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声音的出现,赵满和许巍不约而同转过头,把眼光看往声音传来的方向。

    几十个人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朝着他们这边极速冲过来来,转眼间就把他们给包围起来,严严实实,一点缝隙都没有。

    那几个护卫不自觉的转过身,武器指向这些陌生的人,因为他们这些人全部一脸凶悍的看着他们,脸上挂满了不怀好意。

    这其中一大半都是五阶的强者,这么多人围上来,他这些护卫都胆战心惊,生怕对方发起攻击。

    估计一个照面他们这点人就淹没在人海之中,就是赵满也神色凝重起来,即使他的身法在诡异,也不能从这包围圈中逃出去。

    “哈哈,许兄好久不见。”一个白面公子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手里拿着两个晶石一样的圆球,在手里不断的来回转着,虽然面目年轻,但是举手之间却像刻意模仿谁一样。

    “叶思,竟然是你,你想做什么。”许巍的脸色沉了下来,心里面却有些担忧,对方带那么多人过来,恐怕是来者不善。

    不过叶思没有理他,只是把头扭向一边,看向站在箱子旁边的赵满,啧啧称奇道:“这位应该就是人类的大英雄赵满吧,没想到还要以别人的面目也出行,真没有想到。”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赵满看着周围一圈,自己的预感终于出现了,不过自己早有准备,一个符箓隐藏在自己袖筒之中,开始慢慢激发出来。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次你死定了,不过要对方你的不是我,而是他。”叶思往前走了一步,露出后面另一个人的身形。

    一个一直纠缠赵满阴魂不散的人出现在赵满面前,此时满脸阴郁的脸上布满了得意的笑容,

    赵满在看到他的时候,二话不说,一只手扣住装着长枪的箱子,另一只立马激活已经准备好的符箓。

    一道耀眼的白光从赵满身上出现,把他整个人都包围起来,然后迅速化为一道白光冲天而起,可是在半路一层无形的波动猛然出现,挡住了白光的去路。

    赵满狼狈的从天上摔了下来,和武器箱一起回到了原先的位置。

    “哈哈,你以为我这么晚才出现,不就是为了防备你这招,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这东西,要知道这东西还是你们从我兄弟身上夺走。”阴郁的脸上此时更是笑开了花,看着赵满得意的说道。

    “该死,死狐狸精,你以为你就能抓的住我吗?”赵满不屑的说道,但是眼睛却看往四周,想要找出一条新的逃生通道。

    嘴上虽然这样说道,但是自己真的没有任何后手了,恐怕这次真的要再次被抓住了,但是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能放弃,雪儿还等着自己救她,

    “嘿嘿,还不放弃吗?这次天王老子来了都无法救你,乖乖束手就擒吧,这样我还可以少折磨你两天,哈哈!”那被赵满成为狐狸的男子嚣张的笑着。

    “叶思,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放我走?难道你要挑起两家的战斗。”本来许巍还以为对方使为了劫匪而来,自己想要出去,在一旁看着,等到他们结束在拿走他们的武器。

    要知道他们许家买走了这把武器可是许多人都知道,要是对方敢私吞,那可是直接翻脸的节奏。

    可是刚一走到边缘,对方的人竟然不给让路,让许巍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自己心中的那丝不安疯狂的扩大,朝着叶思怒吼道。

    “对不起,这次我只是一个旁观者,路过而已,真正的能决定是这位大人,这些都是对方的手下,我可使唤不动。”叶思嘿嘿的笑道。

    而许巍感觉自己肺都要气炸了,想要骂死这个不要脸的人,却无法说出口,那些人明明穿着叶府的标识,竟然还有脸说这样的话,摆明就是让他们也在这里困住。

    而他的护卫则用实际行动在护卫他,六个护卫把许巍包在中间,又缓缓的退到中间处,警惕着看着外面。

    他们哪怕投降还是一死,还不如光荣守护许巍,看看有没有奇迹发生,即使死了,家里也能得到妥善的战鼓。

    “你们当然也会死,谁让你成了那个鱼饵,只能怪自己命不好。”狐狸精看了他们一眼,给他们判了死刑。

    “是啊,一群神秘人竟然袭击了许家的人,我作为巡逻官,回去以后要好好查查,到底是哪里的劫匪那么大胆,连许家都敢杀。”叶思在一旁恶狠狠的说道,只是脸上是满面笑意,因为这个劫匪就是他。

    “可恶,你竟然如此卑鄙。”一个烟花一样的东西被许巍从怀里掏出,可是还没有扔出,就感觉手上一颤,手中的东西自行飞往那个狐狸精的手里。

    “啧啧,还想通报消息,想都别想,老老实实等待自己的命运吧,或许给你一个当我奴仆的机会,我先把赵满给解决掉。”狐狸精把手中的东西扔给后面,然后狠狠的说道。

    许巍看着他露出这一手,就明白自己根本无法通知自己人来就自己了,不过他没有气馁,而是趁着对方说话的间隙,从手中拿出一个绿色晶石一样的东西。

    猛然一道绿光从上面发出,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在那个武器的箱子之上,许巍低声喝道:“箱子我已经解除封印,赶紧拿出来。”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而且对方的综合实力看起来要比自己的护卫要强,不过如何先逃过这一劫再说,毕竟现在这种情况又和刚才不同。

    赵满反应当然很快,在许巍才刚刚发出古怪的光芒,就发下手边的箱子,那外层的封印已经自行消退,赵满伸手一拉,整个箱子上边部分直接被赵满给撕开,露出散发着幽光寒气的气息。

    虽然和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现在已经完全不同,可是那深入灵魂的战栗还是让赵满一阵激动。

    赵满握住那金黄带红纹的枪身,身上涌现出摄人心魄的其实,顺势一舞,枪尖直指狐狸精,断然说道,“今天就是的你的死期。”

    有了这把和自己融为一体的长枪,赵满的战斗力不亚于翻了几倍,可以说那几个护卫完全不是自己的对手。

    “哈哈。”看着气势汹汹的赵满,狐狸精反而大笑了起来,“你在试试驱动手中的长枪,是不是发现有些不同。”

    赵满一愣,下意识的查看起来手中的长枪,脸色变得有一些难看起来,里面竟然还有一层封印,使得这把蓝穹威力下降到了极点,仅仅只是一把坚固锋利的武器。

    和自己的联系几乎短短续续,刚才还以为是它才从封印解脱,需要一点时间苏醒,这么一看,对方就防备自己,这下可就棘手了。

    虽然这层封印并不坚固,自己只要稍加喂养几天,可以引导蓝穹自行解封,但是关键现在自己没有时间。

    而另一旁的许巍也是失望无比,这次看来妥妥是对方的阴谋,而自己还傻乎乎自己上套。

    “本来还以为你不会出现,只是有人在丰城看见你的踪迹,没想到啊,所以说上天都要你死亡,所以不要怪别人。”狐狸精一挥手,旁边的人开始压了上来。

    每个人都狞笑着看着里面,手里拿着武器慢慢逼近。

    这在此时,远边天际出现一道蓝色的光芒,瞬间打入赵满手中的武器中,只见赵满手中武器一层细密的火焰猛然出现,如同一把燃烧的火炬一般。

    待到所有的火焰猛然一缩,仿佛没有出现过一般,但是赵满却知道,封印已经被破除掉了。

    一层淡淡的红芒的从枪身上浮现,仿佛活了一般,又顺着枪身涌入赵满的身体里,让赵满身上都有浮现一层淡淡的红光。

    “上,全部给我上。”狐狸精惊恐的喊道,要知道有武器的赵满,和没有武器的赵满根本不是一个人。

    “快走。”狐狸精拉住一旁的叶思,在人群的遮掩下,偷偷的往后溜出。

    “怎么了,大人,咱们这多么人,即使那把武器解封了也能堆死他。”叶思不明白大人为什么这么惊恐,上来就要撤退。

    “蠢货。”狐狸精没有解释什么,要不是对方还有用处,根本懒得拉他。

    自己这边原本是不想问赵满,反正最大的妖女已经抓到,而且失去武器的他,如同没有爪牙的老虎,根本没有危害。

    而且自己这方计划就在眼前,可是自己不满,私下找到疼爱自己的长辈,策划了这一次新的计划,原本一切都朝着自己的设想走去。

    可是谁能想到,即将成功的他却出现了意外,但是也不很亏,知道赵满身后有人,而且是一个厉害的人,怪不得上次从地牢中逃出来,这个消息足以引起上边警惕,抵消自己失败得代价。

    而且虽然武器已经归入对方手中,但是仍然不可惧,自己是打不过他,但是他一个人也无法左右事情的发展走向。

    因为计划已经事实,就等最后一步的到来。

    而古争那边,看着赵满大发神威,应该没有什么危险,就对着旁边的贝尘说道,“接下来,你去保护他,没有必要不要露面,我去大雪山一趟。”

    “好。”贝尘满口就答应下来,自己有伤对方同等敌人根本不是对手,再说了,自己有反对的余地吗?

    古争再次看了一眼之后,一匹代步的马匹就从旁边出现,古争直接落在他背上,朝着西面奔去,很快就消失在贝尘的眼中。

    而贝尘也是身体外面微光一闪,整个人化为一个超级迷你型的贝壳,化为一道巨大弧线,从天落入赵满的后脑勺的头发上,隐藏起来。

    而赵满根本没有发觉,依然在和对方战斗。

    而许巍那边已经十分惊喜,在艰难地抵挡对方的进攻,一定要撑到赵满把对方给全部解决掉。

    古争在离开那里之后,身下的普通马匹在古争的支持下,一连跑了小半个月,中间没有任何停顿。

    有着古争仙气的不断梳理,这匹资质很差的马匹也有了一点灵性,而且朝着千里马的潜力在慢慢进化。

    “在这附近等着我。”古争快到山脉底下的时候,朝着马儿吩咐一声,就朝着山脉方向掠去,而那皮马嘶鸣一声就朝着其他地方跑去。

    古争看着远处不远的一处高峰,最上面的已经冲入云层之中,看不其身影,不知道到底有多高,而在半山腰中,一片连绵不绝的殿宇就在上面,那里就是大雪山的位置所在。

    去那里的道路只有一条之供一人行走的小径,斜斜歪歪从半山腰致下,其他全部近乎直线的悬崖峭壁。

    古争当然不会傻乎乎的直接走上下,可是在大雪山附近有一层无形的禁制,古争根本无法直接飞上去,除非硬闯,要不然怎么都会惊动次阵法。

    于是古争也得老老实实的从道路一路飞驰向上,越往上气温越冷。

    大雪山的弟子几乎全身白色衣袍,在衣服左上角只有一层淡淡的梅花印记,让他们每个人看起来都风度翩翩,飘渺空灵。

    古争在掠过中间的一片的空地之后,就全然踏上了这片让无数人向往的地方。

    此时在中间的空地也有不少人在互相切磋着,随着一声清脆的钟响,所有人都停止了手中的都做,许多弟子纷纷出现在朝着上方的大殿走去,上面的长老要开始授课。

    整个场面看起来非常和谐,一点都看不出任何问题,就像一个普通的门派一样,在一些地方,几个天仙的气息在这里尤其显眼,看来应该是这里的长老之类。

    古争可不敢放开神识在这里乱闯,一般门派中肯定有这方面的限制,自己可不能贸然暴露自己,趁着的大部分地方都空了,古争迅速开始找了起来。

    古争没有必要进去,正要贴在边缘感受一番就知道里面,有没有雪儿留下的痕迹,所有短短半日的功夫,所有外面的场所都检查了一边。

    古争没有找到任何雪儿的痕迹,丝毫不觉得意外,自己只是不放过任何一丝可疑的地方,具贝尘所说,大雪山其实也被他们给渗透进去,只不过隐藏之深,就连蓝星都不知道,只有妖族最上面的那个大人才知道。

    可是自己翻遍了所有地方,除了最上面的那个巨大的大殿,还有几个天仙长老的居住地方,所有的地方都找了一边。

    更是让他可疑的是,这一处大雪山似乎有些简单,虽然门派该有的地方都有,存放贵重物品的小型石塔,比武的演练场,居住的一些场所,可是古争就是觉得非常奇怪,似乎少了一些什么。

    可是想来想去,古争也不知道,到底少了什么,待到上面的授课结束,所有的弟子纷纷下来,古争才把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

    此时留守的大多都是刚刚上山没有几年的新手,几乎清一色的三界一下的成员,在这个畏寒的山上,他们所穿的衣服会自动给他们保温,可以看起来大雪山确实财气十分雄厚,就连弟子身上的衣服都会加持法术。

    此时两个年轻的青年再次来到前面的空地上,左边的眉秀有些清秀的男子说道,“丰师兄,刚才听长老解惑,我又所有想法,感谢你陪我试验一下。”

    “没关系,师弟,我也只是比你早进门一步而已,互相进步。”那位师兄摆摆手,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

    两个人空无一物的手上,突然冒出两个简单的木棍,站在面前相护鞠了一躬,然后两个就上前切磋起来。

    他们只是单纯的切磋,基本只是懂用体内一层的实力,而外面也围了几个同门弟子,在一旁兴致勃勃的看着对方。

    古争眼神不断这片不小的地方扫视,正在想着自己遗漏着什么,突然一声‘咔啪’一声吸引了他,发现刚才切磋的两个人,其中师弟的木棍已经断裂成两截。

    “师弟,承认了。”师兄脸上微微得意道,他们可是同时进的门,只不过自己在他前面,所以落个师兄名号。

    “丰师兄太厉害了。”周围人纷纷攒到。

    “主要师弟试验一些新的招式,虽然现在不太完善,等到完全成型之后我可不就是他的对手了。”师兄笑着说道,在古争的眼睛,手里的木棍猛然就消失。

    看到这里,古争的眼瞳猛然的一缩,这才发现,好像哪怕这里所以的低级弟子都有一件空间装备。

    古争凝视过去,看着那对师兄弟说着笑着离开这里,但是古争这才注意到他们所有人的手上,都有一个白色的戒指一样的东西。

    竟然全部是不到一平方米的空间装置,而且这原料的主体竟然是寒冰草所构成,虽然这种装备最多不过百年的使用,就会空间不稳定碎掉。

    “寒冰草”

    古争猛然想到,在自己寻找这东西的时候,赵满曾经给自己说过,大雪山的特产就是寒冰草,整个大陆上边际四处都有,用来家里当作冰窟一样来使用。

    可是自己在刚才,竟然没有发现一颗寒冰草,而且这环境虽然冷点,但是远远不足让寒冰草生存下去。

    这么说来,大雪山肯定还有隐藏的地点。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章节目录

餮仙传人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小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小羽并收藏餮仙传人在都市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