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总是会说到一句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可实际上真的如此吗?江山不易改,本性其实真的很容易改变。

    喊口号的时候经常会说我们来改变环境,事实上,九成九的人会被环境改变。

    说本性难移的人,多没有经过大起大落。

    所以始终秉持本心的人一个都没有,多年之后本性改变极小的人都已经难能可贵。

    这样的人不是沈冷,而是孟长安。

    如今沈冷心中牵挂羁绊太多,他想保护更多人,想不负更多人,他有了家庭之后要顾虑的更多,战场上的他依然如故,可是平日里生活中的沈冷,不得不做出一些改变。

    孟长安却没有,他和沈冷要守护的不一样,沈冷守护大家,他守护沈冷。

    自始至终,从无二念。

    沈冷最初想成为将军是因为沈先生告诉他说,到了五品将军就能携带家眷出行,而孟长安想要变得位高权重,他只是一直都在等着需要他的那一天。

    当那一天出现,他就必须手里握着力量。

    所以在他离开沈冷大帐的时候才会多说了一句......你自己想好,别老想着别人。

    可是沈冷就是一个总想着别人的人,尤其是对他好的人,别人予他三分他还七分。

    孟长安刚要走出大帐的那一刻,沈冷在他背后说了一句:“那你想过自己吗?”

    孟长安脚步一停。

    孟长安回头看他:“我什么?”

    沈冷道:“我若是被陛下调回长安,你想过你会被如何安排吗?”

    孟长安自然想过,大抵上,他可能要长留桑国这片地方了,孟长安相信皇帝不会对沈冷做出什么恶事来,可是作为皇帝一定要权衡利弊。

    在二皇子登极之前,陛下会把该安排好的都安排好,和沈冷关系亲近的人,如今一个个都在什么地方?

    唐宝宝被留在了西疆,石元雄在南疆,将来孟长安留在桑国这里,虽然看起来都是封疆大吏手握重权,然而呢?天各一方。

    皇帝当然也不相信沈冷会造反,但还是那四个字......权衡利弊。

    皇帝不相信归不相信,不会因为不相信而影响他的布局,皇帝绝对不会允许大宁在刚刚登上巅峰的时候国力受到巨大影响,而这个影响只能是皇位之争。

    沈冷纵然不争,皇帝也要把沈冷的力量切割分散,把沈冷调回长安任职禁军大将军应该是皇帝早就已经在筹划的事,那自然是对沈冷的信任,也是为了始终把沈冷放在皇帝的视线之内。

    新皇登基,沈冷是禁军大将军,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新皇的视线里,而和沈冷亲近的那些将军们天南地北,沈冷就算想联络也难。

    孟长安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若你无事,我在何处都好。”

    沈冷点头:“我又怎么会有事,小时候你就说过我性子偏软了些。”

    孟长安摇头:“那不是好事。”

    沈冷道:“有些时候是好事。”

    孟长安想了想,再摇头:“那不是好事。”

    他回到大帐里,在沈冷面前坐下来:“我们好像其实一直都没有正正经经的聊过。”

    沈冷笑了笑,转身过去倒了两杯茶,两个人确实没有因为前程未来这样的话题而好好聊过,他们之间有说不完的话题,但从没有涉及过此处。

    “你在替我担心?”

    孟长安看了看沈冷。

    沈冷点头:“毕竟桑国这个地方废肾。”

    孟长安:“......”

    他笑了笑道:“你留在长安不如我逍遥,如果我估计没错的话你也不会让小沈继入仕,不会让他从军,你想学唐匹。”

    沈冷嗯了一声:“这样好一些。”

    孟长安道:“我不会,我会让我的儿子都从军,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沈冷明白孟长安的意思,沈冷的想法是大步退,退出所有的朝堂之争,退出是是非非,而孟长安的想法则是,如果沈冷不会出事的话,那么他就让自己的儿子继续大步往前走,到了那一代,依然有人能保护他们。

    两个人的想法说不上谁对谁错,可是都有些自私。

    沈冷喝了口茶,看着杯子里缓缓飘起来的热气陷入沉默,孟长安也不再说话,两个人就是这样面对面坐了好一会儿。

    许久之后,孟长安起身离开:“我若是真的要驻守在这里也不是坏事,将来你们若是想躲得更远些那就来这,总是要比求立那个鬼地方强一些。”

    庄雍在求立那边多年,林落雨也在那边经营多年,那边本就是他们为沈冷谋的退路,退一万步还有路可退。

    沈冷笑问:“为什么这边比那边好?”

    孟长安一边走一边说道:“求立那边的妞儿太他妈的丑了,黑瘦黑瘦的,一点都不喜人,桑国这边的妞儿明显层次更好。”

    沈冷:“......”

    孟长安回头看了他一眼:“人生很多乐趣,你却不知尝试。”

    沈冷:“鸽吻。”

    孟长安哈哈大笑。

    与此同时,京畿道。

    一个人显得有些落魄有些憔悴的回到这,李长泽看了看自己即将要住进去的官驿,眼神里的那种恨意越来越浓。

    已经不再有人跟着他了,廷尉府似乎都已经忘了他这个人的存在,可是偏偏这样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孤魂野鬼。

    虽然他是被废掉的皇子,好在身份依然特殊,所以吃穿住行都寻官驿即可,那些官驿里的人也不会把他赶出去。

    皇子就是皇子,陛下的血肉至亲,陛下可以说不认这个孩子了,但是下边的人就不能这样想,万一有一天陛下突然决定带回来这个儿子,下面的人却已经把这个儿子欺负的人不人鬼不鬼,陛下会不会暴怒?

    陛下可以不认,别人不能不认。

    走进这间干干净净却简陋的房间,李长泽坐下来长长吐出一口气,他从南疆湖见道一路走回来的,以前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走这么多路,离开长安之后一路走到西疆,又一路走到南疆。

    做皇子的时候他知道大宁很大,但是这种知道只是停留在别人说的那个层面,现在他总算有切身体会大宁有多大了。

    坐在那看着这简陋的地方,回想自己这一路上走来吃的苦受的累,李长泽连哭的心都没有。

    刚刚走出长安的时候他不觉得自己选择不做皇子了有多惨,母亲曾经和他说过,为了出击的更有力量,打人的那一拳要先往回收才行,本来就伸直了的拳头打在人身上不疼,收回来发力再打回去的才疼。

    所以那会儿的李长泽觉得自己是在蓄力,现在他觉得自己是在受罪。

    好在总算是回到京畿道了,也就是在今天,在住进官驿之前有人给他送来消息,他离开京畿道的这段日子发生了很多事,薛城死了,常月余死了,连宇文小策也死了。

    一瞬间,李长泽生出来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那还玩个屁?

    门外响起敲门声,李长泽过去拉开门,反正他也没什么可怕的,真要是有人刺杀他把他干掉了,也可一了百了。

    进来的人他不认识,是个中年微胖的男人,脸色和气也显得很谦卑。

    “殿下。”

    那人俯身一拜。

    “你是薛大人的人?”

    李长泽问了一句。

    那人点头。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难猜的,该死的都死了,不该死的也都死了,现在还有人称呼他为殿下的,大概就只剩下薛华衣的人了。

    “进来说吧。”

    李长泽转身把人让进来,指了指桌子上:“桌子上有水,没有茶叶,你渴了的话自己倒水喝。”

    “谢殿下。”

    那人俯身道:“我叫耿远,薛大人的人,他安排我来和殿下谈谈。”

    李长泽坐下来后说道:“有什么可谈的吗?”

    耿远一直谦卑的半弯着腰说话,态度倒是让李长泽很舒服。

    耿远道:“薛大人的意思是,请殿下稍安勿躁,若不出意外的话,三年之后陛下必然再次御驾亲征,到时候薛大人自然会有办法让殿下回到长安。”

    “只三年中,殿下就再忍一忍,压一压,多去百姓中走动,竖立口碑,尤其是京畿道,三年中殿下可以走很多地方,让很多地方的百姓都认识你,知道你,对你称颂。”

    李长泽问:“有用?”

    耿远垂首道:“有用,薛大人说有用就一定有用。”

    李长泽长长吐气,苦笑一声道:“罢了罢了,反正我已经这样了,再受些苦而已,又能如何,我就按照他说的办......”

    耿远道:“大人说,只要三年内殿下能得来整个京畿道百姓的认可,那么三年后的大计将会舒畅无比,殿下的根基在京畿道,只是有很多事殿下自己都不知道。”

    李长泽笑容更加苦涩:“我不知道,你知道吗?你知道的话你可以告诉我,我的根基到底是什么?”

    耿远摇头:“我也不知道。”

    李长泽哈哈大笑:“我的根基我自己不知道,薛华衣却知道,你说这事有意思吗?”

    耿远没接话。

    李长泽摇了摇头:“你回去告诉薛华衣,他说什么我就照着他说的做,我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他了,他不负我,我不负他。”

    耿远从怀里取出来厚厚的一沓纸放在桌子上:“殿下可以看看这个,这是薛大人帮殿下写好的信,平均一年大概四五封信,是殿下需要写给陛下的,每一封信上都标着日期,殿下写的时候照着抄就是了,顺序不要搞错,这些信根据不同的年月会表现出殿下的成长,每一封信都是薛大人亲自提笔写的,殿下收好。”

    李长泽一怔。

    他自言自语:“我现在......和一个提线木偶有差别吗?”

    耿远又没接话。

    等了一会儿后不见李长泽再说什么,耿远俯身道:“那我就先走了,殿下好好休息,这些信会让陛下每一年都对殿下的印象改观,是大事,殿下不要耽误了,切记顺序不要打乱。”

    李长泽无力的摆了摆手:“知道了,你走吧。”

    耿远走了之后,李长泽靠在那骂了一声:“我这样就算做了皇帝,有意思吗?”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