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劫他们看着转眼间对方死亡殆尽,甚至他们还没有开始行动,上面的战斗就已经结束了,让他们意识到,这简直不是一个级别在战斗,仿佛一个全副武装的大人在和一个刚刚学会走的孩子战斗。

    古争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原地,但是他们的眼睛睁顺着那一团通红的羽箭,看往即将被射中的那一团的红影。

    这团红影所逃窜的人,正是之前释放群体嗜血术的家伙,能被上面传授肯定是有两下子,在古争第一时刻召唤出长弓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不妥,直接一口鲜血淡金色的鲜血喷在外面的护罩之上。

    让原本通红的护罩,现在已经朝着血色结晶凝聚开来,形成一道比刚才还要厚实几倍的防御,而且他已经看到古争去追击黑蒙去了,知道自己只要挡住这次攻击,那么自己就完全又足够的时间逃离这里。

    想到这里,他嘴里接连又吐了两口淡金色的鲜血,喷在手中的法杖上,整个法杖顶端的血红色晶石,瞬间就融化开来,在身体表面形成一个血色的铠甲。

    此时他整个脸上苍白一片,为了这次攻击,他也是拼命了。

    等做完这一切,那个火焰羽箭也终于来到他的身后。

    “我一定能撑过去!”

    强烈的求生意愿,让他心里怒吼一声,此时外面血色晶石之上流光一闪,无数条红色符文纷纷从上面浮现。

    那天火箭却在接临他的时候,浑身火焰一卷,一个巨大的火龙油然升起,张开巨大的嘴巴,一口朝着他吞了下去。

    他逼迫全身潜力释放的法术,在对方刚接近自己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慢慢崩溃,感受着上面火龙无可匹敌的气息,那巨大的身影即将把他给淹没,他心底发出一声绝望的喊叫。

    “不!”

    一个巨大的火团在空中升起,他的气息在其中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一切全部都被任劫他们都看的一清二楚,心里的触动更加震撼。

    “爷爷,我们的祖神好厉害,是不是以后我们就能吃饱饭,过上好日子了?”任劫还在那里发愣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腿脚被拍动几下,同时一个声音传入自己耳中。

    听到孙女的话,任劫心里先是一苦,对方哪里是他们的祖神,他们的祖神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看着她那一双期盼的眼神,只不过无法对着她说出残酷的事实。

    “我想吃随云城的红云果,你说祖神大人会不会给我买回来?”任玲眼睛一眨一眨,对着自己的爷爷说道。

    “是,我们祖神回来,到时候一定有你的东西,你先去一边,我和你叔伯们商量一些事情。”

    不过这是,任劫突然脑中一道闪电劈过,突然想到了什么,眼中出现一丝欣喜之色,连忙对着任玲说道。

    “嗯!”任玲乖巧的点点头,朝着那边自己刚才的位置走去。

    “大家听我说...”这边任劫赶紧对着身后的人说道,这些都是族里的核心,必须把这个问题给他们全部说一下,然后再一层层传达下去,保证不会出什么差错。

    而他们听到任劫的想法之后,也是一喜,抱着姑且一试的办法,总不会比现在这更惨了。

    而这边,古争一个纵身间就离着黑蒙距离不远,看着对方急窜的身影,古争嘴里重重的冷哼一声。

    远处离着古争很远的黑蒙,只觉得脑中仿佛被一个重锤击到一样,整个脑子一片眩晕,身形在也控制不知,从天空中一头栽了下来。

    不过才刚刚下落,他脖子中一根看似装饰的獠牙,白色的亮光一闪,整个獠牙就这么突兀的爆炸开来,一团青色的光芒在空中一闪即逝就没入他的脑袋中。

    黑蒙直觉的脑中一阵清凉,刚才的眩晕感顿时被驱逐出去,整个人瞬间清醒过来。

    但是眼前一幕,让刚清醒过来的他心魂大丧,因为古争在趁此机会,已经横跨数百丈距离来到他的身前,其金光一闪之下,一个巨大的拳头已经朝着他的腹部袭来。

    黑蒙不假思索挥出手中的一杆散发着黑气的长棍,朝着古争的手臂打来,就像缩小般的狼牙棒一样,上面也同样有着密密麻麻的尖刺。

    可是随着一更铿锵之音,黑蒙的本命武器竟然在相处的瞬间,直接拦腰截断,黑蒙也是虎口一阵,整个身形不受控的颤抖起来。

    自己被这巨大的反震之力,身形都一僵,而此时古争的拳头已经到来。

    “砰”的一声!

    黑蒙的身体如同破麻袋一样倒射而去,手中的半截长棍也捏拿不住,直接掉落下去,外层的一道道护罩在第一时间就被古争轰然击碎,就连身上那个看似流光奕闪的铠甲,也同样变得碎裂开来,无数的裂缝在上面呈现,甚至有几个地方已经脱落,基本上和损坏差不多。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此时黑蒙至少还有一口气,让古争意外的挑了挑眉毛,没想到这个人还是挺能抗的,对得起那壮实的身体。

    此时黑蒙脑子已经懵了,连思考都忘记,只是顺着求生的本能,顺着对方巨大的力量,再次朝外飞去,试图远离这个杀神一样的人物。

    不过也仅仅如此了,古争身形一动如影随形跟在了黑蒙的身后,一直手臂已经伸出,再次朝着对方一拳打出。

    “住手!”

    就在此刻,远边传来一声怒喝,同时冲天的气势一涌而来,似乎警示古争,让他停手。

    可是古争才不管不问,对方既然想要自己的性命,那就要知道失败得后果是什么。

    一层淡淡的黑光在黑蒙身上出现,那一声怒喝也把黑蒙给惊醒过来,心中大喜过望,因为那个声音他知道是谁,也是自己这边请的援兵。

    本来重创的黑蒙,身体内仿佛又注入一丝清泉,让他又开始挣扎一下,想要得到那位援兵的救助。

    可是古争充耳不闻,只是区区一个金仙中期而已,现在自己打不过还逃不过吗?

    一股恐怖巨力轰然从古争手掌发出,随着空中一声有些闷沉的声音,黑蒙整个身体被那压力给扭曲的压缩起来,外面一层黑光和最后残存的铠甲,如同破布般瞬间撕烂,紧接着随着嘎嘣的清脆声音,黑蒙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整个身体直接被压成一团肉泥,从天空上跌落下去。

    而这个时候,一道蓝光闪过,一个精壮的汉子出现在古争面前,怒气横生的看着古争,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感觉。

    “我让你停手你知道吗?”

    不过最终对方还是忍住了自己的冲动,对方看到自己的到来,什么只见没有一丝变化,让他有些捉摸不透。

    “你让我停手我就停手,你算什么东西?”

    古争挑了挑眼睛,慢条斯理把自己衣服的一些褶皱给抚平,看着对方一瞬间变怒的眼神,整个人身上的气势汹涌的迸发出去。

    那个精壮男子猛然感受到这倒其实冲击,脸色一变,整个下意识拿出自己的武器,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只有金仙初期的人,竟然在藏拙,是金仙后期的人物,让他有些进退两难。

    不过幸好古争又懒洋洋的开口了,算是给了他一个台阶下。

    “之下我已经给过他一次机会了,让他全身而退,可惜的他觉得我好欺负,竟然想要压我头上,甚至想要杀死我,难道你想给他撑腰吗?”

    “既然他这么不行事,那么他就该死,我这边还有些事情,就先不和你闲聊了。”

    精壮男子一听古争这话,连忙说道,然后架起一道遁光就快速离开了这里。

    不仅是到这修为他们不屑于撒谎,更重要的是他也是从外面回来,身体内部也有暗伤,十成战力发挥不出一半,在和一个比自己还要厉害的家伙交手,更本不明智,更不说自己和他也只是同一个地方,最多是眼熟而已,才不会为他舍命相搏。

    所以见事不对,直接撂下一句话,就急匆匆离开这里,还生怕古争出手把他给留下,他想哭都没有地方哭去。

    等到对方彻底走远,古争的身上的气势这才陡然回收下来,心里也是暗呼一声幸运,如果对方下一步想要动手的迹象,那么就该轮到自己逃跑了。

    不过自身的气势还是把对方给唬住了,索性是有惊无险。

    古争又在空中停留一会之后,把周围的地形一扫而过,心里也是疑惑起来,这里看样子很像是一个海外小岛,可是这空间明显有些不同,尤其是头顶之处,更是古怪。

    想来想去,古争还是绝对回到这里的村子,毕竟自己不管怎么说,还是拯救了他们一个村子的性命,最重要的是,这里没有人可以威胁到自己,自己还可以打探一下这里的情况。

    很快古争再次回到了广场之上,让他惊讶的是,之前黑蒙带来的士兵已经全部都跪在地上,手里的武器放在一边,一副等待投降模样,甚至一个逃跑的都没有。

    而这边人类也没有一个去问他们,不过每个人脸上倒是都露出一副喜色,仿佛所有灾难已经渡过。

    而任劫他们一群人依然还在广场跳远远方,似乎在等着什么,一看见古争回来,大喜过望立马跪在地上,带着身后的众人,对着古争喊道。

    “祖神威武,把敌人都给杀退,包围了我们西丰岛!”

    “祖神威武”

    “祖神威武”

    任劫话音一落,后面几乎所有人都跪拜下来,大声对着古争欢呼着。

    他们所有人都得到了通知,自然明白怎么一回事,也很明白族长的决定,所以不约而同的跪拜下来,仿佛古争就是他们的祖神一般。

    古争这一声声呐喊,让他有些发愣,虽然很想直接告诉他们,自己不是他们所谓的祖神,自己也不认识他们,可是看着那边那个小女孩,又蹦又有跳的也跟着大人喊的时候,自己寂静除出口的话又收了回去。

    即便说出口,看他们这么狂热的样子,估计也不会信,自己和对方的族长谈谈就好。

    想着古争,也就落在任劫的面前。

    “祖神大人,欢迎回来!”任劫依然还态度恭敬的趴在地上,以无上的大礼说道。

    “你这是什么情况,起来再说,难道你还不知道我不是你所谓的祖神吗?”古争有些疑惑的问道。

    “大人,请待一会容我解释,等到时任凭你责罚我,我先把事情给安排好。”听到古争的吩咐,任劫这才动地上起来,先是快速小声说道。

    古争不可置否的点点头,随即立在一边看着接下来的发展。

    看到古争脸色并没有不耐烦之色,任劫心里那根紧绷的弦这才稍微松了一点,对着身边几个人接连吩咐道。

    “任蹭,你赶紧去把伤者都治疗一番,顺便让一些人把我们族人的尸体带回来,备存的东西不要心疼,该用就用上,回头有的是东西。”

    “夏奇,你去附近的黑风岛,去让他们开个价格,把这些俘虏给收回去,咱们可养不起这些人,当然去之前按照老规矩,看看我们损失多少人,就直接挑选一些杀掉。”

    “梅洛雨,你去召集一些人手,把村子给修葺一番,注意一些残留的法术气息,你也要注意清理一下,别伤到其他人。”

    ......

    任劫有条不絮的吩咐着众人,每个人基本上都有一些事情做。

    众人皆是应声而出,恭敬领命出去。

    “大人,让你久等了,这边请!”任劫安排好一切,这才对着古争歉意的说道,同时弓着身子,对着这边做出一条请的手势。

    看着古争点头之后,任劫这才带着古争朝着后方走去,一路上的族人纷纷让出一条四人宽的位置。

    他们刚刚穿过人群,身后就穿整齐划一的呼喊声。

    “恭送祖神大人!”

    声势震天,一连三声,呼声才停止。

    古争的身影微微一震,就继续前进,不过没人可以发现这一丝迹端。

    沿着村中一条蜿蜒小径,二个人穿过村庄后面,进入一个坏境优雅的竹林里面。

    在最里面一个建设非常有规模的祠堂一样的建筑,足足有比寻常房屋要高出一倍,但是却只有一个大厅存在。

    这个祠堂看样子是永岛上的岩石所砌,上面布满了岁月的痕迹,长久的祭祀,显得古朴而又威严。

    而在这祠堂的前面,则是一片干净的白玉空地,干干净净,上面有序分布着几十个非常柔软的蒲垫,似乎让人祭拜所用。

    古争看了一眼祠堂的上方,只见那里悬挂着一个黑底金文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祖神阁!”

    任劫这个时候快速上前几步,在其中靠前的一个铺垫上跪下,恭敬的在上面磕了三个头,这才起身走上前,把祠堂的大门给推开。

    古争倒是毫无客气的跟着一同走了进去,整个里面通体宽敞,用翠绿丝竹构成的窗户,保证里面有着足够的通风,再加上每天都有人打扫,并没有古争以为的那种沉闷感。

    更然古争感觉到意外的是,这里祭祀并不是一座雕像,而是一个红色如同果冻一样的红球。

    “既然这里只有你我二人,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你肯定知道我不是你们所谓的祖神,我只是迷失在空间乱流中,出现这里只是一个意外,因为恰好发现这里的空间被人打出一个薄弱的入口,于是我就进来了。”

    古争倒是随意的把自己情况给透漏出来,因为等一会自己还要问他一些这里的信息,所以隐瞒只是多此一举。

    听到这里,任劫脸上一愣,然后脸上露出一丝不明不白的神色,似乎更倾向于那种哭笑不得的意味。

    “大人,不知道是你的幸运,还是你的不幸,但是对我们来说是万幸。”任劫收起脸上的神态,连忙说道。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古争奇怪的问道。

    “大人请听我细说,如果我所猜没有错,您应该是从洪荒世界所来,我的意思进入空间乱流之前,你是处于洪荒大世界。”

    “对,有什么问题,这里难道不是吗?”听到这里,古争咯噔一声感觉有些不妙,不会自己那么倒霉,又进入哪里小世界吧!

    “很不幸的告诉大人,这里真不是洪荒世界,这里是一个有着莫大威能,已经斩两尸的准圣,所开辟出来的一处试验天地,许多人都争相想出去,结果你却自己进来了。”任劫有些哭笑不得说道,但是又庆幸起来,要不是古争及时出现,恐怕他的这个部族就要不复存在了。

    “什么!”

    古争震惊了,自己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自己那么巧就从这里钻进来,进入这么一个试验田。

    还是一个准圣,已经斩两尸的大能,哪怕自己当年自己也不一定敢说稳胜对方,何况现在自己估计连对方一根指头都接不住。

    想要强行离开的念头瞬间就熄灭了,对方随手布下的一道结界自己估计都破不开,已经超出自己太多太多了,根本杜绝各种一点想要强行离开的念头。

    不过转念一想,对方估计也不擅长这方面的造诣,要不然空间屏障怎么相对那么弱,不过也幸亏如此,要不然自己在乱流中迷失多久也不知道。

    哪怕现在自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不过根据自己体内的变化来讲,也不会太久,估计也就是几年的光景。

    遭了,这么长时间,自己必须通知一下星彩才行,要不然误会可就大了。

    想到这里,古争连忙拿出一个蓝色的小水晶球,一道蓝光在空中闪过,整个小球瞬间就消失在空中。

章节目录

餮仙传人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小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小羽并收藏餮仙传人在都市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