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艘桑国的战船缓缓朝着大宁东海水师的船队靠近,似乎是怕被摧毁,最前边的一艘船上有人持使者的旗帜不断的晃动着,在距离大宁水师还有几里远的时候,几艘大宁战船迎了过去。

    战船上的桑国官员看起来脸色有些差,在他面前是一眼看不到边际的大宁舰队,这种规模让他心悸,那已经不像是船队,像是一座移动的巨城。

    “我是大桑帝国使臣院部今律,求见宁国水师大将军沈冷。”

    他一边挥舞着旗帜一边喊着。

    王阔海的船靠近他之后问了一声:“求见我们大将军何事?”

    院部今律道:“有些话要见到他才能说,你的级别不够。”

    王阔海心说我一屁股坐死你,可是沈冷吩咐过把人带回来,他忍了忍火气说道:“摘掉所有兵器甲胄,到我的船上来。”

    院部今律张开双臂示意自己身上没有武器,从他的船上跳到王阔海的船上,不多时回到神威战舰旁边,院部今律抬起头看着那巨大的神威战舰,眼神里有些恍惚,这船,像是一座堡垒。

    桑国人一直都很自信,自诩大国,丝毫也不夸张的说,桑人认为,他们是黑武,宁,三国鼎立的存在。

    可是看到了大宁的舰队,看到了神威战舰,院部今律心里不由在的生出来一个念头,难道是统治桑国的人骗了所有人?

    “我是桑国君侣书院的院长,可能大将军不知道,桑国君侣书院和宁国长安的雁塔书院多有来往。”

    院部今律向沈冷俯身行礼然后说道:“我不是被谁派来的,我是自愿来的。”

    沈冷道:“坐下来说吧,上壶茶。”

    亲兵泡了一壶茶,院部今律在沈冷对面坐下来,沉吟片刻后问道:“我想请问大将军为何而来?”

    沈冷回答:“灭桑而来。”

    院部今律问:“为何灭桑。”

    沈冷笑了笑:“院部先生是来和我辩论的吗?”

    院部今律认真的说道:“我只是想不明白,为何两国要兵戎相见,我与雁塔书院院长大人虽未曾谋面,但我们两个有书信往来,我对陆院长的才学德行仰慕已久,曾经想过到宁国求见,可是我还没有成行,宁国的舰队先来了。”

    他问:“难道两国就不能并存?”

    沈冷问道:“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能不能先问你一个问题,你是如何说服桑国水师的主将过来见我的?”

    院部今律回答:“我跟他说,我想试试能不能劝你们退兵。”

    沈冷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院部今律继续说道:“这个世界上不应该只有一个国家,不应该只有一个民族,如果哪个民族强盛就去侵略另外一个民族,那一定是错的。”

    沈冷没有插话,他不觉得面前这个桑国文人幼稚,相反还有些钦佩他的勇气,这种佩服是对一个决死之人的佩服。

    “我在桑国有很多弟子,如今桑国的水师之中就有不少人出自君侣书院。”

    院部今律道:“如果大将军你愿意退兵,我也会说服他们退兵,两国交好这才是共存之道,让兵阵上的对峙消失,文化上的交流加强,这难道不更好吗?”

    沈冷问:“很好奇一件事,据我所知,高井原打造桑国水师之前喊出的口号就是灭掉宁国,让桑国成为天下第一强国,所以桑人慷慨解囊,富人倾家荡产

    穷人砸锅卖铁,他当时喊出的口号不是为了保护桑国所以建立水师,而是为了侵略大宁而建立水师,那时候,如此正义的你捐款了吗?”

    “我......”

    院部今律:“我是桑人,国家有号召,我当然会为国家尽力。”

    沈冷:“那你现在坐在我面前正义个屁?”

    院部今律:“我......”

    沈冷道:“再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桑国准备远征大宁,你会劝阻吗?”

    院部今律:“我会。”

    沈冷道:“高井原会听你的吗?”

    院部今律:“他不会听我也要说!这是一个正直的人应该做的事!”

    沈冷:“你知道我问你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吗?”

    院部今律:“是什么?”

    沈冷道:“你们桑人你都不听你的,我为什么听你的?”

    院部今律起身,一脸愤怒:“你们侵略别国的领海,还要侵略别国的土地,还不听劝阻,你们这样的国家一定会走向灭亡!”

    沈冷:“那应该是桑国被灭之后的事了。”

    院部今律:“你们杀了我吧,我来之前说过,如果我不能靠一己之力劝说宁国的水师退回,那我就死在宁人之手,我没有脸再回桑国,无颜面对......”

    他后边的话没有说出来,沈冷揪着他的脖领子把人拎着从神威战舰上扔了下去,王阔海在下边战船上一把将院部今律接住,沈冷道:“把他扔回去!”

    院部今律大声喊道:“我不走!我要为桑国讨一个公道,你们既然敢来侵略我的国家,难道还不敢杀我一个人吗!”

    王阔海道:“怎么滴,不走,还想吃我们家饭啊。”

    然后跟拎着一只小鸡崽子似的把他拎到一边去了,他的船靠近桑国的船,在船上的时候王阔海对院部今律笑了笑说道:“我是个大老粗。”

    王阔海道:“但是连我都看得出来你是故意来求死的,我们大将军看不出来?你是桑国有名的学者,很多高官显贵都是你的门生,你故意来大宁水师中求死,为的是激起你们桑人报仇之心,我替大将军谢谢你了。”

    院部今律脸色有些发白:“你......你什么意思。”

    王阔海笑道:“谢谢你让我们明白,你这样的人都来了,足以说明桑国内部其实对于打不打有分歧,有人愿意打有人不愿意打,而你来求死,就是让那些不愿意打的人变成愿意打的人。”

    院部今律的脸色越来越白。

    王阔海道:“你和大将军说话的时候我在门口听着,大将军问完第四个问题我就知道大将军要扔你了,所以早早到下边等着接你,你看我对你多好。”

    他对院部今律说完了之后吩咐了一声:“护送他回去。”

    十几艘战船随即逼迫着桑国的三艘船往回走,在能看到桑国水师舰队的时候,王阔海嘿嘿笑了笑,招了招手把人都喊过来,然后站在甲板上朝着院部今律俯身一拜,然后把他送回自己的船上。

    院部今律看到这一幕,就知道事情坏了。

    桑国船队,院部今律忐忑不安的回到神木大船上,高井云台脸上都是绷带,眯着眼睛看了看他,冷笑着问了一句:“院部先生,你可有收获啊。”

    院部今律连忙说道:“那个沈冷太狡猾,我的计策没有成功,亲王殿下,我本已经做好赴死之准

    备,用以激起桑国上下同仇敌忾之心,可是他们不杀我......”

    高井云台问:“他们不杀你我可以理解,还派船护送你回来是为什么?”

    “他们是故意的,他们都是故意的。”

    院部今律紧张的说道:“宁人识破了我的心思,所以故意挑拨离间。”

    “唔。”

    高井云台冷笑着说道:“那宁人可真是聪明,我率领大军出海之前,是你自己找到我,跟我说要为大桑帝国做你力所能及的事,当时我还被你感动了一下,你是大桑帝国有名的学者,连你都愿意为国效力,自然会有更多人效仿,所以我带上了你,可是我现在怎么觉得,你是想给宁人送情报?”

    “我没有!”

    院部今律连忙解释道:“亲王殿下,你应该相信我,我确实是要为桑国赴死啊,我只是一个文人,我能有什么情报要送给宁人。”

    “我听闻你和宁国雁塔书院院长路从吾常有书信往来?”

    “是......可,可那都是学术上的交流,文化上的交流。”

    “你够了!”

    高井云台猛的站起来,因为愤怒,脸上的伤口都显得更疼了起来。

    “你说你是来赴死的,为什么宁军会派船队护送,护送也就罢了,为什么那些宁人会朝着你拜别?他们显然很尊敬你啊。”

    “亲王殿下,那都是宁人的奸计啊!”

    “你若不去,我还真不知道原来宁人对你很尊重,我现在怀疑你期盼着宁人战胜大桑帝国,宁人侵占了我们的国家之后,你就是被宁人重用的那批人,你不是来赴死的,你是来给宁人带路的,顺便跟他们表忠心。”

    院部今律脸色惨白的说道:“我没有啊亲王殿下,请你相信我,我是桑人,怎么可能会投靠宁人,殿下你应该很清楚,如果宁人攻占了我们的国家,第一批就要除掉的就是我这样的人,宁人要想长期统治桑国就要摧毁桑国的文化,我这样的人他们必杀无疑啊亲王殿下。”

    “嗯?”

    高井云台眉头皱起来:“所以你才去投靠宁国的?如果我所料不差你一定已经向宁人投降了,宁人送你回来,是因为你已经答应了宁人将来会协助他们统治桑国......院部今律,你们这些读书人,心肠都很坏,没有拿起兵器与敌人决战的勇气,就想着怎么才能活下来......”

    他一摆手:“砍了他的脑袋!”

    几名亲兵上去按住院部今律,不由分说,一刀将院部今律的头砍了下来。

    刚刚巡视水师回来的腾晖三余一上船就看到这一幕,脸色大变:“亲王殿下不可啊!”

    可是已经晚了,院部今律的人头都被砍了下来。

    腾晖三余叹道:“亲王殿下,杀了他,会让我们失去很多人的支持,这个人在国内的影响力很大。”

    “他本来就是要死的......”

    高井云台耸了耸肩膀,回头吩咐了一声:“把院部先生的尸体送回国内,游街展示,告诉我们的百姓,就说院部先生去劝说宁国退兵,结果被宁人砍了头颅下来还被羞辱尸体,是我们的水师拼死战斗才把院部先生的尸体抢回来的。”

    高井云台看向腾晖三余:“他死才有用,宁人不杀他,我杀就是了,结果并没有什么两样。”

    腾晖三余的脸色格外的难看,他往左右看了看,那些士兵们也都是一脸的茫然和惊惧。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