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句话,冯主事这才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看了一眼梅洛雨之后,这才把目光看往旁边的古争。

    “我记得西丰村是有一位祖神,似乎好像是十年前才登记过,怎么又登记?”冯主事口中说着,手上动作不慢,朝着面前地图上一个海域上一个红点点去。

    古争清晰的看到,在他手中下面的那个岛屿,形状赫然就是西丰岛的缩小版,而在周围还有许多同样更亮的红点。

    更神奇的是,随着它的一点,整幅地图所有的面貌一变,竟然变成一个西丰岛势力的所有地界,所有的一切都显示在上面。

    那碧涛的海水在桌面微微起伏,整个岛型的附近的形状都清晰出现在眼前,甚至连岛边的船只,那些树林,甚至被摧毁的一小片树林都能看出来,仿佛真是在小岛上方观察一样。

    不过上面并没有任何生物的存在,但是冯主事却在看着上面,仿佛有什么信息在上面写着一样。

    过了一会,冯主事才抬起头对着他们说到。

    “你们之前的祖神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确定无误,那么你们跟我来吧!”

    说着,冯主事就站了起来,领着他们从客厅中出去,来到旁边一个侧屋里面。

    此屋看起来和其他并没有太大区别,只是外围墙壁上有一层黑乎乎不知道什么东西覆盖一层。

    而在里面有一个闪着蓝色光圈的法阵,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空空如也。

    “把你的东西交出来吧!”

    冯主事对着一旁梅洛雨说道,然后在朝着古争说道。

    “你去站在那里,不要有任何反抗,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好!”

    古争之前已经了解到祖神到底是怎么选择,其实就像这个世界的主体意志,强行给你带上一层枷锁,就像官员认命手下的官职一样,然后你就被赋予了一些特殊的权利。

    古争听到后就从外面走进去法阵之中,不过此时法阵并没有工作,古争也没有感受有什么不同。

    而这边,冯主事从梅洛雨手中接过一个红色的晶核,然后来到门旁的墙边一敲,一个隐蔽的凹槽出现在他们面前,在旁边雕刻着微小的神秘符号,拱卫着中间的凹槽住。

    “准备好了吗?”

    那边冯主事看到古争点点头,随即那枚晶核被放入进入凹槽里面。

    原本有些黑暗的屋子,在那个晶核进入的一瞬间,突然之间通体变得有些略显透明起来,而这边他们两个人也同样退到屋外。

    一束强烈的金光贯彻天地之间,一层层泛着七彩的光环破开那无尽的阴云,从天上沿着金光旋转着下落在下面的小屋当中。

    如此巨大的动静,方圆千里之内都能看见,让外面等候的也是一愣,这种现象只有在加冠祖神的时候才会出现。

    关西一脸惊愕的看着上空,没想到那个年轻人竟然真是来当祖神,不过这么说来,他们之前的祖神要么出意外死了,要么就是离开这里。

    想到这里,关系眼珠一转,心里面有了新的想法。

    自己对于他们的事情,可不为不上心,毕竟祖神大人可是一直要求他们有机会就给他们使绊子,自己突然间想到一个好主意,绝对会让他们难受无比。

    不就是一个数千人的部落的祖神,估计也是那种刚刚晋升过来的本土人。

    想到这里,他脸上又浮现出一丝得意的微笑,只能说是你倒霉,因为他这次过来他就是带着祖神的意见而来。

    而在里面的古争,现在已经闭上了双眼,此时他整个身子都无法动弹,整个法阵光芒暴起,整个人被一股强烈的威压给按在原地,动弹不得,

    最初的金光下来一瞬间,一股浩渊的气息从法阵流出,让自己整个人瞬间陷入迷糊之中,仿佛三天三夜没有睡觉一般,就是想直接睡过去。

    而古争还是抗拒不了对方施展的魔力,最终是闭上了双眼,和以前接受祖神传承的人一样,已经昏迷过去。

    可是诡异的是,在脑中有一道封印却顽强的挡住那些奇异能量继续的深入,实际上古争身体虽然昏睡过去,但是意识却清醒无比。

    在外人看不到的金色光柱内,一道道神秘的符文不断涌入古争的身体里面,同时一股玄奥的联系使得自己和这个世界链接在一起。

    自己在这一瞬间仿佛已经站在高空之中,俯瞰着村庄的一切。

    一丝丝不理解的明悟随着神秘符文不断涌入,渐渐的晴朗起来,但是达到一定程度之后,自己就已经在无法理解其中的意义。

    但是古争知道,这东西肯定是那位准圣留下来的一丝奥义,自己领悟的越多,对自己绝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古争虽然想竭尽全力去探知一二,可是始终有一层玻璃一样挡在自己面前,因为自己与他相差太大,甚至连百分之一都无法勘探,让古争遗憾不已。

    而且随着七彩光环再次进入身体内部,在那个红色的晶核之上也遥之呼应,一道红色光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入自己身体当中,并且在空中残留着一道红色的细线。

    古争感觉和那个晶核产生了一股奇特的感觉,似乎自己凭空多了一道分身一样,可是自己却无法控制对方,同时自己精神力在一点点被那个晶核给抽走。

    古争这个时候终于知道为什么一开始要你昏迷过去了,因为这种一点点被抽取的感觉是在让古争发狂,尤其那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酸痛,直接作用在脑子里,简直在受到酷刑一般,转眼间古争的身上就湿透了。

    要知道这种情况,古争还不能去抵抗,鬼才知道会发出什么事情,要知道这个可是直接连入自己精神当中,出现一点意外自己都不想知道后果。

    不如当时直接昏迷过去,可是这个该死的封印,竟然连这个都能挡住,不亏是最为诡异的封印。

    足足抽取了大约十分之一,这种现象才慢慢停止下来,如果在持续下去,古争都不能保证自己能够控制自己,那种滋味绝对不想在体验第二次。

    在红线断开的一瞬间,古争整个人都虚脱了,甚至精神在一下抽取那么多,都有些恍惚起来。

    不过紧接着那些无数的金芒,参杂着稍许七彩之光,朝着自己身体内部汹涌的冲击过去,无数的灵气在古争身体不断冲荡开来。

    那浓郁到极点的灵气,在古争体内反复冲刷,而且自己的精神力正在快速的恢复着,那种舒畅的感觉,强烈的反差,差一点让古争都呻吟出声。

    这深入骨髓的感受,简直是冰火两重天,古争已经很久没有体验如此有些刺激的感觉了。

    随着光束渐渐开始收缩,一切的异象都开始消退。

    就此古争的精神和和西丰村手里的那个晶石绑定在一起,在这里无论距离有多远,都能感应到彼此的存在。

    而此时古争手中也莫名其妙多了一个令牌,稍微感知之下,便明白这是给予族中人用来联系自己的唯一道具。

    古争也不是没有收获,在那股无可匹敌的灵气冲击下,古争惊讶的发现,自己体内的黑雾足足消减了五分之一,被那些灵气直接给刷没了,也不枉自己受了不轻的罪。

    可是那道半残封印,依然还在耀武扬威停留在这里,没有丝毫受到影响。

    随着周边房子再次恢复正常,那个冯主事和梅洛雨也同样进来,看着恢复正常的古争,脸色也有了一丝笑容。

    “恭喜这位道友,希望你能履行好祖神这个头衔。”

    然后又把之前的那枚晶核还给了梅洛雨。

    古争点点头,从那个依然跳动的光圈中走出来,此时在自己脑中已经出现各种信息,包括祖神的种种使用办法,一些注意事项,还有怎么引导自己留下自己的神通,放在雕像上。

    “你们还领取这一年你们的份额吗?”这个时候,冯主事对着古争说道。

    没有族长令牌,但是祖神出面比什么都管用。

    “那就一起领走吧!”古争对于这种举手之劳的事情,还是乐意当一回运输队长。

    还是回到之前的房间,古争明锐发现在之前标记西丰岛的边缘,有一个明显大了许多的红点,而在周围所有的标记处,基本上都有一个红点。

    而在他们不远处,更是有一个明显亮了一圈的红点,在其周围竟然围着将近十个花点。

    古争正想在看的更加清楚一点,可是水幕再次恢复到之前的样子,显示的整个最南边的疆域。

    “好了,下一年记得下一次领取的时候,把东西给还过来,包括之前你们未领取,一共五年的物资都在这里。”这边冯主事把一个金色如同哨子一样的东西递过来。

    古争好奇的探过,发现里面空间不小,至少一大半都放满不同的粮食和瓜果蔬菜,还有一些其他的生活用品,绝对可以满足数千人五年的生活,甚至古争还看见了几瓶疗伤丹药,这应该是为那些有修为的人准备。

    不过数量太少,远远不够,怪不得之前任劫安排治疗伤员的时候,那个任蹭一副心疼的样子。

    “谢谢冯主事!”

    这边梅洛雨客气说一声,然后和古争一同出去了。

    古争一出门,就看到大家好奇的看着,都没想到这个人竟然真是来这里当祖神,要知道这里大部分的祖神都是上边分配过来,要不然那些人宁愿流浪也不愿来这里偏远地带。

    谁让这里资源那么差,人口相对还少,那么助力那么就远远少的很多。

    因为前面那个神秘人,加上古争又耽误的稍许时间,天上开始有些暗淡起来。

    这里的黑天其实就像有一点昏暗,并不是那种伸出不见五指的样,对应着洪荒世界也同样处于黑夜状态。

    此时那个关西脸上恢复了平静,看似因为古争当上了祖神,有所收敛,可是古争依然在多方眼中看出一丝不可琢磨的念头。

    不过古争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和梅洛雨很快离开了这里。

    虽然天色已经黑了,但是这点对与他们和白天也没有什么区别,其他人依然继续排队,在古争进去的时间,又多几个人排队在后,大家依然有条不絮的一个个进去,拿走自己部落的物资,然后离开这里。

    很快的时候,就轮到关西,他也和往常一样走进去,可是在即将进门的时候,突然之间自己身体不受控,整个身子一歪,更是朝着旁边的侍卫倒去。

    “你要干什么!”

    旁边的侍卫大喝,同时身子往旁边一侧,躲开了对方一个扑击。

    而关西一个趔趄之后,身子竟然还拧过来,继续朝着他的身子抱过去。

    后面的人被这一个样子惊呆了,对方这是不要命了,竟然公然调戏卫兵。

    可是关西自己也是有口说不出,因为此时他已经失去了身体控制权,甚至连开口说话都不行,只能用眼神焦急的看往卫兵,示意自己的无辜。

    幸好卫兵看到对方的不对劲,也看到对方眼中的哀求之意,要不然第一时间就拔刀把对方击杀当场。

    “适可而止吧!”

    空中突然传出冯主事的声音,随着声音响起,关西发现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了,只是还有些僵硬,不过身体还是依着惯性扑向面前的卫兵,吓得他连忙用力侧面一闪,狼狈的摔倒在地。

    可是他也不顾身体上沾满了泥土,连滚带爬的朝着外面爬去,远离卫兵的身边。

    待到远离一些之后,这才赶紧起来大声喊道,撇清自己的干系。

    “冯主事,是他,是他在控制我的身体。”

    “我知道,别废话,赶紧进来领取你的东西。”

    就在关西和其他人还等着冯主事怎么处罚对方,却听见冯主事不痛不痒的回答,似乎对这古争做的这一切,没有看到一样。

    要知道,哪怕祖神也不能这样戏耍别人,尤其是很容易引起误会,危及到他的生命。

    这让所有人都非常惊愕,可是除了关西之外,谁也没有作声,因为谁都明白的在袒护对方。

    可是那个人到底是谁,何德何能能让一向公正的管理员偏向他。

    关西想要反对,可是张口几次之后,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虽然他也很愤怒,但是他很快就控制了自己的情绪,知道现在自己做什么都无用。

    关西表面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可是内心受到的耻辱感,已经快要把他给淹没了。

    他虽然只是一个族长,是没有祖神那么有地位,有身份,可是他在这最南面也是最大人类势力的族长,要知道他们已经准备要迁移离开这里,准备去大陆中间定居。

    而且他们已经定了,他们的祖神已经取得足够的功劳,把他们全部都安置过去,至少要比这号许多。

    不就一个几千人左右的小部落,估计没有比这更小的部落,或许是从哪里走关系的人吧,不过你恰好进入祖神最为讨厌的部落,那就等着再次流亡吧。

    不管你打的什么算盘,都会让你空手而归。

    关西恶心里狠狠的想道,在领取自己的东西之后,面无表情的朝着南面前进。

    而在打发所有人之后,冯主事拿出一个巴掌大镜子,随着几道法决打入上面,一道光幕投入半空当中开始闪烁起来,不一会的功夫,一个蒙着黑色面纱的人出现镜子中间。

    “下属南部边境南水城冯天,有要事朝着大人禀报。”

    “三个时辰后,大人自然后联系你!”

    随着这句话的结束,上面显示的人影就突然消失不见,而冯天也把小镜给重新收了起来。

    “三天之内,任何人都不见!”

    随着冯主事的吩咐,常年不管的院门也随之关闭,而院内一层金光也升起,隐逸在空中消失不见。

    ......

    而这边,当冯天的一声轻喝把古争控制的法术给切断之后,古争这才遗憾的放下了双手。

    在一旁的梅洛雨,心惊胆战的看着古争,她没想到一出来,自家的祖神就要报复之前的关西,自己也劝不动,只能在一旁担惊受怕,生怕冯主事出来找他们的事情。

    “没事,我是祖神,我又没打算杀死他,多方顶多责罚我一番,根本不会有什么问题。”想着古争之前保证的说道,梅洛雨此时再次担心问道。

    “祖神大人,你这样做不太妥当吧?”

    “你看,一点事情都没有,放心好了,咱们离开这里吧!”

    古争感受着之前很以前完全不同的力量,也是感觉到好奇。

    自己身上有着西丰非常微弱的香火之力,只不过之前自己没有得到祖神的认证,只能徘徊在身体表面,自己经过认证之后,全部一股脑的涌入自己身体内部。

    不过这属于外来的能量,其实归根到底根本不属于古争,因为古争并不打算学习莫名其妙出来的功法,虽然信息说不会对自己有任何影响,而且一旦自己出去以后,体内的那些香火因为隔绝也会全部失效,利用这个功法甚至都能再外面重新建立新的体系,但是需要你研究怎么才能转化。

    不过古争没有打算以后研究,也不想修炼一番,因为古争自己有着自己的功法,要比什么都要强,这可是自己的基础,万万不可马虎大意,哪怕没有事情,古争也不会去修炼。

    可是不修炼这种功法,就无法利用这些能量,但是古争却找到一种方法,可以完全的利用其中能量。

    因为古争体内还有一个处于萎缩状态的妖草,自己把盛放在里面,充当它们的容身之处,果然自己的想法没错。

    虽然似乎威力有一点的下降,但是胜在可以完全利用,没有一丝凝滞,自己说不定还能要妖草早日恢复,真是一举二得。

    “咦,那是谁?”

章节目录

餮仙传人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小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小羽并收藏餮仙传人在都市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