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状态都好好的,可自被吴芳琳那一推之后,说来也奇怪了,这胃就还跟秦牧依依叫起板来了,又一阵恶心袭来,秦牧依依忙奔去了卫生间,这到底是闹哪样啊?

    吴芳琳进来的时候听到便是从卫生间里传来的秦牧依依呕吐的声音,这声音让吴芳琳的面色沉了又沉,事情总不在她的计划中。

    “今天这到底怎么回事,早上是不是吃了什么东西伤了胃?你的胃一贯脆弱,让你注意注意却总是大意。”秦炎离轻轻的拍着秦牧依依的脊背,虽然是怨念的词语,却是心疼的语调。

    这么一会儿功夫都闹腾两回了,单是看着都替她难受,这到底是吃了啥闹腾起来没完,回头真的要好好的帮她调理一下了。

    “我早上也没吃什么特别的呀,最近我听注意的。”秦牧依依起身擦了擦嘴,虽然她的胃是娇气,但像这样还是头一遭,她也不知道咋回事啊。

    “我看我还是带你去检查检查吧,总是这样吐也不是个事,看看症结在哪里,你这样我不放心的。”秦炎离道,正好在医院也不用再跑一趟,检查一下有问题及时治疗,没问题也就放心了。

    “还是我带她去吧,正好我有个朋友今天当班,我也顺道问问一些情况,你在这里看好你爸就好。”吴芳琳适时的走了进来,有些事还是她亲历而为的好,倘若有些事被秦炎离知道了定会阻碍她的气话,秦炎离可没秦牧依依好对付。

    “也好,那就让妈陪你去吧。”不疑有他,秦炎离点点头,正好也让她们感情更深浓一些,何况病房里也不能离了人。

    “妈妈,谢谢您,只是小问题,不用去看医生什么的,这也吐的差不多了应该也就没事了。”秦牧依依道,只是干呕而已,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不适,应该用不着看医生的,估计还是因为闻了太久的消毒水的味道。

    “什么小问题,这一会儿功夫都这样两次,若是没事怎么会这样,让你去就去,没事也就放心了不是。”秦炎离瞪了秦牧依依一眼道、道,无故就呕吐总是哪里出了问题的,检查检查总不是坏事。

    “可是......”秦牧依依脸皱巴着,她想说可是做胃镜很难受的,我不想做那个,但怕吴芳琳嫌弃自己娇气便又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她若再秦炎离面前撒娇惹吴芳琳不高兴就麻烦了。

    “哪那么多可是,去啦去啦,又不是小孩子。”秦炎离戳了戳秦牧依依的脑袋,嗯,其实他也不喜欢看医生,但情况不允许不看不行啊。

    “轩儿说的对,看看也就放心了,正好也在医院里方便不是,这样好了,就算你是陪妈妈去好了。”吴芳琳面带微笑的说,不管怎么说她都要说服她去检查一下的,如此才能确定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这样她才知道该怎么计划后面的。

    “好,就听妈妈的好了。”秦牧依依点点头,吴芳琳都这么说了她再反对的话那岂不是不识抬举,她又哪知道吴芳琳的热心是有目的的,但吴芳琳所谓的热心着实让秦牧依依感动的不行,她还开心的以为自己和吴芳琳之间的冰雪正在慢慢消融,总有一天她们会坦诚相见。

    “这才对吗。”吴芳琳拍拍秦牧依依的手,满上是微小,眸底却满是嫌恶,希望这场戏能早一点剧终。

    “妈妈,这不是妇/产/科吗?”秦牧依依扯了扯吴芳琳的胳膊道,虽然不知道自己这是啥情况,但胃部的问题怎么也不可能是来妇/产/科做检查的吧。

    “我知道,妈妈的朋友是妇/产/科的医生,你先陪我我去看下我的一个朋友,今天她当班我正好有些问题要问她。”吴芳琳一本正经的说,可笑,当然是要带她来妇/产/科,如此才能证实她的猜测是否正确。

    没错,吴芳琳觉得秦牧依依不是单纯的呕吐,有可能是怀孕了,因此她必须要亲自证实这一点,要根据实际情况想出对策。

    秦牧依依之所以没多又想,是觉得自己不可能怀孕,毕竟婚礼那天这才过去多久,就算有了也不会这么快就有反应,她却是忘了,在婚礼前秦炎离醉酒的那晚他们也有过一次。

    就是因为秦牧依依的后知后觉,才让吴芳琳有机可乘,并被吴芳琳生生的宣判了死刑,断了和秦炎离的联系。

    既然吴芳琳的朋友是在这里工作,那上去也没什么可怀疑的,于是秦牧依依跟着吴芳琳去了楼上。

    “你在这儿等我一下,我进去问问就出来。”吴芳琳示意秦牧依依在外面等。

    “好的,妈妈。”秦牧依依点点头,见吴芳琳进去,她寻了一个位置坐下,谁知屁股刚沾着板凳,胃又开始不舒服起来,她只得起身奔去卫生间,这样的情况要到什么时候。

    “怀孕初期都是这样,吃什么吐什么,做妈妈真心不容易啊,熬过这段时间就好了。”打扫卫生的阿姨对秦牧依依说。

    “不不不,阿姨,您理解错了,我没有怀孕,只是闻不惯医院消毒水的味道而已。”听阿姨这么一说,秦牧依依连忙摆手,这才几天啊,怎么可能是怀孕呢,就是单纯的胃部反应。

    “姑娘,真是对不起,我看你吐成这样就以为是呢。”阿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没事。”秦牧依依淡淡的一笑,来这种地方,且自己还呕吐,任谁怕是都会误解吧,如果这里真的孕育一个生命又会怎样?如此一想秦牧依依的手不禁附上自己的小腹。

    那时秦炎离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说:我们索性就制造一个小包子出来,让爸妈直接升级为奶奶,如此看他们还怎么反对,毕竟那是他们的孙子,而你是孩子的母亲,还能生生的把你们拆开不行。

    讲是这么讲,但秦牧依依却不同意,她觉得孩子是该在众人的祝福下出生,而非是作为婚姻的要挟,那样的话就算吴芳琳接受了,她也觉得自己的腰杆挺不直,因此对于秦炎离的建议她持绝对的反对的态度。

    但现在秦牧依依竟有那么点后悔没有按秦炎离说的做,倘若她真的有了秦炎离的孩子,难道吴芳琳还能不点头,毕竟这孩子是秦家的呀,虽然用孩子做了筹码,但结局只要是好的就行了,而且她会更努力的表现,让吴芳琳认可她。

    但现在已经来不及,如今有了尹伊秀的事,吴芳琳的天平自然是要偏向她那一方的,毕竟尹昊天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的,看样子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属于自己的幸福被别人拿去。

    当然,秦牧依依是太天真,吴芳琳是怎样的不择手段她根本就不知,若是她不同意,有了孩子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孩子是她秦家的,她会要,至于孩子妈那是绝对不行的,所以她怀孕与否根本就改变不了什么。

    “你这孩子,跑哪儿去了?我正找你呢。”看到秦牧依依过来,吴芳琳道,这出来人不见了,人不见不要紧,怕的是她自己觉察出什么,到时候就不好办了。

    “对不起呀妈妈,刚刚有点不舒服去了一趟卫生间。”秦牧依依一脸歉意,胃突然不舒服,也不能先去跟吴芳琳打了报告在跑去厕所吧,哪知道她会这么快就出来了呢。

    “和朋友聊了一会儿,正好跟她说了一下你的情况,她说不用担心,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我觉得还是去化验一下的好,便让她开了化验单,如此也省得再去找其他的医生了。”吴芳琳说的顺理成章,却不知她是早有预谋。

    “行,听妈妈的。”秦牧依依点点头,她本来也就觉得没什么,若不是秦炎离和吴芳琳执意让她检查,她才不会来,老实说,化验就化验只要不让她做胃镜就好。

    “抽血室就在那边,我陪你去,结果很快就会出来的。”吴芳琳指了指尽头的房间道。

    “我自己去就可以的,妈妈您还是坐着歇一会儿吧。”秦牧依依道,只是去抽个血,哪里还需要陪着。

    “没事,我陪你去吧。”吴芳琳自然是要亲自监督才能放心,这关乎她的计划的实施。

    “那就麻烦妈妈了。”既然吴芳琳都这么说了,秦牧依依自然不好再说什么,一直以来吴芳琳对她的态度都是热情不足,冷漠有余,今天转变的这么快,秦牧依依着实有点不适应,以至于浑身上下都不自在的很,但心底还是有些美意的。

    采了血样后,便等着出结果。

    两个人静静的坐在休息椅上,各自无语,秦牧依依是不知道该跟吴芳琳说什么,而吴芳琳则是不想跟秦牧依依说话,若不是等着出结果她早就拂袖而去了。

    “妈,对不起,又有点不舒服,我去下洗手间。”胃部又开始了新的一轮的翻滚,秦牧依依知会了一声便往卫生间跑,载这样呕吐下去怕是要把两天前吃的东西都要吐出来。

    “去吧。”吴芳琳摆摆手,看她这种情况,十有八九是怀孕了,等下报告出来就清楚了。

章节目录

仅有你令我痴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闻香可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闻香可人并收藏仅有你令我痴狂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