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

    许村长和长老们猛然都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古争,如此娇贵的祭祀竟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如此说来,很可能两个人都是,怪不得两个人如此有勇气穿越着漫长的路线来到这里。

    “真是天不亡我石峰村。”许村长老泪纵横,情不自禁的喊道。

    “我也没有把握一定能够治好。”古争看着对面欣喜若狂,嘴里即将出口的话就咽了下去,不是有霜儿,希望她能给解决对方的问题。

    “事不宜迟,我们兄妹二人先去看看,你看可行?”古争站起来对着他们说道。

    “太谢谢你了,辛苦你们兄妹二人了,我来亲自给你们带路。”听到古争的言语,许村长立刻说道,好像他们一旦出手,就绝对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没办法,也不怪他这样想,祭祀的身份放在那里,在这里可以说是无所不能的代表,哪怕别人想冒充也冒充不了。

    古争立马随着许村长赶往最西面,在那堵简易的石墙上,穿越一个小门走了进去,而其他长老和闻讯而来的村民则是在外面焦急的等待。

    古争来到里面,发现所有人都是随意的躺在地上,超过绝大数的人已经昏迷不醒了,剩下人大多数神智也有些模糊,只有极少数人还意识清醒着,看到他们归来,挣扎的想要起来,可是身体太过虚弱,连这一点都做不到。

    看着这些可怜的情况,霜儿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她突然想起了自己家乡以前的情况,所以来到这里就急忙去问那些清醒人的情况,时不时还查看一番其他人身体的情况,手中呆呆的白光不断闪现。

    不过村长并不知道这其实和黑暗之力一点关系都没有,而是激动看着霜儿,一边安慰其他情形的人。

    古争感受着空气,有一种极淡的气息,而且能够感受他们这些人的气息,一点点滑落,即使现在这里派人去求助,即使那边第一时间就派人过来,即使一路上日夜兼程没有任何意外,估计也晚了。

    如果照这样的速度发展下去,不出一个星期这些人的性命就会被完结,只不过古争无法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

    古争手上发出一条条绿光,试图借助隐藏在其中的黑暗之力,来替他们查看一番,可是对方体内一切正常,一点都没有感知任何奇怪的地方。

    “小兄弟,是不是有些严重,不太好治疗。”原本兴奋的许村长在看到古争的脸色之后,心里也有一些沉了下来。

    “没事,许村长,相对于我擅长战斗,我令妹更擅长这些,你放心好了,我相信一定能解决这个问题。”听到古争的安慰,村长也是稍微平静一些,静静的等到在一边。

    而在石墙外面,越来越多的人都聚集在门口,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因为他们的家人都在里面,在听到中源村派来祭祀查看这里情况之后,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所有人都知道了,能抽开的身子都来到这里。

    时间一点点给过去,离村长他们进去都有两个时辰了,可是他们还没有从里面出来,让外面等得有些焦躁难安。

    “怎么回事?怎么还不出来?”

    “难道连祭祀都搞不定吗?”

    “不要着急,相信祭祀,可能情况复杂,这才多少时间。”

    什么样子的声音都有,就在大家质疑多余肯定的时候,古争他们噎终于出来了。

    众人纷纷发出欢呼声,因为在他们身后有两个面色苍白的男人,正在跟在他们后面。

    尤其是村长那一脸笑容,更是让众人的心稳定了下来。

    许村长一脸当先笑着对大家说道,“感谢两位小祭祀,已经成功发现了问题所在,只不过两个祭祀太过疲惫,而且还需要配置一批药材,等到明天的时候,所有人就会统统药到病除,多休息几天就好了。”

    这下众人的欢呼声更加震耳欲聋,在这山洞中响起了巨大的回音。

    而在后面的古争搀扶着有些疲惫的霜儿,这一次可是把它给累坏了,原来这些人竟然被寄生一种非常小的毒虫,竟然隐藏极深,而且对于黑暗之力完全免疫。

    “没事吧,要不然休息一下在去配置药材。”古争低声说道。

    “不用,就是有些消耗过度,不碍事。”霜儿喘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回来我吃一颗回气丹就好,还是现在我储备不够,要不然也不会那么费力了。”

    古争心疼着看着霜儿,虽然只是最低级的回气丹,可是也是她手中最好的丹药了,还是其中一个护卫送给她,自己有在多的好东西也无法取出来。

    不过霜儿确实没有任何休息,在要了一件无人的房间后,霜儿服下丹药以后,立马就马不停蹄的开始工作起来,手中一团团不同的粉末出现变戏法一样出现手中,很快桌子上就铺满了各种药材。

    而古争只能看着她,对于这点事情,自己一点都插不上手。

    不同粉末取出不同的比例混合在一起,然后又和其他不同比例的粉末混合在一起,然后在用才恢复过来的法力,开始一点点提纯继续混合,整整持续一个晚上,霜儿一直全神贯注的进行工作。

    整个小脸煞白煞白,身子更是摇摇欲坠,在第二天一早的时候,终于完全配置成功。

    “赶紧休息一下吧,剩下我来就行了。”一直在旁边等待的古争,立马上前说道。

    “不行,还有最后一步,你等一会必须帮我一把,把那种绿光稍微激发一下,混合在一起,这样才能彻底根除这里所有的毒虫。”霜儿疲惫的说道,然后再古争的搀扶下再次走了出去。

    在外面一个稍微大一点的空地上,十几个大石缸已经整齐的排列在那里,而周围则是只有许村长他们几个人,那些村民全被被赶回家,生怕打扰到古争他们。

    当看到一脸苍白,脚步蹒跚的霜儿之后,就连许村长都忍不住说道。

    “要不然先休息一下,也不着急这一下。”

    霜儿缓缓的摇摇头,然后挣脱古争的搀扶,拿出自己的那小包药材,屏气凝神开始一点点倒入那纯净的水中。

    每一个水缸之中随着粉末的倒入,都很快变成蓝色,幽幽蓝色光点浮现水中,看起来异常神秘。

    等到做完这一切,好不容易凝聚一点的气力又再次消逝,整个人不由自主往后跌倒。

    幸好古争一直担心霜儿,跟在她身上,见状立马从后面扶住了她,只听见霜儿用略显急促的声音对自己说道。

    “快快,把这些水要下雨一样均匀的挥洒这个空间,那边病区要稍微猛一下,最后四个大缸的水,让这里所有人都喝上一口,包括那些病人。”

    话音刚落,霜儿脑袋一歪,直接因为脱力昏迷过去。

    这些话许村长那边也听的一清二楚,连忙让长老们去通知众人,而自己还是留在这里看着接下来的事情变化。

    古争把霜儿背在背上,从怀里掏出一个稍微小一点的绿色晶石,然后双手一掐,猛然朝上一拍,一道大腿粗的绿色光芒往空中射去,在山洞的顶上形成一道绿色的云团。

    紧接着,云团之上随着古争的手势一变,再次飞快的凝聚出十几根绿线,从上而下正好探入那石缸之中。

    里面的水随着绿线,一点点被吸入上去,转眼之间便已经一干二净,一滴水都没有留下。

    等到而此时那些早就准备的好的村民,也此时纷纷来到这里,在长老的指挥下,开始排着队准备开始喝水。

    就在此时,天上的已经变了颜色的云团再次猛然一震翻滚,一滴滴蓝色的雨水中,夹杂一丝丝绿色的光芒,从天上稀里哗啦的开始降落。

    在最初的一段时间内,那雨滴模糊了整个世界,面对面你都不一定能看到对方的面孔,很快雨势越来愈小,范围也越来越小,云团也逐渐的缩小,逐渐停留在最后西面,依然小雨淋漓的滴落着。

    整个空中被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一冲,弥漫着一股清香的味道,整个人一闻,从头到尾都是一个激灵,精神上更是清爽无比,仿佛睡了三天三夜一样。

    而这个时候,那些喝过蓝水的人不顾自己全身湿透,也在一旁低声交谈起来。

    “我之前胸口好闷,根本无法深呼吸,现在一点都不闷了。”

    “我也是,之前总感觉浑身痒,现在也全然好了。”

    而西面等到所有的云团消失之后,一些病情较轻的人已经战了起来,而他们眼前是几个人合理抬过来一口大纲。

    而古争在释放完自己的法术之后,就一个闪身把霜儿背会刚才的房间内,轻轻的放在床上,看着个有点傻的丫头,外面的事情和他无关,他相信霜儿肯定没有错。

    当霜儿迷迷糊糊的醒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一大一小两个人守护在自己旁边,脸上一红,好半天才想起来自己之前的事情,立马从床上爬起来问道。

    “古公子,他们的病情好些吗?”

    “你别着急,你身子还有些虚弱,已经全部都好了,这都过去三天了,一切都没有问题了。”古争连忙说道。

    听到这里,霜儿这才舒一口气,动作也没有那么急了,眼中浮现出淡淡的笑容,那是医者看到病人痊愈开心的笑容。

    “那就好,不过耽误你时间了,古公子。”霜儿小声的说道,虽然古争平常没有说,可是在行动只见还是带着一丝着急之色,似乎很想极快的离开这里,好像外面有些事情需要他做。

    “没事,不差这点时间。”古争微笑道,他到现在也没有告诉她雪儿被抓的消息,虽然在这里无法感知道雪儿的情况,但是她相信此时雪儿是安全。

    因为妖族之人还需要她,来吸引自己的注意力,甚至以此为陷阱来埋伏自己。

    自己只要活着一天,对方就不会杀掉雪儿,因为他们也承受不了一个高手的背后报复。

    古争他们在这里又等三天,等到霜儿完全恢复,就准备离开了这里。

    而在霜儿醒来的第二天,古争就去查看那些新人的遗物去了。

    在这里也不例外,有许多新人也被传送到这里,可是悲哀的是,这个时候石峰村正在遭受病情毒害,根本没有任何人去守卫外面。

    等到雷劫结束之后,他们的人出去才发现,在山脚下的地方,散落着一些遗物,还有一些人的遗物在山峰上,可惜他们都没有来及找到这里,就全部被雷劫给杀死。

    这也是他们后来派出小峰来后山监视一下,省的在错过了什么,结果恰好把古争他们给迎了回来,拯救了村里一命。

    不过古争还是去看了他们的遗物,不过依然没有自己想要见到人的遗物,反而看到一些熟悉的东西,拿给霜儿看后,霜儿确信那是齐公子护卫的东西。

    看来齐公子的命真大,三个村子都跑完了,都没有遇到他,至于那边的两个村子,是在离这边太远了,古争也懒得去找他,就让他在这里几百年自生自灭吧。

    本来按照古争的想法,本来想要偷偷的离开这里,选择的时机也是他们这里睡觉的时候,可是没想到才刚刚没出门多远,一个拐角就发现许村长带着许多人已经等着自己。

    “古祭祀,前两天我就知道你们想走,觉得你们今天就会离开这里,果然不出我所料。”此时的徐长老哈哈笑道,一副得意的样子。

    “我只是不想在麻烦大家了,再说了,我们还有一些事情,请原谅我们的不高告而别。”古争冲着徐长老道歉道,既然被对方给逮到了,当然要表达自己的歉意。

    “呵呵,我知道你们想低调,只是想问道,梅村长到底给你们安排什么任务,连我们都不能告诉,一副小心的样子,如果有什么需要,请告诉我们,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要不然我们心里也过意不去。”许村长郑重的说道。

    之前在许村长过来的时候,古争已经把村长的变更告诉他了,随变找个理由就推塞过去了。

    “好吧”古争看着对方那么坚强,看来不告诉对方实情还真不放自己走。

    “我们去极锋山脉有些事情,具体什么事情,就不能告诉你了。”

    “极锋山脉?”他们一群人听到以后集体倒吸一口气,许村长不由得问道,“你去那里干什么?”

    话音刚落,他就直接摆手道,“是我唐突了,不过我们村里正好有一位猎手,对那里很熟,要不要帮你带路?”

    古争知道因为他们这里可以种植一些粮食,虽然只能勉强度日,但是几乎没有危险。

    所以很少去中间的大森林之处,但是不能只吃这里的东西,他们的主战场就在极锋山脉外围,危险程度比大森林小一点。

    要不然这段时间非要饿死他们不少人。

    “不用了,我们办的事情不能告诉别人,感谢许村长和各位的厚爱。”古争一拱手再次感谢到。

    “好吧,那个地方确实我们无法深入,也只有你们才有胆量单独行走,不过你们走这边吧,有一条通道直接到山峰底下,就算让我们送送你们。”许村长也不能强求,毕竟那个地方他们也是只知道一些外围情况。

    古争点点头,随着对方走入一个角落的通道,顺着出去很快就来到的山脚之下。

    “许村长,就此别过。”

    等出来以后,古争客气对着他们说了一句,然后就带着霜儿萌宠离开了这里。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许村长看着对方的背影赞叹道,等到对方彻底消失在自己眼前的时候,他才率领长老们一同回去。

    “村长,村长。”刚刚一回到村里,就发现去收拾各种他们房间的人,有些着急的站在自己面前。

    “怎么了?对方难道落下什么东西?”他疑惑的问道,除了这些怎么还能让他这么激动。

    “到底怎么了,你说清楚。”许村长看着对面点头又摇头,不由急道。

    “你过来看吧。”那个人干脆一说道,扭过身就走在最前面。

    许村长本来看到这一幕也非常好奇,带领着有些疲惫的大家,一起走了过来。

    在古争他们曾经住过的房间外面,七八头狰狞的妖兽散落在地上,其中一只赫然是给予他们重创的巨恶兽,在后面还有许多的生活物资散落在地上,

    “没想到原来如此,召集众人,五天后出发中源村。”许村长直接下令道。

    而已经远离这里的古争一行人,霜儿好奇的问道,“你怕咱们的身份被泄露了吗?”

    “呵呵,泄露又如何,那个时候我们已经离开这里,反正我是不会在回来了。”古争耸了耸肩说道。

    他在这里的收获虽然不少,但是这里对他来说弊大于利,根本不值得留恋。

    “也是,我也不喜欢这里,总感觉这个世界怪怪,不过能得到古公子的救助真是太好不过了。”霜儿偷笑了一声,要不是有古争,即便她有法力也出不去。

    再说了,挣脱出齐公子的束缚,到时候又能见到雪儿姐,和赵满大哥,那感觉就更好不过了。

    “走吧,早点为小萌宠解决事情,我们早点离开这里,是不是小萌宠。”古争故意的逗下萌宠。

    “呖呖”萌宠不满的从肩膀上飞出来,绕着古争抗议道。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章节目录

餮仙传人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小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小羽并收藏餮仙传人在都市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