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报军情?

    这到符合李靖谨慎的性格。

    但哪有如何?”

    张博脱离囚车活动着被枷锁束缚的不适感,看着单膝跪地的士卒说道,心说好戏上演了?

    当然,他早在下山之前,就从那野外孙口中得知李靖会玩这一招。

    毕竟李靖顾全大局与把握个人名声与利益,就不得不把这里发生的事上报给李二处理。

    否则李二不发话,李靖即便挥军围杀王浪军战死了,不但得不到忠君报国的美名,而且还会因破坏李二的大计失去一切。

    乃至牵连家族抹除。

    当然,即便如此,李靖上报军情,就给他实施移花接木之计增加了难度。

    这让他心急如焚。

    不过他按照野外孙的计划进展到这一步,冥冥中生出一份底气,还有一份自豪感。

    于是,他在众士卒惊愕的关注下,带领他们赶往长安。

    临走之际,他转身遥望着一条火龙蜿蜒到天边上的景象,呢喃细语:“火龙行军,不,那是一支新军,兴军!

    野外孙在兴军!

    你狠,有胆有谋,也无情,但你小看老夫了,总有一天……”

    …………

    在他的眺望下,火龙队伍先头部队抵达福临山石墙下方。

    刹那间,火把云集,火光映红了一大片树林。

    树林里,聚集了一大群士卒,还有一地伤兵。

    但出奇的是没有伤兵呼痛,惨叫。

    “嗯,咳咳,呼呼……”

    唯有风声,汇入忍痛而不敢喊出口的鼻息与咳嗽声。

    这就耐人寻味了。

    当然,树林地面上,火光下不乏一些死尸。

    再填一份诡异与惊恐人心的氛围。

    关键是尸体死状凄惨。

    死法各不相同。

    其中有刺藤洞穿咽喉,扎透心脏,勒死的,吊死的,甚是触目惊心。

    即便如此,几乎所有人都仰望着吊死士卒的上方,恐惧渴望着什么?

    只见吊死士卒的刺藤,超出石墙十几米远,就这么高高地悬浮在十几米高的空中。

    而刺藤唯一生根的地方,只有石墙一侧,叹为观止。

    这让人猜不透刺藤凸出石墙十几米远而不下垂的奇观,不合刺藤生长的自然规律。

    同时又对刺藤上闪耀出两寸多长的尖刺,不寒而栗。

    显然,这是一道不可逾越的屏障。

    一道史无前例的防御城墙。

    震慑,惊惧着每一个看见它的人。

    这包括站在上方俯瞰火龙队伍逐渐云集过来的上官婉儿,不禁吓着了,微微颤抖着身体说道:“公子,这样做是不是……”

    “是什么?

    是过分,还是狠辣无情啊?”

    王浪军在完成催生刺藤布满整个环形石墙防区之后,走近她说道,心说差不多了。

    其实,在伤兵抵达之际,人人嚷嚷着要他出手救治。

    而他没有完成布防,加上有心震慑伤兵立威,不予理会。

    这让伤兵不满的叫嚣起来,说他欺世盗名,不顾伤兵的死活,说大话不落实,就是伪君子,骗子等等不堪入耳的废话。

    于是,他就下达了一条命令:沉默是金,祸从口出。

    显然,他的这道命令没有多少人执行,反而叫的更加厉害。

    于是他就催生刺藤杀人了。

    专挑闹事的人逐一抹杀。

    一直杀到没人吱声为止。

    这包括上山吓坏了的人,看见这一幕而折返回去的人,来了就走不了了,要么死,要么留。

    话说这能不吓人么?

    绕是上官婉儿聪慧过人,这会也被公子狠辣的一面吓坏了,不禁接话说道:“公子,杀伐立威不如让人心悦诚服来得实心……”

    “嗯,有道理,要不你留下来管理他们,让他们心悦诚服无量宫,怎么样?”

    王浪军说着话跃上墙垛,迈步踩踏在平齐墙垛的刺藤网上,直达最前沿,俯瞰下方树林老实的士卒,心说这才像点样。

    不过他的话把上官婉儿吓得俏脸惨白,不顾一切的爬到刺藤网上,追向公子说道:“公子不要婉儿了,为什么,啊……”

    话到最后,她吓坏了。

    只因刺藤网上全是尖刺,她一时着急忘在脑后,想起来时人已奔到刺藤网上中央,直接吓哭了。

    但她腿软下顿之际,模糊的泪眼发现了异常情况,这不可能?

    不,是自己傻了?

    变笨了?

    怎么连公子催生刺藤布防的能力都忘了?

    既然是公子催生刺藤生长,那么公子控制刺藤上的尖刺也就随心所欲了?

    只是公子让尖刺软倒下去,形成一条小道,太神奇了。

    要知道这刺藤上长出的尖刺,硬如钢铁。

    她曾试过用石头狠砸尖刺,结果把石头刺成坑坑洼洼,也没伤到尖刺分毫。

    可是尖刺如今软倒下去,太不可思议了?

    这完全超出了她的认知,毁三观。

    当然,她不知道刺藤是王浪军从无量山上带来的品种,见她吓着了,头也不回的说道:“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管好你的嘴。”

    “哦,婉儿知道了,可是公子,这不利于长久发展!”

    上官婉儿虽然害怕公子把自己留下来管理伤兵,但是知道轻重,不想看见公子以杀伐震慑人心。

    这对兴建作坊不利。

    毕竟公子不会久留下来威慑伤兵兴建作坊,一旦离开,伤兵必然因怀恨在心而造反。

    届时,伤兵盗走公子的作坊成果,损失就大了。

    因为公子在山顶上兴建了产盐作坊,蚕丝纺织作坊,还有农作物种植,所以她担心人心不忠而失去专利。

    只不过她不知道王浪军兴建了几个小作坊,磨砺人性,但被她的真心感触了一下,遂看着下方的一位将军打扮的人说道:“这要看下面的领军人物了,你说呢?”

    “表弟,我是张海,奉命护送伤兵而来,你看……”

    张海仰望站在刺藤网上的表弟,仅看见一道黑影映在星空上,震撼的心神不宁的说道。

    王浪军不待他说完,摆了摆手说道:“好了,救人不着急。

    首先,成为我无量宫治下的人,必须经受考验。

    考验意志与忠诚。

    其次,你们没有选择的余地,不达标则死。

    最后,等你们一人不落下的来到这里,方可施救。

    少一个人都不行。”

    “啊,这不可能,你这是强行扣押朝廷大军……”

    “废话真多,这种事我当着李二干了好几次,还用你啰嗦么?”

    “不是,你这样做,就不怕他们逃跑吗?”

    张海气急败坏的冲他吼道,心说这表弟真敢干,反了,反了天了……

    王浪军不知张博告诉他多少事,也不关心的说道:“逃跑?谁能跑得过金鹰的俯冲,让他试试……”

    “好吧,你赢了,但你这样会不得人心的……”

    “人心都被狗吃了,你们的人心还在心上么?”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章节目录

大唐俏郎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圣灵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灵火并收藏大唐俏郎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