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不行,他爹也不行。”

    林落雨说完这句话后看向颜笑笑一字一句的说道:“所以......有人想要把我好不容易才立起来的天机票号毁了,他得罪的是一个连陛下都敢惹的女人啊。”

    说完这句话之后,林落雨再次看向前方的水波缥缈。

    “有些人总是记不住,不该随便惹女人,况且他们动的还是救灾的物资。”

    与此同时,长安城。

    沈冷在大将军府里找了一圈也没有见到林落雨,进客厅的时候看到桌子上放着一封信,他过去将信拿起来,其实还没看就已经猜到了林落雨去了什么地方。

    重安郡票号出了那么大的事,林落雨不可能还留在长安不管不问。

    票号是她的心血,她比沈冷要在乎的多。

    “重安郡票号突然出了事,和京畿道安城县的那些人应该有关,他们被朝廷盯上了,被你盯上了,被陛下盯上了,此时他们最好的对策就是搞出来更大的动静转移视线,不可否认的是他们成功了,将朝廷和陛下的注意力都引到了票号身上,所以这件事我会尽快查清楚。”

    “如果我猜得没错,陛下召你进宫不会责备你,还会好言劝慰让你安心,多多少少还会给你一些赏赐,一来是陛下心疼你的委屈,二来陛下不希望这件事影响到整个大宁的安稳。”

    “如不出意外,陛下会让你暗中查案,我虽然不相信整个重安郡票号都被人控制,可还是要做好最万全的准备,所以我身边可用之人已经不多,京畿道票号和江南道票号的人,我暂时不会用,你若能尽快赶来,可到重安郡香草庄园找我。”

    沈冷把信揣进怀里,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

    “冉子。”

    他喊了一声。

    正在收拾行李的陈冉侧头问:“怎么了?”

    “出长安之前,先跟我去收拾一个人,再去找几个人帮忙,;林姐身边人手不够用,我们去搬救兵。”

    “去收拾谁啊?”

    “一个我本以为没那么坏,但是可能我看走眼了的人。”

    沈冷的手指最后一下敲击的很重,桌子都震的要散了架一样。

    一个时辰后,百晓堂。

    沈冷走到百晓堂总号正门外,门口的两个伙计看到沈冷之后连忙上前,其中一个客客气气的问:“请问这位先生,来我百晓堂有什么事?”

    沈冷从怀里取出来一块碎银子放在那小伙计手里,小伙计连忙点头道谢,谢还没有道完呢,沈冷一边迈步进门一边说道:“不是给你的,还没吃午饭,你帮我到对面的兴盛斋要一屉蟹黄包,一屉鹌鹑蛋猪肉包,再加一碗粥送过来。”

    那小伙计都懵了,看了看手里的银子,又看了看沈冷:“你谁啊?”

    砰!

    小伙计的脑袋上挨了一拳,人直接摔倒在地上,眼睛往上一翻,估计着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了,沈冷没下重手,真发了,一拳人就死了。

    沈冷把掉在地上的碎银子捡起来,递给另外一个小伙计:“你去吧。”

    另外一个伙计眼睛都直了,他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可是百晓堂,得罪了百晓堂就和得罪了廷尉府一样。”

    沈冷点了点头:“唔,对我来说,得罪廷尉府也没什么。”

    他迈步进门:“去买吧,速度快一些。”

    那小伙计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动手吧,真不敢,刚刚他都没有看清楚人家怎么出手的,自己的同伴已经倒在地上了,他如果动手的话只怕倒下去的速度也不会慢多少。

    沈冷溜溜达达的进了百晓堂的大门,听到门口的动静里边已经有不少人在往外跑,大堂掌柜是前两年换的人叫薛火山,原本还气势汹汹的,看到沈冷的那一刻脚步戛然而止,然后顺势就拜了下去:“拜见国公爷。”

    他这一个急刹车,后边跟着的那些伙计全都急刹车,有两个没刹住撞在一起,显得颇为狼狈。

    “认识我?”

    沈冷看了薛火山一眼。

    薛火山连忙道:“认识认识,当然认识国公爷,国公爷来怎么没提前知会一声,也好提前准备一下。”

    “不用准备,我就是随便转转。”

    沈冷走到大堂里,在椅子上坐下来:“闲极无聊不知道怎么就走到你们百晓堂门口了,突然间有件事很好奇,所以进来问问。”

    薛火山连忙道:“国公爷如果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只要是百晓堂知道的,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沈冷嗯了一声:“你们百晓堂对每个你们认为值得注意的人都有详细的了解,我就是突然很想知道,你们对我的记录是怎么写的。”

    薛火山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国公爷,我们怎么敢随便乱写你,而且如你这样重要的人,那些卷宗档案我们这个级别也看不到,都是东主亲自掌管。”

    沈冷笑了笑:“既然如此,李百晓呢?让他出来见见我。”

    “他......”

    薛火山的脸色暗淡下来:“他,国公爷知道的,上次在京畿道安城县和风细雨楼里,我们东主当时也在场,国公爷你们冲出来了,我们东主没见出来,之后就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可能是真的出了意外。”

    “唔。”

    沈冷道:“你看,也怪我,出来的时候怎么把他就忘了呢,这么看来他可能真的出事了,也算是英年早逝了,这真是让人悲伤。”

    说完之后沈冷起身:“这样吧,我去给他烧点纸钱,供一捧香烛。”

    薛火山连忙说道:“不用不用,这不是还没有查实呢吗,百晓堂上下也都在尽力寻找东主下落,只要一有消息我们立刻就会派人知会国公爷。”

    “人死了怎么能不烧纸?!”

    沈冷脸色一寒:“去准备个火盆来!”

    薛火山哪里还敢说什么,只好吩咐人去准备了一个火盆,沈冷往四周看了看后说道:“这是你们百晓堂的正堂,若是被人看到了我在这烧纸不好,我去后边吧。”

    不等薛火山说话,沈冷已经拎着火盆从正堂后门出来,轻车熟路的进了后边万象草庐。

    万象草庐占地极大,里边挂着的画像据说有一万两千八百幅,但凡是在大宁有些名气的人,都能在这里找到,不说百晓堂别的生意,就算是每天对外开放那三个时辰来这看画像的人用来买票的钱,每天的收入也有大几百两,旺季的时候有上千。

    不得不说的是,李百晓真的是一个非常会做生意的人,长安城里的富户

    多如牛毛,来长安城里旅游的人更是多如牛毛,为了让家族里的年轻人长见识,很多人都会带着年轻人来万象草庐看看,百晓堂里还有专业的讲解,雇一个十两银子,讲完为止,不限次数,不限时间,你给十两银子,什么时候来,这个讲解什么时候继续为你介绍那些怀画像上的名人。

    其实现在沈冷所在的这个万象草庐只是前堂的小万象,前年的时候百晓堂扩大的规模,在后院又修建了一个更大的万象草庐,前边的万象草庐是当世的名人,后院那个则是大宁以前的历史名人。

    据说后边的万象草庐,已经有画像三万多幅,很偏门的人都有记录。

    不说暗地里卖情报消息,就是明面上的生意,百晓堂也称得上日进斗金。

    据说最近还在准备投入泥像,请的是大宁著名的匠人泥人王。

    ”这里好。”

    沈冷进了万象草庐后往左右看了看:“这里文人气息浓厚,与你们东主气质相符,我刚刚就想着,人啊,走的那么突然,连他自己最在乎的东西都带不走,其实每个人都一样,拼了一辈子,能带走什么呢?”

    他摘下来一幅画点燃扔进火盆里:“他带不走的,我烧给他吧。”

    薛火山:“我的国公爷,千万别,别别别......”

    他跑过来想把画像从火盆里取出来,沈冷溜溜达达的已经到另外一边去了,那边薛火山把火盆里烧了一半的画像拽出来用脚踩,这边沈冷已经开始直接点燃挂着的画像。

    薛火山又跑过来救这幅画,沈冷一路走一路点,很快万象草庐里的火就要控制不住了。

    伙计们端着水盆往里冲,好在是人多,总算是没把房子点燃。

    沈冷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你们怎么能这么不懂事呢?我这次去京畿道,路上看到有出殡的人家,非但要烧纸钱,还有纸人纸马,还有纸房子,纸轿子,纸马车,甚至还有纸船。”

    他叹了口气道:“还不是为了让已故之人在地下过的好一点吗?你们东主李百晓不稀罕那些东西,什么纸人纸马纸房子对他来说都是浮云,他最爱的就是这些画了吧,不对,应该是他的整个产业”

    他感慨道:“可是,你们居然不舍得烧给他。”

    沈冷转身大声道:“你们难道一点良心都没有吗!”

    薛火山扑通一声跪下来:“国公爷,你到底想要什么请直接吩咐好吗,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尽力去做,马上去做。”

    “唔,那好,你真的会做?”

    沈冷问。

    薛火山道:“是是是,国公爷吩咐的,我立刻就会去做。”

    沈冷把火折子扔给他:“那你来烧吧。”

    薛火山:“......”

    沈冷朝着外边喊了一声:“把这房子也烧给李百晓吧,让他在九泉之下也有地方能安睡。”

    话音一落,陈冉带着一百名亲兵闯了进来,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根火把。

    沈冷一摆手:“烧!”

    话音刚落,从后院蹬蹬蹬跑过来一个人,离着还远呢就趴跪下来:“国公爷,我在呢,我在呢。”

    他一个劲儿的磕头:“草民李百晓,叩见国公爷。”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