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城里一座很普通也很陈旧的宅子门口,易容之后的李长泽站在这看了好一会儿,心生感慨。

    这个院子算不上破,但确实很旧,住在这院子里的人曾经有那么一个瞬间左右乾坤,然而却不过是被利用的一颗棋子罢了。

    当年如果不是杨家人觉得此人还有用处所以偷偷保了下来,此人早就已经变成了黄土之下的枯骨。

    院墙上长了一些杂草没人清理,李长泽算计了一下,那人年纪应该有七十几岁了,如果生活不怎么样的话,身体应该也很差了,哪里还能自己去清理墙头上的杂草。

    一念至此,李长泽忍不住有几分唏嘘。

    他抬起手在门上敲了敲,没人回应,他试着推了一下,那门居然没有插着,一推就开了。

    李长泽迈步进了院子,一眼就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一颗老树下发呆,目光呆滞的像是一个死人,刚刚从地下爬出来没多久。

    哪怕没有走到那老人身前,李长泽鼻子里都钻进来一股腐朽的味道,更准确的说应该是腐臭。

    李长泽回头让那个叫研儿的小姑娘把院门关上,他走到老人身前微微俯身抱拳道:“老人家,可是宋长鸣?”

    那老人猛的抬了一下头,死气沉沉的眼睛里闪烁了几下光,他抬起手指向李长泽,颤抖着声音问道:“可是来杀我的?”

    李长泽一怔:“我第一次见你,为何要杀你?”

    老人道:“如果不是来杀我的人,为何来找我?为何能叫出我当年的名字。”

    李长泽笑了笑说道:“我能教出你的名字,是因为我家里人是你的救命恩人。”

    “杨家人!”

    宋长鸣拄着拐杖站起来,眼睛里都是恨意。

    “你们杨家人当年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让我死了不好吗?我本就是个该死之人,我是个千古罪人!”

    他似乎还想伸出手去抓李长泽的衣服,可是李长泽后退一步避开,一脸鄙夷的看着宋长鸣说道:“那时候你拿了大笔的银子,在你老家置办了房产,还取了两房小妾,享受的时候可不是现在这般模样,怎么,现在后悔了?”

    宋长鸣张了张嘴,激动的肩膀都在颤抖,可是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李长泽哼了一声,语气轻蔑的说道:“当年苏皇后找到你,让你配制一种无色无味的毒药毒死先帝的时候,你应该都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你......你不要说了!”

    宋长鸣向后退了几步,脸上已经不见一丝血色。

    “你们为什么又来找我!”

    他往后退的时候绊了一下,若不是身后是那把椅子在,他已经一屁股摔倒在地上。

    李长泽蹲下来,看着宋长鸣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当年苏皇后要毒杀先帝,唯一能做出无色无味毒药的人就是你,先帝去世之后,你被廷尉府追查,那些还效忠于先帝的廷尉要把你凌迟处死,最终先找到你的是我杨家的人,费尽心思给你做了假死的证据,你才能多活这么多年,现在你一点儿都不感恩戴德吗?”

    宋长鸣道:“你杀了我吧

    ,我已经受够了。”

    “还不到你受够了的时候。”

    李长泽笑呵呵的说道:“这世上能做出那种毒药的人只有你一个,在你之前,在你之后,未必都还有人做的出来。”

    “我做不出来!”

    宋长鸣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做出真正无色无味的毒药,那是不存在的东西,我不能,谁也不能,除非到将来,有人能把毒物的气味去掉才行,或者不从毒物之中取赌......”

    “那你是怎么做到的。”

    李长泽一把掐住宋长鸣的脖子说道:“你不要以为我现在就没有办法对付你,事情过去多年,可廷尉府的人若知道你还活着,一定很感兴趣。”

    宋长鸣呵呵笑了笑道:“我人不人鬼不鬼的这么多年了,我还怕死吗?”

    “你肯定不怕死。”

    李长泽冷笑道:“但当初以为你死了,再加上朝他不敢让百姓们知道先帝之死另有原因,所以没追究你家里人的罪责,可是一旦我把你交给廷尉府,你觉得事情还会是当年那样一点儿追究都没有吗?”

    “还有......”

    李长泽道:“当年你其中一个小妾给你生了个儿子,现在这个人就在我手里,你自己不怕死,你不怕断子绝孙?”

    宋长鸣的眼睛骤然睁大,如同看着魔鬼一眼看着李长泽。

    “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为什么还要揪着不放,我已经这样了,为什么还要再来折磨我!”

    他看着李长泽哭嚎,眼睛都变得血红血红的。

    “很简单,比你上次做的事还要简单。”

    李长泽道:“我只需要你帮我做两件事,绝对不是再去毒死谁,你放心。”

    宋长鸣听他这么说之后脸色稍稍缓和下来一些,他问:“到底什么事?”

    “第一。”

    李长泽从怀里取出来一个玉瓶:“这里边有一颗药,你帮我看一看这药是做什么用的,如果人吃下去后会有什么后果。”

    宋长鸣再次长出一口气,只是看药的话,他并不抵触。

    他将玉瓶接过来,打开后闻了闻气味,然后眼睛就微微一亮:“像是毒药。”

    李长泽点头:“确实是一颗毒药,有人告诉我说,吃下去这颗毒药后人就如同大病一场一样,会上吐下泻,但是修养一阵子也就没事了。”

    宋长鸣把玉瓶里那颗药丸倒出来,放在鼻子前边仔细闻了闻,然后问:“可以掰开看看吗?”

    “可以。”

    李长泽道:“我就想知道这药是什么。”

    宋长鸣把药丸掰开再次闻了闻,眉头皱的越来越紧,认认真真的看了许久之后他问李长泽:“这药是谁给你的,是要让你吃下去吗?”

    李长泽道:“你不用问那么多,只管告诉我这药效如何?”

    “这是毒药,毒药就是毒药,不会过一阵子就好,但是药性似乎控制的很巧妙,吃下去这颗毒药的人不会马上毙命,如你所说一样,会上吐下泻,身体无力,但绝不会过一阵子就好了。”

    “这药能损坏五脏六腑,尤其是肠胃与肝,吃下去之后,伤害便是永久,如果再拖上一阵子的话,将会药石无医,虽然不会立刻死,但如果五脏受损的话,最多几年人也就死了。”

    李长泽听到这番话后脸色一变,他哼了一声:“果然如此。”

    他问:“这药可有解药?”

    “我只能从这气味之中辨别出其中几种药草,但不是全部,所以没办法配制出来针对的解药,这位公子,你需记住一句话,故人说是药三分毒,不是没有道理,既然良药都有三分毒,那毒药呢?如果这药是有人给你让你吃下去的,那是要害你啊。”

    李长泽深深吸了口气,再使劲儿把这口浊气吐出去。

    “我知道了。”

    他把药丸放回玉瓶里,然后看着宋长鸣说道:“这是第一件事,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帮我,当年你配制的毒药到底是怎么做的,把药方写出来,给我药方之后我便离开,自此之后再也不会来找你,保证你以后也不会有任何麻烦。”

    宋长鸣沉默很久,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早晚都会有人找到我的,这件事便是我心中梦魇,挥之不去......几十年过去了,我本以为要找我的人会早就来了,可没想到一等就是几十年。”

    他看着李长泽说道:“药方我可以给你,我也不会问你要去给谁用,我只求你一件事,我的儿子......你不要去伤害他,他们母子什么都不知道。”

    “好。”

    李长泽点头:“我答应你,只要你把药方给我,我非但不会难为你,也不会去难为你的家人,我还会派人给他们送去一笔银子,让他们后半生衣食无忧。”

    宋长鸣道:“我只求你们不要去打扰了他们就好。”

    他转身回屋,走路都已经颤巍巍的了,大概半刻之后,宋长鸣从屋子里出来,手里拿着一张纸,他把纸递给李长泽道:“这就是当年的药方,药一共两剂,这两种药单独拿出来用都不是毒药,但是混合在一起便是剧毒,别人取赌,多事从毒蛇之中取,或是毒草,我取的是蜂毒......”

    李长泽把药方接过来仔细看了看,然后不放心的问了一句:“要想凑齐这药方之中的药剂,是不是很难?”

    “不难。”

    宋长鸣道:“要想买齐这些东西,随便在一家医馆药房里都能买齐,但我奉劝你还是不要在一个地方一次买齐,这世上高人很多,也许有人一眼就能看出你这药方的不寻常。”

    李长泽点头:“我记住了。”

    他转身往外走,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一句:“你好好休息吧,躲藏了这么多年确实会很辛苦,会很难受,从今天开始你不需要再难受了。”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那个叫研儿的女子上前一步,她袖口里泼洒出来一片银光,那银光瞬息之间扫过了宋长鸣的脖子,很快宋长鸣的脖子上就冒出来一条血线。

    李长泽回头看了一眼,笑了笑道:“你也没有儿子,当年杨家把你家里人都杀光了,如果不是觉得你将来可能有用的话,也不会留下你的命,毕竟当年协助苏皇后找到你的就是杨家。”

    ......

    ......

    [求月票啊]

章节目录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