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十八日,卯時。武林傳出峨嵋掌門止欲師太因練功不慎走火入魔而死。五月二十一日,各大門派已派人祭祀峨嵋掌門。五月二十三日,三更子時。

夜空萬里,星光點點,樹影婆娑,蟲鳴吱吱。摩天嶺山腳下人影幢幢,有數百人之多。

走在前頭者正是通吃幫五英雄。小邪背着一圈繩索,腰纏數十捆炸葯。

阿三乾脆用麻袋裝看炸葯扛在肩上。阿四、小丁、小七也帶了不少,他們存心炸垮黑巾殺手總壇。

小邪輕輕揮手低聲道:“各位,地頭已到,我的落腳地可能就是秘道出入口,由武當派和少林羅漢陣留守,其它的人潛伏進去,小心別發出聲響,會反光的武器也請掩蓋好。”

人很多,不好傳達,但他們早有安排妥當,而且他們個個都是各派好手,自然明白夜戰的種種措施,三兩下已偽裝完畢。

不久大家已小心翼翼的往叢林摸去。

現已是子時末,人們正熟睡之時刻,雖然不時有驚鳥飛起,但叢林離封屏崖尚有一段距離,故而並沒有被對方發現。兩柱香後大家已通過叢林,來到崖石地帶。

雖是沒有月光,但星光閃閃,能見度也不低。

小邪往前看去,發現第一層洞口有衛兵巡邏,山頂也有幾顆人頭晃動不已。轉向旁邊的明心大師道:“大師,你們先埋伏在這裡,別讓對方給發現,我們先從左邊偏道摸到山頂。”

明心點頭道:“老衲省得,一切按計划進行就是。”

小邪微微一笑,手一揮,通吃幫五弟兄已潛伏到左邊偏道。

只爬了一小段,阿三輕叫道:“小邪幫主,好重啊!”他裝出一副痛苦樣,一大袋炸葯壓着,也夠他受了。

小邪低聲道:“忍着點,到現在你還有心情開玩笑?”

“是學你的嘛!”阿三啞然直笑看,也不再說話。

五人慢慢依照上次爬過的路線,往崖邊爬去。

突地“叮……”一聲輕響,劃破夜空,原來是小七腰門“寒玉鐵”碰到了岩石。

“誰——”衛兵已發現有動靜,往這邊走過來,神情有點緊張。

五人立時伏在地上,一動都不敢動,小邪心中直叫道:“媽的!前功盡棄!”他想如果被髮現,衛兵想叫,立即以飛刀取他性命。

小丁暗叫道:“慘了,什麼時候不好發出聲,現在才出聲,急死人了。”

小七苦笑不已,心想着:“寒玉鐵啊寒玉鐵,我老子的命為你而活,你千萬別叫老子我也為你而死,拜托,拜托!”

阿三心中樂得很,暗道:“來啊,我老人家今天可是大財主,貨多的是,用不完哩!”

阿四心想:“一定是阿三搞的鬼,等一下要好好的整他一頓,媽的!陷害大家。”

五人想歸想,大氣都不敢喘一聲,他們知道這不是好玩,而是關係著各大門派的性命。

衛兵小心翼翼的往小邪他們走過來。

突地——“叮……喀喀……”又是一聲輕響,再加上一些小石子落地碰撞聲。

衛兵腳步停下來,抬頭往高空望去,發現有人在向他招手,不禁脫口自言自語道:“牛頭,你開我玩笑!”

原來崖頂上的哨兵發現崖下衛兵走了出來,故而丟丟石頭開開玩笑,沒想到他這麼一丟,倒救了小邪他們。

那名衛兵啞然失笑的走回去,口中念念有詞道:“我還以為來了凶神惡煞,原來是牛頭這小王八蛋,獃會兒下衛兵,非找他理論不可。”

小邪噓了一口氣,暗道一聲好險,右手輕輕一揮,他們再次往前爬,小七乾脆將寒玉鐵插在背後,以免又發生碰撞而出聲。

一到崖邊死角,就不怕衛兵和山頂的哨兵會發現了。

小邪輕輕一笑,小聲道:“差不多啦!剛纔真是險極了,還好,吉人自有天相,是誰弄出聲響?”

阿四瞟看阿三道:“一定是阿三。”

阿三小聲罵道:“去你的,我好端端的怎麼會想找死?你少陷害我。”

小丁輕聲道:“別鬧,誰發出聲音都一樣,已經過去就算了。”

小七尷尬笑道:“小邪,是寒玉鐵撞上了岩石,才會出聲。”

小邪聞言輕笑道:“原來是寒玉鐵發威啦!它知道我要用它,所以忍不住就叫起來,小七你下次小心點,把寒玉鐵給我。”現在不是鬧的時候,小邪也沒心情去教訓小七,他可不願意拿自己生命開玩笑。

小七抽出寒玉鐵交給小邪,輕笑道:“好好用,剛纔它太囂張了。”

“我省得!”小邪接過寒玉鐵,輕笑一聲,已如幽靈般的翻身射向崖邊,像一片輕煙,一團薄霧,無聲無息直往崖頂飄上去。十餘丈一過,其勢已竭,他輕輕將寒玉鐵插入岩石,一個借力又拔高七、八文。如此三次借力,已然飛升到崖頂,姿勢是如此優美而從容不迫。

只見崖頂差不多有五丈方圓,前端就是哨兵崗哨,是一小亭,有四名手提長刀之哨兵,兩名在打盹,兩名則往前巡視,想必他們是輪着睡。

小邪算準了方位,欺身猛躍,有如狂虎出柙般撲向兩名哨兵,隨手一揚,兩道寒光已射向躺着打盹的那兩名哨兵。寒玉鐵一揮、一送、再截,很快的已切斷兩名站崗哨兵之咽喉。

“糟了!”小邪心頭大叫一聲,人影已往前邊崖下掠去。原來一名哨兵在倒下時,手一松,長刀巳往下掉。只見小邪有如電閃般的往下沖,左手疾抄,抓住長刀,猛提真氣,硬生生的將身形逼向崖石,足尖輕點崖壁已倒射往屋頂沖,再翻身落在屋頂。這種輕功妙到絕頂,能在空中煞住沖勢,直角般的轉向再翻身向上,簡直駭人聽聞,說給人家聽,誰也不會相信,也只有小邪才會練這種功夫。這要歸功於他練功時,連睡覺都只用尖刀頂住頭、腳,久而久之他一提氣巳能將身體重量減至最輕,“練時難來,用時易”,這種道理懂的人就較多,只要有心練,啥事也有可能。

小邪噓了一口氣,驚險笑笑道:“好險,媽的,這游戲不好玩,剛纔是上邊丟石頭,現在差點就丟長刀,不把下邊衛兵嚇死才怪!”說著他很快將身上繩索放到後邊崖下。

不到盞茶功夫,小丁已上來,接看是阿三,阿四和小七。

阿三往四處看去,笑笑道:“真***天高皇帝遠,好戲開鑼了沒有?”他已經躍躍欲試。

小邪道:“等一下,離醜時還差一點時間。”

小丁有點怯意:“這裡好高,不怎麼好玩。”

小邪笑道:“等一下就好玩了,我們先把炸葯準備好”眾人馬上解下身上炸葯,點燃香火,準備來個大轟炸。弄好後,他們靜靜坐下來,等待時刻到來。

時間一分分消逝,天上星星也漸漸消失,醜時已慢慢來臨。

驀地——“時間到了!”小邪順着哨兵攀登之繩索往下滑,直到有洞口出現,也不知道是第幾層,他瀟灑的點燃炸葯就往裡面丟,立時反身又掠回崖頂。

“轟——”一聲爆炸響起,有如晴天霹靂,火山爆發震得山嶽隆隆作響,耳鳴不已。

“哇……呃……”,“救命啊……”,“有伏擊快逃,”,“敵人攻來了……”,“準備應戰,不要亂竄……”霎時崖下亂成一片,唉叫聲,救命聲,憤怒聲,腳步聲,喘息聲……

……雜亂喧囂無比。

阿三見狀高興直叫道:“好呀,好呀!”又丟了數捆炸葯。

“轟……轟……”“哇哇……呃……”只見崖下血染滿地,屍橫遍野,肢離肉碎,慘不忍睹。

“有埋伏,大家退回來——不要驚慌!”黑巾殺手霎時往洞內退,不敢再出來。

“稟使者,我們該怎麼辦?敵人已將總壇圍住了。”

黑巾使者道:“總壇主,我們先突圍再說。”

總壇主道:“在深夜中突圍恐怕不太容易,他們既然有備而來,說不定已到處埋下炸葯。突圍太過冒險。”

黑巾使者點頭道:“你說的也有道理,先叫幾個人出去探探看。”

“是!”總壇主高叫道:“第一隊往前沖,如脫逃者,一律處死!”

“是!”數十條人影已往叢林方向衝去。

明心大師見有人衝過來,馬上指揮道:“左邊迎敵,右邊掠陣!”

左邊霎時涌出許多人,迎向黑巾殺手。

兩軍交鋒,刀劍錚鳴,寒光閃爍不止,哀嚎也已傳出,一邊是被困猛虎,一邊是雄獅出柙,戰得難分難解,但由於各大門派來的都是高手,不到兩刻鐘,已控制全局,大獲全勝。

不久,第一隊黑巾殺手已全軍覆沒。

“退回來——”明心大師照小邪計劃,在天未亮,支持未到前,不宜強攻。眾人在他指揮下已退回林中。

黑巾使者見到第一隊,少說也有七、八十人,還不到半小時就全軍覆沒,他也有點心寒。

總壇主道:“稟使者,屬下以為,不如用屍魂人突圍看看。”

黑巾使者已心頭亂糟糟,他點頭道:“好,你去將屍魂人全部弄出來。”

“是!”總壇主拱手揖身,已走向洞穴。不久他已領出二十三名屍魂人。

黑巾使者左手一揚,已灑出淡黃色粉末。

“咻——”屍魂人一聞到粉末,已飛奔出洞,直往林中衝去,這些殺不死的木乃伊,可如千軍萬馬般的勇猛而難以抵擋。

明心大師見有人衝來,馬上喊道:“右邊上!”

立時有數十道寒光射向屍魂人。

兩軍再度交鋒,雖然各大門派來的都是高手,但比起殺不死的木乃伊,就要差上一截了,戰不到五分鐘,他們已感到不支,死傷也不在少數。

小邪在崖頂上往下看戰局,突然脫口罵道:“媽的!屍魂人!”轉向阿三道:“阿三,等一下我叫你投炸葯,你就投,知道嗎?”

阿三得意笑道:“這還用說?”

小邪點頭道:“那我先下去了。”說完他翻身往崖下縱去,微一借力崖壁,連翻三次圈子,有若飛燕般,輕盈的從數十丈高的崖頂飄了下來,只見他快要落地時大吼道:“大家快退!”身形一落地,揚出匕首往二十餘名屍魂人攻去。只見他身如鬼影,忽東忽西,轉來轉去,並不時偷襲屍魂人。

眾人已戰死三、四十人,剩下的也無力再戰,只好退了下來。

數名屍魂人見有人要逃丟,立即追上去,可惜他們還未追上已被小邪攔下來:“快退,快岈!”小邪邊打邊叫,希望他們快退,好讓阿三丟炸葯。眾人在小邪攔住屍魂人之下,已安全退回來。

明心大師一看小邪獨戰二十餘名屍魂人,他大叫道:“楊少俠,老衲來支持你!”

說著就要往前沖。

“不行!”小邪大吼一聲將明心大師震住道:“不必支持!”說未完,他已無法再說下去,因為他左肩已被划了一刀。“***,啊——”小邪大喝出口,身如騰海金龍,疾如流星的沖了上去。“叮叮”幾聲金鐵交鳴聲,他已砍斷四名屍魂人握刀之手,一個“懶驢打滾”直往前滾去,匕首再劃,已切下兩條腿,“阿三,快丟,快——”吼完他背上已再吃了一刀,騰身躍地,寒光數閃,飛刀已取向左邊三名屍魂人眼睛,“叭!叭!

叭!”三人已應刀而倒,就在此時,已有七把長刀往他身上各處劈來,不得已之下,他點向左邊兩把長刀,”八方風雨”,“逐光掠影”已往左邊衝去,想逃開戰圈,雖是如此,肩頭又吃了一刀,“阿三快呀!***!”他又狂吼起來。

阿三在崖頂直叫道:“我這一炸,不是把你一起炸死了?”他下不了手,不知小邪在搞啥?

“快啊,你再不炸,我***真的翹啦!快點!”

“炸就炸!”阿三無奈的嘟着嘴,點燃炸葯,已往下丟,他大叫道:“小邪炸葯來啦——快躲!”

“小邪——”小丁也驚叫出口,雙手捏得緊緊,神情甚是緊張和害怕。

“啊——”小邪大吼一聲,聲音要比剛纔爆炸聲還來得震耳。只見他有如衝天炮往空中衝去,其勢之快,疾逾電閃,匪夷所思,當時他在莫塔湖之飛瀑下也曾經衝過一次,現在他又沖了一次。

“轟——”巨響傳出,十幾名屍魂人已被炸得肢離肉碎,煙消霧散,不管用了。

小邪也被炸葯餘威掃了一下,撞上崖壁,但他再提真氣,已飄然的降落地面,嘴角有些血跡,受了一點內傷。抿抿嘴唇,他往洞內叫道:“江振武出來吧!今天的事都是我安排的,我存心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出來吧!躲也不是辦法。”小邪已打出火來,?洳壞貿粵私?裎淶娜狻

黑巾使者江振武一聽,臉色變了數變,他走出洞口笑道:“楊小邪你沒死,命是有點長。”

小邪叫道:“江振武,你不用說這些廢話,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你有何話說?

我給你機會。”

黑巾使者長嘆幾聲,凄涼笑道:“我真的這麼可恨嗎?”

小邪罵道:“你少假惺惺,江湖中誰不恨你這位大仁大義的黑巾使者,我恨你給我帶來不得安寧的生活,所以我要殺了你。”

黑巾使者慘然笑道:“你認為殺了我,你就會得到安寧?”

小邪叫道:“至少會安寧一段時間。”

黑巾使者有點自嘲道:“只怕未必。”

小邪瞪着他道:“你不必說這些,如果你沒話說,就準備受死吧!”

黑巾使者嘆口氣道:“我有苦衷,說也沒人會聽了,對不對?”

小邪答道:“不錯,你也許有不得已的苦衷,也許沒有,但不管如何,你已經做出令人髮指的事了,沒人會原諒你。”

黑巾殺手有點英雄末路的凄涼,他輕輕問道:“外面……都是人嗎?”

小邪點頭道:“不錯,有人,還有炸葯。”

“看樣子我是逃不出去了。”

“你是逃不掉了。”

黑巾使者嘆口氣已沉思起來,他有意拖到天亮再說。

小邪見他不說話也不強逼,他有意等到天亮,等着大軍來到,局勢將會有利。

就這樣兩人乾耗看。

天已漸漸亮了,黑暗已漸漸消失。

黑巾使者看看東方已吐白,他苦笑道:“天亮了。”

小邪笑得很甜道:“天亮了,你的面罩可以拿掉了吧?”

黑巾使者凄涼笑道:“有何不可?楊小邪,在我打開之前,我想說一句話,你一定要相信我。”

小邪輕笑道:“你說說看,說不定我會相信你。”

黑市使者啞然失笑道:“我是個放羊的人,你相信嗎?”放羊的人意味着說真話卻無人相信。

小邪凝目註視看,他良久才點頭道:“我相信你。”

黑巾使者輕聲道:“謝謝你。”說看他拉開黑巾,露出那美麗的髯須,正是江振武。

“嘩……”群眾起了一陣騷動,莫不對此感到驚訝不已,雖然小邪早已知道江振武就是黑巾使者,江湖中也有所傳言,但畢竟江振武名聲太好,很少人會相信這件事,現在他一現出真面目,眾人有的目瞪口獃,直叫人心難測;有的口吐睡?i,不屑與之。江振武為大家帶來的是驚奇與不恥。

江振武並沒有多大的反應,苦笑一聲,他問道:“楊小邪,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小邪得意笑道:“你該記得‘碧血丹青’吧?”

江振武又是一楞,輕嘆道:“原來你早就暗算我了,不過我告訴你,你並沒有全嬴,你還是失敗了。”

小邪輕輕一笑道:“我失不失敗,能不能嬴,與你無關,不是嗎?”

江振武平靜道:“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等到天亮?”

“想突圍。”

江振武點頭輕笑道:“這是一點,最重要的是我在等武痴醒過來。”

小邪心頭一震,他笑道:“原來你在等武痴,那我也告訴你,我為什麼要等到天亮。”

江振武答道:“想看看我到底是不是江振武?”

小邪也點頭輕笑道:“這是其中之一,最重要的,我是在等支持人手到來。”

“哈哈……”兩人相對仰頭長笑,一位絕代梟雄,一位絕代混混,一位老謀深算,陰險無比,一位機智過人,詭計多端。兩人都能算出對方心思,但也各自隱藏了心思,難怪他們會笑得如此“惺惺相惜”。

江振武笑道:“我進去了,希望你能打嬴這場戰爭。”說完他已走回洞內。

小邪也走到明心大師那裡,他問道:“大師,咱們情況如何?”

明心大師回答道:“折了四十餘名,不損局面,後援已到山下,是否要開始攻擊了?”

小邪笑道:“等一下,好戲正在後頭。”

突地——“楊小邪納命來!”一陣狂叫聲已從洞口傳出來。

小邪急道:“明心大師,武痴已出來,我去纏住他,等一下就看你的了。”說完他已反身往前掠。

洞口已奔出一位滿頭亂髮,衣衫破舊之老人,他不是武痴是誰?武痴一見到小邪,雙目瞪如牛眼,大吼一聲,已快捷無比的撲上來。他已不是人,出的招式更不是人所能做得到的,快,快得比閃電還快,快得令人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小邪也不敢掉以輕心,左掌猛揮,硬是逼向武痴。

“砰-”雙方對了一掌,小邪悶哼一聲往後摔回七尺餘。武痴滾在地上,也弄得灰頭土臉,雙方棋逢敵手。武痴先是一愕,但立即又騰身往小邪罩去,“納命來!”狂吼一聲,已亂打出手,雖然他的招式像是亂打亂砸,這正是武學最高峰,有形化於無形,威力自然不同凡響。小邪見到對方掌勢已攻來,其勢又急又快,只得往左邊滾去,先避開攻勢,再一反身雙掌削向武痴脅部。猛然一扭,武痴閃掉小邪這一掌,但身形也撞向岩壁,砰然一聲,他右掌硬將岩壁印出一隻尺餘厚的掌印,功力着實駭人。大喝一聲,他已化作一道光芒,奇快無比的往空中衝去吼道:“楊小邪,夠功夫,哈哈……”他已打出味道來,今天可要好好較量一下身手。

小邪眼前一花,一掌已是劈空,口中直叫道:“媽的!這老家伙有一套,竟敢比我快!”話音未落,閃手一揚,寒芒立現,巳射出百發百中之飛刀,直取武痴咽喉,希望一下子就將他射死,以便進行下一步行動。可惜天不從人願,只聽武痴悶呃一聲,飛刀只截入他咽喉一分,划出一道血痕,武痴見自己並沒能躲掉這把飛刀,而且又見了血,已然哇哇大叫有若瘋子,出手也加快加狠不少。

兩人這一糾纏,已過了數十招,互有勝負,小邪以輕巧靈活稱強,武痴以渾厚有力為雄,殺得難分難解,震得周圍十丈方圓狂風大作,罡風逼人。

突地——“楊小邪,第一洞口有個大比武場,你何不上丟?”發話正是江振武。

小邪聞言心想:“也許那裡面有機關,但憑自己身手,當不至於逃不過,何況還有個武痴!”剛想這裡,一分心,已被武痴擊中胸口,哇了一聲,身形已往後摔去,口角也流出血跡,“***臭武痴,可惡!”話音一落,飛刀數把已射出去,怒喝一聲,人已幻作一道青光划過空中,不可思議的擊向武痴胸口。

“呀呀……”武痴硬是被飛刀弄得滿面憤怒,手臂猛揮砸掉三把飛刀,而自己手臂也被飛刀划出三道血痕,緊接而來的是小邪激烈之攻勢,要躲已是不及,“砰”一聲,他也吃了小邪一掌直往後捧去,真是臘月借的帳,還得快。

此一鬧,浪費了我不少時間。武痴一個人制你已是足足有餘,你又怕什麼機關?

“江振武又開口要支開小邪。”放屁!“小邪大罵出口,話未落,他已迎向武痴,兩人再次糾纏。江振武見小邪不吃這一套,他只好要武痴上去,以便自己脫逃,他叫道:“師父你們到上面去打,我要收拾這些壞人。”

武痴一聽答道:“好!徒兒你好好殺敵,我上去了。”“喝——”猛吼一聲,雙掌齊展,出盡所有力量,將小邪逼向崖壁,並不停攻擊,想將小邪逼上洞穴。

小邪被他一逼,倒有點手忙腳亂,性子已發,他吼道:“***老瘋子,你以為我怕了你?上!”話音未落,他己平空拔起十餘丈,一個“蜻蜓點水”再掠上七、八丈高,閃身已住洞內射去,這手輕功可說絕無僅有,一點都不拖泥帶水,而且快捷無比。

“哈哈……”武痴大笑幾聲,依樣平空掠向山洞,只見人影數閃,兩位絕代高手,一老一少已消失在洞口中。

小丁見不到小邪,甚是緊張道:“我們快下去,小邪不知如何了?”

阿三笑道:“反正小邪命大得很,雖然他還差武痴一點點,但我想應該沒有問題,再說我們下去,只會增加他的負擔,算了吧!還是留在這裡最理想了。”

小丁急道:“可是我還是不放心……”她很矛盾,下去嘛,又怕給小邪添麻煩,不下去嘛,又怕小邪有所失閃,真是進退維谷,還好事情來了。

只見崖下——“殺……沖啊……”江振武已領着所有黑巾殺手往外突圍。

阿三一驚大叫道:“快炸!”反手一丟,炸葯有如雨點般往崖下落。

“轟……轟……”爆炸聲連天,震得人心惶惶,頭昏目眩,眼冒金星,耳鳴不已。

只見屍體又增加不少,慘叫哀嚎聲充塞空間,震人肺腑,扣人心弦,有若鬼哭神泣,日月同悲。這就是戰爭,但不如此,又怎能消滅這些惡魔?好象只要有人,就不能免去戰爭似的。

“殺啊……沖啊……呃……啊……”炸葯已停,兩軍人馬上陣,一片混亂,刀光劍影,個個不怕死,不要命,殺得眼紅,傷了也不管,直到倒地為止,一時之間,斷臂殘肢,屍橫遍野,血流滿地,驚天地,泣鬼神。

黎明本是佳景,但此時再也不美了。

小邪和武痴兩人已鬥了數百回合,只見小邪臉已泛白,胸口起伏不定,顯然已受了不輕之內傷。

武痴衣衫盡碎,兩眼怒火如熾,氣喘不已,敢情他比小邪老,體力有點不勝負荷。

“免崽子,老夫今天不劈了你,我就死在這裡,啊——”武痴大吼出口,翻身一蹬,雙掌猛推,挾着雷霆萬鈞之力,電掣風馳般的往小邪劈去,掌勁十足,霸道無比。

“來呀!誰又怕誰?”小邪知道白己內力還是稍差了一點,不宜硬拚,只有以靈活身形將對方累倒。只見他如蜻蜓般,東點一下,西掛一掌,存心想把武痴累死在這裡,雖然如此,他還是不時會挨掌。

“哇哇哇……”武痴劈了許多掌,都不見效用,暴跳如雷,哇哇直叫,掌勢再揚,已將小邪往洞內逼,他想洞內範圍小,小邪也就無法閃避,這樣一來,他就能手刃小邪了。

“混蛋哪!你想來這一招?喝!”小那大喝一聲,抽出匕首,騰身往上掠,“天馬行空”、、“鷂子翻身”、“飛鳳還巢”一連三招,一氣呵成,猛往武痴身上“至陽”

穴刺去,其勢之快之猛,已無法形容。

武痴一看小邪不再閃避,突然往自己攻來,而且攻勢如此凌厲,想舉掌封掉已是不可能,虎吼一聲,一個“懶驢打滾”往左前方滾去,躲掉“至陽”穴那一刀,右腳往後踢向小邪腹部,雙掌亦乘機擊向小邪頭部,上下開攻,威猛無比。

“哇佳佳!”小邪狂叫一聲,見人影己落空,腳風已至,不得已,只好來個“鯉魚躍龍門”,身形有如大蝦般往後彈去,躲掉武痴這一腳一掌。“媽的!這不是辦法!”

他巳決心拚上了,深吸一口真氣,立時欺身向前,右掌已幻出無數掌影,挾着千軍萬馬,浪濤奔騰之勢,快逾追風的罩向武痴。

“來得好!”武痴胸有成竹,冷笑數聲,雙掌亦運起十成功力往前衝去,來個硬碰硬。

“砰”、“哇!”小邪還是像以前一樣倒飛出去,撞在石壁上,奇怪這石壁竟然有活門,他一撞,已將活門撞開,人也往裡邊摔。

“那裡逃!”武痴大吼一聲,電也似的衝進去。

“砰”一聲,石門又自動恢複原狀,裡面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

小邪一掉入石壁里,其勢未竭,直往後滾了三丈遠才停下來。

“楊小邪納命來!”話音未落,從小邪身後已竄出武痴人影,只見他掌勢凶狠的往小邪頭部砸去。

“哇卡!武痴怎麼比我快,從後面來?媽的!”小邪苦笑一聲,人已再次往前滾,但為時已慢,“砰”一聲,他已被震出三丈開外,摔在地上,喉頭一甜已吐出一口鮮血。

“***!”小邪已打出怒火來,“啊——”狂吼出口,他已撲向武痴。

“啊——”武痴甚是得意的大吼,也撲向小邪。

兩人這一交手,“砰-”大巨響已傳出來,小邪已如斷線風箏往後摔去,“砰”又撞上牆壁,撞得他頭昏腦脹,血氣翻騰不已,直靠看牆壁支持身軀。

而武痴也往後??,砰然一聲,他也撞上牆壁馬上滾落於地,可惜他再也不會動了,因為他已死在小邪的第二把飛刀之下,飛刀從他左眼射入,直穿後腦而出,一代高手就這樣與世長辭了。

小邪聳聳身子苦笑道:“這一戰好苦啊!哇嗚!”“砰”他已無力的摔在地上,只好慢慢的爬向武痴。不久他摸到武痴屍體,這才放心的噓了一口氣,滿意喃喃念看:“還好,還好……”他心中感到自己功夫沒有白練,感到自己飛刀果然沒人躲得過,他高與得哧哧笑着,已忘了身上的創傷。

勝利往往是最大的補償,比什麼都好,小邪在淺嘗這種滋味,縱使得來是如此不易,但都更耐人尋味。

喘了口氣,小邪已反身往石壁出口走去,手一推,很意外的,石壁並沒卡住,應手而開,他不禁失笑道:“原來江振武沒騙我,呵呵……”帶看蹣跚步伐往洞外走去。

洞外,好靜,再也沒有喧囂、怒罵、哀嚎聲,好象一切都結束了。

突地——“***,江振武,你敢動她一根頭髮,我就將你炸成肉片,***,***……”

這是阿三的聲音,他正爆跳如雷的直跺腳。

小邪一聽,心中直叫苦也,猛提真氣,直往洞口掠去,往崖下一看,只見阿三、阿四、小七都在下麵,獨獨少了小丁,他急叫道:“阿三……小丁呢?”語氣中有點累,顯得無力。

阿三一見小邪已出現,大喜叫道:“小邪快,江振武把小丁挾持了,在崖頂,***江振武趁我們下來時,偷跑上去將小丁給逮住,小邪快……快……”他急得說話已有點語無倫次,快個沒完。

“哈哈……”江振武在崖頂狂笑不已,他吼道:“誰敢上來,我就一刀刺死她,哈哈……”他狂態畢露,但已有些英雄末路的感覺。

小邪嘆道:“真倒霉,眼看就要大功告成,沒想到小丁卻落入他手中……”想了一下,他趴在地上裝成很痛苦的再住洞外爬,無力的往崖頂叫道:“江……振武……你還……

是………殺我……比較好……我已重傷得……快要……死了……你將小丁……放下來……

好不………好……”他想先騙江振武,爬上去再說。

“小邪——哇……”小丁一聽到小邪快死了,這下子可顧不了自己安危,立即哭了起來。

“小邪你……你不能死呀!放開我,放開我,快放開我,我要救小邪,我要-救-小-邪——嗚……”小丁一直掙扎,又心急,又傷心,又可憐的哭着。

“小丁……你放心……我還死不掉……:你別傷心……好嗎?”他斷斷續續,有氣無力的說著,想讓江振武聽了會半信半疑,這樣目的就達到。他全身是血,臉色蒼白,胸口泛黑,衣衫破碎,不用偽裝也已夠像。

“小邪,你不能死呀,你不能……嗚……小邪……”小丁掙扎不能脫身,傷心的哭了又哭。

“江……振武……我……我爬上去……換小丁下來……好嗎……我……我想救她下來……江……咳咳……”小那又吐了一口鮮血,和垂死之人已相差無幾。

“哈哈……”江振武猛笑道:“反正你快要死了,我又何必殺你呢?不必了!”

“不……我一定要……要……見……小丁:……。見最後……一面……”不等江振武回答,他抖看身?,慢慢爬往繩索,再慢慢爬上去,“小丁……小丁……我……來了……”

語音越來越弱,真令人聞之而淚下,他爬得很慢,有如蝸牛一般,並不時弄出驚險情景,以取信江振武,乾脆他說一句話就逼出一口鮮血,這樣就更像臨死的人了。

“楊小邪,你再上來一寸,我就真的將小丁殺了,快停下來!”江振武雖然狂叫着,但他不時看看小邪,對於小邪的傷勢倒是半信半疑,口氣也沒有先前那麼硬。他正中了小邪的“來一點”之計。所謂“來一點”就是指漸漸的、慢慢的,有如滴水穿石,有如頭髮一天掉一根,掉到老就掉光了,小邪也是慢慢的來,雖然?k,卻一步步逼近。再加上挾持人質的矛盾心理,江振武想要以小丁作為脫困人質,他還想活,就不會突然間的將小丁殺死。而小邪的“來一點”,也讓他並沒有感到危險一直在逼近他,最少這危險不會使他反應過火的將小丁殺了。

“小邪你不要上來,不要上來,嗚……不要上來,”小丁已哭得梨花帶雨,杜鵑泣血,令人見之則鼻頭一酸而淚下,她好可憐,好無助的掙扎着。

“小……丁……我……我來……來……了……”再慢也有爬到的時候,短短十幾丈,小邪己爬了一柱香,足足半小時,崖下眾人也捏了半小時的冷汗,他們真以為小邪已受了重傷,心情也十分惡劣、傷心,有的人甚至已流出關懷與不忍之眼淚。

小邪一爬到崖頂,已氣若游絲的趴在地上,翹着嘴角,似笑非笑的道:“小……丁……

我……來……了……江……振武……你……放開……她……好嗎?”

“小邪,嗚……小邪……你不能死……不-能-死……放開我,放開我-嗚……”小丁再次掙扎,拚命的掙扎,她可以命不要,卻不能見到小邪如此受苦,“小邪……嗚……

你忍耐點,你不能死……嗚……放開我!放開我,嗚……小邪——嗚……”

江振武已有點控制不住小丁,他厲道:“小丫頭你再動,我就殺了你。”長劍己架住小丁咽喉,想以此阻止小丁掙扎。

“小邪,嗚……放開我,放開我……”小丁人已進入昏迷狀態,快要精神崩潰,脖子都因掙扎而划出一道血痕,血已慢慢流出來,但她還是沒停止掙扎。

小邪一看,心頭直叫苦也,他道:“江……振武……我……你……看……我有……

真正……的……碧……血……丹青……藏……寶圖……你……”說到這裡,他已趴在地上不動了。這也是小邪的技倆“弔胃口”,很有效。

“小邪……哇——”小丁巳不管頸部架看長劍,不要命的往前沖。

江振武一聽到“碧血丹青”四字,立時楞了一下,但只這一楞,情形都變了。

“啊——”小邪一聲狂吼,不可思議的直射江振武,寒光一閃即逝,隨着寒光消逝,一起都已靜下來。

江振武握劍右手腕,插看一把冷森森的飛刀,左眼已被小邪第二把飛刀擊中。飛刀直穿後腦而出,只在左眼留下一滴鮮血,掛在黑色眼眶,顯得十分惹眼。他瞪大眼睛,張大嘴巴,驚駭無比,一動不動的望着小邪。

小丁因為悲傷過度已昏在地上,頸部也有血跡滲出來,一滴滴往地上滴。

小邪立即走上前去,將小丁抱在懷中,並替她止血療傷。

不久,江振武的身軀才慢慢往後倒,往後摔,直墜萬丈深淵,一代梟雄就這樣的結束了他罪惡的一生。

“小丁,小丁你醒醒!”小邪撫着小丁臉頰,有點着急和不忍的輕叫着。

小丁慢慢張開無力的眼眸,悠悠醒了過來,入眼一看是自已心愛的人,她喜極而泣:“小邪-嗚……”伏在小邪懷中,輕便泣不止,現在她也只能以哭聲來表達對小邪的感受了。

不多時,小邪看她哭夠了,這才笑道:“小丁,明天再哭,現在有很多人在下麵,不好意思啦!”

一說到不好意思,小丁才想到還有別人,立即起身,擦去眼淚,哽咽道:“小邪……

我……”她也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

小邪輕笑道:“你什麼都別說,咱們下去吧!”“幽呼——”小邪站起來,拚着最後一口真氣,大聲狂叫,高舉雙手,享受這份勝利的時刻。

“嘩……”群眾如爆炸般的狂吼起來,那種激動有如突獲至寶般的歡呼着,有若平生最大的願望已實現般的雀躍着。

“呀呀呀——小邪——有一套啊……詩口口……哇佳佳,***癟十,有撇啦!”阿三、阿四、小七三人又蹦、又跳、又叫,激動得甚至將自己衣服撕碎,還抓出血痕來,平日所說的口頭禪也叫個不停。

這一戰,邪魔已滅,這一戰,可歌可泣。

※※※涼風輕吹,艷陽高照,白雲悠游,飛鳥遨翔,綠葉婆娑,芳草輕舞,良辰美景已再度回到可愛人間。

“小邪幫主,我嬴了。”阿三喜道。

“你那有嬴?我不是已徑登上了崖頂嗎?”小邪道。

“對呀!沒錯!但小邪幫主你還是輸了。”

“怎麼說?”

“小邪幫主,你可還記得在大別山插天峰時,你說過老是嬴沒意思,以後就賭輸的,誰輸了,誰就嬴,現在我輸了,我當然嬴啦!哈哈……”阿三得意直笑不已。

“這……”

“小邪幫主,你別耍賴,這十年和尚我不必當啦!”

“阿三,你還是要當。”小邪很鎮定而輕笑道。

“小邪幫主!你耍賴?”

“我沒耍賴。”

“既然你不耍賴,我為什麼還要當和尚?”

“阿三,你有沒有忘記我們是如何賭的?”

“當然記得,你說如果你嬴了,我就得多當十年和尚。”

“如果我輸了呢?”小邪笑笑的問看。

……的回答。

“我可沒有說,如果我輸了,就免去你少當十年和尚吧?”

“我……”阿三一臉憋得甚苦。

“不用我我、你你的,你的心我會不曉得?看你鬼眼睛亂動,我就知道你在想些什麼了。”

“哈哈……”眾人大笑不已。

“真***,癟十,還空高興一場!”阿三直跺腳,口中罵個不停,到最後也笑了起來。

“阿三,你如果要長頭髮,我看用種的如何?”

“怎麼種?”阿三問道。

“用刀在你頭上挖個洞,然後插一些豬毛進去,說不定會活呢!”

“哈哈……”眾人直笑不已。

“好是好,不過……我還是覺得和尚可愛。”阿三苦笑不已。

“小邪,我們往那裡去呢?”小丁問道。

“回太原開‘通吃鏢局神探館’。”小邪答道。

“哇!好棒啊!”阿三、阿四、小七已欣喜若狂。

這一戰,九大門派已大獲全勝,黑巾殺手組織也因此冰消瓦解。楊小邪已將歐陽不空的任務完成。帶着“通吃幫”弟兄回太原,去過他嚮往已久的快樂神仙夢。

《全文完》

章节目录

奇侠杨小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李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大结局章:大获全胜,奇侠杨小邪,笔趣阁并收藏奇侠杨小邪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