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是不可能回去的,懂么?”

    王浪军领着上官婉儿走到山下的一片草地上,止步等待金鹰,转身看着她沐浴在火把光辉与夜风中的瓜子脸蛋说道。

    一脸忧愁,还真是归心似箭啊。

    殊不知她的娘亲还在赶往无量宫的路上,不可能被战争波及,担心什么?

    莫非是动情的担心……

    上官婉儿差点撞在止步转身的公子怀里,慌乱的错步站稳身形,莫名的羞红了面颊,不敢与公子对视了。

    不过她低头之余,双目看见火把光辉下的草丛,立马惊呆了。

    这不可能?

    心神一片凌乱。

    直到这会儿她才发觉了一个可怕的事实现象。

    公子是草木支配者吗?

    不,支配者当中的皇者。

    要不然公子怎么悄然不觉的让灌木草丛软倒下去,形成一片三米见方的灌木草地板?

    这一根根灌木杂草,以公子的双脚为中心向外延伸。

    就像是花朵盛开一样。

    只不过这朵灌木杂草花朵是平铺在地面上的。

    且不带重叠的。

    一根一根的紧挨在一起,几乎形成了无缝的地板。

    这太神奇了!

    先前自己怎么没留意呢?

    那来路……上官婉儿一惊转身看向来路,却见来路上的灌木杂草已复原了长势,更加惊愕了心神,公子好厉害啊!

    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学?

    一念至此,她转向公子说道:“公子,您把灌木杂草……”

    “如你所见,灌木杂草很听话,比你懂事。”

    王浪军莞尔一笑,不在意的替她撩开夜风吹散在俏脸上的一缕发丝说道。

    上官婉儿羞怯的微微低头,想让开又不忍挪步,遍体燥热而颤抖着说道:“公子,婉儿懂了……”

    她这话说得含糊其辞,几乎湮灭在夜风之中。

    几近不闻,且带着颤音。

    让人听了想入非非。

    究竟懂什么了,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

    王浪军只是与韵儿相处的时间久了,习惯了这个暧昧的动作,似是在回味与韵儿相处的感触。

    毕竟他又打了一个打胜仗,值得庆贺一下。

    待他回过味来,到有些尴尬了,接话调侃:“你真懂了么?

    可不要贪杯哦……”

    “啊,公子,你太坏了,就不能,不能……”

    上官婉儿一惊抬头,凝望着公子俊郎的笑脸,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

    反而迎来一阵羞怯的躁动与气愤。

    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五味杂陈的。

    自己就这么差吗?

    可是公子刚才亲密的举动,不是……

    王浪军见她流露出爱恨纠结的俏模样,无奈的摇头说道:“不能什么呀?

    嗯,要我说就是不能现在认可你这个才情丫头,对你来说任重道远啊……”

    “哼,谁稀罕!”

    上官婉儿生起的凝望着公子说道,双目噙泪,就差哭出声来了。

    这会儿她感到无比的委屈。

    委屈天道不公,为什么不让自己早点认识公子,那就没狄韵什么事了。

    那该多好?

    哪像现在这样,让公子爱理不理的调侃。

    公子还许下一个什么才情丫头。

    这不是自己想要的……

    她不甘心而委屈了身心,与夜风和鸣的颤悸在明暗不定的火光中。

    殊不知王浪军看她这个模样,心说这下好了。

    情感是治愈冲动的良药。

    效果还不错。

    “好了,我们该走了。”

    他说完话就开始招呼金鹰,惊醒了沉浸在委屈中的上官婉儿的心神。

    “公子,您真的不回无量宫吗?”

    “你又说傻话了。

    怎么可能不回无量宫呢?

    只是现在回不去而已。

    待到寻获一个光团,了解到天书传承相关的信息,以及收集一些棉籽之后,就可以回归无量宫了。”

    王浪军这话没掺假。

    他一心想着剖析脑海里的片段信息,冥冥中绝对那些遁空的光团就是贯连信息记忆的关键。

    这关系到回归地球之路。

    对他来说比什么都重要,势在必行。

    再填上棉籽是种植棉花,制造棉衣的必需品,没理由不走这一遭。

    再说了,他与李二杠上了。

    还有一个黑衣人暗中作祟。

    两者加起来对付他,堪称防不胜防。

    在这种情况下,他若是不趁着黑衣人败逃在外,以及在彻底与李二撕破脸敌对之际,寻获棉籽与光团,指不定就没有出走的机会了。

    毕竟无量宫是他的根基所在。

    根基地内部似乎链接虚空,不断的衍生出灵气,特别诡异。

    这是他在任何地方都感应不到的灵气复苏动态。

    无形中让他怀疑根基地内部有问题。

    有隐秘。

    只是他尝试过再次挖通无量山,探查究竟,但失败了。

    而无量山内部似乎正在固化,凝固。

    这让他一筹莫展。

    无形中把思维联想到遁空而走的光团上了。

    不过追寻光团固然势在必行,但根基地内有亲友,好像还是启动回归地球的钥匙?

    这让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舍弃无量宫。

    因此,在确保无量宫为私有地的前提下,他就要乘机稳固无量宫的根基。

    这就关系的地利人和了。

    显然,他拥有无量宫,地理不愁,但赢得人和就有些困难了。

    何况还关系的发展趋势。

    这就必须要解决无量宫军民的一切生活问题,甚至于包括亲友情感问题。

    都是必须解决的现实问题。

    而无量宫的发展单凭他一个人做不来,也不会去劳心费力的去做。

    这就要收服一大批心腹,替他去做。

    因此,他要解决心腹过冬的棉衣,防冻之余,让心腹在大冬天里可以劳作。

    只不过上官婉儿想不到这些问题,本打算与公子争论下去,奈何金鹰振翅而来,遂双双骑乘金鹰振翅高飞。

    风吹雾涌,耳畔寒风呼呼作响。

    这给身心带来一阵阵刺骨的阴冷,但飞上高空,超越了福临山之巅,便见东方天际泛起一抹鱼肚白,莫名的感触到一丝丝暖意,驱散了身心上的寒意。

    旭日东升,绽放出希望之光,闪耀天地……

    …………

    二人的心境,与处在中军大帐独坐的李靖截然不同。

    “呼啦”

    待亲卫统领挑开帐篷门帘,走近大帐,便见他一脸疲惫,双目发赤的看着自己,不禁遍体一颤,跪地奏报:“统帅,我们派去刺探王浪军的探子,一去不返,只怕……”

    “嘭”

    李靖拍案而起,瞪着他喝斥:“废物,本帅不是让你们一字排开,组成三道相隔五十米的刺探队形,慢慢的向前推进吗?

    怎么会一去不返?”

    “统帅息怒,他们不但一去不返,而且末将亲自去查过了,他们连尸体都没留下来……”

    亲卫统领慌忙辩解,吓坏了。

    眼见他心有余悸,劫后余生的模样,李靖一愣说道:“好,好的很啊!

    好一个王浪军,那就休怪本帅无情了。

    传令三军,伺机把土谷浑残军诱入王浪军的眼皮子底下,让他与土谷浑大军狗咬狗。

    绝对不能让他们好过!”

    “得令……”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章节目录

大唐俏郎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圣灵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灵火并收藏大唐俏郎君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