澹台草野接手甲子营的时候其实他也很没有底气,带着雄心壮志而来,可担忧在所难免,薛城在甲子营二十几年,一个很有能力的人用二十几年控制一个地方,甲子营就会变成他的堡垒。

    所以澹台草野在到了甲子营的第一天就召集所有将领升帐议事,然而这次议事他一共只说了三句话。

    天下只有一卫战兵可以拱卫长安。

    不管什么人让甲子营无双的荣耀上蒙羞都是千古罪人。

    我来了。

    现在,他也来了。

    京畿道出现匪寇甲子营当然不能不管,要重振甲子营时期的澹台草野当然不能不来,他必须让甲子营关一个面貌。

    他和廷尉府不一样,廷尉府派来聂野是追查,他带甲子营来是扫荡。

    “任何出现在京畿道的匪患不除,都是甲子营战旗上的污点。”

    澹台草野伸手指了指燕山:“燕山再大,甲子营也能翻一遍。”

    两万四千战兵进山。

    按理说,甲子营如此大规模的调动要派人往长安城请旨,哪怕是薛城在的时候也是如此,可是澹台草野不一样,他来甲子营之前陛下就说过,他对甲子营有着绝对权力,可以裁撤自他之下的任何人,可以处置自他之下的任何人,这里可是京畿道,别的战兵在本道之内调动不用请旨,京畿道不一样。

    陛下还说,澹台,你去甲子营,要把甲子营变回干干净净。

    燕山下。

    澹台草野大声说道:“我来甲子营时间已经不短了,来之前我想着,总是要把一些人送出甲子营才能保证甲子营回到原来干干净净的样子,可是时至今日,我没有追究过任何人,没有处置任何人,是因为我相信薛城是薛城,甲子营是甲子营,薛城在甲子营二十年也没有关系,甲子营永远都不会是薛城的甲子营,而是大宁的甲子营,是陛下的甲子营。”

    他指向燕山:“可是我们得向全天下证明,甲子营还是那个甲子营,进山剿匪,这匪是薛城的余孽,让全天下的人都看看,甲子营和这些叛贼欲孽势不两立!”

    “呼!”

    士兵们整齐的应了一声。

    “进山!”

    将士们浩浩荡荡的开进了燕山,地毯式的搜查。

    京畿道,石城。

    新任道丞薛华衣刚刚走进属于他的书房,在椅子上坐下来的那一刻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然后在心里告诉了自己一声,薛华衣,你和以前任何一个时期的薛华衣都不一样了。

    昨夜里参加了道府大人为他举办的欢迎宴席,每一个人都对他很尊敬,他很年轻,这个年纪就成为京畿道的道丞,谁都确定他未来前途无量。

    对于他这样前途一片光明还如此年轻的人,其他做官的人秉持的态度自然是能亲近就不疏远,最不济,只要薛华衣不出什么意外,将来京畿道的道府必是他无疑。

    可是薛华衣自己却没有这样美好的想法,在他看来,等到自己五六十岁的时候去做一任道府,有什么意思吗?

    他还不到四十岁,按理说不该如此悲观,可是他觉得理应如此悲观。

    京畿道的道府大人也是

    才刚刚调任过来的,传闻这个人曾经也是当年留王府出来的人,他叫岑征。

    岑征这个人的经历,在某种程度和薛华衣有些相似,总结起来就是四个字,东奔西走。

    在水师的时候,他是第一个用自己的方式保护沈冷的人,甚至比庄雍还要更在意,但他性子稍显古怪了些,明明想要保护沈冷,可总是一副天王老子般的模样。

    后来他从水师调职离开,辗转多地,十几年后,他从西南边疆调回来任职京畿道道府,不得不说,陛下的安排另有深意。

    这是大宁立国数百年来第一位军武出身的京畿道道府,一直以来,各地道府都是文人出身,而岑征不一样,所以很多人都忍不住在猜测,陛下调岑征这样的人来做京畿道道府一定有深意。

    道府大人是军武出身,道丞薛华衣也是,再加上甲子营将军澹台草野,不知不觉中人们才恍然发现,京畿道的三位大员都换成了武将。

    这是陛下对京畿道的不放心,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安排。

    书房的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边推开,耿远小心翼翼的进来,看了薛华衣一眼后俯身参见:“大人。”

    “嗯。”

    薛华衣点了点头,却还在自己的思绪之中沉浸着。

    世人都觉得他这个年纪的人已经官至正二品前途无量,可是他自己却看的很清楚,岑征还不到五十岁,精力旺盛,身体力强,这样的人在京畿道道府位子上干十年没有问题,如果他自己身体一直很好的,十五年也没问题。

    十五年之后,薛华衣也已经五十几岁了,他还有什么追求?五十几岁的年纪继任道府,干上个十年到头,光荣却庸碌的退下去颐养天年,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他有治国之心,他想做首辅。

    而且他想尽快做首辅。

    然而首辅真的那么容易吗?陛下纵然爱才,可是大宁之才太多,按照现在陛下的安排,赖成还能干一些年,赖成之后窦怀楠可以做个过度首辅干上五年,然后就是许居善。

    许居善是陛下钦点的人,是大将军沈冷举荐的人,这个人现在才三十岁,陛下极有可能连窦怀楠那一任过度都省略了,直接在赖成退下去之后把许居善提起来做首辅。

    那许居善能主持内阁多少年?

    这个安排现在已经很明显,许居善不满三十岁,内阁次辅,年纪轻轻拜太子少傅,兼任东宫詹事府,这难道还不够清楚?许居善就是陛下为太子准备的良才,而他呢?根本就不在陛下的计划之内。

    许居善怎么了?许居善不过是际遇好,十几岁的时候就在书院遇到了沈冷,自此之后一发不可收拾。

    “大人?”

    耿远又叫了一声。

    薛华衣转头看了看他:“有事吗?”

    “刚刚收到消息,甲子营将军澹台草野率领大军已经奔赴燕山。”

    “燕山?”

    薛华衣脸色微微一变:“宇文小策没有把事情处理干净?”

    “宇文小策就是个疯子。”

    耿远垂首道:“他暗中勾结黑武密谍,想把火器卖给黑武人,属下甚至怀疑他有投靠黑武人的打算。”

    薛华衣起身,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走动了一会儿,回头看向耿远:“燕山里是谁?”

    “薛三生和薛扑象,薛城的两个义子。”

    薛华衣沉默片刻之后又问了一句:“甲子营不会无缘无故的出征,一定是廷尉府已经查明了什么,你可知道,如果薛三生和薛扑象后撤的话会去什么地方?”

    “这。”

    耿远快步走到地图边上,伸手指了指:“帽台山。”

    他看向薛华衣说道:“宇文小策和我提及过,他让薛扑象和薛三生在燕山里训练兽兵,关于兽兵的计划已经执行了十年,所以有完善的保障,一旦被察觉,他们会立刻转移到帽台山,那边环境更隐秘。”

    “你去一趟帽台山。”

    薛华衣道:“明天一早城门开了你就出城,大军搜山不会很快,你有时间赶在甲子营发现帽台山之前到那,他们都太低估了朝廷,低估了陛下,这是要送命的......宇文小策这个人自信的有些膨胀了。”

    他问:“宇文小策有没有说过兽兵的规模?”

    “没有。”

    耿远道:“他那么心机深沉的一个人,自然明白手里有底牌才不会被淘汰,他不敢把自己全都交出来,他信不过大人。”

    “他信不过我是对的。”

    薛华衣道:“我身上不能有一点点脏污,我将来要做首辅,不能被人揪出来有什么不干净的把柄,宇文小策就是一坨臭狗屎,他就是我的把柄,就是我身上的脏污......他很清楚我的性格,所以他在为自己安排我也能理解。”

    他转身看向耿远:“见到薛扑象和薛三生之后,你就直接告诉他们两个,是选择宇文小策还是选择我,如果是我的话,他们立刻带着所有人离开......毒杀所有兽兵,不要留下任何痕迹。”

    “啊?”

    耿远有些不理解:“兽兵将来不是有重用吗?”

    “不重要了,宇文小策也没用了,我有自己的计划,你离开燕山之后就不用回来,直接去各地联络宇文小策布置的所有人,如对薛扑象薛三生说的一样,让他们直接做选择,选择跟我的话,立刻断绝宇文小策那边的联系。”

    耿远道:“如果这样的话,宇文小策会不会狗急跳墙把所有事都供出来?他什么都得不到,可以选择把大人你拉下马,然后转身就走。”

    他看着薛华衣认真的说道:“宇文小策手里掌握的证据,足以威胁到大人了。”

    “我知道。”

    薛华衣看向耿远:“我已经让人约了宇文小策来石城,我要见他,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他就到了,所以你陆续见到那些人之后,问完了他们的选择,如果有人选择宇文小策就可以除掉了,告诉他们,宇文小策已死。”

    耿远脸色猛的一变:“大人,宇文小策这个人狡猾多端,而且极阴狠,他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大人如果直接见他的话,万一他感觉到什么可能会对大人不利。”

    “没关系。”

    薛华衣道:“耿远,你必须明白,我得是一个干干净净的人,我不能有一点瑕疵,我来京畿道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薛城那段过往......”

    薛华衣一摆手:“一刀斩断。”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