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怀楠因为陛下的话而停住脚步,心中有些愧疚,他忽然间明白过来是自己有些狭隘了,不是陛下不容他和赖成共存,而是因为桑国那边需要一个他这样的人,想想看,把孟长安调回来的话,以闫开松的能力未必能把桑国守好。

    于是窦怀楠转身朝着陛下叩首道:“臣知错。”

    “何错之有?”

    皇帝道:“朝廷里需要有不一样的声音,不能都是赖成,也不能都是窦怀楠,正因为有赖成有窦怀楠,朕才顺心舒心,去吧,准备一下就出发,朕许你正一品,你为朕治理好东疆。”

    东疆!

    窦怀楠的心里一热,是啊,桑国已经不是桑国了,而是大宁的东疆了。

    “臣定不负皇恩。”

    窦怀楠叩首之后起身,弯着腰退出东暖阁。

    皇帝看着窦怀楠的背影觉得有些心疼,窦怀楠其才不下赖成,可是因为年纪的问题,他不得不弃用,好在还有足够多的地方让窦怀楠这样的人发挥自己的才能。

    桑国那边如今已是东疆,是重中之重,那边稳固下来,来自大洋之外的敌人就不会威胁到大宁本土。

    那边安稳,北征就安稳。

    如果窦怀楠比赖成再多年轻一些,那他毫无疑问就是下一任内阁首辅的不二人选,好在封疆大吏,能给窦怀楠一些安慰。

    正一品的封疆大吏,已经足够足够高。

    与此同时,东疆海岸。

    太子李长烨算计着日子过,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沈冷回来就在这两天了,那边不需要留下很多人,沈冷与孟长安留下其中一个即可,而孟长安是现在最合适的人。

    李长烨很清楚,朝中有人希望孟长安留在东疆不回来了,可他不希望出现这样的局面,如果他父皇真的把孟长安留在那,那是皇家薄凉。

    李长烨想做一个沈冷那样的人,而不是一个看似事事处处都正确,但透着一股子冰冷的皇帝。

    其实连李长烨自己都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为什么他会被沈冷影响这么大。

    就在这时候高处的瞭望手呼喊起来,朝着海面上指着喊话:“回来了!”

    李长烨的脸色猛的一喜,大步往栈桥那边跑,文武官员看到这一幕全都懵了,人人都听闻过太子殿下和安国公关系极好,可是却没有想到会好到这个地步。

    不顾太子之尊,一口气跑到栈桥那边去迎接安国公,这已经是很明显的信号。

    巨大的神威战舰在船坞里停下来,沈冷下了船之后还要换小船过来,李长烨已经等不及,在栈桥上不住的挥手。

    沈冷靠近栈桥后一跃而上,俯身拜倒:“臣沈冷,拜见太子殿下。”

    “快起来。”

    李长烨一把将沈冷拉起来,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沈冷:“亲师父,没受伤吧。”

    沈冷笑道:“没有,臣都没有自己上阵,都是将士们的功劳,臣只是在后边看着而已。”

    李长烨笑道:“那也是你的兵。”

    他往后看了看:“孟长安没有回来?”

    沈冷道:“还有残余敌人,所以他留下来继续清剿。”

    李长烨回头吩咐了一声:“安排船现在就渡海过去,我先不回长安,就在这等着,让大将军孟长安回来,他不回来我不回去。”

    他吩咐完之后又加了一句:“我说的。”

    东宫随从官员有

    人在他耳边压低声音说道:“殿下,刀兵大将军是不是回来应该要等陛下旨意才对。”

    李长烨侧头看了看他道:“按照我的吩咐去安排。”

    他有自信他的父皇也会和他一样的想法。

    太子殿下这样的态度能让人心暖,尤其是对孟长安来说,他接到太子殿下的命令之后,对李长烨也会改变一些看法。

    自始至终,孟长安都不相信李家人,不管是陛下,李长泽,李长烨,他都不信。

    “这次东海大捷,父皇一定开心极了。”

    李长烨拉着沈冷的手走:“父皇一早就让我到东疆这来等着你们,父皇说的是你们而不是沈冷,所以......”

    沈冷笑起来,点了点头:“聪明。”

    被沈冷夸奖一句,李长烨似乎比被他父皇夸奖一句还开心呢,沈冷带他的时候很苛刻,然而就是那段时间让李长烨学会了很多很多。

    与其说他现在的性格更像是皇帝,不如说他现在的性格更像是沈冷,此时此刻他对沈冷的态度,恰好就是那时候沈冷对沈先生的态度。

    当然,沈冷嘴贱二皇子李长烨比较正常。

    这一场东海之战打完之后,大宁东疆就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威胁,把桑人按死在崛起之路上,这是大宁一开始就制定的侧率。

    虽然大宁是一头猛虎,可是也不会允许一条狼慢慢强壮起来,等到狼强壮之后被猛虎一翻撕咬杀死固然显得更激烈一些,可是在还是狼崽子的时候猛虎一巴掌把它拍死,这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父皇让我见到你之后跟你说一声,你以后要长留都城了。”

    李长烨一边走一边说道:“父皇想让你回京去接任禁军大将军。”

    沈冷俯身道:“臣听从调遣。”

    李长烨用肩膀撞了撞他:“别这么客气了好不好,父皇又不在这......”

    他一摆手对后边的人说道:“你们都回去准备一下晚宴的事,我和安国公走走,不要跟来了。”

    “是!”

    一群文武官员连忙俯身一拜,全都停下来,弓着身子送太子殿下和沈冷离开。

    “亲师父......”

    二皇子自然而然的叫了一声,沈冷道:“以后可别这么叫了,当着人不当着人都不要这么叫了,不好。”

    “哦......哥。”

    听到这个字沈冷的脚步猛的一停,他看向二皇子,二皇子因为叫出来这个字似乎还有些得意。

    沈冷后退一步俯身道:“殿下,以后也不能这样叫。”

    二皇子拉了沈冷一把:“我都说了,以后身边没有外人的时候你能不能别跟我这么客气。”

    沈冷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知道自己其实不管怎么劝都劝不动二皇子,在他心里,他认定了沈冷就是他哥哥。

    可是哪怕到了现在为止,沈冷自己都不愿意相信他是皇子,甚至他推测出很多耐人寻味的地方,也许他根本就不是什么皇子。

    “行了行了。”

    二皇子拉着沈冷往前走:“你觉得别扭我就不叫了。”

    沈冷垂首:“谢殿下。”

    二皇子叹了口气,一边走一边说道:“我知道你不适应,而且应该还有些抗拒,可是你我都知道这是事实,只是亏了你......”

    “殿下不要说了。”

    沈冷道:“以后不管是有没有外人,都不要再说这些话了。”

    二皇子嗯了一声,却自顾自继续说道:“其实我来的时候挺开心的,因为父皇给我机会单独和你聊一聊,以前在长安的时候我不是没机会和你聊,但因为是在长安,我不敢和你说这些,我总觉得父皇就在看着我呢。”

    他回头看了沈冷一眼:“我其实很走运,大哥他......虽然做了错事,可是从小到大,大哥待我都好,还有你,不管经历了什么,你待我也好。”

    沈冷道:“殿下,真的不能再说了。”

    “我以后应该都不会说了。”

    二皇子道:“所以这次就让我说完吧.......哥,其实我想说的是,现在大哥已经很可怜,你回到长安之后......”

    “殿下放心,臣不会做出逾越了规矩的事,更不会做出逾越了律法的事。”

    二皇子歉然的看着沈冷道:“其实我知道这些话有多自私,因为我的原因而让你不去计较那些,很自私,他曾想杀你,不止一次想杀你,这不公平。”

    沈冷默然无语。

    二皇子道:“而且道歉这种事,也没有办法别人来替,我替他向你道歉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我只能求你,求你以后就把他当成一个无关之人。”

    沈冷垂首:“臣遵命。”

    二皇子沉默了好一会儿,朝着沈冷抱拳俯身:“哥,对不起。”

    沈冷连忙上前扶着二皇子的胳膊:“殿下,这可使不得。”

    二皇子摇头道:“我不想这样的事一代一代都在发生,每一代都是那样冰冷无情......”

    与此同时,长安。

    皇后娘娘递给皇帝一块糖:“这个月的。”

    皇帝开心的笑起来,比得到什么新奇珍宝还要开心的多,甚至比听闻东海大捷的消息还要开心一些,其实在他眼里,江山是江山,妻子是妻子,江山对他来说是做为皇帝的责任,妻子对他来说是永远不可取代的人。

    “这会儿沈冷应该已经到东疆了,长烨在那等他。”

    皇帝看了看皇后笑道:“很快他们就都回来了,沈冷回来了,茶儿也回来了。”

    皇后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是又忍了回去。

    皇帝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朕又不会生你的气。”

    皇后沉思片刻后说道:“其实陛下让长烨去东疆,是找一个机会让他和沈冷单独相处?”

    “被你看破了。”

    皇帝点头:“朕确实是这样想的,他们两个应该单独聊聊。”

    皇后道:“他们会聊到长泽。”

    皇帝沉默下来。

    许久之后,他再次点了点头:“朕确实是有私心,现在沈冷已经有能力无声无息的除掉长泽,可那是朕不希望看到的事......”

    皇后问:“陛下为什么认为沈冷一定会除掉长泽呢?”

    皇帝叹道:“你忘了沐昭桐的儿子?”

    皇后一怔。

    皇帝长长吐出一口气后说道:“冷子是最像朕的人,如果是朕的话,也会杀了沐筱风。”

    皇后的手放在皇帝肩膀上柔声说道:“那陛下想过没有,正因为他那么像你,你不杀长泽,他就会下得去手?”

    皇帝心里一动,然后笑起来:“是啊,是这样,是朕小气了。”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