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驻地之不久,李云生便到了正金银行,见到山口信得之后,就微笑的说道:“山口君,这几天过得可好。”</p>

    山口信得同样微笑的说道:“我还是跟以前一样,每天处理一些繁琐的公务,”然后话锋一转的问道:“武田君今天过来,一定是给我带来了好消息吧。”</p>

    李云生点了点头,然后轻声的说道:“这是当然,我已经见过了几个朋友,并告知他们以后会由山口君和他们合作,他们都也同意了。”</p>

    山口信得听到这个结果,马上高兴的说道:“这可真是太好了,那武田君什么时候安排我和他们见个面,大家好好交流一下。”</p>

    李云生平静的说道:“有一个朋友正在上海,他是负责销售药品,我和他约定,今晚七点在大上海饭店见面,不知道山口君意下如何。”</p>

    大上海饭店同样位于法租界,距离李云生的驻地不太远,也是上海比较出名的地方。</p>

    虽然约定的地方还是在法租界,可这次山口信得没有犹豫,干脆的说道:“我这里没有问题,那等七点钟的时候,我就在大上海恭候。”</p>

    看到山口信得一点犹豫都没有,李云生心想,看来这个小鬼子是财迷心窍,一点警惕都没有,于是马上说道:“那好,我现在回去准备一下,晚上七点整,我们准时在大上海饭店见面。”</p>

    山口信得点了点头,然后两个人又交流了一番,李云生才离开正金银行。</p>

    回到了驻地之后,李云生便找来王民和周家兄弟,轻声的说道:“今天晚上你们带上几个人,跟我去执行一个任务。”</p>

    王民马上问道:“是什么任务,需要带多少人。”</p>

    李云生轻声的说道:“不过是绑架一个日本人,带两三个人就行,但是要注意些,不能让人察觉到,”然后开始安排晚上的任务。</p>

    王民几个人自然不会有意义,等李云生交代完之后,就纷纷下去准备。</p>

    到了晚上六点半,李云生便出现在大上海饭店的门口,过了不大的功夫,就看到山口信得一个人坐着黄包车赶来。</p>

    等山口信得下了车,李云生立刻上前,客气的说道:“山口君,你终于来了。”</p>

    山口信得轻声的说道:“武田君,这次又让你等候,真是不好意思。”</p>

    李云生微微一笑,然后无所谓的说道:“今晚可是我做东,自然要来的早一些。”</p>

    山口信得马上说道:“那今天可是要让武田君破费了,”然后疑惑的问道:“武田君,你的朋友呢,他还没有来么。”</p>

    李云生谨慎的说道:“他已经到了,不过他是支那人,你也知道现在的形势,大部分支那人都对我们十分的不友好,要是让别人看到他跟我们见面,以后的生意就难做了,所以我让他进入里面等候,还请山口君不要见怪。”</p>

    山口信得马上说道:“这是应该的,一切都要以生意为重,武田君太客气了。”</p>

    李云生点了点头,然后拉着山口信得进入大上海饭店,直接来到一个预定好的包间。</p>

    进入包间之后,只看到一中年人在椅子上端坐,李云生马上开口介绍:“王老板,这位是我的好朋友山口君,”然后又对着山口信得说道:“山口君,这是我的合作伙伴王老板。”</p>

    王老板自然是王民假扮的,他听到李云生的话,马上站起来,笑容满面的说道:“武田阁下好,山口阁下您也好。”</p>

    山口信得的汉语虽然不太流利,但是简单的交流还是可以的,于是用生硬的语气说道:“王老板您好,以后请您多多指教。”</p>

    王民马上说道:“山口阁下太客气了,大家以后就是朋友,一起发财的好朋友。”</p>

    山口信得也客气了几句,这时李云生开口说道:“两位都不要太客气了,快快落座,”然后吩咐外面的服务生上菜。</p>

    等酒菜上齐,服务生都出去之后,李云生便举起酒杯,高兴的说道:“为了我们的相识,也为了日后的合作,大家干一杯。”</p>

    其余的两个人也没有犹豫,纷纷举起酒杯干了起来。</p>

    等喝完了两杯酒之后,李云生就对着王民说道:“王老板,事情我都跟你说了,以后就由山口君来代替我给你们提供药品,应该没有问题吧。”</p>

    李云生的话一说完,山口信得马上就把目光看向王民,等待着他的回答。</p>

    而一旁的王民也没有犹豫,干脆的回答:“山口阁下是武田阁下介绍的,自然没有问题,只要按照我们之前的规矩交易就好。”</p>

    王民口中的规矩是药品交易的价格要比市价少三成成,这一点李云生也提前告知了山口信得,如此说也是为了更逼真一些,免得上口信得起疑。</p>

    看到王民爽快的答应,山口信得的心中就轻出了一口气,虽然之前李云生已经说了没有问题,但事情没有确定,他还是有些担心,于是马上说道:“这一点没有问题,毕竟有钱大家赚么。”</p>

    山口信得答应之后,几个人又讨论了几句,就把事情定了下来。</p>

    确定事情之后,气氛更加好了起来,李云生和王民开始频频给山口信得敬酒。</p>

    而山口信得也是来者不拒,爽快的和两个人干杯,这一喝就喝了半个多小时。</p>

    由于酒喝的不少,所以山口信得感觉有了几分醉意,于是开口说道:“武田君,王老板,能够认识两位真是山口的荣幸,以后我们一起努力,多多的赚钱,不过今晚已经差不多了,不如到此为止如何。”</p>

    听到山口信得的话,李云生看了王民一眼,示意他开口阻止。</p>

    王民看到李云生的目光,马上笑着说道:“山口阁下,时间还早的很,不如再喝一会,我们也好多交流交流,这样也能更了解一下对方。”</p>

    山口信得的表情有些犹豫,李云生见此,连忙跟着劝说道:“山口君,你急着离开干什么,留下来继续喝酒不好么。”</p>

    山口信得苦笑的说道:“我明天还要工作,要是喝多了酒,耽误了事情可就不好了。”</p>

    李云生不悦的说道:“你身为正金银行的行长,一般的事情哪能用到你,再说了,我过些日子就要回国了,难得有机会一起喝酒,你可不要扫兴啊。”</p>

    看到李云生有些不悦,山口信得想了想,然后郑重的说道:“既然武田君如此说了,在下今晚就舍命陪君子,一定把你陪好,”说完就举起酒杯。</p>

    上口信得之所以会答应,一来是他身为正金银行的行长,在上海这个地方,没有几个人管的到他,再加上想到有些事情还需要用到李云生,所以才会如此。</p>

    看到上口信得举起酒杯,李云生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三个人就继续喝了起来。</p>

    由于李云生和王民有默契的灌山口信得喝酒,所以又喝了一会,山口信得就喝醉了,并且有了醉酒之人的通病,开始了吹牛起来,并且还提到了目前的战事,说什么日本军队打的中**队抱头鼠串,日本很快就能占领中国。</p>

    听着山口信得不着边际的话,李云生不屑的撇了撇嘴,心想等你落到老子手里,再好好的收拾你,然后和王民对视了一眼,感觉应该差不多了,于是又灌了几杯酒,山口信得就彻底的人事不醒。</p>

    等到山口信得人事不醒之后,王民马上开口说道:“科长,这个小鬼子真能喝啊,我们两个人都差点招架不住。”</p>

    李云生平静的说道:“是挺能喝的,不过还是倒在了这里。”</p>

    王民马上说道:“科长,其实我们何必费这个力气,直接动手把他绑了不就行了。”</p>

    李云生淡淡的说道:“你能保证动手之时不让别人看到,万一出了什么差错,我们可就麻烦大了。”</p>

    李云生之所以使用这个笨办法,也是担心出了意外,毕竟使用武力绑架,动手之时很容易被人发现,要是惊动了日本情报机关,可就麻烦大了。</p>

    王民马上说道:“科长说的是,倒是我考虑的不周,那现在要如何做。”</p>

    李云生轻声的说道:“你现在出去联系周家兄弟,让他们准备好,然后带两个人回来,我们把这只日本猪带走。”</p>

    有了李云生的吩咐,王民马上出去了,不一会的功夫,就带了两个手下回来。</p>

    等到三个人进来后,李云生立刻吩咐:“把这个人带走,动作温和点,可别让外面人察觉到什么不妥。”</p>

    李云生的话音刚落,手下人就快步上前,然后架起趴在桌子上的山口信得,小心的向外面走去。</p>

    看着手下人架着山口信得离开,李云生又检查了包厢中的情况,发现没有留下什么破绽,就立刻离开。</p>

    出了大上海饭店的大门,周家兄弟已经开车在门口等候,李云生立刻让手下把山口信得塞进汽车,然后又用隐蔽的目光看了看附近,感觉没有人关注自己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就吩咐周家兄弟开车。</p>

    周家兄弟也没有啰嗦,直接带着山口信得离开,而李云生和王民做了另外一辆汽车,悄悄的离开大上海饭店。</p>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章节目录

谍海王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淡淡的平常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淡的平常者并收藏谍海王者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