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令宋安贤,县丞高一与,县衙捕头杨明宇先后被陈冉带来的亲兵直接剁了脑袋,陈冉伸手指了指剩下的那些捕快吩咐道:“要他们每一个人的口供。”

    手下人应了一声,上前将那些捕快围住,这些县衙捕快哪里见过如此杀人的事,杀的可是他们的县令大人县丞大人。

    “你们都是捕快,对大宁律法应该也都清楚。”

    陈冉走到那些捕快面前大声说道:“我虽然是禁军将军,但我没有先斩后奏之权,此事就算是我知道了也应先报与朝廷,但我把人杀了,我以禁军将军的身份和这些恶人以命换命,你们便应知我决绝。”

    “你们弱已知我决绝,那就如实在纸上把自己知道的都写下来,你们更应知道,纵然朝廷处置我,也在你们之后,现在你们来写供词,是对你们自己负责,还可保不死。”

    他的话说完,那些捕快们互相看了看,一个个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一个年级最长的捕快沉思片刻后迈步上前,在陈冉面前拜倒在地。

    “将军说的没错,将军本可把我们也一并杀了,但却没有,是因为将军怜悯,所以这供词我们写,朝廷日后派人下来追查,我们也会如实禀告。”

    说完后他伸手接过来亲兵递给他的纸笔,跪在那一笔一划的将供词写完,字数虽只有几百,可是却将事情经过写的很清楚,他们都熟悉这些事,自然知道什么怎么写。

    第一个人写了供词,后边的人纷纷上前,他们一个一个的把供词写好,陈冉吩咐手下亲兵让这些人签字画押,然后把供词都收了起来。

    “你们都各自回家,我会去郡府让他们派人过来暂时接管兰峰县,至于以后你们会是什么处置,朝廷自有说法,但我可以保证,你们都不会死。”

    陈冉说完之后挥手:“咱们走!”

    数十名亲兵将那三个县衙官员的人头捡起来挂在战马一侧,马队呼啸而去,一路洒血,那些捕快看着这一幕,一个个吓得脸上变色。

    第三天,陈冉就带着人头到了安阳郡郡府衙门,把安阳郡的郡守大人吓了一跳,那三颗人头往他面前一放,他的心脏几乎都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陈冉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郡守卢守增知道这事有多严重,禁军将军杨七宝的家人全都被杀,村民合伙继续从杨将军手里骗银子。

    县衙的官员知情不报,知情不办,这种事他兜不住,不是他这个职位的官员可以兜住的。

    他第一件事就是下令把从兰峰县调任上来的那位前任县令拿了看管起来,第二件事就是派人去兰峰县。

    陈冉安排好了安阳郡的事,忽然间想着还是回一趟老家鱼鳞镇的好,这次回长安之后自己也怕是凶多吉少,以后再想看看也没机会了。

    他是禁军将军,杀人屠村,还把县令等人杀了,这种事朝廷怎么可能对他轻饶,可是陈冉并不后悔。

    七宝大哥是沈冷刚刚进水师的时候对沈冷极为照顾的人,冷子曾经不止一次陈冉说过,刚进水师的时候他被沐筱风的人打压,杨七宝是在督军队,一直都护着他,那时候两人还并不熟悉,只是因为七宝大哥心中有正义。

    在陈冉进水师后沈冷跟他提起以前的事,陈冉就在心里记住了这个名字,因为冷子说,杨七宝是个可以做兄弟的人,那他就记住了这个兄弟。

    冷子的兄弟就是他陈冉的兄弟,然后他和杨七宝越来越熟悉,同生死共患难,于是便从内心里认定了这个兄弟。

    如果说一开始陈冉觉得杨七宝亲近是因为沈冷,那么后来认定了这个兄弟是因为他自己的感情。

    七宝大哥顾虑的对,他不想连累陈冉,如果陈冉不动手的话杨七宝也会动手,然后罪责他一个人承担,可为什么陈冉还对杨七宝出言讥讽?

    因为陈冉当时心里想着,若需要一个人为杀人负责,那就他来好了。

    兄弟。

    不是江湖混混顺嘴说出来的那种感情。

    兄弟,可替生死。

    当时陈冉故意说那些话,然后带着亲兵营的人赶去县城,就是不想让杨七宝参与其中。

    又半个月后,陈冉带着人回到长安。

    当天早晨进的城,一个时辰之后沈冷就在陛下面前了。

    “此事......”

    皇帝看向赖成:“如果按照大宁律例严格处置的话......”

    他没有问完赖成就反应过来,俯身说道:“这事虽然事出有因,但是陈将军和那些亲兵按照律例也要......也要处死。”

    沈冷的眉头一皱。

    赖成连忙继续说道:“好在陈将军让那些捕快和县衙师爷写了供词,再有安阳郡郡守府的奏折上来,朝廷可酌情处置,那些亲兵是奉命行事,可减轻处罚,但陈将军......”

    皇帝的眉头一皱。

    屋子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安静下来,何止是安静,都已经凝固下来,谁都没有再说话,但是这种安静让人格外的不舒服,似乎连自己的心跳声都听的那么清楚。

    沈冷没有说话,可是赖成却在那一瞬间感受到了沈冷的愤怒。

    “这件事......朕来处置吧。”

    皇帝看向沈冷:“你且先回去,让陈冉在你禁足在禁军大营,没有旨意之前不要出去。”

    沈冷俯身:“臣遵旨。”

    皇帝又看向赖成:“召集内阁辅臣过来议事。”

    沈冷道:“臣先告退。”

    皇帝对他点了点头,沈冷转身往门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沈冷又停住,转身对着皇帝俯身道:“陈冉是臣的亲兵将军,是臣的同村,也是臣的生死兄弟,所以臣才应该领首罪,臣不敢挑衅大宁律例,若要处置,臣愿为先。”

    皇帝问:“杀头的罪你也愿意替他?”

    沈冷回答的没有一丝一毫迟疑:“是。”

    皇帝眉角一抬,显然有些恼火。

    他还没说话,赖成已经先开口说道:“护国公,陛下的意思正是如此,陈将军是你的亲兵将军,按照规矩,护国公应该回避,所以还请......”

    沈冷深吸一口气,朝着陛下拜了拜:“臣告退。”

    皇帝等他出门之后就气的拍了一下桌子,怒道:“你看看他什么样子,朕说了自会处置,难道朕会真的杀了陈冉?哪怕陈冉不是他的亲兵将军,和他也没有关系,如果因为杨七宝的事朕下旨杀了陈冉和他那几十名亲兵的话,真的就是彰显了大宁律法的公正?”

    赖成听到这句话一怔。

    这表面上的陛下是在骂沈冷憨批,骂沈冷不懂事,可这话里的意思明显是在敲打赖成自己啊。

    陛下这话明显是说给他听的。

    赖成是什么样的人精,连忙俯身道:“臣也是如此想,虽然律法严明,可是也要看情况而定,杨七宝战功卓著,为国征战大大小小上百阵,每一阵都身先士卒,这样的将军被人如此欺辱......”

    说道这的时候赖成看了看陛下的脸色,见陛下脸色已经缓和过来一些,赖成垂首道:“臣先去召集内阁辅臣进东暖阁?”

    皇帝点了点头道:“去吧。”

    就在这时候韩唤枝从外边求进,代放舟进门来禀告,皇帝看向赖成道:“你出去的时候把韩唤枝叫进来。”

    韩唤枝进门之后俯身拜倒,皇帝眯着眼睛看了看他:“因为沈冷的事来的?”

    韩唤枝道:“护国公?护国公有什么事吗?臣不知道。”

    皇帝哼了一声:“不知道?”

    韩唤枝道:“臣是因为禁军将军陈冉的事求见陛下,不是因为护国公的什么事啊。”

    皇帝呸了一声:“你身上的狐狸毛都快露出来了。”

    韩唤枝嘿嘿笑了笑,往前凑了凑说道:“臣是陛下任命的执法之臣,所以臣觉得此事和护国公确实无关,虽然陈冉和杨七宝都是他的人,但两个人远在数千里外,做了些什么护国公当然没办法顾及。”

    皇帝道:“沈冷进来是想保陈冉,你进来是因为你猜着沈冷会因为陈冉而触怒朕,你是来保沈冷的。”

    韩唤枝道:“臣是请陛下不要动怒。”

    皇帝道:“你最近话说的漂亮些了,是不是云桑朵教你了?”

    韩唤枝连忙道:“臣说的都是实话,实话就显得漂亮一些。”

    皇帝指了指对面:“坐下来说吧......你是都廷尉,这个案子最终会到你手里,你想想怎么处置。”

    韩唤枝坐下来后说道:“臣来正是想请旨,臣想亲自带队去安阳郡看一看,朝廷先要做的不是讨论如何处置两位将军,而是先要去给两位将军出气,陈冉杀了不少人,吓住了不少人,但臣觉得,朝廷还是要有个态度,臣去安阳郡,是朝廷的态度,是陛下的态度。”

    皇帝嘴角微微一扬。

    韩唤枝继续说道:“这个案子,臣去给一个定论,再抓一批人,再处置一批人,陈冉带着的那些亲兵是刚刚从桑国那边尸山血海中带着血回来的,将军刚刚卸甲还,总不能让他们心发寒。”

    皇帝点了点头:“这个押韵不错。”

    韩唤枝:“顺嘴顺嘴,都是顺嘴。”

    皇帝道:“你去吧,顺便去看看那个傻小子,和他聊聊,那个傻小子气鼓鼓的走了,他顶撞朕,朕还没气他气个屁?”

    韩唤枝起身道:“那臣告退,臣去和护国公聊一聊。”

    沈冷从未央宫回到禁军的时候,见杨七宝跪在自己的书房门外,他加快脚步过去,双手把杨七宝扶起来:“你这是干嘛?”

    杨七宝眼睛微微发红的说道:“是属下连累大将军了,也连累陈冉兄弟了。”

    沈冷道:“你且安心,冉子和你,我都不会让你们出事。”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