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的到来在殷诚的意料之中。

    在和李秀宁商议退路的时候,彼得这条路是殷诚的第一候选。

    他对彼得很了解,这个人总是能够在正确的时间,做出正确的决定。

    这也是为什么彼得能够在他手里无数次逃生的原因。

    李秀宁虽然不明白殷诚为什么如此坚信,这个前世被他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胡人,这一世还会来找他。

    但出于对殷诚的信任,也就没有对这个方案提出异议。

    为了显示自己对彼得的尊重,殷诚亲自带着人出城迎接。

    此时的济州城,焕然一新,全然没有了黄巢统治时的操乱和无序。

    身着鲜亮盔甲的士兵,排着整齐的队列,站在道路两旁。

    原本被黄巢赶出去或者避祸离开的百姓,现在已经陆续回来。

    城门前排着长长的队伍。

    殷诚并没有让人驱赶百姓,反而极其小心的从道路中间带人穿过。

    彼得带着十余人,站在城门口,见到殷诚,脸上堆起笑容来。

    殷老大果然也穿越来了。

    彼得一路上的疑虑和担忧,在见到殷诚之后烟消云散。

    他跳下马来,快步走到殷诚面前,用并不流畅的炎朝话说道:“殷老大,维尔逊告诉我,你也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

    殷诚看着身材高大,一脸友善笑容的彼得,也是感慨良多。

    自己与他亦敌亦友,前世里,整日欺负他,此时相见却又有些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感觉。

    多年冤家成朋友,也是造化。

    殷诚笑而不语,忽然张开了手臂,彼得一愣,马上会意,跟着张开双臂,用力的抱进了殷诚。

    “彼得,咱们这一世,是做朋友还是做敌人?”

    殷诚在彼得的耳边轻声说道。

    彼得浑身一颤,眼神变得坚定:“朋友!”

    “哈哈哈!”殷诚哈哈大笑,松开了彼得道:“好,那就做朋友。”

    说着后退一步,让出道路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两旁的百姓早就看出端倪,又有人在人群之中说这便是打败黄巢的太子殿下。

    众百姓全都跪地,齐声高呼,多谢殿下救命之恩。

    一时之间,整个城门口跪倒一片,不少百姓热泪盈眶,看得殷诚眼眶也是微红。

    心中想着即将到来的联军,彼得到来的喜悦被忧愁冲淡。

    安抚好百姓,带着彼得进了城,来到府衙的会议室之中,殷诚请彼得坐了。

    一路之上,彼得都在暗中观察。

    城内的士兵高昂的士气、城内百姓对殷诚的拥戴,彼得都看在眼里。

    心中更是坚定了要追随殷诚的心。

    因此一进入会议室,彼得并没有坐下,反而翻身跪倒在地,冲着殷诚嚎啕大哭。

    跟在他身后的胡人见彼得如此,也都跟着跪下,眼泪像是不要钱异样,哗哗直流。

    周围人看了全都纳闷,白叶罗和王保更是对视一眼,心中纳闷:“这帮胡人怎么了这是?怎么一见殷大哥,反倒是嚎啕痛哭,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殷诚赶紧上前将彼得搀扶起来,彼得就是不起,跪坐于地,哭道:“殷老大,上一世你虽然看不上我们,可整个亚丁湾里,谁都知道,我彼得只能殷老大打劫。也算是殷老大的小弟了,这一世,上帝让咱们又能相见,我们是心甘情愿要跟着殷老大的。”

    “你起来慢慢说,既然你能来,我心里就已经把你当作自己人了。有什么话,站起来再说。”

    殷诚对彼得的表现很满意,他这一跪,至少可以让自己在李秀宁面前说的话不至于成了大话。

    虽然彼得说的是英文,李秀宁等人听不懂。

    可听不懂话,却能看懂彼得的表情。

    胡人这样,说明是真心投靠自己这边了。

    韩信等人心里的石头算是落了下来。

    不管如何,这帮胡人能够轻而易举的灭掉卑国人,有了他们的加入,对付起长安联军来,总是多了些胜算的。

    彼得依旧不愿意起来,抽泣道:“殷老大,我们的船队穿越来了之后。便一直在亚丁湾附近海域活动,本来以为殷老大也穿越过来了,可转悠了半年也没有见到咱们亚丁湾的兄弟们。”

    “结果咱们的兄弟没遇到,却遇到了西班牙人。”

    说到这,彼得咬牙切齿起来:“这帮西班牙人重新组建了无敌舰队,见到我们的船队比他们的先进,他们就想占为己有!”

    殷诚明白过来,合着彼得带着船队跋山涉水,千里迢迢来到炎朝,是为了躲避西班牙人的追击。

    “西班牙人的无敌舰队,战斗力如何?”

    趁着这个工夫,殷诚见彼得搀扶起来。

    该表现的已经表现了,彼得也不是一根筋的主,顺势坐在了殷诚旁边,回答道:“他们的船队也就是十六世纪的水平,虽然有火炮,但是十分的落后。”

    “但是他们的船太多,所以你们的船队虽然先进,却不是对手?”

    一说起海战,殷诚那是行家中的行家。

    彼得只是简单的说这么一描述,他马上就能想到彼得在亚丁湾被西班牙的舰队撵的狼狈而逃的场景。

    “殷老大说的没错,他们的船队实在是太多!”彼得又叹了一口气道:“不过他们的船队再多,终究是落后的,若是我们和他们硬拼,谁胜谁负还难说,只是我们的船队弹药有限,而且燃料也不多,不能和他们打持久战。”

    “放心好了,这个场子,我会替你们找回来的!”

    殷诚拍了拍彼得的肩膀,看着他身后的胡人保证道。

    彼得一众听到殷诚说这话,心里的委屈一扫而空。

    他们对殷诚太了解了,这位殷老大当年在亚丁湾,那是胆敢挑战多国海军的存在。

    大海之上,根本没有任何人是他的对手。

    他既然这样说,那就是一定能够做到的。

    彼得脑海里已经脑补出了无敌舰队全部沉没在亚丁湾的场景。

    见彼得等人兴奋起来,殷诚稍微泼了泼冷水道:“只是现在还不行。”

    彼得并不在乎,摆手道:“殷老大,有你的保证就可以。”

    “放心,我既然说了,就一定会做到,但是也要给你们说清楚。现在不行,未来一两年估计也没有可能。”

    彼得一愣,有些意外,看着殷诚不像是骗自己,坚定道:“殷老大,你们炎朝有句老话,叫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十年内能够摧毁他们就行!”

    身后的彼得小弟们也都跟着高声叫嚷起来:“没错,殷老大,我们愿意等十年!”

    殷诚微微一笑:“十年是用不了的。”

    说着又问道:“彼得,你们一共有多少艘船?”

    “一共二十艘。”

    彼得这个人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一旦相信某个人,或者决定投靠之后,绝对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嗯,二十艘。”

    殷诚口中念叨一遍。

    彼得的船队都是多少吨位的船,殷诚是知道的。

    “你穿越之前,是走私...运送的什么东西?原油还是军火?”

    彼得一愣,有些不好意思:“军火...”

    殷诚见彼得脸色不对劲,脸色一沉:“难道你又走私人口了?”

    彼得一听,直接跳了起来:“没有,没有!殷老大,我绝对没有走私人口,自从你那次切了我一个手指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走私过人口,天地良心!”

    说着还抬起左手来,果不其然,彼得的左手只有四只手指。

    “没有走私人口,那你有什么不敢说的?他们又听不懂咱们说什么。”

    殷诚看了看周围一群大眼瞪小眼的亲信,脑门上全都是问号。

    “再者来说,就算他们听得懂,也没事,这些人全都是我的心腹。”

    彼得连连点头,随后咬牙道:“不瞒殷老大,这一次我除了走私了军火,还受一个小国之托,装了一条子弹和枪械生产设备。”

    听到彼得说这话,殷诚直接就蒙了。

    “什么?子弹和枪械生产设备?”殷诚直接跳了起来:“你小子胆子越来越肥了!”

    殷诚在亚丁湾干了那么多年海盗,对于世界各大军火商贩的尿性最是清楚。

    亚丁湾的那些穷国家和武装份子,找他们买武器,他们是来者不拒的。

    但是这帮人却从来不会卖给他们子弹和枪械生产设备。

    毕竟卖给他们这些玩意,他们自己会制了,就不会再买各大军火商手里的东西了。

    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这种理念,各大军火商是没有的。

    他们不仅自己不卖,而且还要求所有人都不准卖。

    但凡是有人胆敢把渔卖给亚丁湾那些武装集团,各大军火商绝对会联合起来将他从世界消失。

    就连殷诚,说实话也没有这个胆量和他们对着干。

    万没想到,彼得这吃走私的家伙,居然敢干这种事。

    当真是人不可貌相。

    彼得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道:“其实,其实我最开始也不愿意干这事的,毕竟风险太大,一旦被捉住,那可就是要扔到海里喂鲨鱼的。但是架不住,对方给的钱实在是太多了,所以...”

    “好,好,好,这个钱给的非常好!”

    殷诚连拍彼得肩膀三下,脸上露出十分的满意的笑容。

    意外之喜啊。

    殷诚得知彼得是带着船队穿越过来的时候,心里就一直在想,这小子这一次偷运的什么玩意。

    可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到彼得居然走私了整条武器生产设备。

    眼见得殷诚高兴的有些异常,王保等人更加纳闷。

    殷大哥这是怎么了?

    和这个胡人叽里呱啦说那么多,说的什么啊。

    想要问,却又不敢打断。

    毕竟瞎子也能看出,现在殷诚和彼得聊的正在兴头上。

    “发电机和车床什么的,你那都有?”

    知道了这个好消息,殷诚喜不胜收,又问道。

    彼得点了点头,这些都是他的标配。

    发电机和车床还有无人机、ps4游戏机还有某种硅胶人偶,这些玩意都是亚丁湾的抢手货,每次彼得出货,都会装一船。

    这些殷诚都是知道的。

    见彼得点头,殷诚被长安联军困扰的愁云算是彻底的散开了。

    “很好,很好,彼得,我要谢谢你。”

    说着,殷诚站起身来,恭敬的冲着彼得行了一礼。

    彼得虽然没见过炎朝的作揖,却也知道这一定是极其正式的礼,赶紧起身扶起殷诚道:“殷老大,彼得既然诚心投靠,这些东西自然就是殷老大的。”

    “这是一份大礼!”

    殷诚邀他坐下,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彼得看了看四周,方才问道:“殷老大,扎得他们没有跟着殷老大一起穿越过来么?”

    “来了,不过不在身边,被我派去了别处。”

    “哦,哦,哦。”

    彼得连连点头,又问道:“殷老大,你的船队可一起穿越来了?”

    “嗯,只来了一艘。”

    彼得一听,脸色大喜:“可是黑珍珠号?”

    殷诚点了点头:“没错,就是黑珍珠号。”

    彼得一听,猛然拍手,欣喜之色溢于言表。

    殷诚的黑珍珠号又被称作黑色魔鬼,乃是亚丁湾中速度最快的船。

    彼得还知道,殷诚手下的小弟之中,有不少都是追求极致的机械发烧友。

    黑珍珠号上有很多黑科技。

    要不然也不可能追着他满亚丁湾跑。

    黑珍珠号若是也来到了这个世界,可以说,整个海洋,都是他们的天下。

    只可惜不等彼得高兴,殷诚一盆冷水浇了下来:“只不过,沉了。”

    “沉了?”

    这次换做彼得跳了起来。

    周围的围观群众们已经习惯了这俩人的举动,心中猜测着,这一次胡人跳起来是因为什么。

    “沉在了登州。”

    殷诚一想起自己的船,悠悠的叹了口气,黑珍珠号上可是有跟多可以改变这个时代的东西。

    那些都是殷诚前世里八年来,省吃俭用,一点一点攒出来的。

    刚想说可惜,忽而抬头看向了彼得。

    彼得也看向他,二人的视线一对,马上明白了对方心中所想。

    “你可以捞吧!”

    殷诚站了起来。

    彼得站直了身子:“我可以打捞!”

    殷诚突然想起彼得的另外一个身份。

    这小子前世里不走私的时候,以打捞各地沉船为生。

    十余年里,彼得靠着和各大打捞公司合作,打捞起不少上新闻的沉船。

    他的船队有一艘船,就是专业的打捞船。

    俩人本能的握住对方的手,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就在此时,文渊从门外走了进来。

    见到会议室内气氛有些诡异,想要说的话,堵在了嘴边。

    “怎么了?”

    殷诚看向文渊问道。

    “二哥,长安联军已经进入魏州境内,距离济州不到一百里。”

章节目录

史上第一绝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蓝火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火机并收藏史上第一绝境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