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面的人并不多,就七个人,巡察院四位副指挥使,以及京兆府知府赵少程,他同时也是兼任了巡察院的指挥使正职,只是这个武职官位,赵少程并不看在眼里,平日里,除了人事与调动大权之外,巡察院的事情,赵少程一般很少过问,今天突然爆发政变,赵少程的府邸距离京兆府很近,他倒也聪明,第一时间把一家子全部拉到了巡察院。

    但是随后便爆发了第五卫副指挥使阴谋夺权,整个巡察院以及他们在座的这些人,险些全部完蛋。

    所以,房间里,四位武将吵的不可开交,都有自己的意见与想法,都不肯让步,而赵少程则是静静的坐在上面,冷冷看着他们,一言不发,经历了方才的那场反叛,赵少程对这四个武将,已经没有一丝的信任,反而是极为猜忌,若有可能,他现在恨不得把这四个人全部都给干掉,尽收兵权,然后固守巡察院,对于今晚的政变,他不想参与,只想保住自己的性命,因为不管是赵询还是赵克,谁成功上位,都不会把他怎么样,既然如此,何必去冒那个险呢?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顾本超以及京兆府少尹林志权两人。

    李勋站在门外,听着他们之间的争吵,很快听清楚了其中的缘由。

    在剿灭的第五卫副指挥使的叛乱之后,对于下一步的行动,双方开始有了分歧与矛盾。

    第三卫副指挥使王凡与第四卫副指挥使刘虎,他们两人建议,把第五卫还剩下六百多名参与叛乱的士兵,全部给处死,然后巡察院的四千多士兵突围出城,与禁军汇合,不管后面采取什么行动,他们只需跟着一起就行了,这样做的好处,不管是政治还是军事,危险都可以减到最低,对大家都有好处。

    对于王凡和刘虎两人的建议,刘彼灰与朱正国坚决反对,他们两人的建议很果断,立即集合巡察院所有的士兵,前往皇城勤王护驾,平定政变,什么出逃城外,什么随大局而动,刘彼灰厉声呵斥王凡与刘虎两人有不臣之心,乃是奸诈小人。

    就是为了这个事情,双方爆发了激烈的争吵,吵到最后,谁也说服不了谁,火气上来,王凡更是抽出了武器,怒视刘彼灰,大吼道:“你个混蛋,再敢骂我,劳资现在就杀了你。”

    刘虎与王凡是一条心,也是抽出了武器。

    朱正国与刘彼灰两人同样不甘示弱,纷纷后退两步,抽出武器,怒视对方。

    就在这个时候,李勋推开房门,大步走了进去。

    众人见到李勋的突然到来,都是微微一愣,赵少程惊讶道:“李勋,你怎么来了?”

    赵少程确实有些惊讶,有消息传来,禁军在一些地方,有目地残杀太子一党的核心人物与世家,李勋作为太子的嫡亲表亲,定然是禁军首先铲除的重要目标,城内已经完全被禁军所控制,李勋没死不说,竟是还逃到了巡察院这里来,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与意外。

    李勋看了赵少程一眼,没有说话。

    朱正国见到李勋与严毅两人,顿时大喜过望,上前来,拉着两人激动的说道:“我一直担心你们的安危,现在看到你们安全无恙,我总算是放心了。”

    刘彼灰对着李勋点了点头说道:“看你这幅样子,能够来到巡察院,也是颇为惊险。”

    李勋说道:“那是当然,若不是严毅领着禁军来的及时,你我兄弟恐怕就再也见不着面了。”

    赵少程一脸阴沉的看着李勋,方才自己问话,李勋视而不见,这是对自己莫大的藐视。

    顾本超看到了赵少程的脸色,想着这里是巡察院,是自己的地盘,你李勋一个外人,此时此刻,也敢如此猖狂?

    “李勋,赵大人问你话呢?你为何到此,说明来意,特殊时刻,我们巡察院不接受外人到来。”

    顾本超的语气极为的不客气。

    朱正国与刘彼灰两人闻言,脸上都是有了怒色,李勋对他们使了一个眼色,然后上前对着赵少程沉声说道:“赵大人,我奉了太子的命令,前来接管巡察院,收拢士兵,前往皇城救驾平乱。”

    赵少程等人没有想到李勋一上来就搞了这么一处,当即就是一愣。

    李勋对着四位副指挥使淡声说道:“你们快去召集本部兵马,立即随我前往皇城平乱。”

    王凡、刘虎两人目光闪动,对于李勋的说辞,没有任何表示。

    朱正国与刘彼灰两人,则是对视一眼,当即拱手领命:“我等领命。”

    说罢,两人便要离开。

    “慢着。”

    赵少程起身喝止了两人。

    赵少程目光阴沉的看向李勋,冷声说道:“李勋,你说你奉了太子的命令,有何证据?”

    李勋从腰间取下一枚沾血的玉佩,摊开在众人的眼前,淡声说道:“此乃太子之物,临时之前,太子把此物交给我,言道,以此物为证,可以调动巡察院的兵马,并自行其事。”

    李勋根本就没有得到什么太子调兵的命令,但他此时已经没有退路,太子若是被赵克杀害,接下来不管是谁继承皇位,只要不是太子,自己一定会遭受极为惨烈的****,如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立即领军冲入皇城,太子若是还活着,那自然一切好说,就算被害,自己若是能够平定政变,有这个大功劳在身,日后继位的皇帝,在想对自己出手,多少还是会有一些顾虑。

    但是现在,仅仅只是靠着严毅以及他手中的五千余士兵,要想对抗对方的五万大军,十倍之敌,根本就是以卵击石,自寻死路,所以,现在必须尽可能的聚集足够多的军队,才能够有一搏的机会。

    刘彼灰看了看李勋手中的玉佩,当即点头说道:“此物确乃太子之物,李勋所言,定然是不差了。”

    刘彼灰并不是太子的人,与其也是没有什么交情,李勋手中的玉佩到底是不是太子之物,所言是真是假,他一点都不知道,但是这没有关系,李勋与刘彼灰的目标都是一致的,既然如此,此时自然要出言相助,而且刘彼灰出身门阀世家,与权贵正常打交道,见多识广,他说李勋手中的玉佩就是太子之物,想来也没有人会表示过多的怀疑。

章节目录

混在帝国当王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拐子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拐子饭并收藏混在帝国当王爷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