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云自己不能出这个面,更加不能离开地球,前往中心宇宙。

    一方面他要把持大局,另一方面,当初他遇见德古王公时,王公明显不认识他。

    他就这么带着德古的血液,出现在王公面前,怎么可能隐藏的住?那种比王公还要纯粹的血液,一名永生者,不可能忘记!

    既然一千多年后的王公不认识他,很有可能,他从来没有去过德古的驻地。

    时空穿梭,没有悖论。

    未来只要发生过的事,就不会再改变,就算他现在启程前往中心宇宙,也会因为各种意外,到不了中心宇宙不说,还会惨死在悖论下。

    “穿梭时空就是穿着带刺的衣服,踩到香蕉皮滑倒在地,尖刺先刺的就是自己。”林云摇头感叹。

    “小弟是先有的鸡,还是先有的蛋?”猪宝忽然气质一沉,若有所思,变成了哲学鼠。

    林云明白猪宝想要问什么,如果他来自未来,根据过去的历史,总结出了公民九星,消费层区分级的制度。那么这两项制度,从一开始,又从哪里来?

    “这个问题不难。

    历史上出现过的转折点,下到一部经典著作,上到管理国家制度律法,又从哪里来,你知道吗?”林云笑着说。

    “人想出来的呗!”猪宝眨眼。

    “准确的说,既来源于对过去历史的总结,也来源于一种灵光闪现的感觉。很大程度上,源于无中生有的创造。

    现在也是同理,除了我总结的历史是未来的历史,而未来成了激发我的灵感的催化剂外,这个创造的公式,没有丝毫改变。

    你之所以会问鸡蛋问题,是因为你站在了先入为主的立场上,去尝试解释我们自认为会那样发生的事。

    倘若我们把创世纪的这段历史抹去,一千年后又有谁能够想到,现在的鸡,源自旧时代的一个基因细胞,因为培养装置才得以重生?

    从一开始,鸡蛋问题就无法成立。同时,国联的成立,包括国联后来的制度,其实都源自于我那灵光一现的灵感!”林云说。

    “当未来的人回到过去,未来就成了现在的灵感了吗?”猪宝小眼发亮。

    “从这个问题上,我们也就能够佐证出,时间并不存在。所有所谓的历史片段,都是物质某个运动过程的记忆。”林云意味深长的说。

    “砰”猪宝吐着小舌头,头顶冒着“青烟”,翻着白眼昏厥了过去。

    “小归零的脑子宕机了。”小蓝调侃。

    “哲学鼠,不好当吧?”林云笑着问。

    “以后谁再和我说哲学,我跟谁急.......”猪宝回光返照.......

    十年中,不仅旧时代的动植物重新在大地上生长,原先的三千多名老百姓,因为共历患难,又生活在一起,抬头不见低头见;结婚率自二十七世纪以来,创造了历史新高。

    新生的婴孩呱呱坠地,到了现在,最大的也有十岁。

    老一辈坐上了轮椅,还能继续见证历史的,都是那些寿终正寝前说着替我见证未来,最终永远长眠的老人,心目中的精神寄托。

    可是长眠的老人们却不知道,还活着的老一辈,每每透过光幕望向星空中时,眼里是那暮暮沉沉,心里在想:旧时代只有他们老一辈入土后,才会真正的消失吧?

    之所以见证着地球新生的老杜等人,一直在劝说林重山,陪着他们走完剩下的路,不要去寻求虚无的长生,就是因为他们在那一刻,悟了。

    林重山因为永生,越活越年轻,心态也站在了时代前沿。

    可是,老杜等人,脸上只有那祥和的笑容,看着一批批联机,走下巨舰,利用从星空矿区带回来的资源,锻造建筑材料,挖地,修路,建设着新家园.......他们的心境却是越发平和。

    物质的运动不会因为任何意志的转移,而选择不带走人的寿命。

    老杜这群老头能坐在轮椅上,成为第一批入住下层区,感受那风和日丽,阳光温柔的洗面;已是他们这些经历过新旧时代的人,最大的满足!

    三十几年过去,地球上的人口以平均自然增长率百分之三十,增长到了七百多万人口。

    他们以首都为中心,逐步向外建设下层区和中层区;上层区的建设还存在不小的技术壁垒,林云打算让众人专注研发反重力技术,等什么时候研发成功了,再全力打造上层区........

    这一天,两鬓斑白的林云带着猪宝,身边跟着老杜,老蒋,年过五十的小松等人,坐着直升机,准备春游,登高望远。

    居住在那装饰精美的山景房内,呼吸着自然的空气,静看朦胧缭绕的雾霭,他们这群逐渐从高位上退下来的老年人,是越来越喜欢这样平淡的生活。

    喝着下午茶,林云说:“小松,作为国联新的领袖,还适应吗?”

    “爷爷,我骨头快散架了。”小松作为这里唯一的“年轻人”,摇头感叹。

    “你小子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可不能给我们丢脸!”老杜用力锤着拐杖说。

    “是!杜叔叔,小松一定不让您失望!”小松笑容和煦,显然已经适应这样的对话方式。

    老蒋颤抖着手,拿起桌上的茶杯,“咵嚓”茶杯砸在地面上,旁边守着的正装男女,迅速上前,打扫清洁,查看老人是否受伤。

    “老了,老了啊!”老蒋把面前的年轻人,轻轻推开,低头说。

    一群老头沉默不语,手脚不利索的也不再逞强,让平时照顾自己的人上前,帮他们做这些再简单不过的事。

    “就是不知道,还能不能活到林老回来的那天。林氏我们帮他照顾好了,只可惜,没了领头的人,太清冷。”老杜还能抬起茶杯放在嘴边,说完这句话后,到了嘴边的茶杯,又放了下去。

    “林老.......”老周刚说了两个字。

    老蒋激动的抖手抖脚说:“去,别哪壶不开,提哪壶,林老寿命那么长,怎么可能会出事?”

    “是啊,老周瞎说什么?”

    老周一个词语,激起了大家的反驳,“我想说,林老能找到想要找的东西吗?”老周那叫一个憋屈,气到老脸通红。

    “会!一定会!”林云颤抖了一下手,喝一口茶,还洒出来一些,他脸上的皱纹较之三十年前,多了太多。

    “主席,也老了啊!”老杜唏嘘感叹.......

    一群老年人的假日就是赏景,聊天,下棋,平静的偶然中,某一个老头吹胡子瞪眼,到也能平添一些乐趣。

    小松是个大忙人,没到半天就急急忙忙走了,走之前还被这群老头调侃到无地自容。

    林云看着昔日的故人,期望见证历史的同时,也在期望着能够陪着这些旧友,回忆过往的岁月。

    那次度假之后,不到一年,老蒋走了,走的很安静,生前没有生过什么大病,享年一百零三岁,冻龄三百六十九岁。

    老蒋去世,旧日的开元功臣,通通到场,林云杵着拐杖,被人搀扶着走进了葬礼现场,他一到场,所有人红了眼眶,把手笔直的放在额前,静默无声。

    “老蒋,是我这辈子见过最不靠谱的老友!”林云一句话,众人悲中带笑。

    “却也一直活在了我们心中。”下一句,一众老头低头偷抹着眼泪......

    之后,老一辈的人相继离去,老杜享年一百零五岁,老周一百零一岁,彭开天一百一十四岁,加上星空内渡过的时间,三百八十三岁.......

    那个在地底发现前人遗迹,硬生生活了三百多年,有着无数神秘色彩的开元领袖,在国联成立四十五周年后,平静的躺在了自己家中的床上;那天闭眼后,他再也没有睁开。

章节目录

蓝脑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门前小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门前小柳并收藏蓝脑世界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