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看主子生气了,众人连忙求情,贺将军直言直语,却是一片忠心,求放过。

    跪在地上的贺将军刚才冒冷汗,现在开始打煽情牌了,拱手哽咽道:“陛下,属下鲁莽之辈,承蒙陛下不弃,方有今日。愚忠不可取,属下当自我了断,还请陛下保重。”

    朱木连忙也跪下来了,拱手道:“陛下,贺将军忠勇无双,且四面埋伏之际,不可斩杀将领啊,还往陛下三思!”

    “望陛下三思!”众人异口同声。

    拓跋焘自然不是真的想要杀大将军,就是被人围困,到底中了柔然的奸计,一肚子邪火没处发泄。此时,他盯着贺将军,双眼能冒出火来,气的小脸煞白。

    到底还是年轻些,麦小吉微微摇摇头,说道:“焘弟,朱木将军所言极是,大敌当前,还是尽快召开战前会议吧。”

    对,开会!

    哪有闲情逸致再立军帐,拉起帷幔,召集几名将军,战前会议就在这粗陋的环境下召开。

    态度还是比较一致的,众人都觉得,目前还不知道对方的真实实力,虽然本方拥有五万精锐骑兵,也不能强行与柔然作战。

    而且,地面崎岖不平,骑兵也不占据优势。

    商量来商量去,拓跋焘立刻下令,就在山上扎营,让士兵们立刻到附近收集石块,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垒砌出高墙防御。

    贺将军戴罪立功,主动将这个活揽了下来,积极备战。

    五万人的效率非常惊人,然而,敌军正从四面八方赶来,不会留给他们太多时间。贺将军忙前忙后,满头满脸都是灰,嗓子都喊哑了,但却是顾得了西头,东头的墙却倒了。

    拓跋焘正在和几位将军研究作战计划,麦小吉看这位贺将军着实可怜,背着手来到他身边。贺将军一看麦小吉走到跟前,很不自在,用手抹了把脸,呵,更是没法看了,面前站着的就是一头老虎。

    “贺将军,这速度,有点慢啊!而且,那边的都倒了,不解释。”麦小吉说道。

    “山石虽多,但来不及撬动大块的。”贺将军如实道。

    “这座山虽然不大,但石头多的是,怎么就挑不到合适个头的?”麦小吉反问。

    贺将军脸上一寒,认为麦小吉是来找茬的,嗡声道:“属下早就说过,来不及!”

    “贺将军,其实啊,找山石,不能只看表面那些,有的埋在土里,一把拉就出来,或许就是你想要的。”麦小吉点拨道。

    贺将军挠挠头,话虽这个理儿,但他真的不想重复第三遍,实在是没时间了。却听麦小吉又说道:“我小时候也是从山上长大的,要不我去找,你带人去搬,如何?”

    “你肯帮我?”贺将军不可置信道。

    “错!”麦小吉摇摇手指头,冷笑道:“我只是在帮自己,围城不结实,我也逃不出去。”

    麦小吉所说的,是心里话,飞翔功能时长有限,未必就能从敌军上空飞过去。贺将军半信半疑,但还是让人跟着麦小吉,遇到合适的石头,立刻搬运过来。

    透拍之下,一块块山石或被挖出或被撬下,等运到贺将军跟前时,他惊得嘴巴大张,半天合不拢。一块块好像已经是切好的,大小合适,形状均匀。

    还愣着干什么,贺将军连忙将不稳固的推墙倒,换上新运来的石块。那些碎石反而可以留下当做武器,一劳多得!

    站在山顶,麦小吉也无限感慨人多力量大,不到半天时间,大军已经在山坡上造出了一座坚固的城池。城墙自然比不得王都结实,但却是居高临下,下方情形一览无余。何况,柔然军也没料到会有这一招,攻城的准备显然不足。

    拓跋焘在将军们的陪同下巡视新城,赞叹不已,得知是麦小吉帮忙找来合适的石块,更是开心,激动道:“麦兄,有你相助,更添一丝胜算。”

    “焘弟客气!”麦小吉心里却有些叫苦,因为原来的胜算只是三成,三加一也不多。

    天色开始暗淡起来,其实早在半个时辰前,柔然大军就已经赶到了这里,北部的军队还一度想要攻山,不过却最终选择退下,然后在距离不足半里地左右的地方扎营。

    弓箭手早就做好了准备,躲在石墙后面,从缝隙中瞄准山下。

    从数量判断,对方人数不下十万,或许还有增援。拓跋焘就困在这里,柔然当然要孤注一掷,耗也得降一行人耗死在这里。

    骑兵的优点,就是推进速度快,作战能力强,但缺点恰恰就是粮草供应不足。麦小吉估计,对方不想过多损兵折将,所以没有冒然上山,要打消耗战。

    围城,被困其中的还是一座破城!

    拓跋焘也有些按耐不住,一次次开会讨论。不得不说的是,到了这等危机关头,将士们还是十分忠诚的,没有一个人选择退缩。

    麦小吉着实替拓跋焘捏了一把汗,就怕柔然大军等不及,如果他们发起疯狂进攻,临时搭建的城池,恐怕坚持不了多久。

    古代的战争是非常残酷的,动不动就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这幅场景,只是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好惨,好恐怖!

    麦小吉仰天唏嘘一番,摇着头回自己帐篷里休息。说真的,自己来这里只为送药,不为建功立业改变历史,两军对阵,真的跟他没有太大关系。

    但麦小吉也不能掉以轻心,时刻关注着外面的动静,时不常就透拍一张,影响睡眠是肯定的。

    大军围城,四面楚歌,拓跋焘带领的这支骑兵队伍,表现出良好的素质,一切井然有序,将军们各司其责,分别带领精锐小分队,守在城池的八个方向上。

    远处,柔然军营也是生起了团团篝火,空气里似乎还能嗅到烤肉的香气,耳边也有柔然士兵唱响的民谣,这是打心理战术,想要以最少的损失获取全面胜利。

    总之,麦小吉觉得,不管战争多么激烈,也跟自己没关系,不就是喝了杯口水茶,吃了几顿饭,还能欠多大的人情。

    至于拓跋焘承诺的薪水,对于他现在的身价而言,也不稀罕。再说了,肯定要班师回朝的时候才能给。

    等不到那时候,麦小吉早已经完成任务,返回滨江的办公室里喝茶去了。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章节目录

极品朋友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水冷酒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冷酒家并收藏极品朋友圈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