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底,人道走向巅峰,是符合所有人的利益的。“顾全大局,谁的大局?”

    姬仙易对此有些不置可否,不过没有在这上面多说什么。

    “地皇推动人道发展,难道就不担心将来有人超脱出来,跟地皇算账吗?”

    “毕竟不管怎么说,地皇如此算计,实则使得很多人都入了棋局之中,命运不由自主,若其超脱出来,到时候清算这一切,地皇有敌,恐怕其心血会被彻底耗费掉。”

    “若有如此人物,横空出世,那才是地皇所乐见的。”

    陈九歌淡淡说道:“正因为未来之中,并无诸多变数,地皇一眼望穿万古岁月,都找不到至强者可以与其比肩。”

    “这种情况下,地皇才是倒果为因,使得那悠悠万古以来,人道最巅峰时期的景,化作世界开辟之初的根源。”

    “如此一来,此后悠悠万古,都在此基础上发展,想来会有足够成就。”

    姬仙易听到这里,微微一愣,随后才是说道:“原来如此,地皇如此谋算,令人钦佩,只可惜,神通不及天数,这荒古纪元,并未延续下去。”

    “是啊,荒古纪元,终究走向破灭,这其中,或许有着天外天强敌的算计,因缘巧合之下,使得这一切都化作土灰。”

    “但地皇的算计,并非彻底失败了。”

    陈九歌淡淡说道:“另一段岁月中,吾等依旧留下种种后手,更不要说,在那其中,荒古纪元带来的影响,是无法磨灭的。”

    “只不过,如此一来,你等并不能时时掌控那一段岁月的变化。”

    “这就给人掺沙子的机会了,可以肯定的说,在那其中,必定有着其他人的种种手段,将来,你等只是图做嫁衣,这都是说不定的呢。”

    “将来之事,未必符合所有人的意愿,但在那样的土壤中,或许有至强者可以诞生出来。”

    “那无尽未来,笼罩迷雾中,更值得期待,而不是吾等一眼就可以洞穿古今未来,不然的话,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那荒古纪元之中的谈话,赵铭洛飞雪齐鸿信三人自然是不知道的。

    实际上,赵铭洛飞雪齐鸿信三人此时遇到的情况,有些不妙。

    一位曼妙女子,踏空而来,那是荒古禁地中的禁忌存在。

    “帝姬的气息!”

    “出来!”

    那曼妙女子声音清冷,其中却透着一种无上威压。

    哪怕是齐鸿信,面对那曼妙女子,都不敢有丝毫抗拒。

    如果齐鸿信本体亲自过来,或许有着跟那曼妙女子抗衡的底气,但眼下来,在这里的不过是一道神魂。

    齐鸿信当然不敢扎刺,这一道神魂,真说起来,就算在这里毁了,都不算什么。

    但齐鸿信本体那里,太过显眼了,整个天道宗,其中稍有一点波动,恐怕就会惹得一些暗中窥视者的怀疑。

    如此情况下,这一道神魂在外,反而是至关重要的。

    或许天道宗的危机,能否解决,就要看这一道神魂的机遇了。

    赵铭洛飞雪齐鸿信三人从那青铜巨棺中出来,那青铜巨棺就这样静静停在那里,似乎并无什么反应。

    忽然之间,整个青铜巨棺身上,流淌有混沌光。

    赵铭眼尖,看到有一道道先天神祗的印记,都被那青铜巨棺直接献祭了。

    赵铭跟洛飞雪对视一眼,彼此都有些心知肚明。

    青铜巨棺之所以要将三人送往荒古纪元,或许就是为了那先天神祗的印记。

    只不过,赵铭洛飞雪齐鸿信三人可没有得到什么先天神祗的印记。

    如此情况下,那青铜巨棺到底是从哪里得到先天神祗的印记的,就有些说不清楚了。

    这背后或许有着隐秘,只不过,赵铭没有深究的想法。

    “也不知道那些先天神祗的印记,对青铜巨棺有什么作用?”

    赵铭心中有些不解,尽管先天神祗十分厉害,但这也要看跟谁比了。

    对于青铜巨棺这等彻底超脱的存在而言,所谓先天神祗,或许不比蝼蚁强多少。

    “青铜令牌!”

    那曼妙女子接过那青铜令牌,青葱玉手,抚摸着那青铜巨棺,感受着其中的气机。

    那曼妙女子微微有些失神,“太岁终于又一次见到帝姬的气机了,不知帝姬到底流落到何方呢?”

    “你们借助青铜巨棺的力量,去了荒古纪元一趟,交给你们青铜令牌的人,到底说了什么?”

    齐鸿信听到这话,脸上带着一丝苦笑,“前辈,吾等若是妄言,恐怕会惹来天谴。”

    “天谴?那是什么东西!”

    那曼妙女子冷哼一声,道:“所谓天谴,我一力承担就是了。”

    “那位交给我们青铜令牌的前辈,说有这一块青铜令牌,可以借助因果气机,找到帝姬前辈。”

    “找到帝姬?”

    那曼妙女子眸子中,陡然有精光乍现。

    那精光流转,宛若雷霆炸开,让人不可直视。

    九天之上,劫云笼罩,却被那曼妙女子一言喝退,消散开来。

    “帝姬来到这一段岁月中了?”

    “不可能,帝姬当初施展伟力,将我送到这段岁月中,让我在这里等下去,等一件天宝,到时候逆了那天命因果。”

    那曼妙女子喃喃自语,“若帝姬也来了,那帝姬亲自出手,完全比我这样毫无头绪的等待要好多了。”

    “若帝姬来到这段岁月中,为何一直来,我都不曾见到过帝姬?”

    “前辈,帝姬应该在远古出现过。”

    齐鸿信淡淡说道:“以帝姬的强大,若刻意隐瞒,那想来不会有什么问题。”

    “可这是为何呢?帝姬若是出现,应该来见我才对。”

    那曼妙女子眸子中露出疑惑之色,随后就不再多想。

    “罢了,有这一块青铜令牌,要找到帝姬,相对就容易许多了。”

    那曼妙女子拿着青铜令牌,最后望了青铜巨棺一眼,却是打算离开。

    “前辈,帝姬远古之时,都不曾与前辈相见,此次前辈寻找帝姬,或许依旧没有多大希望,还不如让我等找到帝姬,到时候前辈再来相见更为合适吧。”

    “你等找到帝姬?”

    那曼妙女子微微蹙眉,随后轻叹一声,道:“或许帝姬的确不愿与我相见,难道说,帝姬对我有什么误解?”

    “拿去吧。”

    那曼妙女子将青铜令牌,再次交给齐鸿信。

    “吾为太岁,等见到帝姬,就说太岁想要见她。”

    “是,前辈。”

    等太岁身影消失不见,赵铭洛飞雪齐鸿信三人才是松了口气。

    “不知该如何寻找帝姬?”

    这个问题,仔细想想,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运朝之主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章节目录

运朝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枫雪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枫雪乱并收藏运朝之主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