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阅书城app,免费看小说全网无广告,ios需海外苹果id下载】

    “这人仁兄,我家父乃帝国卫将军,如果认识的话我们可以简单一叙。”看着古争他们不怀好意,挡住自己去路,白公子响了一下拱手说道,直接爆出自己的来历。

    怪不得对方如此猖狂,再华新国的领地如此般行事,谁让旁边几十公里之外就是蓝国的领土,而白公子的父亲恰好就职的地点就是远离这边。

    原以为他爆出自己的家门,对方即使想要多关闲事,也要考虑一番,得罪一个实权将军的代价,还是卖给对方一个面子,孰轻孰重任谁都能分的清楚。

    “对不起,我没听说过,所以你还是乖乖自己一个人走吧。”古争摇了摇头,看着依然在不停挣扎的小女孩,不容置疑的说道。

    别说将军,就是国公自己不想给面子,谁也拦不住自己,再说了,自己也有一些重要的事情去做。

    自己在下面曾经答应过的事情,自己一定要做到,替下面一些英灵找到各自的传人。

    那些不知道地址的愿望,自己暂且可以稍许不问,但是那些明确要求传承的一些事情,自己必须替他们找好传人。

    要知道自己能那么快在里面掌握煞力,都有着他们的一份功劳。

    虽然他们的并不限制古争找什么人来传承自己的功法,可是对方都在最后标注了自己的功法适合什么样的体质,或者想要找一个什么样的人来传承。

    能再里面能留下石碑,伫立在那位前辈的旁边,根本不会有大奸大恶之徒,至少不要找一些凶狠之徒去传授仙法,如果真是这样,古争宁愿困在下面,慢慢领悟,也不愿意为他们做这样的事情。

    当然也能随便找个乞丐之类,没有仙缘的人,那岂不是过完这一世就在此失去传承。

    对方符合他们的条件而且还要有一定的天资,这样才能传承的几代人,尤其一些要求品行的人,虽然难道找一些,但是慢慢来总会找到,但是有些人的功法竟然还有年龄限制。

    而自己在路上,也给自己霜儿说了自己一些自己的苦恼,当时只是说自己的朋友所要求。

    向着霜儿问道,是否知道一个这样的人,没想到霜儿还真是认识一个这样的人。

    在刚才观察期间,古争已经查看过对方的资质,虽然不是那种极品,只是一般好一点,那页不错了。

    所以古争这才打听对方以往的事情,终于确定其中的一枚传承放在对方伸手。

    可是让自己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妹妹竟然有着绝佳的资质,对于其中一个功法简直就是完美嵌合,简直可以说是量身定做一般。

    先天偏向水属性之体,貌美女孩,年龄在五岁至十二岁最佳,心性坚韧,最好有那种不服输的性格,虽然年龄在大一些也可以,但是功法的嵌合程度就低了些,未来的成就有限。

    可是如果是先天水属性之体,那简直就是上佳的资质,如果被人发现,那肯定从小就要开始培养,哪有这么巧能再外面遇到。

    可是冥冥之中自由天意,或许上天都不想要那些人族白白牺牲在那里,所以才会直接在自己面前出现两个。

    要知道之前他们已经一路上遇到几个城市,反正都是人族,古争也在一直留意有没有合适人选,可是愣是没有找一个合适,连将就一下的人都没有。

    有些忧愁的他被霜儿问起,才来到了这里。

    看到对方那么不给自己面子,白公子的脸色就阴沉了下去。

    “你什么人,怎么敢惹我公子。”这个时候,那个小厮从后面已经赶来,留下接近昏迷的阿衰。

    古争冷笑着,根本不和这些人多说话,伸手就要抓像小女孩,要把她给解救出来。

    “我说你怎么那么大胆,找死!”小厮一看对方敢轻视自己,反正自己干的事情就是得罪人的活,有着少爷给自己称药,一般都没有事情,上去就是一拳朝着古争的脸上挥去,想要阻止对方。

    可是他眼前一花,那对方旁边天仙一般的女孩,挡在自己面前,并且冲着自己手抓来,看样子想要阻止自己。

    “一个弱女子,老老实实躲在背后就行,呈什么英雄。”小厮一发狠,手中更是发力一分,如果对方不识趣,自己才不会什么怜香惜玉。

    “咔嚓”

    霜儿早看见对面这样做,心中已经大生火气,对待对方丝毫不带客气,直接一掌下去,把对方的胳膊都卸了。

    古争没有理会那狗一样的哭嚎,此时已经抓住对方大汉的双手,只是一个瞬间,对方的冷汗就从额头之上留了出来,急忙松手,再不松手,估计胳膊都要断了。

    “你们怎么回事?”痞子头领看到自己的手下一副痛苦的样子,可是发现对方根本没有作什么动作,决定亲自上手,说不定还能得到对方的赏识,跟着对方做事。

    想到这些,仿佛看到了自己未来的前途,浑身的热血开始沸腾起来,可是刚刚才跨前一步,对方那异常冷静,不含一丝情感的眼神就看了过来。

    如同一盆冷水浇下来,让他浑身冷颤不止,并且毫无知觉的退后两步。

    自己刚才仿佛仿佛变成了一个小绵羊,而对方则是一直老虎,如果自己真是上前,那么自己肯定死的惨不忍睹。

    白公子也不是没有眼力劲,看到对方不动声色就让自己这边人马变成这样,知道对手是练家子,而且可是比自己区区一阶的人要强太多,便狠狠的落下一句狠话。

    “既然你多管闲事,那么我就记住你了。”

    接着转身对着一旁依然在痛嚎的小厮吼道,“别叫了,我们走。”

    这才阴着脸怒气冲冲的走掉。

    “哎,哎,白公子,还有我们的报酬还没有给呢。”那痞子首领一看白公子远去,下意识的喊道。

    “还有脸要报酬?想要就来我父亲大营来拿。”远处传来白公子愤怒的回话之声,让痞子首领猛然一缩脑袋。

    看着古争两个人看着自己,更是心里一阵冰冷,对方连白公子都不怕,而且好像还有武功在身,那收拾自己不给玩一样,连忙带着自己的手下离开这里。

    “谢谢公子,小姐。”当这边把小女孩被绑的双手解开,拿下口中的破布之后,小女孩立马朝着古争他们感谢道。

    说完之后,冲着古争和霜儿再次莹莹一拜,显得十分有教养,这才急忙再次跑到阿衰身边。

    “哥哥,哥哥!”看到阿衰满脸的鲜血,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小女孩连忙带着哭腔喊道,并且拿着自己那破旧的衣服,开始给他小心擦拭着脸上的血迹。

    “小兰,我来帮你哥哥看看吧。”霜儿他们来到她的身边,上次霜儿来的时候,她躲在屋子里,并没看见她。

    小女孩小蓝知道这两位哥哥姐姐救了她,并不会害了她哥哥,连忙让开了位置。

    “我哥哥,他怎么回事,会死吗?”小兰担心的问道,因为她从来没有见到如此恐怖的迹象,因此心里已经有些乱了。

    “别着急,我看下。”霜儿把手搭在阿衰的手腕上,仔细一查看,然后对着小蓝温柔的说道。

    “没事了,你哥哥只是有些脱离昏迷过去了,休息一会就好了。”

    听到这里,小蓝紧张的小脸这才稍微有些放松下来,可是眉宇之间依然有着忧愁。

    “来来来,我们帮忙给你抬进去。”

    这个时候,一些围观的群周,听到霜儿说道对方只是昏迷过去,也同样舒了一口气,几个人自告奋勇,把阿衰抬起来,连忙送到那件破旧的小屋了。

    “真是太谢谢你们了。”小兰不停着朝着众人感谢道,同时脚步如影随形跟在阿衰的后面。

    而古争也跟在后面一同走进这个看似破旧的房屋。

    几个非常破旧的家具,一张缺了一条腿的桌子,和几个看起来有些不协调的凳子,角落里两个水缸,除此之外还有一张大床,中间有一层破布挂在中间,看来是对方休息的地方。

    整个房间十分狭小,比正常的人房子还要小上一半,他们几个人一进去,就几乎站满了绝大数空间。

    古争这才想到,就是这间房子也是别人资助给他们兄妹二人,要不然他们两个非要住在大街上不可。

    那些人把阿衰放入床上之后,就离开了这里,整个房间内就只剩下他们四人。

    而小兰还在床上直勾勾看着阿衰,忽然眼泪扑闪扑闪就落了下来,那一副可怜的样子,让霜儿看起来心疼的不得了,就连古争都有些酸,在知道他们的故事后,不知道他们这些年怎么熬过来。

    霜儿拿出一个手帕,递了过去,安慰道,“没事了,你哥哥休息一会就行,说不定一炷香之后就能醒来。”

    小兰先是一惊,原本以为他们都走了,没想到还留在这里,急忙把眼泪给收了起来,努力不在让自己想着那些伤心事,从而落泪下来。

    “没事的姐姐,我只是看着哥哥受伤忍不住而已。”小兰强颜欢笑到,做衣服坚强的样子,可是古争一眼就看穿对方的言不由衷,不过也没有说什么,扫视一眼有些破烂的环境,直接走了出去,这个时候还是霜儿出马比较好。

    而霜儿也明白对方对自己这边有着一丝警惕之心,也不着急,慢慢陪着小兰说话。

    她也知道小兰他们的苦,自己小时候生活的村落,自己经常也是有一顿没一顿,有事是在饿的是在不行,自己都会偷偷跑进贝斯山脉,找一些野果吃。

    慢慢一点点和她聊天,很快的时间,霜儿就带着她那无与伦比的亲和力,让小兰相信了她,尤其她还用医术帮助小兰治疗了身上的一点小毛病,更是让她信任有加。

    等到古争拿着一手的东西回来得时候,床上的阿衰也正好醒了过来。

    “小兰?小兰!”阿衰看着自己妹妹,急忙想要起来,但却是被小兰给按住胸口,阻止对方起来。

    “没事了,有两位贵人把我救了下来,现在一切都平安了。”小兰明白哥哥的想法,轻轻的说道。

    听到这里阿衰才舒心的吐了一口气,这才发现小兰身边一个熟悉的身影。

    “霜儿姐姐?”

    阿衰试探性的问道,因为此时霜儿正在扭头看往古争,这能看见她的侧半脸,可是对于霜儿他有非常高的印象。

    听到阿衰喊自己,霜儿扭过连冲着阿衰笑道,“你醒了,看来这次我来的正是时候。”

    看着霜儿那天仙一般的面容,温柔的看着自己,噌的一下脸都红了,支支吾吾没有说出口感谢的话语。

    这幅囧样,让霜儿不禁捂住嘴笑了起来,连旁边的小兰都看呆了。

    诚然小兰是有没人的胚子,可是如今她有些营养不良,尤其霜儿那仙气十足的气质更不是现在的她能够媲美。

    “呵呵,正好我买了一些吃食,大家赶紧吃点东西吧。”古争从外面又买了一些熟食,顺便打探了一下最近的消息。

    这里虽然只是个小城市,但是却异常的繁华,因为这里是许多商旅通往蓝帝国的最佳通道之一,来往的商贩特别多,所以古争特意在一个酒楼多停足了一会,等打探够足够的消息之后,这才回来。

    这个时候,刚刚坐起来的阿衰猛然大叫一声“糟糕。”

    惹得所有人都看了过去了。

    看到自己哥哥明显认识这个女人,而且霜儿的名字,之前哥哥也给自己提过,所有此时对他们两个没有一丝防备。

    听到自己哥哥的大喊,急忙扭头看去,发现他一脸心急之色,就像往外面冲出去,连忙拉住了他问道。

    “怎么了,哥哥?发生什么事情,跑出去有什么着急的事情?”

    “我之前听说有人要欺负你,连忙就从工坊里跑了出来,但是我手中还有东西没有做完,这下可就糟糕了,那个遭老头子一定会趁机克扣我的工钱。”阿衰火急火燎的说道。

    “啊!”小兰也才想起他的工作,那可是他们唯一的收入来源,手上的动作不禁一松,阿衰连忙再次往前跑去,边跑还边说道。

    “妹妹,你帮我好好招待霜儿姐姐他们,回来的时候我在买一些东西招待他们。”

    可是仅仅才走两步,身子再一次被古争给抓住了。

    “不用去了,以后你都不用去了。”

    阿衰看着古争随意的表情,可还苦求道,“大哥,我真的靠这个养家糊口,其他人嫌弃我年龄小,除了力气,只有这个糟老头才收留我。”

    话音还没有落下,“哗啦”一声,一个钱袋子被古争仍在脚下。

    “这些足够了吗?都给你。”

    阿衰看着面无表情的古争,艰难的咽下一口涂抹,知道对方肯定有钱,没想到出手那么大方,自己只是粗略一看,就知道自己十年也赚不够这些钱,很干脆利索的直接坐在自己的板凳之上。

    至于那个老板,辛苦压榨自己那么多,早就忍受不了了,老子不干了。

    古争眼中闪过一丝赞叹,没有想象中那么迂腐,至少是可可教之才。

    “坐吧,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你,在此之前,这些东西你们先吃一点。”

    “什么事情,只要我知道的,统统全部告诉你。”或许是古争金钱的攻势,反正阿衰一脸非常配合的表情。

    “来啊,霜儿姐姐,小兰,这位大哥买了好多好吃的东西。”阿衰转过身把他们两个叫过来,没有因为古争陌生而胆怯,也没有因为古争给他那么多钱而拘谨,神色十分自然。

    霜儿拉着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兰走了过来,一起围在有些破旧的桌子上。

    阿衰和小兰两个人此时已经被桌面豪华的残妖给吸引了,虽然面孔在看向古争,可是眼睛却总在一直看着上面,对于他们来说一年都不已经吃到如此丰富的一顿饭。

    “吃饭,边吃边说。”古争笑呵呵的说道,然后开动夹了一块肉,他们两个这才迫不及待的开始进餐。

    相对小兰比较文静一点的吃法,阿衰可是顾不得什么,一口塞得满满,整个嘴边油腻腻的,看样子连话都无法说出口。

    古争笑了笑,也不在意,决定等到最后在询问一番。

    这个时候,古争一边漫不经心的吃着小菜,一边开始想着之前打听到的消息。

    从国王的商旅得知,在几年前大部分的国家都开动荡起来,无数军队被开拔,一个个绝对的实权将领,带着一大批精锐开始朝着蓝帝国进发。

    这些军队有早有晚,而且从最边缘开始,一路上经过的国家大部分都聚集在一起,浩浩荡荡聚集在一起,旌旗蔽日,遮天蔽日,声势非常浩大。

    这让所有的人都感觉一丝不寻常的气息,因为从对方行进的路途中推算,对方的目的地竟然是丰城。

    可是一切都毫无征兆,不过也有聪明的从之前许多国家动荡中得知,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计划,为了就是推翻蓝帝国现有的统治,也不知道为什么,而蓝帝国真正的核心又是丰城。

    一波波军队聚集起来,虽然每个国家的精锐很少,但是聚少成多,也是让人一股惊心胆战的实力。

    可是诡异的是,还有一波军队,同样也在一个个国家聚集起来,不过明显比对方少了许多,而且好像两拨人马都相互警惕着对方,似乎是两个不同的势力,而他们的目标也是丰城。

    稍微关注整个局势的人都知道,一场影响无数人命运的时刻即将到来。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章节目录

餮仙传人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小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小羽并收藏餮仙传人在都市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