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城,廷尉府。

    韩唤枝看了看面前这个面容清秀还带着些腼腆的年轻人,那是一张人畜无害的脸,看起来单纯的如同一个只会在田间干活的农家小伙儿。

    可如果面前这个人真的只是一个单纯的农家小伙儿,沈冷又怎么会让他到自己面前来?

    “你了解廷尉府吗?”

    韩唤枝问。

    方拾遗微微俯身回答:“了解一些。”

    他只回答了四个字。

    韩唤枝道:“沈冷说你是一个能力出众的人,在我看来能力出众这四个字是极高的评价,能力不单单指的是一个人某一个方面的本事,而是综合素养,而你只回答了四个字,为什么?”

    方拾遗道:“如果我真的想.....不,如果我真的能在廷尉府任职做事的话,那么我回答的一定不是这四个字,我会在来之前把廷尉府的职权,构成,范围,行事,这些事全都了解的清清楚楚只字不差,但我不是来廷尉府任职的。”

    韩唤枝笑了笑:“那你为什么来?”

    “这个问题不想回答。”

    方拾遗:“我对另外一个问题更好奇......沈冷是怎么形容我的。”

    韩唤枝没回答,反问:“你认为沈冷是怎么形容你的。”

    方拾遗问:“我能坐下说吗?”

    韩唤枝点了点头。

    方拾遗坐下来后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他歉然的笑了笑道:“一路上确实有些累......沈冷大概会觉得我是一个很可疑的人,虽然他没有在我面前表现出来什么,可是他那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会一点怀疑都没有,而且我知道,从我在清隽山见到他的时候起,他就在怀疑我了。”

    韩唤枝问:“那你觉得沈冷怀疑的理由是什么?”

    “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巧合。”

    方拾遗道:“虽然我出现在清隽山确实是巧合。”

    韩唤枝摇了摇头:“他怀疑你不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巧合,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在意。”

    “嗯?”

    方拾遗没懂。

    韩唤枝道:“你认为的那种怀疑其实不是怀疑,你应该想不到,沈冷最初看到你的时候是觉得这个小子可以啊,是个人才,而他对于自己认为是个人才的人,就会变得在意起来。”

    方拾遗皱眉:“韩大人的意思是,最初沈冷确实是想提拔我?”

    “沈冷是一个看到人才比看到金银财宝还眼红的人,他这个人很贪,贪财,更贪才,他认为你是块宝,他就一定会把你从土里挖出来,可是挖你出来的这个过程叫什么你知道吗?”

    韩唤枝看着他问。

    方拾遗想了想,回答:“了解。”

    “嗯。”

    韩唤枝点了点头:“沈冷是一个可以对朋友推心置腹的人,是一个一旦认定某个人是人才就会不遗余力把这个人推起来的人,更是一个认定了谁可以做兄弟就会做一辈子兄弟的人,你说是他怀疑也好,你说是他在了解你也好,不一样的词儿罢了,本质是一样的。”

    方拾遗沉默了好一会儿后笑起来:“六边形疯子。”

    “六边形疯子?”

    韩唤枝被这个词引起了好奇,他看着方拾遗的眼睛:“所以呢?”

    “我......能不能见陛下?”

    方拾遗站起来,很郑重认真

    的问了一句。

    “为什么要见陛下?”

    韩唤枝围着方拾遗缓步走了几圈,一边走一边说道:“没有原因终究不好安排,你没有立下什么大功不足以见到陛下,你没有什么绝对重要的事也不足以见到陛下。”

    “身份么?”

    方拾遗道:“如果我以黑武青衙副指挥使的身份求见大宁皇帝陛下,陛下会见我吗?”

    “你果然是来承认身份的。”

    韩唤枝轻轻叹了口气:“沈冷说如果你是黑武密谍,你也是一个很不典型的黑武密谍,而我却很难理解,你身为大宁之内所有黑武密谍的首领,青衙副指挥使,原渤海王的儿子,为什么你要来长安承认身份?”

    方拾遗笑了笑:“因为我也是个疯子,可能也够得上六边形。”

    韩唤枝笑着摇头。

    “我想问你,求见陛下要说什么,你自己也说了,你是一个六边形疯子,万一你做出什么对陛下不利的事,我岂不是罪责难逃?”

    “韩大人不该没有这样的魄力。”

    “我是臣子。”

    韩唤枝道:“你应该明白。”

    “明白,如果我将整个大宁之内所有黑武密谍的名单交给陛下呢?”

    方拾遗问。

    韩唤枝转身:“等着吧,我去请旨。”

    两个时辰之后,肆茅斋。

    方拾遗本以为皇帝会住在未央宫里,他真想看看未央宫是什么样子,那是大宁的权力中心,那是神秘甚至神圣的地方,他对黑武星城红宫没有任何兴趣,但对长安城未央宫却充满了好奇。

    陛下住的御园看起来更贴近自然,绿木成荫花鸟蝴蝶,走在这没有任何压力,所以他忽然生出来一种感觉,大宁的皇帝陛下是一个向往自由的人。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这个,再心里很突然就冒了出来。

    所有人都觉得皇帝应该住在肃穆威严的未央宫里,可是,也许,那地方对于皇帝来说也显得过于压抑,大宁当今陛下李承唐创造了无数个奇迹,甚至可以说是神迹,他的影响力又何止是在大宁之内?

    毫不夸张的说,在黑武也有无数李承唐的崇拜者。

    强者,永远都不缺少别人的崇拜。

    方拾遗当初在黑武接受训练的时候就不止一次的听人提起过,黑武人对于李承唐是又恨又敬,草原上的人称呼李承唐为天可汗,西域的人称呼李承唐为大皇帝。

    这样一个人应该是无敌的,寂寞的,高高在上,绝对权威,睥睨天下。

    可越是这样想,方拾遗越觉得大宁皇帝陛下向往自由,可他是大宁的皇帝,所以他能追求的最大的自由就是从未央宫搬到御园肆茅斋,这里更贴近自然,是李承唐在最大程度上对自己向往的满足。

    做皇帝真不容易。

    方拾遗在心里感慨了一句。

    走到肆茅斋门口的时候韩唤枝让他在门外稍候,方拾遗有些不解的问了一句:“不给我绑上吗?”

    韩唤枝回头看了他一眼:“为什么给你绑上?”

    方拾遗道:“疯子,六边形。”

    韩唤枝笑了笑道:“你听说过楚剑怜这个人吗?”

    方拾遗点了点头:“听受过,天下第一,黑武剑门的人虽然表面上很高傲,但是对楚剑怜只有怕,青衙曾经试图调查这个人,可是什么都查不到。”

    韩唤枝道:“楚先生是前朝楚国的皇族后裔,你刚

    刚说他是天下第一剑客也不为过,但是陛下见他的时候还与他把酒言谈。”

    方拾遗沉默下来,想了想,这大概就是黑武汗皇比不上李承唐的地方。

    韩唤枝迈步进门,刚要俯身一拜,皇帝就摆了摆手道:“把人叫进来吧,你刚刚私自做主替朕吹了好大一个牛-逼,把朕的后路都堵死了,朕若是再让人把他绑起来,岂不是显得朕很虚伪......”

    韩唤枝讪讪的笑了笑道:“臣知错。”

    韩唤枝刚刚来过一次,特意通知了沈冷和孟长安,如今这两尊门神就一左一右站在皇帝身边,韩唤枝才有那么大的底气。

    不多时,方拾遗迈步进门,然后以大礼叩拜。

    皇帝道:“起来说话吧。”

    方拾遗再次拜了拜,起身:“罪人方拾遗拜见陛下。”

    “你本名叫什么?”

    皇帝问。

    方拾遗摇头:“不记得了。”

    皇帝嘴角一勾:“很好。”

    他问道:“你想见朕,除了想把所有黑武密谍的名单交给朕之外,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方拾遗沉思片刻,俯身说道:“我知道大宁从不谈判,但我还是有句话想跟陛下说,这不是谈判,而是请求,罪人的请求......”

    说完这句话后他直起身子,笔直的站着。

    “那些密谍都是我的手下,我曾经想过无数种办法试图帮他们一直藏下去,好好的藏下去,让他们不再受黑武的控制,远离是非争斗,远离生死,他们绝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也更愿意像个普通人一样活下去。”

    方拾遗道:“后来我醒悟过来,捂,是捂不住的,没有人可以奢求一直藏在黑暗之中还能活在光明里,那是悖论,唯一能让他们活在光明之中的办法,就是让他们走到太阳底下,对于大宁来说,陛下就是太阳,陛下恩泽万物,就让他们也感受陛下的泽光。”

    皇帝看了沈冷一眼:“记下来,以后马屁就这么拍。”

    沈冷:“陛下这是喜欢进口马屁?本土的不好么?”

    皇帝:“嗯?”

    沈冷一低头:“臣知罪。”

    方拾遗看着这君臣相处的样子都懵了,这和他心目中那个威严无比的大宁皇帝陛下不太一样啊。

    皇帝笑了笑道:“你继续说。”

    方拾遗道:“我希望陛下能给他们一个活下去的机会,我保证他们不会再做任何破坏大宁的事,他们也是逼不得已,我把名单写了两份,一份是从没有参与过任何密谍任务的名单,一份是参与过任务的名单,陛下酌情处理,我希望陛下能对那些从没有参与过任务的人赦免罪行。”

    他说完这句话后缓缓吐出一口气:“我是他们的首领,我还是渤海王的儿子,我知道,如果我还活着陛下就不会放心,我这次来求见陛下,是想以我一死,换他们活着。”

    方拾遗后退一步,再次拜倒:“请陛下开恩。”

    皇帝微微皱眉:“你想死?”

    “我应该死。”

    方拾遗道:“国破家亡,我活着是罪人,我死了,对谁都好。”

    他起身后撤,忽然一转身猛的冲出去,出了肆茅斋后一头朝着门外那颗大树撞了过去,速度奇快,去势凶猛。

    在冲出门口的那一刻,他双足发力在台阶上狠狠蹬了一下,把坚硬的石板都蹬碎了,此为求死之心。

    砰!

    他一头撞了上去。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