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银两的事情又怎么少得了师傅呢,夏辉还大气把剩下的三百两银子塞到在师傅的怀里。

    王仲连连摆手道:“阿辉,这些银两我可是要不得,这都是你占卦赚来的,我可是什么事情都帮不上忙呢。”

    “那可不是呢。”夏辉正色道:“师傅,要不是你提出那扶胎之法,只怕我也不知道如何解决这难产之祸呢,更何况那孩子都是在这里出生的,你怎么帮不上忙呢,师傅,你便拿着这银两。”

    王仲看着手里的三百两银子,苦笑不得,别人赚银两都是每天几文钱的,辛苦积攒,自己这个徒弟倒好忙活一天便是几百两银子呢。

    学易果然是一件很有钱途的事情,至少根本不用愁银两的事情,这么几百两银子,放到普通人家足够几十年的花销了。

    “阿辉,你把所有的银两都给我们了,那你辛苦忙活了一天,那岂不是一无所得?要不你拿一部份回去。这么多银两,我也没用花。”王仲建议道。

    一无所得?夏辉心里偷笑,自己得到的可是最多的呢,无论是化解大凶之祸的经验,还是验证新生定理,这都是无价的呢,岂是这几百两银子所能比拟的。

    不过这些事情可是不能说出来,夏辉微微一笑道:“师傅,你觉得我缺银两吗?”

    王仲愣了一下,随即苦笑了一起来,别人不清楚,但是他可是极为清楚夏辉的身家的,先不说从冯家那里诈来的万两银子,单是金南烧猪铺的收入就是花不完的了。

    这区区三百两银子对于夏辉来说真的算不上什么。王仲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这银两我便不客气了。”

    夏辉正式道:“客气?客气什么呢?师傅,以我们的关系你可别跟我客气,如果缺银两花的话,只管到我家里,想拿多少便拿多少,不用客气,只管用便是了,不用还的。”

    王仲听得一阵感动,暗自为当初不惜亲自上门也要招夏辉感到庆幸,这么好的徒弟可是万中无一呢。

    万事处理完毕,大伙也都散去了,夏辉和阿七往宅子而去。

    夜深人静,街道之上不见一个人影,远远望去黑压压的一片,显然百姓们已经吹熄了烛火,进入梦乡了。

    早上便出门,深夜才归家,忙活了一天,还真的有些疲惫。原来打算再到易院学易的,怎知因为这事情打乱的计划。

    不过夏辉没有觉得可惜,易学教程错过便错过了,自己也可以补回来,但是人命呢,死了就死了,可是补不回的呢。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现在自己一下子便了两人,还真的做了一件天大的喜事呢。

    亲生定理也验证完毕了,如先前想的一致,没有丝毫的问题,可以推算和过去未来,那准头也是百分之百。

    第二天夏辉一大早便起床了,他可是打算到易院学易呢,昨天已经翘课了,今天可是要补回来呢。虽然已经成了易师,但是夏辉依然很有觉悟,易学基础乃是易学发展的根基,可不能放弃呢。

    收拾好书袋,正要出门的时候,突然夏母匆匆从外面赶了过来。

    “阿辉,快些准备一下,我听说董大人带着一大官兵正往这儿来呢?人数很多,也不知道是什么来意?”夏母有些紧张的道。

    夏辉眼中闪过一道亮光,瞬间便明白了什么,朝廷的公文终于下来了,这些人可不是冲着自己来的,而是冲着自己身上那极品挡厄物呢。

    “娘,没事的,有事也只是喜事而已,我们出去看看呢。”夏辉笑着说道。

    夏母看到儿子从容不迫,而且好像很高兴的样子,紧悬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

    “阿辉,哪里来的喜事呢?”夏母奇怪的道。

    “等一会你便知了。”夏辉神秘一笑道。

    朝廷圣旨下来了,冯家的事情也终于有个着落了。如果没有意外,冯夫子及其无关的族人都能无罪释放,冯家虽然核心人损失不少,但是至少能够继续传承下去。

    一阵宅门,夏辉便听到从远处传来一阵整齐的脚步声,虽然见不着,但是那人数绝对不下数百之众,而且只怕都是精锐之师呢,否则绝对不会有这种威势的,人未到,压迫感已显,路上的行人纷纷避让着。

    百姓们静静地站在街道两旁等待着官兵的到来呢。

    很快,一队身穿黑甲,配着利刀的官兵出现在街道之上,紧接着夏辉看到几辆马车出现在官兵之中,被官兵紧紧地护卫着,往这边而来。

    官兵的数目不少,粗略目测一下,至少也有上千之众呢?这么一大队官兵居然带进城里,还如此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街道之中,还真的一点也懂得低调的。

    看那道路两边百姓都已经看得眼光发直呢,他们活了一辈子,哪里见过如此的阵仗呢。

    “阿辉,这些人真的来找我们的吗?怎么带了那么多的官兵了?会不会有什么事情呢?”夏母又再一次忐忑了起来。

    夏辉微微一笑道:“娘,没事的,如果他们想对我不利,也不用出动那么多么多的兵马了,更保况,你忘记了我身边还有一百官兵吗?如果这些人想对付我,可是没有必要劳师动众呢,只需要让那一百官兵便能随便捉我呢。”

    夏母轻轻地点了点头道:“你说得也有道理,只是这些人到底做什么呢?”

    夏辉当然知道做什么了,只是这些事情不方便说出来呢,毕竟关涉极品厄石,还是少说一些为妙,免得出了其他的状况呢。

    人马渐行渐近,终于在夏辉的宅子之前停了下来,准确来说是马车在夏辉的宅子之前停了下来,因为那些人马差不多占了大半条街道呢。

    那些看热闹的百姓都惊奇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直觉告诉众人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了,否则绝对不会有官员带着那么多的人马来到夏辉的宅子的呢。

    众人皆是好奇不已,相互之间低声议论着,心里都为夏辉担心着。

章节目录

大易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南易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易子并收藏大易师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