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和日丽,碧波荡漾,看起来前边的海面平静的像是一面镜子,难得海上有如此的好天气,也许双方都觉得这样的天气适合决战,所以不约而同的向前进军。

    神威战舰上,沈冷举着千里眼往前边仔细看着,桑国的舰队规模极为庞大,完全不输于大宁的舰队,从船的数量上来说比东海水师还要多不少。

    不过东海水师的战船打造的更为精良坚固,而桑国的船队看起来数量多的数不过来,可是其中有三分之一以上是没有什么防御力的冲撞船。

    大量的民船被他们稍加改造就带上了战场,这是桑人惯用的战术,靠着这样的战术他们制霸东海,附近的国家没有人能够击败他们。

    哪怕后来渤海人学了桑人的样子,也使用大量的渔船货船当做冲撞船来进攻,可是在自杀式的进攻方面,渤海人又学不来桑人那种狠。

    “敌军冲撞船的数量就有数百艘。”

    孟长安从后边的运兵船上过来,站在沈冷身边举着千里眼看着,水战他并不擅长,可是对于敌情的观察判断没有多少人比他看得更准。

    “如果一会儿他们大规模使用冲撞船进攻的话,可能是佯攻。”

    孟长安说。

    沈冷点了点头。

    第一战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到桑国人可以决定战争胜负的龙龟战船,这次依然没有看到,既然龙龟战船那么强大,为什么桑人不用?

    还是选择使用常规打法,用数量庞大的火船冲击大宁舰队,这种打法其实并没有多少作用。

    大宁东海水师这边,铁犀冲撞船的数量有一百余艘,虽然比桑国人的火船数量差得多,可是完全可以把对方的火船全都撞沉而自己损失不大。

    桑人的渔船货船在铁犀面前就是一层纸。

    “我判断他们会用大量的火船冲过来,我们所有的冲撞船去拦截的时候,他们的龙龟战船才会出来,猛攻中军。”

    孟长安道:“这打法是明谋,不是阴谋,你想好怎么应对了吗?”

    桑人如果真的这么打确实算不上阴谋,这是战场上摆在明面上的排兵布阵,想想看,至少四五百艘甚至更多的火船冲过来,大宁的水师不可能不防范,只能用铁犀去撞,这个时候龙龟战船大规模的冲进大宁水师本阵,水师伤亡必然很大。

    虽然万钧级别以上的战船可以安装抛石车,但是万钧的数量有些,抛石车的射速那么慢,想要靠抛石车将敌人的冲撞船都打下来根本没可能。

    牺牲更多的伏波战舰?

    那同样不可能,每一艘伏波战舰上都有数百名大宁水师战兵,沈冷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牺牲。

    “想到了吗?”

    孟长安又问了一句。

    沈冷点了点头:“你说的这些都是等着他们攻过来,我们可以不等。”

    孟长安道:“可是不管是我们进攻还是他们进攻,只要避开我们的铁犀,他们的龙龟就会出来。”

    沈冷放下千里眼:“奇怪的是,既然他们的战术几乎无解,为什么他们还不进攻?”

    孟长安:“也许他们就是在等你进攻?”

    沈冷刚刚也是在准备主动进攻的时候想到这一点的,敌人有大量的弃子,为什么还不进攻。

    那些火船对于桑人来说就是完全

    可以忽略不计的炮灰,他们损失多少都不会心疼,这种情况下他们应该主动进攻才对,没理由双方这么僵持着。

    “海水有问题。”

    沈冷看着一点风浪都没有的海面,摆了摆手:“吹角,下令船队后撤三十里,后队转为前队,他们如果不追过来就是有问题。”

    “是!”

    陈冉立刻应了一声,转身跑过去吩咐桅杆上的旗手传令,桅杆上的旗手不是一个人,而是三个人,一个挥舞双色令旗,一个吹响号角。

    大宁的水师开始缓缓调转方向准备后撤。

    沈冷举起千里眼:“双方这个距离,我们调转船头就是把破绽给他们了,他们如果还不攻的话......”

    孟长安道:“有暗流。”

    双方如此大的阵势摆出来,可是大宁的水师在僵持了将近两个时辰后突然后撤,这一下子就打乱了桑军的布置。

    “他们识破了吗?”

    高井云台大步走到船头,举着千里眼看着。

    腾晖三余点了点头:“识破了,如果我们此时追击,他们立刻就会迎战,可若是我们不追过去,他们怕是要绕路了。”

    “绕路?”

    高井云台道:“他们难道不想讲我们大桑帝国的水师击败?”

    “那不是他们主要目标。”

    腾晖三余道:“他们其实根本不用和我们打,他们的主要目标是登陆作战......”

    说到这的时候,他忽然间楞了一下:“立刻派人回去,向陛下报告,宁国的东海水师可能是幌子,他们的目的就是拖住大桑帝国的舰队。”

    “你什么意思!”

    高井云台的脸色立刻变了变:“他们不是主攻?如此规模的舰队是佯攻?”

    腾晖三余脸色白的吓人:“希望还来得及,我现在终于明白过来,宁人为什么会对黑武帝国那片冰天雪地感兴趣了,连黑武人自己都不在乎的地方,宁人为什么非要打下来。”

    听到这句话高井云台的脸色也变了。

    桑国北境,距离这最近的不是渤海,而是黑武那片被被雪覆盖的地方,也就是冰湖庄园再往东北一带。

    桑国的整个国家是有无数个岛屿组成,最大的岛屿有四个,位于最北边的海岛被称之为北州岛,面积相当于大宁的东蜀道,因为气候寒冷所以驻民比起中州少了许多许多。

    桑国的四个大岛,北边的是北州岛,中州岛又分为左中州岛和右中州岛,桑国的国都京都城在左中州岛,南边的巨大海岛称为南州岛,相对来说,南州岛最大,驻民最多。

    而南州岛距离左中州岛很近,所以桑国判断宁军如果主攻一定会是南州岛,从南州岛登陆之后向北推进进攻左中州岛,这是最合理的路线。

    北州岛有一半常年被冰雪覆盖,这一半的地方其中一半都是山,连路都不通,理论上宁军不可能从这边进攻,也不能说是理论上,因为这么多年都没有人能大规模的翻过雪山,人根本坚持不住。

    北州岛西南方向几乎不设防,因为这里是连绵不尽的雪山,连本地人进去都不容易走出来。

    而就在此时此刻,一支有一百艘战舰和五百艘运兵船组成的舰队已经快要到达海岸。

    岸边,一个披着厚厚的蓑衣顶着雪正在垂钓的老者忽

    然间看到远处出现了一片白茫茫的东西,站起来仔细看了看,然后才确定那是连绵不尽的船帆。

    “那是什么人的船?”

    老人指了指。

    不远处的一个年轻人极力远眺,然后脸色变了:“不会是宁人的战舰吧。”

    一艘万钧战舰上,大宁将军海沙举着千里眼看着,忍不住笑起来:“桑人以为靠天堑可以拦住我们,这一带近乎没有防御,就让他们看看,我们能不能翻过雪山。”

    “攻!”

    “呼!”

    随着一声令下,号角声呜呜的响了起来,战舰在距离岸边三四里远的地方逐渐都停了下来,一艘一艘的小船犹如下饺子一样放下来,大宁战兵驾乘数百艘蜈蚣快船迅速的登陆。

    为数不多的桑国海岸驻军根本就没有抵抗能力,几百人的队伍不到一刻就被击败,大宁的战兵以极快的速度控制了海滩,设置警戒,扩大占领范围。

    然后一艘一艘的运兵船开始把大宁战兵送上海岸,只一天的时间,在北州岛登陆的大宁战兵就有两万余人。

    然而没有停。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接连五天,大宁的运兵船源源不断的开过来,十二万战兵登陆北州岛,领军的将军就是海沙。

    而第五天的时候,正是沈冷率领东海水师和桑国水师对峙的这天。

    军帐中,海沙看了看拼接起来的地图,这五天来,他派出去大量的斥候队伍探路,抓回来的桑人有千余,不停的询问他们四周的地形,然后绘制成图。

    “这里相当于一片孤地。”

    海沙仔细看着地图,伸手指了指:“你们看,这片区域之所以桑人根本就不防守,是因为往南的海域不可通船,根据已知的情报,海面下暗礁林立,而且是海峡,南边的海水和北边的海水在这对冲,再大的船也过不去。”

    “再说陆地。”

    海沙指了指地图另外一侧:“这片区域被雪山拦住,要想从北州岛进攻中州岛,唯一的办法就是我们翻过雪山,在另外一侧进攻,可是擎天关拦在那,那地方据说不可攻破,现在有两个难题。”

    他站直了身子,所有将领都站了起来,身子拔的笔直。

    “薛程复。”

    “卑职在!”

    海沙吩咐道:“带你本部兵力去探查,看看有没有可能又一条水路可以让大船绕过雪山到北州岛东南方向,如果船队不能过去,我们就算翻过雪山,也只能抢夺桑人的渔船渡海,十二万大军,都靠渔船渡海难度太大了。”

    “是!”

    薛程复立刻应了一声:“卑职马上就去安排队伍探查。”

    海沙看向另外一名手下:“李丁山,你带本部兵力去探查雪山,找到最适合的路,不管有没有水路可让大船过去,我们都要翻过去,如果实在没有路,那就打擎天关。”

    李丁山立刻回应:“末将尊令!”

    海沙站直了身子说道:“诸位都应明白,我们这边如果一点动静都没有,不可能把桑国兵力吸引过来,唯有我们打的越狠越疼,桑人才会把舰队分派过来挡住我们,他们的水师分兵,大将军那边就能有更大胜算。”

    “打出大宁军威”!

    “呼!”

    众人肃立。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