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乾坤指,蕴含了王墨杀神之力的最强一击,它不会彻底崩溃,而是在崩溃中不断地恢复,那蛟龙指尽管强大,但也只是让王墨的指头毁灭了数百次而已,远远不足仙尊封印。

    数百次的毁灭,无法崩溃王墨的杀神乾坤指,最终败的,只能是那蛟龙战将!

    但王墨的身体也不好受,不灭的只有其指头,不是其身体,在与蛟龙战将的碰撞下,王墨同样嘴角溢出鲜血,体内轰鸣,五脏六腑仿佛扭曲在了一起,传出阵阵剧痛。

    但这剧痛却是被王墨强行压下,他双眼透出杀机,在逼退了那蛟龙战将后猛地转身,其眉心之中那蕴含了仙人不灭体所化的金色血液,在瞬间幻化出来,爆发出了让四大战将恐惧的金光,这金光刺目,它蕴含了一股极为精纯的仙人血脉之力。

    那偷袭而来的旋龟战将,他的身体距离王墨最近,此刻在这金光下完全的被笼罩,被那金光一扫,这旋龟战将的身体仿若要被气化一般,直接就冒出了无数黑气,更有阵阵凄厉的惨叫与骇然之声疯狂的传出。

    王墨眉心的那滴金色血液直接飞出,骤然就临近旋龟,直接从其轰来的拳头上穿透而过,随着其穿透,这旋龟战将身体外的旋龟虚影轰然崩溃,发出了剧痛的嘶吼。

    那旋龟战将更是喷出鲜血,其身急速后退,全身黑气缭绕,右拳一片血肉模糊,在后退中,他眼中露出恐惧。

    “仙人血脉,你居然有仙人血脉!!这不可能,这股血脉之力的精纯,这...这...这是仙人不灭体!!!”

    随着其退后,那金色的血液飞回,重新融入王墨的眉心。

    一指逼退蛟龙,一血伤崩旋龟,但这危机还没有结束,还有那来自王墨上空,从受伤的猛彪战将手中,一斩而落的开天之刀!

    那刀芒刺目,带着尖啸之声来临,眼看就要落下的刹那,王墨猛的抬头,压下体内涌现的翻滚气血,右手抬起,向着那来临的开天之刀一掌按去。

    这一掌之下,九色火焰风暴汹汹而起,火焰之后雷霆从天地八方轰轰而来,那火焰一出,顿时从王墨的手掌内化作一个同样大小的火焰掌印,直奔猛彪战将之刀。

    雷霆凝聚,赫然再次化作了一个弥漫了闪电的掌印,紧随那火焰之掌后!

    没有结束!

    在那雷霆之掌后,因果根本凝聚而出,化作一团混沌之气,形成第三个掌印!

    生死根本来临,黑白二气缭绕,成为第四个掌印!

    虚实根本出现,虚幻实质之间转化,使得第五个掌印瞬息凝聚!

    最后,则是一股惊人的杀戮气息从王墨体内轰然爆发,化作了第六个掌印,这六个掌印连成一串,远远一看仿佛都是残影一般,在那一声声呼啸下,直奔猛彪战将的开天之刀!

    轰轰之声在这一刻,掘天地而起,形成一股风暴轰鸣,在这轰鸣中,那猛彪战将手中的开天之刀,猛地一震,直接崩溃,在其崩溃之后,那六个掌印直接就落在了那猛彪战将的胸口。

    猛彪战将惨叫中全身爆出大量的血雾,更有阵阵仙力宣泄开来,其身子倒卷中蛟龙与旋龟战将一步迈出,一左一右扶住了重伤的猛彪战将。

    “助我撕开疗伤封印,释放根本,我要杀了他!!”猛彪战将神色萎靡,面色惨白,但双眼的凶光却是更为浓郁,他一把推开身后蛟龙与旋龟,一头白发散乱,疯狂的咆哮起来。

    随着其咆哮,其全身的气息暴增,在其眉心立刻就有一道金色的符文幻化而出!

    “蛟龙旋龟,帮我打开封印!!若非是我等为了恢复修为,岂能被这蝼蚁逼退,我要杀了他,他有什么资格来逼退我等仙人,他只是下界蝼蚁!!”

    王墨神色如常,但其体内同样也有伤势,三人之前联手的一击,即便是他也有些承受不住,若非是他手段极多,那一击之下就算不死也会重伤。

    此刻看到那猛彪的疯狂,王墨左手抬起,虚空一抓之下立刻就有金光从其手心刺目而起,却见那金光弥漫下,一把透出无尽苍凉的弓,出现!

    左手拿弓,右手拉住弓弦,王墨猛地向外一拽,嗡的一声轻响,那弓弦就被王墨完全的拉开!一把古老的箭,慢慢的幻化在了弓弦之上!

    这弓弦嗡音一起,四周瞬息间就直接寂静,那猛彪战将也不再怒吼咆哮,也不再想要撕开封印,而是整个人呆在了那里,怔怔的望着王墨手里的弓,面色大变,露出了掩饰不住的惊恐。

    那蛟龙战将同样愣了一下,身子下意识的退后,眼中露出从未有过的恐惧。

    “真君之弓!!”

    同样骇然的,还有那旋龟战将,他全身的黑气刚被压制住,此刻面色略有苍白,但在看到这弓的一瞬间,却是直接就惨白一片。

    “...王墨仙友,莫要动怒,还请看在老夫的薄面上,我们一谈如何...”在这寂静中,从四个中最后一个如山的雕像眉心漩涡内,走出了一个身穿红袍的身影,他神色略有尴尬,向着王墨先行一抱拳。

    王墨也并非想要与这四大战将去进行生死之斗,他来这里,在感受到这四大战将的气息后,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一次交易。

    只不过对方咄咄逼人,不与其相见,如此方才有了之前的出手。

    此刻见那火凤出现,王墨目光一闪,右手缓缓松下,弓箭化作一片金光消散在其双手之内,尽管此弓散去,可若是王墨需要,可以在瞬息间重新幻化,倒也不怕这四大战将再次偷袭而来。

    向着那最后走出的火凤一抱拳,王墨平静的看去,这火凤同样是一个老者,其样子与那颠破之地的一代火凤,极为相似。

    “仙友称呼不必,晚辈王墨,见过一代火凤。”王墨缓缓开口,神色从容。

    那身穿红袍的火凤老者,其眼中露出复杂之色,看着王墨,沉默在了那里。

    “王某有一事不解,前辈与那颠破之地...有何关联。”王墨平静说道。

    “颠破之地,是老夫本尊,当年那场大战,四大战将中唯有老夫把本尊留在了外面,如今你所看的,是老夫分身,只不过事隔太过久远,已经没有了本尊与分身的区别,你可以把两个都看成是我,也可以看成是两个不同的我...

    我对于本尊的操控,几乎已经没有,只能与其思绪感应,知晓其所遇的一切之事,但却无法改变其念头与想法...

    他很疲惫,他想要回到家乡,而老夫则是要寻找仙尊...”火凤老者摇头一叹。

    “真君之弓,为何会在你的手中!”那猛彪老者眼中露出深深的忌惮,突然开口。

    “这是王某私事,你不必知晓。”王墨冷冷的扫了猛彪战将一眼,目光再次落在了火凤身上。

    那猛彪战将面部一抽,但却没有再开口说些什么。

    “颠破之地的事情王某可以不去计较,今日来此,便是要与火凤前辈做一次交易。”王墨话语不疾不徐,慢慢的一字一字说道。

    “远古仙境,亦或者说是这七彩仙尊的洞府核心之处,这里残留了当年重伤的诸多的七彩门弟子,他们是所谓的仙人,是远古仙境之修。

    这些人,若是王某不惜一切,火凤前辈认为在下有几成把握,可以在他们疗伤之时全部杀死!使得这远古仙境成为死境。”王墨话语平静,没有蕴含杀机与寒意,可说出之话,却是让那四大战将纷纷眉头一皱。

    若是换了没有拿出真君弓之前的王墨,这四大战将对于此话定会不信,但看到了王墨手中之前的真君弓与箭后,却是有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在了四人心神之中。

    “真君神弓,为仙神两界赫赫之名的极强法宝,此弓绝非那么容易施展,你即便不知从何处得到了那滴仙人不灭体的血液,以此血液开弓,但每射出一箭,都会消耗那血液之力,你不是仙人,无法补充血脉之力,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能射出几箭!”说话的不是火凤,而是那蛟龙战将,他望着王墨,目露精光。

    “毁灭此地,只需三箭!即便是在你等身后还有诸多天地三族雕像,即便在那最深的地方,还有一座奇异的庙宇!若我没有猜错,那庙宇,就是离开这洞府的通道,那里应该被彻底封死,无人可以打开,且存在了诸多奇异的生灵,想来就是远古仙境最强的地方。”王墨缓缓开口。

    “我可以做到,你们明白。”王墨的目光在这四大战将身上扫过,遥遥的看向远处。

    他在进入这远古仙境的一刻,仙识不但察觉到了这四大战将的存在,更是隐隐感受到了在这远古仙境的最深处,依稀存在了一处奇异的庙宇,从那庙宇内传出的气息,很强!

    “什么交易!”始终没有开口的那身穿黑袍的旋龟战将,在沉默了许久后,沙哑的说出了这一句话。

    “我不管这里的一切都是洞府之物,也不管你们拥有什么样的计划,我只知道,我生于阵内,眼下阵外星辰之修大范围入侵,阵内之力不足以对抗,就算是我有真君弓,也无法以一人之力屠尽阵外全部仙者。

    你们是阵内远古仙境仙人,我要你们走出这里,杀入阵外,彻底的解决一切纷争!”王墨目光一闪,平静开口。

    “阵外也有远古仙境...那里也有一部分七彩门门人,他们听命与修神八士,且当年的伤势不重,之所以这些年他们没有大量的走出,是因为远古仙境尽管分裂成了两部分,但却有极深的联系,若是我们打开了远古仙境之门走出,他们也同样会走出,届时你所在的阵内阵外大战,将会更为激烈,甚至很有可能,会把这洞府境毁灭!”火凤沉默片刻,轻声开口。

章节目录

混沌八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韩城黑和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韩城黑和尚并收藏混沌八皇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