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内功境界而论,管梦乃是后天顶峰高手,虽然未入先天境界,但是以她的年龄而论,堪称天才。她能够察觉得出黄思也是一名武功高手,但是并不知道他的具体境界如何,因为黄思从未在她面前出手过。

    然而,从大魔神的谕令来看,应该不是什么普通人吧。

    只是,不知道是先天还是后天。

    要不是有谕令的强制,管梦早就去跟黄思打一架看看他的水准了。

    现在,只能憋着。

    不过,反正黄思也算是和自家魔宗有关联的高手,似乎也对魔宗有利,管梦身为圣女的责任感还是占了上风。她想着,还是先完成谕令,以及尽量不要起冲突吧。

    “你怎么吃这么快,该不会中午没吃饭吧。”黄思又夹走了藕汤里的排骨。

    管梦悻悻地看了他一眼,挤出一句:“是的。”

    那眼神,明摆着就是在表示“亏你好意思问”。

    “你不自己出去吃饭吗?”

    “你不是让我干活么?”

    黄思把藕汤里的最后一块排骨夹走,还顺手用筷子在汤里捞了一下,看看还有没有剩余。人族的做菜手艺虽然整体上不如墨下做的合他胃口,但是这个排骨藕汤是真的很好吃。

    “所以管明很奇怪啊,我都说了让他来照顾我,既然他自己不来,为什么不多派几个人过来?只让你一个小姑娘过来干活,他不心疼女儿吗?”

    管梦自然是没有留意到黄思话里的细节与老爹的说法对不上号的问题,但是,这段话的内容,还是给她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所以说……你是一开始只是想找人来干粗活的吗?”管梦终于忍不住问出她最想知道的问题。

    “当然啊,墨下又不想出门买菜。所以以后要出门的活都归你。”

    管梦的身体僵住了,她竟无语凝咽。

    ……

    一把带血的刀在黍水的视野里迅速变大,然后,一道更加明亮的闪光拦路截住了它。

    金属的交击声铮然鸣响。

    当一位身穿黑色紧身衣物的蒙面人从树上挥刀跳下的时候,宋鸿就从一旁的大树后面冲了过来,一剑截住了黑衣人的大刀。

    黍水连忙后退,把战场让位给这两个人。

    其实黍水是带了武器的,终音也有战斗能力,两人打个把人族没啥问题,不过既然宋鸿都已经跟踪她们跟到了这里,还主动帮忙对付杀手,那就让宋鸿去打呗。

    宋鸿毕竟还是强一些,战斗很快就分出了胜负,宋鸿一剑刺穿了那人的喉咙,将他当场杀死。

    黑衣人的尸体倒在地上,血流满地。

    黍水不满地冲着宋鸿叫道:“喂!你怎么把人直接杀了!我还要问是谁指使的呢!”

    终音在旁边拉了她一下:“等下,这人状态从开始起就不太正常,有酒味,他应该是喝醉了。”

    宋鸿提着剑站在原地,剑刃上有鲜血一滴滴落下。

    他确实有点脑子不够清醒,但是他至少知道这个认得他师父的女人绝对不能死。

    一路跟踪而来,直到看见有人躲在树林中袭击,他毫不犹豫地就冲上去出手了。

    现在,他正在试图用内力逼出体内的酒水。

    毕竟这事事关重大,他不想误事。

    随着内力流转,宋鸿身上酒气蒸腾,黍水与终音两人连忙远远避开。

    “怎么办?”

    “宋鸿应该不至于对我下手吧……毕竟我可是他师父的朋友。但是我根本不想跟他相认啊,很麻烦的。”黍水嘀咕着。

    “你的合伙人死了,你拿不到钱了。”

    “确切来说是合伙人的三个伙计死了,王家书商的老板王柏还在砾河城那边呢。”

    次日。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黍水坐在马车里,抱着腿。

    终音靠在她身边,说道:“其实我们要打还是打得过宋鸿的,你完全可以不让他跟着来。”

    黍水摇摇头,“但是我现在又觉得有这么一个打手跟着来似乎也不错,毕竟路上也可能遇到危险。”

    她看向坐在马车车厢的角落里,缩成小小一团的少女。

    “而且好像还有附赠惊喜。”

    由于黍水需要去砾河城追查王家书商派来的伙计被杀之真相,以及通知合伙人此事,而宋鸿又强行相要跟着去。结果这四人就同路了。

    宋鸿驾马车,小秋和黍水终音她们坐在马车的车厢里。

    小秋好像很怕生,一进了车厢,一言不发地坐在离她们远远的角落里。

    黍水一开始只跟终音聊天,聊着聊着,她终于还是忍不住站起身来,走到小秋面前。

    小秋抱着布袋瑟缩了一下。

    黍水蹲下来,捏着小秋的脸,然后回头招呼着终音。

    “阿音你看,真的很像。”

    终音毕竟在分配职务后直接被派去了魔界,根本没见过周夏本人,只是在小可发来的日常信息中见过周夏的照片。

    所以终音没啥反应,倒是车厢外面的宋鸿手一抖,鞭子打在马身上,让马一阵嘶鸣闹腾,车厢都为此颠簸了一下。

    黍水也察觉到了宋鸿的动作,不由叹道:“唉,老爹干嘛要弄个什么内功体系呢?害我现在说话就像玩火一样。也不知道宋鸿认出我来没有……”

    宋鸿始终沉默着赶车,但是马车行进的几次失误反映出了他内心的不平静。

    黍水和终音始终都带着面纱,未曾除下,所以宋鸿也一直没能看见她俩的长相。至于声音,时隔这么多年,宋鸿肯定也记不清了。

    两边四人各怀鬼胎,暂时相安无事。

    当黍水捏够了小秋的脸,坐回了马车上的横凳之后,小秋倒是开始盯着她俩。

    她那一双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的这两名带着面纱的陌生人,过了许久,才终于怯生生地开口了:

    “两位姐姐,请问,你们是认识和我长得很像的那个人吗?”

    黍水“嗯”了一声。

    “那……”小秋咬着下唇,鼓起勇气问道:“她叫什么,她多大了,现在,在哪里呢?”

    黍水并没有立刻回答她,而是眯缝着眼睛思索片刻,才说道:“小妹妹,你是宋鸿的徒弟吧。这些话,该不会是你师父教你来问的吧?”

章节目录

大创造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中猫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中猫猫并收藏大创造者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