态度了才更担忧,陛下如果将票号视为威胁,以陛下的性格......”

    “我就想看看陛下到底是什么态度。”

    林落雨嘴角微微一扬:“陛下就算针对票号,也不会对数万票号的伙计不管死活,我为什么把票号做的那么大?只是因为做大了可以当筹码,从那个傻小子第一次管我叫一声姐开始。”

    她看向远处:“谁也没有资格和陛下斗,陛下坐拥天下,谁能斗得过陛下,可是陛下不是没有弱点,他的弱点就是不希望大宁乱。”

    过了一会儿后林落雨笑了笑:“其实......我们怕输吗?”

    颜笑笑没懂。

    林落雨道:“冷子太善良,沈先生对他的教导深入骨髓,他只会努力的去记住别人对他的好,陛下也好,谁都好,如果只是对沈冷自己不好,他都能忍,他不能忍的是什么?”

    颜笑笑道:“他在乎的人被欺负。”

    林落雨笑起来:“所以,你觉得我是单纯的想向陛下施压?那得多傻啊......我也是在给傻冷子施压,票号这么大,我已经把自己摆在陛下眼前了,他那种性子就算将来被打压也不会反抗陛下反抗朝廷,可这样不行啊。”

    “陛下觉得他是父亲,让傻冷子受些委屈也没什么,傻冷子自己也觉得没什么。”

    她微微昂起下颌:“可在我这不行,如之前陛下故意打压沈冷的事,我绝对不允许再出现一次,傻冷子自己不愿意做出选择,我就帮他做出选择,真到了将来有一天他不得不面对选择的时候,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逼他。”

    林落雨停顿一下,嘴角上扬的弧度微微大了些。

    “我都不舍得欺负那个傻小子,别人更不行,他爹也不行。”

    ......

    ......

    【求月票。】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