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白镜在廷尉府之中的地位仅次于韩唤枝,他曾经暂代过都廷尉一职,后来在他自己的强烈要求下降为廷尉府副都廷尉。

    这倒不是方白镜的能力不足,而是因为他始终都觉得廷尉府的都廷尉只能是韩大人。

    韩唤枝于廷尉府,就如同之前的澹台袁术于禁军,裴亭山于刀兵。

    但是禁军和刀兵都已经完成了接替,沈冷取代了澹台袁术,孟长安取代了裴亭山,廷尉府的接替却没有那么容易。

    刀兵可以接受孟长安,是因为孟长安不比裴亭山差,不止不差,还要强,这和禁军接受沈冷是一样的道理。

    然而到现在为止,廷尉府这边确实没有一个人的能力达到韩唤枝的高度,方白镜各方面都不差,可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显得差了些。

    方白镜带着一队廷尉黑骑离开了长安往安城县,而就在这时候,五十名黑武派来的精锐翻过了白山,五十人过来之后还剩下三十几个,以他们的实力依然损失惨重。

    图拓海带着的人,是元辅机从整个黑武境内的草原部族精选出来的武士,每一个人的综合能力都极为强悍,他们有着超强的耐性也有着超强的武技,可是白山并不是那么容易被征服的。

    那是天堑。

    三十几个人狼狈不堪的翻过白山之后,按照黑武青衙提供的地图找到地图上标注出来的密谍联络之地才发现,哪里还有什么密谍,早就已经空了。

    图拓海他们在废弃的农场里住了一夜,正是初春,地里连一粒粮食都没有,一群人已经饿了好几天。

    他们从来都没有如此狼狈过,因为饥饿而差一点儿就崩溃,一夜之后,他们不得不重新整理计划。

    “没有接应,没有援兵。”

    图拓海看向手下这三十几个已经几乎没有什么力气的手下,他的眼睛里都有了几分绝望。

    “我们现在要面临一个选择,想活下去就得先解决吃的问题,没有食物,我们别说赶到京畿道,走不出一百里大家都得趴下。”

    “可是现在解决食物的唯一办法就是去抢,你们这一路上也都看到了,我们走官道根本没法走,只能走野地,到处都是宁国官府的人,路卡严密,所以只要我们去抢就会暴露......”

    最主要的是,他们想回去都难了。

    一名手下抿了抿嘴唇说道:“大人,要不然我们往回走,抢了食物之后回白山再翻回去,我们没有支援没有补给,凭我们这几十个人想在宁国做事,根本就不可能。”

    另外一个手下点了点头道:“大人,确实如此啊,我们如果往回走还能活,往京畿道方向走,只能是死路一条,不是我们没有勇气,而是毫无意义。”

    图拓海知道手下人说的没错,如果一次抢够了食物往回走,宁人很难判断,只要他们随便布置一下,宁人就会往京畿道方向追,他们顺利回到白山不是什么问题,哪怕翻越回去的时候还有死伤,最起码不会全军覆没。

    “不行。”

    图拓海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摄政王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们身上了,如果我们就这样回去的话,我们就是罪人。”

    他将地图打开,这是一份很多年前的地图了,虽然标注的颇为清楚,但谁也不能保证地图上标注出来的路卡是不是有变动,城市的位置不会变,可是路上的盘查不会固定。

    “我们分散开。”

    图拓海找出来纸笔:“我把地图画三份,分成三队往京畿道方向走,我们可以换一个方式去想......为什么我们非要去抢粮食?”

    他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我们的衣服都这么脏了,我们也已经很久没有洗过澡,每个人看起来都像是一个乞丐,我们完全可以假装成乞丐一路往京畿道方向走。”

    手下人全都眼神一亮,刚刚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办法,这确实是个办法。

    于是三十个人分成了三队,图拓海带着一队人往水路方向走,另外两队人走陆路。

    其他两队人,一队是图拓海的弟弟格楞率领,格楞是部族勇士,连续三年夺得部族比武第一,唯一比他更强的就是他的兄长图拓海,在他开始参加部族比武后,图拓海就不再参加了,不然的话哪里能轮到他。

    第二队人的首领叫彝良革,是另外一个草原部族的勇士,武艺与格楞不相上下,他比格楞年长六七岁,做事更加底细稳重。

    三队人分开之后各自向前,也不隐藏行迹了,直接上了官道。

    格楞带着的队伍离开农场之后要穿过很大一片田地才能找到官道,他们走了整整一天才走看到远处的车马,一群人本就饥肠辘辘,走了一天,谁都快坚持不住了。

    他们觉得到了官道上就能拦着那些过往的行人要一些食物,最起码先解决了这一顿再说。

    太阳已经西斜,距离天黑没多久,他们终于上了官道,可是路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遥遥看到远处有一座城池的轮廓,格楞和手下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冒险进城。

    他们在城门关闭之前到了这座名为三和县的城池外边,几名厢兵正在收拾门口的东西准备回去了,天黑闭门,这是规矩,不可破的规矩。

    格楞连忙加快脚步上前,一个踉跄倒在地上,可怜兮兮的说道:“几位官老爷,麻烦你赏给我们一口饭吃吧,真的快要饿死了。”

    其中一个厢兵连忙过来扶了他一把:“你们这是从哪儿来的?”

    格楞连忙说道:“我们是从草原上来做生意的,本想一路走到东疆去看看大海,可是路上遇到了灾,东西都没了,什么都没了。”

    那厢兵回头看了看他的队正,队正李老实点了点头道:“看着也怪可怜的,你先给他们找点水喝,我回去找些食物来。”

    那厢兵点了点头:“好。”

    他起身去找水,格楞千恩万谢。

    不多时,几个厢兵从城里抬着两桶水回来,水桶里有瓢,格楞他们一个一个的急

    不可耐的往肚子里灌水,哪怕就是喝个水饱也要好受一点。

    就在这时候那个叫李老实的队正回来了,指了指城门口一侧说道:“麻烦你们都到城门一侧集中起来,县令大人知道你们遭了难非常在意,亲自安排人准备了食物给你们送来,但是你们也应该知道,你们的身份没有查明白之前暂时不能让你们进去,你们都坐在一起,在这等着,吃的很快就到了。”

    格楞给了手下人一个眼色,一群人按照李老实说的都集中到了城门一侧坐下来,虽然他们有些忐忑,可是这一身的狼狈就是他们最好的保护色。

    “这家伙。”

    李老实蹲下来触碰了一下格楞的胳膊:“看着很有力气,你们草原上的男人,是不是个个都很强壮,我是这么听说的,说你们三岁就会骑马,七岁就能射箭,十来岁就能上战场。”

    格楞陪笑着硕大:“也不都是,不过差不多,我们那边环境不好比不得中原内地,我比较特殊,我可是拿过部族比武第一的人。”

    李老实嘿嘿笑了笑道:“你别看我没你看着壮实,但我也不差,我曾经拿过三和县银葫芦乡铁葫芦村征兵比武大赛的第二名。”

    格楞都听的一愣一愣的,下意识的问了一句:“那很厉害吗?”

    李老实起身,往后退了几步说道:“也不是很厉害,那年厢兵招人,我们村一共就三个选上的,我第二,还能厉害到哪儿去,不过对付你们足够了。”

    他一摆手,从城墙上上边洒下来一张大网,格楞等人是挨着坐在一起的,这才是真真正正名副其实的一网打尽,全都给罩起来了。

    “你们干什么!”

    格楞大喊一声:“你们,你们凭什么抓人!”

    李老实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语气调侃的说道:“我名字叫李老实,又不叫李老傻,你们真以为装成乞丐就能蒙混过关?想的真美啊......我不确定你们是不是从草原来做生意的,但我确定你们一定是从大宁外边进来的,因为你们完全就不了解大宁。”

    “我在三和县当兵,这五年来我都没见过一个乞丐,现在一下子冒出来十来个,你当大宁不养人啊。”

    李老实一摆手:“都捆起来!”

    一个草原部族连续三年的比武第一,就这样被一个村征兵的第二名抓了,这事如果传回黑武的话也不知道元辅机会怎么想。

    格楞他们现在才明白过来,大宁和他们那边不一样,如今的黑武乞丐都越来越多,随处可见,可是大宁真的没有,因为大宁足够富足。

    这是一个你走一年都未必能见到一个乞丐的国家,他们这样冒出来十来个人组团装乞丐,不被怀疑才是真的荒诞。

    格楞被三和县的厢兵们捆的结结实实,也不管他们是哪儿来的了,先捆起来再说,一群人被捆成粽子一样扔在马车上拉回县衙。

    格楞躺在颠簸的木板马车上,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

    他大哥,可能也出意外了。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