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国本土最大的四个岛,一名北州岛,一名左中州岛,一名右中州岛,一名南州岛,沈冷已经回来,可是大宁的远征军依然还在征战,桑国全境还没有到彻底征服的地步。

    拿下京都城并不代表拿下桑国全境,但象征着那个完整统一的桑国已经灭亡。

    现在大宁远征军打下来的只是左中州岛,南州岛还在打,北州岛几乎不用打,但是右中州岛那边依然有大量的桑军驻守,而且右中州岛的面积比起左中州岛来还要稍稍大一些。

    京都被大宁远征军攻破之后,桑国一下子就乱了套,在还没有被宁军征服的地方,大大小小的势力有二十几个人极有勇气的宣布称帝,并且坚称自己是正统。

    这其中有和英条泰关系千丝万缕的人,比如这个远方亲戚,那个麾下旧部,就算没关系也要扯上关系。

    也有和高井原关系千丝万缕的人,这个侄子那个外甥,或是曾经支持过高井原的贵族大户,反正每一个都是高井原亲儿子一般的人物。

    而在这二十几个桑国皇帝之中,没有几个是真心想收复国土的,大部分都只是想过过皇帝瘾做做皇帝梦。

    沈冷返回大宁之后,孟长安亲自率军攻入右中州岛,以刀兵进攻之凶猛,最多的时候七天干掉了九个皇帝,这样的皇帝,用孟长安的话说,他们连进八部巷的资格都没有。

    在沈冷回到东疆一个月之后,太子李长烨派到桑国的信使找到了孟长安,信使到的时候,孟长安正在围攻一座县城,县城里有一个号称拥兵十五万的皇帝,但那个县城塞满了人也就塞进去两万人罢了。

    接到太子的书信之后,孟长安请信使回复太子殿下,再多等他七天,七天之后他将启程返回大宁东疆,信使立刻返回。

    孟长安又用了七天的时间把右中州岛横扫了一多半,二十几个皇帝被他一个人干掉了十九个。

    大局已定,孟长安将远征军交给海沙指挥,然后返回大宁。

    其实不管是论才能还是性格,海沙都比闫开松要强上一些,陛下之所以让闫开松留守桑国而不是海沙,是因为将来北征的时候海沙一定会随驾远征。

    大宁,京畿道。

    到任一段时间的京畿道道丞大人薛华衣向道府岑征请示,得岑征同意之后召集京畿道所有州县的县丞府丞官员到石城议事。

    长安城。

    两个年轻人考入了书院,他们一个叫薛甄,一个叫薛昭,薛甄儿进入女院读书。

    这两个年轻人资质都很好,考入书院的时候成绩都在前列,但是因为年纪的原因,他们只能进入三年期的课业学习。

    而就在书院三年期的考试过后不久,这份优秀学生的名单就进了东宫詹事府,等到太子殿下从东宫归来之后,这份名单将会放在太子殿下面前。

    而在这份名单放在太子殿下面前之前,仔细过目名单的人是许居善。

    薛甄儿和薛昭儿两个人都不知道,他们来长安城书院求学,三年之后未必能帮到他们的薛大人什么事,而这只是薛华衣为他们安排的后路而已。

    两个年轻人心怀报恩之心,等待着三年后重新回到薛华衣身边成为他的左膀右臂,却想不到,薛华衣就没打算让他们回来。

    石城的大会开了三天,按照惯例,道府大人岑征

    在第一天会参加大会,第三天结束的时候也会来参加,但是中间的一天正式会议的时候他就不会来。

    这是整个京畿道的厢兵系统官员认识一下他们新任老大的会议,所以岑征当然不方便全程都参加,开幕闭幕的时候出现,以示大会的重要。

    书院中,湖边。

    薛昭儿看了看特意过来找他的薛甄儿,两个人都还不适应这种生活,可是却都努力适应着。

    好在书院里的课业不是很繁重,两个人有时间经常见面,他们还在长安城里租下一个小院,抽空会回到那个小院密会。

    “大人交给我的那个名册......”

    石桥上,薛昭儿压低声音道:“我把它藏在这石桥下边了,你也要记住,以后大人可能用得到,万一我们俩有谁出了意外,另外一个还能把名册保管好。”

    甄儿点了点头道:“我记住了。”

    她看向书院的湖面,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这书院里,其实真的很美。”

    “是很美。”

    昭儿点了点头道:“还记得大人说过的话吗,他说将来等他老了,没办法再处理国事了,就学老院长路从吾到书院里来,做一个教书匠。”

    “那时候我们都已经人到中年了吧。”

    甄儿笑了笑道:“我们的孩子已经到了进书院的年纪,大人在书院做院长,还能教导我们的孩子。”

    两个年轻人站在石桥上畅想未来,这畅享之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悲观,因为他们两个都坚信薛华衣的能力,从他们跟着薛华衣的那天起,他们就没有见过什么薛大人要做而做不成的事。

    廷尉府。

    韩唤枝的书房里,他把手里的一份名单递给方拾遗。

    “这是书院新入院弟子的名单,本来书院弟子的名单我们不会过目,廷尉府历来也没有调查这些人的惯例,但是现在的情况有些特殊。”

    他指了指那份名单说道:“这是东宫詹事府詹事许居善许大人派人送来的,他也是内阁次辅,你已经熟悉了大宁,所以你应该知道许大人的身份。”

    方拾遗道:“东宫詹事,还是内阁次辅,那么将来太子殿下即位之后,这位许大人九成九就是内阁首辅。”

    韩唤枝点了点头道:“大概就是这样,许大人的意思是,这份名单中的优秀人才,极有可能会被选入东宫,极有可能在将来成为大宁的肱股之臣,所以他觉得有必要让廷尉府把这些人的底细摸一摸。”

    方拾遗把名单拿起来俯身道:“属下会尽快把人都查清楚。”

    韩唤枝问:“那你可知道,为什么要你查?”

    方拾遗摇头:“属下不知道。”

    韩唤枝的手指在桌子上有节奏的轻轻敲打着,过了一会儿后对方拾遗说道:“让你查这些人,是许居善许大人点你的名。”

    方拾遗一怔,为什么自己会被点名查这些人?

    韩唤枝笑了笑道:“回头自己慢慢琢磨去吧,现在先去把这些人都捋一遍,尤其是前二十名的人,要格外仔细。”

    “属下遵命!”

    方拾遗再次俯身一拜,以他的智慧,也没有立刻想明白如许居善那样的大人物,为什么会点他的名。

    但是他对这位许大人稍稍有些了解,这位许大人在年少时候就在书院被安国公沈冷赏识,从而直接进入仕途,陛下御驾亲征的时候,身边带的人也是他。

    不久之后,许大人就回归内阁成为次辅,皇帝废了前太子李长泽之后立二皇子李长烨为太子,许居善就兼管詹事府。

    这一切都足以说明,这位许大人将来就是大宁内阁的首辅,未来陛下的左膀右臂。

    拿着这份名单离开韩唤枝的书房,方拾遗忽然间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重了起来,也忽然间感觉到了大宁对他的信任,按理说,他一个渤海人,不会被重用才对。

    然而这份名单交到他手里的那一刻,就足以说明大宁朝廷对他的认可,而实际上,他也想到了既然许大人点名让他来查这件事,那么许大人在这之前一定已经请示了大宁皇帝陛下。

    方拾遗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心中升起一股暖意。

    如果是在黑武,如果是在渤海,他这种身份的人怎么可能被朝廷所用?

    他低头看了看身上的千办锦衣,然后长长吐出一口气,一边往前走一边挥舞了一下拳头。

    不辜负这份信任!

    回到自己的分院,许居善在椅子上坐下来,名单递给手下人:“名单上一共一百三十六个人,前二十个人我亲自去查,你们把剩下的人分一下,这不是个案子,但查清楚这些人的底细很重要,我们有时间,太子殿下从东疆回来之前查清楚就好,所以务必要查细!”

    算起来,就算是太子殿下现在已经启程从东疆返回长安,最少也要两个月以后才能到,事实上他们至少有三四个月的时间查清楚这些人。

    方拾遗起身道:“去吧。”

    “呼!”

    手下廷尉应了一声,立刻转身出去。

    与此同时,石城,大会第二天。

    开会的地方就在道丞大人的府里,院子里摆上了许多张桌子,这些府丞县城大人们围坐,众人也不容易聚在一起,所以交谈甚欢。

    薛华衣摆了摆手,他府里的亲卫随即分散出去,院子里没有其他人了,全都是这些掌管着京畿道厢兵的大人们。

    “我一直都在想,召集各位大人来见我,谈正经事的时候第一句话该说什么,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说什么能让你们对这次大会重视起来。”

    “想的时间久了之后才想到了那么一句话,而如果有一句话,能让你们都在同一时间觉得这个会很有必要,绝不仅仅是让你们认识一下我那么简单,那么这句话只能是......”

    薛华衣的目光扫过那些大人们,故意停顿了一下。

    因为这个停顿,因为这个开场,在座的所有官员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薛华衣脸上,他们都在等着薛大人的这句话到底是什么。

    薛华衣的故意停顿确实很有效,他看到那些人都注视着自己后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用稍显悠长的腔调问了一句。

    “诸位大人,都在名单上吧。”

    ......

    ......

    【跟大家解释一下,最近有些琐事缠身,码字的时间是挤出来的,事情基本已经解决完,什么事就不告诉大家让大家跟着心烦了,总之就是,以后的错别字不会那么多了,会回到原来的状态,每一章都仔细修改,对不起大家。】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