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一会后,古争站了起来,对着一旁不知道想什么出神的霜儿说道,“你先休息一下吧,我去村子里其他地方转转。”

    霜儿晃过神,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坐在旁边的石桌边,陷入沉思当中。

    古争摇摇头,然后就走出屋子,他对这里人控制黑暗之力的方法很敢兴趣,而且自己如果想要去吸收纯净的黑暗之力,说不定还要借助这里的一些东西才行。

    此时整个村里里面都已经弥漫出诱人的香味,据梅长老所说,就连那些新人都有喝上一口汤,谁让这村子的人口仅仅就这么多。

    也不是他们不想扩大,是因为这些粮食只足够养活这些人,所有之前那个人才会说这里不养废物,每个人都要用自己的劳动来获得食物。

    刚然老弱妇孺只要在村里干一些简单的活计,其中小孩不分男女都要训练。

    一边想着古争就来到这了中间的石台周围,而且在这里并没有任何看守,之前那四个人影也没有在这里面。

    石台很高,而且只有一个非常陡峭的台阶垒砌而成,对于古争而言,还是很轻松的就上去了。

    此时石台中间依然有着绿雾缭绕,但是并没有像远处看起来那么浓厚,已经稀少了不少,仿佛就是石台上自发形成的一些迹象。

    古争站在边缘仔细观察着,这个绿雾梅长老可是严重警告过,不要随便去碰,因为没有修习黑暗之力之人,一旦接触很在极端时间内弄融化成一团绿液。

    古争虽然觉得自己理论上应该不怕,但是还是小心为妙,只是站在外面透过有些模糊的绿雾看着。

    石台中心刻着许多古怪的花纹,和许多看似深奥的符文咒语,一些绿光时不时的在上面闪烁,一些绿雾就从上面三番出来,而在最外面有一种无形力量让这些绿雾不在扩散,反而还在不断缓缓吸收着绿雾,让上面看起来的总量都差不多。

    古争对于阵法不说多么精通,但是耳濡目染之下还是知道一些,不过此时他也不能看懂上面刻画的到底是什么,但是似乎有一张玄妙的感觉咋其中,让古争不知不觉的想要一只探究下去。

    “叮铃”

    一声非常清脆的声音出现在古争耳边,打断了他的思路,让古争心中猛然一惊,自己竟然忘记了警戒,如果真有人对他不利,此时的他估计都成为一个尸体了。

    但是脸面没有丝毫动容,面无表情的转身,看到眼前的景象后猛然一愣。

    因为眼前就是之前看到的那个萌宠,此时正在悬浮在空中,一脸好奇的看着他,身后的尾巴偶尔摇晃一下。

    看到古争回头看自己,它显得很高兴,在空中忽上忽下的来回飞着,铃铛的声音更是不停的响起。

    古争知道这个萌宠,是自己询问梅长老,他特意给自己说了一下,也稍微解释了一番。

    在三年前自己跟随者捕猎队来到这里,当时它身上还披有衣物,一看就是一个被饲养的宠物而已,要不然当时就被捕猎队给杀死了。

    或许是小范围的黑雾出现,所以把它也吸入过来,当然也许是主人分散走失了,才跟着他们来到这里。

    这个世界不知是韩秀的说道的那样,那么长时间才会爆发一次,其实在洪荒各处每时每刻都会有黑雾用处,只不过规模很小,或许仅仅还不到一个人大小的黑雾,有时候只是单纯的出现在那里,没有人进去,直到自行消散,甚至在海底胡泊也会出现,大多都是人烟罕至的地方。

    所有时不时的什么虾蟹,兔子一些其他生物也会进入这里,当作他们的食物,所以只要没有开启灵智,统统不是算为妖族之人,所有会随机的掉落在这个世界。

    当然一般宠物都是跟着主人一起来到这里,而且村名也特别欢迎这样的人物,毕竟一般的宠物即使失去了法力,但是仅凭着肉体还是有很大的战斗了。

    可是这个萌宠看起来战斗力不强,而且看起来很聪慧,所以大家默认它进入村子,以他的体型,反正它也吃不了多少东西,就当一个吉祥物而已。

    但是这个萌宠根本不吃他们的食物,反而在中间的石台之处安家,并且以这些绿雾为食。

    在上一次也是怪物攻城的时候,它吞服了一粒被他们带出来的绿色晶体,他们才知道它竟然有如此之大的战斗力,让他们欣喜若狂,这一次才会继续把他给请过来,一击就消灭了巨象。

    而且梅长老还告诉古争,那枚麒麟蛋的价值远远超出他的想象,但是古争并不以为意,一方水土养育一方生物,他猜测这里的生物也只是很久以前适应下来的一些生物而已,出去以后恐怕实力也大打折扣。

    就像海族之人,在远离海洋的地面上,战斗力不足全胜的七成而已,所以古争根本不在意。

    这些都是存有一些事情的石屋,里面记载不少这里的事情,而梅长老因为好奇自己的特殊,所以知道的事情不少。

    “呖呖”

    这个萌宠口中发出莹声呖呖的清脆声,似乎在说着什么。

    可是古争露出为难的脸色,因为他压根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只是觉得对方的声音很好听,婉转动人。

    而那个萌宠叫了半天,看到对方依然是那种茫然的表情,知道对方根本不明白的自己的意思,顿时泄了气,一个转身朝着旁边飞去,消失不见了。

    古争有些讶然,自己虽然不明白对方的一丝,可是也是听出来对方的焦急之色,李虎有什么事情求助自己,怎么就这样离开了。

    正在不解的时候,古争又看到对方扑棱扑棱的从另一边飞了过来,至今古争也不知道对方没有翅膀是怎么在这里能够飞行,还发出像鸟一样的叫声。

    此时它那小手上,抱着一个比他还要大的绿色晶体,让古争看到以后猛然一惊,这可是比常袭拿的那一块要大上许多,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拿出来的。

    此时对方抱着他,飞到古争面前,把手里的东西给递了过去,同时口中也不断叫着。

    古争好奇的伸手拿了过来,常袭都能空手拿,看来应该没有什么危险。

    此绿色晶体,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股冰凉之感,反而感到有一丝丝温热,但是除此之外,就没有任何感觉了,仿佛就是一块普通的警惕。

    古争想到常袭从里面引导出那一股能量,可是自己身体里不一点点都没有,就像一句话望山空流泪啊。

    旁边的萌宠看到古争收下以后,叽叽喳喳的高兴的不行,最后竟然飞到的肩膀上,在上面停了下来。

    让古争一脸的愕然,不知道发生么什么事情。

    “小家伙,我知道你能听得懂我的说话,但是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要去另一个地方,你赶紧离开吧。”古争研究了一会石台之后,突然想到之前梅长老所说的那个宝库,准备到那里看看,能否有什么办法。

    既然他们这些普通人都能掌握一丝,那么自己肯定也能掌握其中的办法,哪怕只是能够运用这绿色晶体,也是关键时刻起到作用。

    古争可是亲眼看到常袭所激发的光束,这也是他们实行计划的最大的倚仗。

    其实很早他们就想到了,可惜这绿色光速完全即破不了麒麟兽的外甲,也就不了了之。

    可是那萌宠摇摇头,指了指古争手中的晶石,似乎在说接受了他的东西,就是答应它的条件。

    手上也紧紧抓住古争的衣领,一点没有松开的迹象。

    古争不明白它意思,只好看着任凭他抓着,他可不认为这个萌宠只有吃下晶石才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实力,肯定只是做出这幅姿态给村里人看。

    而古争自己朝着村里角落的方向走去,现在整个村子里空无一人,但是各处都能传来许多人的欢笑声,古争从中听到了满足和幸福。

    今天的这些收获,足够他们好好舒服一段时间,因为没有任何手段保鲜,所有他们连续几天都能吃上一年吃不了几次的大餐。

    没过一会,古争就很轻松的到达了目的地,说是除了长老之外谁也无法踏进的地方,竟然连一个看门的都没有。

    想想也是,这里每个人都在为生活而奔波,怎么会在这里浪费时间,他们又无法学习,事实确实如此。

    古争看着外表有些破旧的房屋,但是面积看起来不小,整整占据了一个角落,封闭的严严实实,古争超前一推,却发现石门纹丝不动。

    在上面的角落中古争发现有一个缺口,古争一拍脑袋,连忙拿出一个小小的石块,梅长老给自己的东西,往上面咔嚓一合,再次推向眼前的石门。

    伴随着轰隆隆的声音,这次就不费力气的把石门给打开了,一大片绿油油的光芒从里面浮现出来,同时一股腐烂阴潮的气息扑面而来。

    古争稍微站着门外等了片刻,等到里面的气息差不多散去,这才缓缓的走了进去。

    在无数外面那种石头的绿光的照射下,古争一眼就看出屋里的景象。

    中间放着许多高大的石碑,大的有三丈之高,几乎到达的屋顶,小的仅仅只有五六尺之低,大眼一看,上面雕刻着密密麻麻的小字,而在边缘则是一块块如同书籍一般大小的石本,在靠近门口的旁边有,有几个石架子。

    上面放着几件黯淡无光的法器,一个圆盘一样的东西,一个像灯笼一样的法宝,还有一个黑不溜起的小球,看来都是随着主人一起沦落到这里,没有用武之地。

    不过能到现在依然没有被坏掉,看起来品级十分之高,上面看起来依然崭新明亮,明显有人擦拭的痕迹,看来这个地方有人在保养着。

    不仅是法器,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非常干净,似乎经常有人来清理这里,古争之前还以为全部是灰尘覆盖,一副脏乱的情况。

    每个石碑上面的字迹都加深了不少,看来是日积月累擦拭里面的灰尘才导致这样。

    “年轻人,请问你来这里干什么。”古争正在想着,突然耳边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古争的心神全部被这些给注意,再加上对方走路很轻,他根本没有注意。

    古争回头一看,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明显是上了年纪,微微躬着腰,手里拿着一个有些发灰的布条,看来他就是这里的清理着。

    “我来查找一些资料,不知道老伯能够指点我一下吗?”古争客气的问道。

    “当然可以,只是不知道你寻找什么东西,这里面大多是以前的人留下的来,期待有朝一日能够继续延续他们的道通,可惜事到如今,一切都没有用。”老者绕过古争来到旁边的法器旁边,伸出充满皱纹的手,拿起上面的东西,看是轻轻的擦拭起来,动作很慢,但是很认知。

    古争发现对方的腿脚有些不利索,没有先问自己的问题,而是指着里面的石碑问道,“这里的一切都是你来吗?你在这里多少时间了?”

    老者的动作一顿,然后又动了起来,不紧不慢的说道,“大概有几十年了吧,年轻的受伤,腿脚不利索了,无法出去狩猎,可以说是一个废人。”

    然后把手中已经擦拭完毕的碟子放回原地,拿起旁边的法器继续说道。

    “这里也是之前那位布置阵法的前辈所建,后来一些人又陆陆续续往里面填充了一些东西,所以呢,我就被打发这里负责这里的保养维护,也算给我一口饭吃,要不然早在几十年前我都该饿死了,没想到还能吃到如此东西,要不然你都看不见我了,我都有很长时间没有来了,就是躺在床上等死而已。”

    语气中也没有任何抱怨,仿佛只是在陈述着一些理应如此的事实而已。

    古争听到后,心里有些惆怅,但是对方看起来并没有所谓的哀怨,仿佛过的一切很好,让古争觉得自己应该阻止常长老的计划,不能为了满足他们的私怨而连累他们村子的普通人。

    即使学会仙法又如何,在这里没有足够的资源和灵气,根本无法冲开这一层空间,到时候最倒霉的还是普通的人们。

    “老伯,不知道你知道哪里有记载可以掌握黑暗之力的办法?”古争冲着他的后背敬重问道。

    老伯没有回答,只是最后的一个圆球擦拭好以后,才对着古争说道。

    “你们这些新人,怎么也不死心,到目前为止哪有人成功过,即使曾经的大人也没有成功驯服它。”

    “怎么掌控黑暗之力的办法没有,即使有也不可能放在这里,在中间那个三连排放在一起的石碑,那里或许能帮得到你的忙。”老伯说完转身就朝着旁边走去,拿起下面的长书,开始仔细的擦拭起来。

    古争看到对方不在想搭理自己的样子,于是继续朝着中间走去,一路上看着旁边的那些石碑。

    “吾乃金仙后期,人族修士林木,不忍师门独创功法失传,希望有人能够出去的时候,把法决再次还给我灵岩宗,位于北俱芦洲”

    “吾乃金仙中期,人族修士坎昆,希望有人能够帮我照顾一下我的加人,位于南瞻部洲中间欧玲王贵的青海城,我的功法很普通,但是我把的修炼的经验写下来,希望能够帮你,修炼当中”

    “吾乃金仙巅峰,人族修士西阳淼,本人散修一人,无牵无挂,只是不希望自己的自创功法就这样消失时间,希望你能带出去,帮我另找传人流传下去”

    这里细数一看,至少有成百上千的石碑,零零散散又很有规律的放在其中,从石碑最后的时间来算,最近的一次在三万千,一个金仙后期所留。

    一层层石碑都是已经死去的前辈,在最后留下的东西,但是无一另外全部都是金仙期以上的人物,或许再低的也有,可能无法进入这里。

    当然古争知道,或许更多的已经没有留下自己的东西,或许更多的人死在冲出去的路途中,甘愿成为一个无名之骨,也不愿意在此处苟且偷生。

    因为这根本不是人力能够抗拒,不知道多人的尸骨喂饱了这里妖兽。

    虽然每个人写的时候似乎已经想通了,没有在奢望能够出去,离开这个一点希望都没有的世界,但是古争还是能感觉到字里行间之中,充满了绝望和希望。

    古争脚步慢了下来,他的心情也跟着变得沉重起来,每一个石碑,就代表有一个人在绝望中写下这些事情,最终孤独的死去。

    到最后,古争完全停止了脚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再次转身折返回去。

    他开始一个个开始记上石碑的文字,不在向之前一略而过,每一个都都记在脑子当中,存放起来。

    等到自己出去的时候,有机会自己一定要把他们的愿望给传承下去,虽然上面许多地方自己根本不知道在哪,但是可以托人去,办法总会有。

    或许知道古争的心思想法,整个周围那绿色的荧光开始褪去,一个个绿色的文字一个个浮现在空中,等到古争记下一个,那一个石碑就会暗藏下去,不在亮起。

    那个守卫人惊愕的看着一幕,手中的也轻微抖动起来,而那个萌宠整个神色已经恍惚起来,它无法理解这个空间,已经陷入眩晕当中。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章节目录

餮仙传人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小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小羽并收藏餮仙传人在都市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