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后,长安城。

    皇帝看完廷尉府送上来的奏折之后沉默了很长时间,站在旁边的韩唤枝一直垂着头,他知道这份奏折呈递给陛下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所以写这份奏折的时候每一个字都是斟酌再斟酌,然而即便如此,韩唤枝还是感觉到陛下的呼吸都开始变得稍显粗重起来。

    连续好几年,甲子营的武库持续被盗,丢失的物品之多,骇人听闻。

    “韩唤枝。”

    听到皇帝叫他,韩唤枝不由自主的心里微微颤了一下。

    “密令各道廷尉府分衙,大宁之内,包括海外诸道,所有道府衙门的分衙千办率队突查各卫战兵武库,你估算一下,大概需要多久能把消息通传大宁各道道府。”

    “陛下。”

    韩唤枝松了口气,陛下还是信任廷尉府的。

    “海外诸道最快也得半年,最远的安南都护府那边,可能要走上近一年的时间才能到,海内的三十四道,最迟的半年可到。”

    “吩咐下去吧,彻底查一查,朕想知道,大宁倾国之力打造的战兵是不是已经开始糜烂了。”

    韩唤枝小心翼翼的看了皇帝一眼,心里又松了口气,陛下看起来没有到暴怒的地步。

    “你亲自去京畿道吧,带着黑骑。”

    皇帝坐在书桌后边,阳光正好被窗框挡住,他的身子还在阳光中,而脸却在阴影里,所以显得更加阴沉。

    “仔细查查,薛城到底死没死。”

    “是!”

    韩唤枝垂首,犹豫了一下后又说道:“陛下,臣觉得若如此大规模的清查,会不会引起各卫战兵的恐慌。”

    “该慌一下了。”

    皇帝缓缓闭上眼睛:“朕会密令各卫战兵通闻盒也暗中查一查,你谨慎交代下去,廷尉府各地分衙的人如果出现枉法之事,比如借着清查各卫战兵武库的机会作威作福的,朕若知道了,不会轻饶。”

    “臣明白。”

    韩唤枝知道陛下的担心,廷尉府去各卫战兵清查,表现出来什么样的态度至关重要,太冷硬跋扈,会引起各卫战兵的不满,若是太柔和,又会让各卫战兵不当回事,这个度需要他来把控,很难。

    “去吧。”

    皇帝摆了摆手:“今年接连两个大案,一个赈灾粮款丢失案,一个武库失窃案,朕想看看到最后能揪出来多少蛀虫,朕会让户部和兵部调派长安官员与你分派出去的人协同调查,清查武库期间,廷尉府,户部,兵部三司的人必须同时在场,清查记录必须三司官员全都签字。”

    他看向一侧的赖成:“内阁这两日就以此事为主吧。”

    赖成连忙垂首道:“臣稍后回去就立刻召集人商议,然后尽快分派到各部衙抽调人手。”

    “嗯。”

    皇帝点了点头:“你也去忙吧。”

    “是。”

    两个人俯身一拜,然后躬身退出肆茅斋。

    皇帝缓缓吐出一口气,眉头微微皱着。

    “朕想看看,你到底把朕的大宁祸害成了什么样。”

    这句话,是说给已故前皇后的。

    良久之后,皇帝坐直了身子,然后问了一句:“长泽最近怎么样?”

    肆茅斋的屏风后边,有个人迈步出来,俯身道:“回陛下,李长泽应该已经到南疆了。”

    “嗯。”

    皇帝点了点头:“让人多盯着。”

    “是。”

    暗影里的人退了回去,无声无息

    ,犹如鬼魅。

    湖见道。

    村口路边,前太子李长泽和一个民夫合力从车上搬下来一袋一袋的粮食,累的满头是汗,他抬起手用衣袖擦了擦汗水,旁边的人连忙递上来水壶,虽然他已经被贬为庶民,可陛下的儿子就是陛下的儿子,纵然是庶民,地方官府的人也不敢轻慢了。

    湖见道水灾之后便是瘟疫,百姓们一开始苦不堪言,可是大宁这样的庞然大物一旦运转起来,效率高的令人惊叹,各地的物资源源不断的运过来,最起码吃穿已经足够供给。

    湖见道的疫情出来之后没多久,从最近的息东道道府和各郡治的医学馆支援过去的队伍就到了三十多支,又十五天,东蜀道各郡医学馆的人也到了。

    第三批到的居然是西蜀道,那边山路连绵,道路艰险,大量的医药物资都是他们扛着背着带过来的。

    三个月,瘟疫本可横扫湖见道却未能横扫,是因为大宁各地医学馆的人纷纷而至,长安城国学医馆八十四岁老馆主带弟子三百六十踏疫而来,瘟疫如魔,汇聚至此的三万白甲可破之。

    此时此刻的李长泽身在湖见道,第一次体会到了大宁的强大,体会到了大宁的团结。

    可是他更大的是怨气。

    信王把他扔到湖见道这边来,他每天都还要装模作样的参与其中,他不知道这有什么意义。

    身边已经没有亲信之人,好在没有人监视着倒也过的自在了些。

    卸完车之后他休息了一会儿,然后搭乘运粮的马车回到了泗县县城,他就住在县城的官驿里,好在以他的身份也不会有人跟他要钱,不然的话生活上都有些捉襟见肘。

    回到官驿,他自己动手去打了热水洗澡,此时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他把自己四仰八叉的扔在床上,累的什么都不想,躺在这就觉得浑身筋骨都散了架似的。

    “殿下。”

    屋子里忽然有人叫了一声,李长泽的脸色骤然一变,猛的从床上坐起来,下意识的去摸放在床头的短刀。

    “殿下不用惊慌。”

    说话的人从暗影里走出来,在距离床也就是半丈左右的书桌那边坐下来,他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夜行衣,脸上也用黑巾遮面,但似乎没有恶意,李长泽紧张的看这这个人,短刀已经不知所踪,应该是提前就被这个人取走了。

    “殿下别怕,我是殿下的人。”

    黑衣人把脸上的黑布摘下来,李长泽看着这个人,借着昏黄灯火,仔细看了一会儿后忽然觉得他有些眼熟。

    “殿下认不出我了吧。”

    黑衣人往前拉了拉椅子,那是一张看起来三十几岁的男人面孔,眉目清秀,尤其是一双眼睛,很亮。

    “你是?”

    “杨华衣。”

    黑衣人回答。

    李长泽在记忆里仔细搜索了好一会儿,终于反应过来:“是你!”

    黑衣人道:“不怪殿下记不起,你我已经有二十四五年没见了,我十二岁就离开长安到了南疆,和殿下最后一次见面还是殿下亲自到长安城外送我,而且长安城里没多久就传回去我的死讯,殿下应该也会伤心了吧。”

    李长泽叹道:“是啊,这么久了,久到我已经忘了你,时间真快。”

    “我其实不是一直在南疆。”

    杨华衣道:“我在息东道六年,第五年的时候从军,一年间因为抗击海盗水匪积累战功升职为五品将军,然后被调走去了西蜀道,在西蜀道六年,然后被调到了京畿道,在京畿道三年,然后调回西蜀道,之后有回到了湖见道。”

    李长泽不是很理解,他说这些有什么用处。

    “殿下是不是觉得我说了些废话?”

    杨华衣道:“其实不是废话,我是杨家现在还唯一有用的男人了吧,而这些经历,就是我之所以现在还活着的原因,我离开杨家的时候只有十二岁,而且并不出彩,朝廷没有人记得我,陛下也不会记得我。”

    “我被调去西蜀道是沐昭桐的周旋,过去之后是为了暗中查实当年留王府里的事,我去了京畿道是薛城想办法把我调过去的,那三年我在京畿道距离长安那么近却不敢回去,又回到西蜀道也是薛城的想法,因为他希望我回西蜀道除掉沐昭桐,奈何慢了一步。”

    他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殿下记住,在这不用害怕,在湖见道我能保护殿下的安全。”

    他起身:“我现在叫薛华衣。”

    李长泽脸色一变,猛的站了起来:“你.....你就是湖见道道丞薛华衣?!怪不得,我一直觉得这个名字莫名熟悉。”

    “是啊,殿下也觉得不可思议吧?我现在已经是从二品道丞了。”

    杨华衣道:“殿下安心在这,薛将军派来的人应该也快到了,殿下只管在湖见道这边好好赚声望,我会配合殿下,让殿下的贤名尽快传播于南疆诸道,用不了多久,殿下的名望就会传回长安。”

    李长泽皱眉:“那有什么用。”

    “有用的,其他的殿下什么都不用管,只管做自己的事,我和薛将军早就已经有所安排,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成效。”

    他过来,伸出手,像是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抱了抱李长泽的肩膀:“二十多年没见了,小时候我们俩还经常一块玩,在太学的时候,我们关系最好。”

    他后撤一步:“如不出意外,这次朝廷里会有人为我举功,湖见道这边的灾情我处理的还不错,各地调度,运输,都是我亲自着手,京畿道道丞已经空缺了一阵子,这次为我举功之后,我就会调往京畿道任道丞。”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殿下,你振作些,在你看不到的地方还有很多人在为你做事,为你奔走,为你筹谋,待我回到京畿道的时候,大事可期。”

    “我今年三十七岁,从二品道丞,前途无量,不久之后调职京畿道,正二品道丞,更加前途无量,如无意外,给我举功的奏折这几日就到长安了,这个节点很稳,因为朝廷没有合适的人去京畿道做道丞,大宁扩充诸道,官员急缺。”

    杨华衣笑了笑:“当年只有你送我出长安,以后我会送你回长安。”

    李长泽眼神里闪过一丝茫然,其实这个人他早就已经忘了,可是现在却难免有些感动。

    “你......辛苦了。”

    杨华衣笑了笑:“不辛苦,心中有望,步步前行。”

    说完这句话他抱拳俯身,然后转身从后窗掠了出去,李长泽追到窗口往外看了看,黑暗中哪里还能看到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长泽自言自语。

    第二天,长安,肆茅斋。

    陛下看了看吏部尚书呈递上来的奏折,眼睛落在薛华衣这个名字上。

    “朕记得这个年轻人。”

    吏部尚书垂首道:“不到二十岁的时候,薛华衣因为抗击海盗有功破格升职为五品将军,后调入湖见道,六年中,剿灭水匪山贼一千余人,西蜀道,率领厢兵剿灭了十三山匪寇,然后调入京畿道,但是因为被前甲子营将军薛城排挤,所以又调回了西蜀道,这次湖见道水灾瘟疫,他救灾有力,调度得当,恰逢京畿道道丞职务实缺已久,臣仔细看过,长安里备选的官员没有人资历威望都够的,所以才大胆举荐薛华衣。”

    皇帝点了点头:“是个合适的人,等赈灾的事过去之后,就调来京畿道吧。”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