辎重大营。

    王根栋被腾晖治撞翻在地,他伸手去抓自己的黑线刀,可是黑线刀掉在了远处伸了两次手也没能够到,而腾晖治的长刀已经举了起来。

    “大桑帝国必胜!”

    腾晖治双手握着刀柄刀尖朝下,对准王根栋的头一刀狠狠刺了下来。

    砰地一声!

    王根栋的亲兵校尉李元宝及时赶到,从腾晖治身后跃起来狠狠就是一撞,腾晖治被撞的往前扑倒,脚又在王根栋身上绊了一下,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摔的很重。

    王根栋立刻翻身扑过去压住腾晖治,骑在他身上,然后一拳重重的打在腾晖治的太阳穴上,这一拳打的腾晖治两只眼睛都往上翻了翻。

    拳太重,又是太阳穴这样的要害,一拳打的腾晖治脑袋里嗡嗡的,瞬间就失去了神智。

    王根栋本来想再给一拳,右拳轰了一下,左拳却没能抬起来,他的左边肩膀被腾晖治一刀洞穿,还转了一下,肩膀上有个触目惊心的血洞,左臂抬不起来。

    “将军,刀!”

    李元宝爬起来,将自己的黑线刀抽了出来扔在王根栋身边,王根栋抓起刀切在腾晖治的脖子上,随着刀刃往下走,血一股一股的往外流。

    可是王根栋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切不断这脖子,李元宝已经冲过来,朝着刀背狠狠一脚踩下去,噗的一声......黑线刀切开腾晖治的脖子,刀刃又撞在地面上,半截刀子都切进土地。

    李元宝扶着王根栋站起来,王根栋身上的血已经把半边身子都泡透了,他摇摇晃晃的起身,回头看了一眼,支援过来的战兵已经把桑兵压制下去,虽然被点了几把火,可是那边根本不是粮草库而是攻城器械库,桑人没有摸准情况,以为最大的库房就是粮草所以一股劲儿的猛冲,结果发现不是粮草库的时候已经晚了。

    粮草根本不在这边,为了更好的储存,粮草库在更远些的地方挖了很大规模的地窖,上边看起来的库房不算很大,可是地窖的规模大。

    战兵们围过来,手里的连弩不停的点射,桑兵被打的节节败退,没多久就被围在一起,这些人格外的凶狠,被围着打的时候嘴里还在喊着什么,声嘶力竭。

    “他们在喊什么?”

    王根栋问了一句。

    “桑国必胜。”

    文官卓永醇脸色发白的回了一句,他第一次接触厮杀,这种场面显然有些撑不住,可是他没有退缩,明知道自己可能连一个敌人都杀不死,可他还是拔出了自己的剑。

    大宁的文官,亦有傲骨。

    “立刻派人去大营告诉辛疾功将军辎重大营遇袭请他带兵支援!”

    王根栋喊了一声,手下人立刻跑出去。

    他看向李元宝:“给我包扎一下伤口,召集队伍,有多少匹马都拉过来,立刻去船坞!”

    李元宝一怔:“船坞?”

    王根栋道:“他们这边明显是佯攻,吸引我们注意力而已,也为了让我们不能支援过去,桑人的目标一定是船坞而非辎重大营。”

    李元宝手脚麻利的把王根栋的甲胄卸下来,看着那恐怖的伤口,李元宝脸色都变了:“将军,你别去了,我带人去。”

    “不行!”

    王根栋道:“你动作快一些!”

    李元宝连忙胡乱的给伤口上倒伤药,可是伤口太大了,血

    流的太多,药粉倒上去就被冲掉。

    “别洒了,包扎!”

    王根栋哑着嗓子喊了一声。

    李元宝翻出来绷带把王根栋的伤口勒紧,王根栋看到战马已经牵过来,翻身上去:“跟我去东海船坞!”

    辎重大营这边只有二三百匹战马,王根栋只能带着这些人先支援过去。

    一口气冲了十几里路,等到东海船坞的时候王根栋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那边有火光,显然他的判断对了,桑人的目标是毁掉战船。

    桑人显然知道,对于大宁这样富足的超级大国来说,烧掉粮草并不能算是什么打击,粮草被烧掉了,大宁能很快再运送过来一批,甚至更多。

    可是战船烧掉了,宁人还拿什么打?

    “怎么样了!”

    王根栋冲进来,不少水师的战兵正在灭火,还好只有一艘战船的船头被点燃了,已经快要士兵们用水泼灭,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

    “还好还好。”

    王根栋看了一眼后松了口气:“损失不大。”

    他对李元宝笑了笑说道:“吓死我了。”

    就在这时候他才注意到士兵们的脸色都有些不对劲,他拉过来一名士兵问:“发什什么事了?”

    那士兵没回答,脸色惨白,回头看向围了一群人的地方,王根栋的心猛的的紧了一下,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攥住又松开,整个心脏都一阵生疼。

    他跌跌撞撞的过去,想着难道是大胡子出事了?可是他没有想到大胡子和他走差了路,大胡子刚进辎重大营,王根栋带着骑兵从那个被桑人挖开的缺口出去了。

    “大胡子?”

    王根栋试着叫了一声。

    士兵们看到王根栋来了纷纷起身让开,王根栋感觉自己的腿都好像灌满了什么东西似的,无比的沉重,他一步一步走到躺在地上的那个人身边,低头看了看,心脏就猛的一疼。

    哪里还能认得出来是什么人,那人的脸都被炸的几乎没了血肉,露在外边的骨头都是黑的,头皮都被掀掉了一多半。

    铁甲上千疮百孔,有的地方瘪了,有的地方破了,胸甲整个都洼陷下去,小腹以下几乎看不到甲片,肚子都被炸空了。

    “谁......”

    王根栋哑着嗓子问:“是谁?”

    “是辛将军。”

    辛疾功的亲兵校尉高盛红着眼睛回答,他的脸白的好像纸一样,人都没了生机,肩膀在一下一下的颤抖着,回答出辛将军三个字之后,他的力气也被掏空了,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上。

    高盛带着人运送火药包,没走出去多远就听到船坞那边传来示警的号角声,他立刻下令队伍回去,他带着**百名战兵回来的那一刻,正好看到辛疾功被火药包炸的飞了起来。

    他的将军啊,用自己的血肉失去挡住了火药包七八成的威力,以至于辛疾功的亲兵队只有几个人受了伤,一个没死。

    “我们是将军的亲兵,亲兵当为主将赴死......”

    高盛将自己的黑线刀抽出来放在脖子上:“可是我们却让主将为我们赴死,这份罪,亲兵营扛不起啊!”

    一声嘶吼,黑线刀横着抹了下去。

    当的一声,王根栋一脚把黑线刀踹开:“你死了有什么用!你死了有什么用!有什么用啊!”

    扑通一声,王根栋也

    跌坐在地上,脸都已经扭曲了,他看着辛疾功的尸体,嘴巴张的那么大,眼泪狂流不止,可是嘴里却没有发出来声音,他一边哭着一边左右看,希望有人告诉他这是假的。

    可这是真的。

    他想伸手去触碰辛疾功,可是手到了半空之中又停下来,剧烈的颤抖着。

    “他不该在这啊......他不该在这!”

    王根栋嘶吼了一声,然后就昏了过去。

    几个时辰之后,海岛上。

    腾晖太召集所有人都过来,经过昨夜的厮杀,五千人的队伍折损了将近三千人,还剩下一小半,可是却没能把东海船坞给烧了。

    “你们听我说。”

    腾晖太跪下来,朝着士兵们磕了几个头。

    “这次没能成功是我的指挥失误,如果我能更勇敢一些亲自抱着火药包冲上去,可能结果就不是现在这样,我对不起陛下的信任,对不起你们的信任,我也对不起......我弟弟的信任。”

    “我的任务失败了,我的弟弟应该已经死去,我是大桑帝国的罪人,我没有脸面回去见陛下,我死之后,你们把我的人头割下来带给陛下,替我向陛下请罪,陛下应该不会责罚你们,我死了,你们可活。”

    他将衣服解开,把长刀对准了自己的小腹,他抬起头看向太阳升起的方向,也不知道是因为阳光太刺眼还是因为悲伤和恐惧,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我见不到大桑帝国最终取胜的那一天了,但你们一定能见到,回家去吧,准备和宁人决战。”

    噗!

    他将长刀插进肚子里,然后横着一扫。

    跪在那的腾晖太往前压倒,头撞在地上。

    “大桑帝国......必胜......”

    他最后嘟囔了一句,缓缓闭上了眼睛。

    东海水师大营,医官从屋子里迈步出来,亲兵校尉李元宝立刻上去:“医官,怎么样了?将军有没有事?”

    “还好,虽然伤到了肩骨可是没有伤到要害,得好好修养一阵子才行,我给将军大人用了药,他情绪太多激动,对修养没有好处,用过药之后他刚刚睡下了。”

    医官叹了口气。

    李元宝松了口气。

    医官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我还要去给辛将军净身,你们......你们照顾好王将军,辛将军啊,身上,身上挖出来的箭头有一百多颗,铁片铁钉无数,整个小腹都给烧没了......”

    医官喉结上下动了动,没办法接续说下去,低着头走了。

    另外一个院子里,数百名白衣亲兵跪在院子中,每个人都低着头,每个人都哭红了眼睛。

    白衣如雪。

    将军久别。

    王根栋院子里,李元宝沉默了好一会儿,他转身进了屋子想看看王将军的情况怎么样,刚一进屋,就看到王根栋眼睛血红血红的坐在那,像是一个刚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人。

    用了药,可是他根本不可能睡的着。

    李元宝进屋的时候看到王根栋那双眼睛吓了一跳,连忙过去:“将军,你怎么样?”

    王根栋抬起手抓着李元宝的手:“派人......派人去长安,请大将军回来!”

    “是!”

    李元宝立刻大声回答:“派人去长安,请大将军回来!”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