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长安城里风景最美的时候,柳绿但并不繁杂,花红但并不娇盛,处处都是刚刚好,这是最符合几乎所有人心境中关于气候舒服两个字的时期,但并不包括楚剑怜。

    他是个异类,他觉得任何时候的气候都很舒服。

    他甚至觉得活着就很舒服,走路很舒服,呼吸很舒服。

    幸好他还没有到觉得死了应该很舒服的那一步。

    四肢经脉俱断的仆月四仰八叉的躺在那,原本是趴着的,可能是楚剑怜觉得他趴着应该不舒服,所以还给他翻了身,由此可见楚先生应该有那么一点点强迫症。

    然而对于伤成这个波一样的仆月来说,趴着和躺着唯一的区别就是如果此时此刻有一只飞鸟经过还正好拉了一泡屎,掉在后脑勺上可能比掉在脸上容易接受一些。

    所以趴着好?

    他宁愿趴着,不想看楚剑怜那张脸。

    楚剑怜还是个不识趣的人,他就盘膝在仆月身边坐着,也没有继续动手意思,也没有离开的意思,仆月躺在那他坐在那,一个怒目而视一个视而不见。

    “我不明白,如果你真的是楚皇族唯一的传人了,为什么你不去杀了宁帝李承唐?你不觉得那才是你应该做的事?”

    “去过。”

    “杀不了?”

    “不想杀。”

    楚剑怜回答完了之后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想杀也杀不了。”

    仆月冷哼一声,虽然已经这个样子了依然对楚剑怜充满了嘲笑和轻蔑,他觉得自己若有楚剑怜这样的武技,应该会去杀宁帝。

    “如果我有你那样的剑技,我一定杀了宁帝,就算我复国无望,我也不会让抢走我祖辈江山社稷的人好好活着,杀一个还不够,有生之年都要杀宁帝。”

    “人不可胜天威。”

    楚剑怜语气平淡的说道:“我是一个人,人力有穷极,剑技一道再强也是个人力,皇帝坐拥天下,那才是真正的万人力,万万人力。”

    “你怕了就说怕了,说什么天威?”

    “皇权就是天威。”

    楚剑怜看了仆月一眼:“皇权可聚力,聚力千人,可屠村灭镇,聚万人力,可摧城拔寨,聚十万人力,可开河造路,聚万万人力,可填海移山。”

    仆月道:“聚十万人力那也只不过是在山上掏个洞而已,你非要说是天威,地震比人力不大多了?那才是天威。”

    “那不是天威。”

    楚剑怜果然是个无趣的人,他很认真的说道:“地震是地的事,和天有什么关系?”

    仆月道:“人力是人的事,和天有什么关系?”

    楚剑怜叹道:“人力到一定地步,就可以假借天威骗人了。”

    仆月怔了一下,他现在也不知道楚剑怜到底是对所谓的天威有敬畏还是没敬畏,之前先是说皇权就是天威,聚万万人力就是天威,现在又说是假借天威。

    “天威都是人创造出来的东西。”

    楚剑怜看着他继续说道:“风雨雷电,是自然就有的东西,人不说它是天威,它不是。”

    仆月叹了口气:“你把我打成了这样,然后还要给我讲一课?”

    “我只是有些无聊。”

    楚剑怜淡淡道:“你知道,等人总是会很无聊。”

    “你在等谁?”

    仆月问。

    韩唤枝终于追到了这,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那个又看了看坐在那的那个,一边轻轻喘息着一边说道:“大概是等我。”

    仆月这才醒悟

    过来,楚剑怜不杀他是因为他活着比死了有用,其实他想错了,楚剑怜只是不想杀他。

    他还可以咬舌。

    传闻之中咬舌是可以自尽的,然而仆月在心里生出这个念头之后鼓了几次劲儿还是没能咬的下去,试了试,只是牙齿刚刚发力舌头的疼就似乎是远远超过了四肢上的疼,所以咬不下去。

    于是他自言自语了一句:“原来能咬舌的人都是变态。”

    韩唤枝居然也不急,他在楚剑怜对面坐下来,侧头看了看仆月:“用帮忙吗?”

    仆月瞪了他一眼。

    韩唤枝坐下来后朝着楚剑怜微微俯身:“多谢楚先生。”

    楚剑怜摇头:“我是做我该做的事,恰好你需要我这样做,所以不用道谢......只是,看你的身手似乎比第一次见你的时候退步了,觉得有些可惜。”

    韩唤枝觉得自己的脸应该微微一红,但确实没能红的起来,好在被楚剑怜这么说倒也不是难以接受。

    “天赋如此,年纪又大了,所以剑技退步。”

    “你天赋比他应该好。”

    楚剑怜指了指仆月,又认真的对仆月说道:“楚皇剑谁都可以练,我徒弟比你强许多,若韩大人从一开始练楚皇剑,比你也要强。”

    仆月强撑着扭头不看那两个家伙。

    楚剑怜道:“你只是心不在习武,你是都廷尉有多事要做,牵挂太多,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练剑,所以退步是正常,如果你这样还能进步,那才是不公平。”

    楚剑怜道:“楚先生现在依然每日都在练剑吗?”

    “我不练。”

    “那楚先生为何看起来比以往更强?”

    “我不一样。”

    韩唤枝:“......”

    楚剑怜看了韩唤枝一眼,依然很认真的说道:“我没有剑了,所以无法练剑,我也没有钱,所以买不起剑。”

    韩唤枝这才反应过来,楚剑怜刚刚说的我不一样,其实人家不是在装-逼。

    他刚想到这,楚剑怜继续说道:“但我确实不一样。”

    韩唤枝:“......”

    楚剑怜看了看韩唤枝:“你把人带回去吧。”

    韩唤枝问:“楚先生还有别的事要做吗?”

    楚剑怜摇头:“没有。”

    韩唤枝道:“要不然我先把人送回去,然后陪楚先生去沈冷家里?之前沈冷还邀请我的夫人孩子去他家里住上一阵,先生反正也没什么别的要紧事,不如一起?”

    楚剑怜想了想,点头:“是该去看看了,冷子和茶儿的孩子应该已经又长高了才对,我离开东疆之后就没有见过,算算已经时间不短。”

    韩唤枝笑起来:“那先生咱们走吧。”

    楚剑怜站起来,犹豫了一会儿后问道:“这个人算我抓到的对不对?”

    韩唤枝:“自然是先生抓到的。”

    楚剑怜道:“所以......廷尉府对于协助抓住要犯的人有没有什么奖励?我指的不是口头的褒奖再加上锦旗的那种。”

    韩唤枝愣是没敢怀疑楚剑怜是想要钱。

    他大概觉得楚先生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应该对金银之物没有任何**才对,如果要说楚先生这样的人贪财的话,那可能普通人对于世外高人的一切幻想都会破灭,楚先生若不算世外高人,谁还能算?

    楚剑怜略显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去看看孩子,总不能空着手,我没钱。”

    水师大将军府。

    陈冉正在洗那匹大黑马

    ,这黑马是草原上的名种,也可以说是名种之中的名种,汗血宝马之中的汗血宝马,十万匹够得上战马资格的马群中都未必有一匹博踏乌。

    况且并不是每一匹马都能称得上战马。

    小沈继坐在那看着陈冉刷马,他坐在小板凳上,这会儿看起来像是个乖孩子,灰獒蹲坐在他身边,很罕见的是,大黑马对于灰獒并没有什么惧意,甚至没有在意。

    灰獒的身躯也仅仅是比黑獒小了那么一点点而已,而且它好像还在长大,这种体型的狗别说马应该怕它,狼都应该怕它。

    “给你们介绍一下吧。”

    陈冉指了指灰獒对大黑马说道:“这是狗。”

    然后他看着灰獒指了指大黑马:“这是马。”

    小沈继:“通过陈叔它们俩算是认识了?”

    陈冉道:“我怎么隐隐约约的感觉你是在骂我?”

    小沈继:“陈叔你自信点,不用隐隐约约的。”

    陈冉:“呸,你不要脸的劲儿跟你爹小时候一点都不一样,你爹小时候腼腆,不愿意和人多说话,你简直......就跟他二十岁以后似的,他都二十左右了才打开任督二脉,你是一出生任督二脉就开了。”

    小沈继:“陈叔,我爹小时候不愿意说话,是不是因为你没有人愿意和他在一起?”

    陈冉挠了挠头发:“也不是,这不还有我呢吗?”

    “你小时候不都是在和女孩子们跳皮筋吗?”

    “我......”

    陈冉笑道:“你这个臭小子......”

    小沈继问:“陈叔你有小名吗?”

    陈冉:“有啊。”

    小沈继又问:“那你小名叫什么?”

    陈冉:“我是长辈,怎么能随随便便把我的小名告诉你?万一你到处去说,岂不是让人家笑话了我。”

    “我不说,我就自己笑话。”

    “......”

    陈冉瞥了孩子一眼,然后笑起来:“我和你爹都是生在村子里,村子里的孩子取名都很简单,因为有个说法,名字越贱命越硬,所以我们鱼鳞镇的孩子取名都没有那么深的学问可揪,小名就更随便了......你爹没有小名,我有,我叫铁头。”

    “噗......”

    小沈继抿着嘴笑:“陈叔,你叫铁头是因为你头硬吗?”

    陈冉:“我要是头硬还能叫没盖子?况且你这个理解的太肤浅,我们村还有叫铁蛋的。”

    一大一小在那闲聊,灰獒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的大黑马,似乎是在好奇这家伙为什么不怕自己,看了一会儿后灰獒起来围着大黑马走了一圈,大黑马依然是那轻视的样子,于是灰獒觉得有些不爽。

    小沈继好奇的问了一句:“你说大黑马和灰獒要是打一架,谁会赢?”

    陈冉道:“它俩为什么要打架?”

    小沈继道:“争宠呗。”

    陈冉噗嗤一声笑了:“争你爹的宠啊。”

    就在这时候大黑马忽然撒了泡尿,灰獒看了看,然后起身走了。

    陈冉看了看小沈继,小沈继看了看陈冉。

    小沈继叹了口气:“按理说我还不该到懂它为什么走的年纪是不是?”

    陈冉:“你就假装不懂着吧。”

    小沈继:“真的重要吗?”

    陈冉:“看来你是真不懂呢。”

    不远处,灰獒似乎是不甘心的有回头看了一眼,然后摇了摇头,大概是觉得无趣,于是小跑着走了。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