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本道人从船上爬下来,身上的水滴答滴答往下掉,他抖了抖衣服,然后看向小姑娘纯柔:“你早就想扔我了吧。”

    纯柔连忙摆手:“不是不是,师父你不要误会,我只是一时激动使劲儿大了些。”

    二本道人:“你骗鬼呢?你扔的准不准我还不知道?”

    他指了指远处那个被砸死了的人:“你也就扔我不准吧。”

    纯柔羞愧的低下了头,满眼都是悔恨的笑意。

    “你们这些家伙。”

    二本道人白了他们一眼,然后和纯圆他们一起把小船上被放翻了的人一个一个抬下来,纯圆出手挺重,这几个人只有一个醒了过来,剩下都还在昏迷之中。

    沈冷笑道:“身手不错。”

    纯圆道:“师伯谬赞了,我这点本事,在祥宁观根本排不上号。”

    二本道人点了点头对他的态度表示肯定。

    “祥宁观的弟子,就应该这样谦逊有礼。”

    他的话刚说完,纯圆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我这点本事,祥宁观大部分人在我面前都排不上号,放眼整个三代,能在我这排上号的也就三个!”

    沈冷看了看纯直又看了看纯白,再看看纯柔。

    这三个都在这呢。

    沈冷道:“从你的态度就能看出来,你没少被这三个人打吧?”

    纯圆眼神闪烁了一下,讪讪笑道:“我们祥宁观的弟子都是相亲相爱怎么会有大师兄被师弟们殴打这种事发生?呵呵呵呵......那是不可能的,呵呵呵呵呵......呜呜呜呜......嘤嘤嘤......”

    沈冷问二本道人:“芦苇荡里都看过了?”

    二本道人点了点头:“芦苇荡里有几艘船,船上的人大部分都在打盹,他们应该是没有料到此时会有人袭击,所以防备很松懈,我们上了船之后解决的很快,刚刚把那些人绑起来就听到你这边打起来了,连忙回来,还好赶得及时。”

    沈冷嗯了一声,他们动手用绳索把那几个人也绑了。

    “纯直,纯白,纯圆你们三个留在这看守这几个人,不管发生任何事都不许分开,三个人保持戒备,我们截了拖船,对方应该已经知道,他们会尽快派人过来这边,都小心。”

    纯直他们三个应了一声,沈冷带着二本道人和纯柔往芦苇荡那边过去。

    二本道人一边走一边说道:“都不算什么高手,武艺一般,但是每个人都很强壮,他们的兵器也都是制式兵器,这就很奇怪了。”

    沈冷点了点头:“薛城是原来甲子营的将军,他的手下用的是制式兵器也不奇怪。”

    小姑娘纯柔好奇的问:“师伯,你为什么把他们三个留在江边守着,却带着我过来啊。”

    沈冷道:“因为......你劲儿大......”

    芦苇荡这边被捆住十几个人,带回去肯定得需要劲儿大的人。

    到了芦苇荡那边,沈冷他们拨开芦苇丛过去,到了河道边上就愣住了。

    船还在,可是绑在船上的人一个都没了。

    沈冷一怔,立刻回头:“回去!”

    三个人从芦苇荡里飞奔回去,一出来就看到一群人正在朝着纯直他们三个逼近,这些人呈扇面阵型压迫向前,不

    断的用连弩朝着他们三个点射,纯直三人的剑法非凡,三个人背靠着背,三把长剑防守的密不透风。

    沈冷看了纯柔一眼:“把我扔过去!”

    纯柔没有丝毫拖泥带水,一把抓住沈冷的腰带把人举起来,然后助跑了几步后猛的往前一掷,沈冷好像变成了激射而出的重弩一样,片刻就飞到了纯直他们那边。

    “走!”

    围攻的人中有个瘦高个喊了一声,几十个人迅速后撤,退走的速度奇快,而且并不慌乱,他们这些人进退有据,就算是走的时候也是互相交替着用连弩掩护,几个人打完了后撤,后边的人继续打,如此交替,沈冷用黑线刀护住全身,可却已经没有机会追上去,这些人箭法精准,似乎也知道沈冷身上有护具似的,全都瞄着沈冷的脸和脖子射。

    那些人退走的很快,冲进另外一边的芦苇荡里,沈冷他们人少也不敢贸然追过去。

    “你们怎么样?”

    沈冷问了一句。

    纯直摇头:“我们都没事,可是......”

    他用长剑指了指被抓住的那几个人,之前被捆着扔在地上,此时那几个人身上都是弩箭,眼见着是没一个活口了。

    “他们一出来就分成了两队,一队朝着我们点射,我们只好背靠背抵挡弩箭,另外一队则朝着这些被抓的人发箭,十几个人的连弩都打空了。”

    纯直道:“他们对自己人下手也这么狠。”

    沈冷点了点头:“你们都退到栈桥那边,如果再有人围攻就跳到江水中以船挡箭。”

    栈桥边上还有几艘船没动,此时是最好的遮挡了。

    沈冷拎着黑线刀冲到那些人退走的芦苇荡,顺着他们踩出来的痕迹向前,走了大概十几步之后忽然觉得脚下被绊了一下,那感觉很轻微,芦苇密集,被芦苇扫了一下感觉也是这样,再正常不过,但沈冷还是下意识的站住。

    他往左右看了看,旁边不远处冒起来一团不大的青烟,沈冷眼睛骤然睁大,立刻朝着一边扑倒趴在地上。

    轰!

    芦苇荡里炸开一个巨大的火球,激射而出的箭簇密密麻麻的扫荡着,方圆几丈之内,芦苇噼噼啪啪的被打断,火球炸开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坑,黑乎乎的。

    都是干芦苇,烧起来的速度奇快,江边风又大,没多久芦苇荡就变成了一片火海。

    二本道人他们被爆炸声吓了一跳,纷纷朝着芦苇荡那边冲想救援沈冷,还没有跑到那边,就看到沈冷从一团浓烟中冲出来。

    “这些人真阴狠。”

    二本道人扶了沈冷一把:“没事吧?”

    沈冷摇头:“没事。”

    他回头看了看芦苇荡那边,火已经烧了起来,好在芦苇荡都是一片一片的,水路隔开,所以大火也不会蔓延出去太远。

    沈冷他们回到江边,他蹲下来检查了一下那些被射死的人,忽然发现其中一个还有微弱的呼吸,就是之前讥讽沈冷的那个络腮胡。

    芦苇荡大火的另外一边,几艘船已经远去。

    船上的宇文小策将蒙着脸的黑巾拉下来,沉默片刻后忽然双膝弯曲跪在甲板上,朝着手下人磕了几个头。

    “是我没能照顾好大家,是我没能安排一切,也是我下令杀死了我们自己的兄弟,这些责任都是我的。”

    手下人连忙过去把他扶起来:“宇文先

    生,不要这样,我们没有怪你。”

    其中一个就是之前被二本道人他们制服的人之一,他扶着宇文小策道:“先生不要这样说,是我们自己不够小心,若是按照先生的交代严密戒备不会出事,都是我们自己办事不利。”

    宇文小策摇头:“若我思谋的再多一些就不会让你们受委屈,也不会让那几个兄弟枉死,这些都记在我身上,等以后,我会向死去的兄弟们谢罪。”

    “先生!”

    那些人纷飞俯身:“不要在自责了,你已经救出来不少人。”

    其中一人道:“先生也是没办法,如果不杀掉那几个兄弟,就可能连累更多人,先生是为了保护更多人。”

    宇文小策抬起手揉了揉眼睛,嗓音有些哽咽的说道:“多谢!”

    与此同时,距离沈冷他们所在大概有几百里的河道上,一艘水师大船破浪而行。

    东疆刀兵大将军孟长安站在船头看着浪花翻飞像是在发呆,太久没有回长安了,越近,心里越是有些很奇怪的情绪。

    就在这时候本来在对向那边的一艘商船忽然间偏移过来,对向而来的船本就顺风,在偏移过来的那一刻又将风帆拉满,船速骤然提升,迎面朝着孟长安的船撞了过来。

    两艘船距离还有不到一里多远的时候,商船的船头上开始燃烧起来。

    孟长安的眼睛骤然睁大:“小心!”

    船上不少人也看到了,掌舵的人立刻动了起来,大船骤然转向,整个船身都朝着一侧歪斜过去,控船的都是东海水师的人,他们的反应也是一流。

    大船这突然的转向让船上的人摔的东倒西歪,孟长安双手扶着船舷才稳住,那艘火船上的人显然已经不顾自己生死,也在调整方向,依然瞄准着孟长安他们的大船加速撞过来。

    负责指挥这条大船的是东海水师一名五品将军,他抽出黑线刀冲上来:“打沉它!”

    水师战兵们立刻将船头上几架弩车上盖着的帆布掀开,巨大的重型弩箭都是改装过的,水师作战,以击沉对方战舰为主,这些重型弩箭的威力可想而知。

    士兵们动作迅速,很快调整了弩车,随着一声号令,三支重弩同时激射出去。

    “继续!”

    五品将军大声嘶吼。

    重型弩箭一支一支的装填一支一支的击发,火船的船头上立刻就被打的碎木纷飞,大概十余支重型弩箭轰过去之后,火船船头被击碎,江水往船里边灌进去,距离孟长安他们的船还有不到半里远的时候,船开始下沉。

    “继续打!”

    将军用黑线刀指着那艘火船喊着,士兵们将重型弩箭一支一支的放出去,重弩打的对面火船出现更多的裂口漏洞,火船下沉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在两艘船之间的距离也就是十几丈左右的时候,那艘火船沉没下去,能看到船上的人朝着江水里跳。

    “抓上来!反抗者杀!”

    五品将军林继海吩咐了一声,大船两侧的蜈蚣快船往下放,士兵们划着蜈蚣快船朝着那些落水者过去,弓箭手站在快船上不停的射箭。

    “看来要出大事了。”

    孟长安看着前边的船沉入江中,片刻后回头看了一眼,他的家眷,沈冷的家眷,这么多人都在船上,不管要杀他们的人是谁,这是奔着灭门来的。

    孟长安的手握紧了船舷,手背上青筋毕露。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