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冷坐在马背上看着方拾遗,面前这个官差看起来应该是已经累了不止一天,他身上脏兮兮的,而且看表情很紧张。

    “放下你的锯。”

    沈冷指了指方拾遗:“有什么话可以认真说,不要伤了人。”

    方拾遗看了看自己的刀,心说你特么寒碜谁呢!不过确实更像是一把锯子。

    沈冷问:“我要怎么证明我真的是水师大将军沈冷,我要怎么证明你手里挟持的人真的是我的亲兵将军陈冉。”

    方拾遗其实已经冷静下来,看起来现在面前这些人应该不是前些天的那伙人的同伙,他在山里转来转去的找了六七天,每一处痕迹都是假的,但他又不能放弃,他是官差,每一处他都得仔细查,结果耽误在这山里那么久。

    那个王八蛋一定是个要犯。

    他看着沈冷,片刻之后把长刀从陈冉脖子边上挪开,后退了几步:“我是南山县的县衙捕头方拾遗,六七日之前,清隽山南边的隽山镇发生命案,近二十名匪徒冲进一户民宅中行凶,被我杀了十几个,还有一个逃脱,我一直追着他,但现在看来应该是被他骗了,他在山中留下了多处蛛丝马迹,我发现一处就追查一处,结果发现都是假的。”

    “你一个人杀了十几个人?”

    陈冉仔仔细细的看了看他:“很了不起。”

    沈冷从大黑马上跳下来,将自己的大将军铁牌摘下来递给方拾遗:“我确实是水师大将军沈冷,这是我的铁牌,另外为了自证身份,你说一件你熟悉我的事,我来证明。”

    方拾遗接过来铁牌看了看,然后试探着问了一句:“大将军沈冷最大的特点什么是?”

    沈冷微微皱眉:“最大的特点?这个问题显然没有什么正确答案啊......因为我英俊高大帅气简直就是完美男人的典范,在我身上找不到任何瑕疵,我每一处都好,你问我最大的特点是什么,我如何能说的清楚?”

    方拾遗点了点头:“那你就是真的水师大将军了。”

    他俯身一拜:“拜见国公爷。”

    沈冷一怔:“嗯?”

    陈冉噗嗤一声:“他的意思是大将军你最大的特点就是不要脸。”

    沈冷瞪了陈冉一眼。

    陈冉看向方拾遗:“刚刚是哪位好汉说,如果我是真的陈冉,他是真的安国公,那就把刀啃了的?”

    方拾遗看了看自己崩的跟锯齿一样的刀,讪讪的笑了笑。

    陈冉把自己的黑线刀递给方拾遗:“啃我的吧,你那个看起来挺好啃的。”

    方拾遗:“......”

    一刻之后,方拾遗一边大口大口的吃东西一边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他这几日在山里也没怎么吃,能找到的食物毕竟有限,好在山里野果不少,还抓到过兔子烤了。

    沈冷听方拾遗说完之后看向陈冉:“似乎是宇文小策?”

    陈冉点头:“听起来怎么都是那个王八蛋了。”

    沈冷起身,沉吟了一会儿,如果去南山县的话,那么北山这边剿灭黑武密谍的事就得耽搁,一旦耽搁了的话再想动手就会变得很艰难,孟长安那边不知道这边发生了变故应该已经动手了,他那边一动手,消息传到这边而沈冷去了山南县,山北的密谍就会趁机逃走。

    可若是继续去清剿那些密谍,就可能丢了宇文

    小策的下落。

    “分开吧。”

    陈冉看向沈冷:“我带亲兵护送方拾遗回山南县,知会官府调查,宇文小策极有可能还在山南县。”

    沈冷打开地图看了看,按照元培圣的交代,距离他们最近的那处密谍藏身之地也就还有二十几里,如果动作足够快的话灭了这一伙密谍然后立刻派人通知孟长安,而他带着人赶去山南县,这似乎是最合理的选择。

    “不用分开,先去灭了那些黑武谍子。”

    “黑武谍子?”

    方拾遗抬起头看了看沈冷:“国公爷,你们是来清剿黑武密谍的?”

    沈冷点头:“你还能不能坚持?”

    方拾遗立刻起身:“能!”

    沈冷看向陈冉:“给他一匹马。”

    这次出来都是一人双骑,所以战马足够用,方拾遗得了一匹战马跟着沈冷的队伍离开七十里峡朝着东北方向继续前行。

    一个时辰之后,山坡树林中,陈冉带着斥候队停下来,举起千里眼往山下看。

    山下有一片房屋,在田野中,方圆几十里内也就只有这地方住了人。

    “根据元培圣的交代,这里的人以农场为遮掩,从二百多年前就有人过来租种这里的田地,陆陆续续,二百年后,这里已经有近千口人,他们种的田地也已经有上万亩,每年打下来的粮食一部分上交官府,一部分他们卖了,这就是黑武密谍难查的原因。”

    陈冉压低声音说道:“他们已经生活在这足够久,久到没有人会怀疑他们,这农场里的近千口人我怀疑都是渤海人或是后代,只是已经完全看不出渤海人的身份,他们用了两百年的时间彻彻底底的变成了宁人。”

    蹲在他一边的方拾遗显然不敢相信:“这......千余口人,都是渤海人?”

    “我怀疑是。”

    陈冉道:“但是有很大一部分人应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最早的那一批人娶妻生子,繁衍后代,一部分人会被选中秘密的培养,一部分人过的就是正常老百姓的日子。”

    方拾遗的喉结上下动了动,是被陈冉的话吓住了,他难以想象的出来,在大宁的疆域内,居然会有这样规模的黑武密谍如正常人一样生活。

    “我已经派人知会了山北县县衙。”

    沈冷站在一棵树边上,举着千里眼仔细的观察着那个农场:“一会儿冲进去之后,尽快解决,等山北县的厢兵到了之后,把人交给厢兵带走押送长安,我们赶去山南县。”

    “是!”

    手下人应了一声。

    沈冷整理了一下衣服和装备,转身上马:“分做两队,南北两个方向冲进农场,如有抵抗格杀勿论,没有抵抗的话不要杀人,把人都聚集起来看押。”

    “呼!”

    武院的年轻弟子们又整齐的应了一声,一个个看起来都很兴奋。

    “动!”

    沈冷一摆手。

    一百多骑呼啸而出。

    队伍在冲下山坡之后就分成两队,陈冉带着一队人冲向农场南门,沈冷带着一队人冲向北门。

    陈冉回头看了方拾遗一眼:“你不用管,跟着就好。”

    方拾遗有些紧张,点了点头:“明白。”

    两支队伍前后冲进

    农场,很快农场里就传来一阵阵嘈杂之声,农场里的人根本就没有任何防备,也几乎没有什么厮杀场面就被控制。

    正是傍晚天色发暗的时候,出去田里干活的人也都已经回来,这是沈冷故意选择的时间。

    农场的大院里,一共八百多口人被看管起来,他们坐在地上,绝大部分人脸上都是茫然,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被战兵袭击。

    “杀了十几个。”

    陈冉过来向沈冷汇报:“南门这边我们一冲进来就有人反抗,不过有一处暗哨被提前发现拔掉了,所以他们的反抗没有多大劲儿。”

    陈冉回头看向方拾遗:“这小子是个人才,一眼就观察到暗哨所在,扑过去把刚要示警的暗哨砍了。”

    沈冷点了点头,他从北门冲进来也遇到了零星的抵抗,但是被碾压的很快,杀了七八个人。

    “大将军。”

    六七名武院弟子从另外一侧走过来:“发现了一处地窖,在地窖中找到了两具尸体,应该是自杀的,地窖中有一些卷宗也被烧掉了,但还是发现了很多东西,包括兵器,甲械,还有绘制的地图。”

    沈冷带着人去了地窖那边,入口很隐秘,在一户民宅的厨房里,进入地窖,里边的烟气还没有散掉,这么封闭的环境下烟气不好出去。

    尸体已经被拖拽到一边,一个看起来大概有六七十岁的老人,心口中刀,另外一个是个中年男人,脖子上有刀痕。

    “应该是这个男人杀了这个老人,然后自杀,不过看起来不像是刚死的,应该死了足有两三个时辰以上,血都干透了。”

    武院弟子道:“我们查到的时候两个人都已经死了,火盆里烧了一些什么,也不像是新烧的,都是灰烬。”

    沈冷往四周看了看,地窖里发现了不少兵器,皮甲,不过上面都是灰尘,显然已经很多年没有动过了。

    “他们封闭了自己。”

    沈冷微微摇头:“也许已经封闭了不止五年......我推测是在黑武战败之后,他们为了自保,断绝了一切和黑武的联系。”

    方拾遗看了看四周,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所以他们其实也挺可怜的?”

    陈冉摇头:“可怜个屁,这些人暗杀了多少人,因为怕死所以暂时藏起来了,就可怜了?”

    方拾遗嗯了一声:“山北县原来的县令大人死于非命,也许就是他们杀的。”

    他走过去,在一张木桌上翻了翻,有几分卷宗还在,上边全都是灰尘,至少有几年没有动过了。

    他把卷宗拿起来看了看,脸色微微一变:“这是他们的记录。”

    陈冉把卷宗接过来,随意翻了翻:“最后一条密谍外出记录是在六七年前了,也就是说,他们确实有六七年没有任何活动。”

    沈冷点了点头:“收好所有东西,一会儿移交给县衙的人,方拾遗......”

    沈冷指了指那边的兵器:“那有一把黑线刀,你先用。”

    方拾遗跑过去,在兵器架子上拿了那把黑线刀,刷的一声抽出刀看了看,脸色一喜:“好刀。”

    陈冉从地上捡起来一把:“这把似乎更好些。”

    就是那个中年男人自杀用的刀,他递给方拾遗:“你那把已经好几年没有保养过,都是锈,用这个吧。”

    方拾遗看了看那把刀,摇头:“不用。”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