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将军。”

    躺在床上的方拾遗看了陈冉一眼:“你们这次出长安就是为了黑武密谍的案子?这案子按理说不应该是廷尉府的事吗,怎么会惊动了两位大将军,怕是连那些密谍都想不到会是两位大将军来对付他们。”

    “闲来无事啊。”

    陈冉一边削水果一边说道:“两位大将军奉旨回京,正好廷尉府又有点忙,所以廷尉府的韩大人请求陛下降旨调派两位大将军来把黑武密谍的事处理一下,另外就是这次来办案的都是雁塔武院的弟子,借机历练一下。”

    “唔。”

    方拾遗点了点头:“想进武院学习挺难的吧?”

    陈冉把削好的水果递给方拾遗:“你是想进武院?”

    方拾遗摇头:“我这个年纪早就已经过了能进武院的时候,我只是很好奇,多优秀的人才能进武院......是需要家境好还是只要足够优秀就可以。”

    “我没进过武院,大将军也没有进过。”

    陈冉道:“大宁之内,并不是你只有进了书院武院那样的地方才能出人头地,怎么说呢,大宁相对来说很干净......”

    他看了方拾遗一眼:“我曾经和大将军征战过不止一个地方,比如西域,比如南疆,比如渤海,比如黑武。”

    他掰着手指头算:“这些地方都亲眼看过,都亲耳听过,所以知道大宁有多干净,有些话我们这些身上穿着官服的人不能说,可是你我是朋友,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有些话我不怕跟你讲。”

    “大宁,确实不是处处都干净,可那要看怎么对比,西域那边,百姓好像牲口一样,他们不叫百姓,叫奴隶,养牛羊的叫牧奴,种田的叫农奴,丫鬟女仆叫那么奴,那些贵族当权者给你一口饭吃你就吃,不给你就饿着。”

    “在日郎窕国这些地方,表面上看起来百姓们过的还不错,因为他们以经商为主,生活条件还说得过去,可也正是因为这样,大商人一手遮天,他们掌握着大量的钱财,连地方官府谁来做官谁不能做官都是商人说了算,甚至还能控制皇权,他们选哪个皇子继承皇位哪个皇子才能继承皇位,别说法度,连制度都没有。”

    “再说黑武......”

    陈冉看了方拾遗一眼:“你了解黑武吗?和我们大宁打了几百年交道的敌人。”

    方拾遗摇头:“我对黑武的所有了解,都是朝廷的通告。”

    “那我告诉你。”

    陈冉站起来,在屋子里一边走一边说道:“黑武那边你再有能力,你不是贵族出身你也只能是个无名小卒,你军功赫赫,但这些军功到不了你手里,会被那些贵族子弟霸占瓜分,在黑武,贵族打死一个百姓罚钱就行了,至于是真的罚钱还是假的罚钱先就不说了,可若是一个百姓失手打死了贵族,那就是满门陪葬,死一个都不行,得死全家。”

    他看向方拾遗:“打个比方,在大宁,大将军和我这样出身的人能有出头的机会,可是在黑武,大将军和我这样的出身,只能是做一辈子的兵,兵都要分出来三六九等,鬼月族出身的兵都比其他各族的兵高贵,在大宁你能看到这样的事吗?”

    他笑了笑:“我们的大宁看起来不完美,可是已经很好,而且在越

    来越好。”

    方拾遗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如果是在黑武的话,可能我父亲的冤案永远都不会被人平反......那些开地下赌场的人可以收买捕快就能收买县令,可以收买上一任县令就能收买这一任县令,如果他们不去得罪贵族,他们就能一直无法无天。”

    沈冷嗯了一声:“再打个比方,比如我刚刚说的等级,鬼月族在黑武的地位谁也不能去质疑,谁也不能去触碰,现在哪怕是元辅机在当权,他不是鬼月族的人,可还是要看着鬼月族的脸色,他可能会打压屠杀一批贵族,但在这之前一定已经拉拢了另外一批。”

    方拾遗点头:“比如星城里的那些贵族,都是原来的汗皇或者后族或者心奉月的人,他们将其他贵族打压离开都城,而元辅机掌权之后,和星城之外的那些贵族联起手来打压原来掌权的贵族,杀一批人,获得另一批人的支持,但归根结底还是得拍鬼月人的马屁。”

    “对。”

    陈冉继续说道:“所以我就一直想不明白的是......渤海人怎么就那么贱?黑武人一年一年的杀渤海人,然后渤海人却把黑武人当祖宗一样,大宁打下来渤海之后又是帮助他们重建家园,又是分田地又是分粮食,甚至还免租免税,可渤海人呢?你给他尊重他不要,他就想当狗。”

    陈冉伸手往窗外指了指:“我们去辽北道要灭的那些黑武密谍,都是渤海人,他们比黑武人还黑武人,就好像当了黑武人的狗之后连他们自己的血统都高贵了,而且我还可以跟你保证,说黑武人杀渤海人狠,黑武人的渤海狗腿子杀渤海自己人更狠,狠十倍。”

    方拾遗叹了口气:“我也不理解,明明已经到了历史的拐点,渤海人可以做人了,只要遵守大宁的律法,他们就能改变过去的生活,为什么他们就不想改变?”

    “归根于劣根性吧。”

    陈冉看着他说了一句,摇头:“天生就那样。”

    方拾遗道:“应该不是,他们可能只是真的害怕黑武人。”

    陈冉道:“所以大宁改变了策略,既然养不熟,那就用黑武人的方法好了,给你尊重你不要,那就给你屠刀。”

    方拾遗长长吐出一口气,似乎不想再说什么。

    两个人本来是聊着武院的话题,不知道怎么就到了渤海人那边,方拾遗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的绷带,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如果我没有受伤的话,真的想跟着你们去看看那些黑武密谍都是什么样的人。”

    就在这时候外边有人说话:“没什么区别,看着和宁人一样,他们伪装了一代人又一代人,有的是儿子不知道父亲是密谍,有的是妻子不知道丈夫是密谍,他们没有任务的时候就和普通人一模一样。”

    陈冉和方拾遗同时往外看,见沈冷和孟长安并肩而来,方拾遗不认识孟长安,但是在第一眼看到那个人的时候心里就骤然一紧。

    那个人身上有一种令他瞬间生出戒备心的凌厉,也不只是戒备心,难以说明,大概就是这个人的侵略性太强,气势太盛,只是走过来方拾遗就立刻生出那种必须做出防守的感觉。

    “这位是大宁东疆大将军。”

    陈冉连忙帮他介绍了一句。

    方拾遗想起身,孟长安跨步进来:“不用起来,躺着吧,我只是想来看看救了我陈冉兄弟的汉子

    是什么模样,以后我也好记住。”

    方拾遗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沈冷笑道:“这个人我可是已经定下了的,你休想挖走。”

    孟长安笑了笑,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后说道:“算你下手快我就不和你争了,但是他可以自己选。”

    他看向方拾遗:“我听闻你一个人追击宇文小策两天两夜,在明明已经丢了对方踪迹之后依然不放弃,在山里摸爬滚打六七天继续找,你这样的人不适合跟着沈冷,我倒是觉得更适合到我东疆刀兵来,我不是挖你,我是想给你一个自由选择的机会。”

    沈冷:“脸呢?”

    方拾遗讪讪的笑了笑:“我其实,还没有想好到底离开不离开南山县。”

    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忍不住问道:“鱼鳞镇出了两位大将军一位将军,鱼鳞镇的百姓们现在是不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孟长安皱眉:“为什么不一样?”

    方拾遗连忙解释道:“卑职没有别的意思,卑职刚刚和陈将军聊到了黑武,聊到了西域各国,聊到了渤海人,所以想着,如果在这些地方一个村子出了两位大将军一位将军,怕是村子已经今非昔比了。”

    孟长安道:“我做大将军,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方拾遗又一怔。

    陈冉道:“鱼鳞镇还是原来那个鱼鳞镇,不会因为出了两位大将军就高人一等,大将军后来私下里筹钱给鱼鳞镇修了路,给一些孤寡老人翻修了房子,但不代表鱼鳞镇的人就高人一等了,那是两码事。”

    方拾遗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大将军。”

    方拾遗问沈冷:“没有宇文小策的消息了?”

    沈冷摇头:“暂时没有,不过可想而知的是,他的藏身处遍及辽北道京畿道甚至包括江南道,我和孟长安不久之后就要返回东疆备战,所以这个案子归根结底还是要廷尉来查,如果你愿意继续追查这个案子,可以暂时去廷尉府,以你的能力,不能直接给你千办之职,但也是早晚的事。”

    方拾遗问:“如果我去了廷尉府,将来还能去军中吗?”

    孟长安道:“自然可以。”

    沈冷:“我的,人是我的。”

    孟长安:“你的就是我的。”

    沈冷:“呸。”

    方拾遗看着他们俩,不由自主的感慨了一句:“有兄弟,真的很好。”

    孟长安看着他:“你没有?”

    方拾遗沉思片刻,摇头:“没有......县衙里的捕快们大概也会觉得我做事太认真,太严苛,他们没有一点油水,所以不愿意和我这样的人做朋友,我也不需要那样的朋友。”

    沈冷叹道:“那你确实应该去刀兵。”

    孟长安瞥了他一眼。

    “你自己决定吧。”

    沈冷起身:“我们得回去收拾一下,大概明天廷尉府的人就会到了,你好好休养,我会和韩唤枝提,你伤好了之后随时都能去廷尉府报到。”

    方拾遗点了点头。

    可是看起来却并没有多开心似的。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