兹啦!

    看到大蟹眼中的渴望,巨蚌知道对方贴了心想要夺取自己辛苦酝出的宝贝,直接先发制人,一道紫色的闪电凭空出现大蟹的头顶,朝着对方的脑袋上击去。

    同时上面传来一阵剧烈的轰鸣声,无数闪电再次狂暴而下,瞬间把这附近的空间给塞满,不过绝大数都冲向悬浮在空中的蚌珠。

    在紫色闪电下落的瞬间,大蟹看似无意识挥舞的大钳,瞬间从另一边瞬移过来。

    “咔”

    锋利的大钳,准确无误的直接夹住了半空而落的闪电,还没有落下的紫色闪电,就这样被剪成两截,变成一团紫光,噼里啪啦朝着外面扩散出去。

    闪着紫色电弧的大蟹一点不在这乎一点攻击,身形一动带着巨大的风浪,举起手中的大钳朝着面前巨蚌狠狠砸了过去。

    “哐当”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那巨钳直接砸在巨蚌的外壳上,可惜在其外面紫光一闪之下,连一点伤痕都没有在上面留下,只是把巨蚌从空中砸了下来,溅起无数巨大的浪花,打断了蚌珠的传输过程,那条白光就此消失。

    而大蟹趁机想要朝着上方的蚌珠伸出大钳,无视那漫天的雷光电闪,想要给把它给收起来。

    可惜身形才刚刚一动,在下面猛然鼓起一道冲天的巨浪,一个身影直接把他给顶了出去。

    巨蚌缝隙中的紫色光芒大胜,明显是动了真怒,看着远处的大蟹,依然不死心的看着自己的蚌珠,巨蚌浑身一阵,上层的那道外壳上紫芒一闪之下,无数团紫色雾气从上面涌现出来,眨眼间就形成一道上百丈大小的紫色蛟龙。

    “吼”

    那紫三色蛟龙一成型,巨大的身体陡然往上一钻就消失在黑云当中,让上方黑云更加剧烈的翻转起来,连空中的闪电都随之停止下来。

    而这边大蟹眼神也凝重起来,整个身子上黑光一闪,一个比自身巨大两倍的大蟹虚影出现在空中,小半截身子都已经没入上面的黑云之中,让人看不清。

    一出现,无数罡风凭空升起,竟然把庞大的黑云,给硬生生的吹离了原地,朝着外面飘去,转眼间就露出了上面的黑色蛟龙。

    此时蛟龙的身躯已经再次扩大一半,周围更是布满了紫色雷弧,伴随着雷声滚滚,朝着那大蟹的虚影扑了上去。

    游动之间,无数的紫色闪电从身上出现,那跟石柱一般粗细的闪电,瞬间就击中在大蟹的身影之上,打的大蟹虚影是颤动不已,整个身上更是布满紫色迷雾。

    不过大蟹也不是站着不动,在身上麻痹的效果一过,巨大的大钳如影落下,把天空都遮挡的严严实实,瞬间就击在想要趁机撕咬自己的蛟龙身上,整个蛟龙巨大的身躯直接被重重的砸下去,消失在水下。

    不过在砸飞之前,蛟龙的尾部也成功扫过它的身躯,使得其中一个脚直接凌空溃散,消失掉。

    大蟹虚影一个猛扎直接进入海底之下,追着蛟龙冲击而去,两个身影转眼间就消失在原地,从很远处的海面上再次腾空炸起,互相纠缠在一起。

    而这边,在蛟龙落下的一霎那,大蟹也不甘示弱,借助冲天炸起的掩护,张开那满是獠牙的巨口,伴随着“咕咕咕”的奇怪声,一个个墨绿色的透明气泡被他从嘴里吐了出来,如同流星般划过水幕,朝着巨蚌狂涌而去。

    巨蚌低吼一声,至今年头顶的蚌珠瞬息出现在自己面前,形成一道白色的护罩,其上面有无数的银色流光幕转,仿佛流水一般冲刷着护罩。

    下一刻,墨绿的气泡便轰然而至,发出连绵不绝巨大的雷鸣声。

    那气泡在接触的瞬间就爆裂开来,化为一团团墨绿色的液体,瞬息间就把那巨大无比的护罩给笼罩住。

    一道道刺目银光补店冲里面闪现出来,腐蚀的滋滋声,闪电的爆鸣声,不停在响荡在空中。

    随着那墨绿液体的蒸发,一股焦黑混杂着恶臭的味道,也随风飘逝出去,让躲在不远处的古争差一点都要吐了。

    不过他竭力忍住,身上更是维持住最低的光芒,唯恐对方发现自己,顶着那漫天的攻击余波,一点点在朝着前面接近着。

    那种双方僵持的情况,仅仅就维持住很短时间,就在这时,外围漫天的墨绿液体,突然长鲸吸水般朝着里面狂涌而去,转眼便尽数消失,露出来里面的情景。

    巨蚌身体上依然光洁如滑,一点受伤的痕迹都没有,而面前的蚌珠里面却充满了绿色液体,刚才把这些东西全部吸收进去竟然是它。

    只见一条紫色雾气如同绳索般缠绕住蚌珠,往上一抛,蚌珠瞬间再次来到空中,滴溜溜的一转,无数道墨绿色的水箭从中浮起,朝着大蟹身上攒射而去,转瞬间就在它身上爆裂开来,腐蚀着大蟹。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大蟹看到自己的攻击眨眼间就落在自己身上,感受着身体丝丝痛苦,大蟹的眼睛瞬间就红了,全身上下涌现出大片的黑芒,身上的那些绿液瞬间就消失。

    整个人更是如同一个冲撞的野牛,把两只竖立在胸前,朝着巨蚌狠狠的冲了过去,看那个样子,仿佛要把巨蚌给冲撞成两半。

    巨蚌也不甘示弱,浑身紫光一闪,带着阵阵紫色雾气朝着对方反冲过去,自己要和对方比比,到底谁的甲壳才是最硬。

    两个庞然大物在海面之上剧烈厮杀起来,一声声惊天巨响不断响起,一道道璀璨的烟花不断升起,让整个海水混乱起来,汹涌的浪花带起几十丈的威势朝着附近凶猛的扑过去。

    他们的战斗和远处战斗相互响应,搞的这片海域每时每刻如同刮起十级飓风一般。

    他们厮杀的激烈,但是全然没有注意到离他们不远的古争。

    此时古争沉对方战斗的时候,已经悄悄隐藏在天空之上,要不然在剧烈的震荡中,绝对会暴露出自己的身形。

    此时他像一片落叶一般,敛气全身的气息,朝着远处的蚌珠飘过去,那身上带来一丝丝法力波动,在对方全力战斗的下,根本察觉不出来。

    对方虽然围绕着蚌珠在战斗,可是他们显然没有想到还有人一直在这里隐藏着。

    停留在空中的蚌珠,又开始缓缓旋转起来,只不过上空并没有闪电在为它充能,那边黑云离着这里有些距离,依然闪着雷光停留在那边。

    古争看着越来越接近的蚌珠,眼神也避免不了一阵火热,这个蚌珠绝对是它一开就酝酿出来,而且还经过的某种情况的变异,不知道这只巨蚌到底耗费了多少心血,才能有如此的威能。

    如果是第二枚的话,根本不可能有如此威力,简直比一些法宝防护力还要强。

    古争轻吸一口气,屏住心神,把自己有些激动的心情给压下去,在越是关键的时候,越是不能出错,只要在过一点距离,自己就有绝对的把握出手夺走这枚蚌珠。

    也不知道是不是巨蚌的自信,依靠着诡异的紫色闪电,确实把高出自己实力一些的大蟹压在身下打,不过这样它也没有离开蚌珠太远,一股神识更是在周围不断扫过,谨防大蟹用其他的手段把蚌珠给夺走。

    实际上大蟹之前就这么做过,可惜还没有来得及成功,就直接被巨蚌给破坏掉,随意无时无刻在警示着。

    古争虽然不怕他们两个任意一个,可是自己和对方厮杀,对方万一往海里一钻,自己可就傻眼了,所以还是老老实实抢了就走才是正道,而且出其不意,还能在他们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顺利逃走。

    古争一边注意对方神识扫过来的频率,在对方扫过来的时候,自己就当作死人一样,一动不动。

    短短最后不到千米的距离,古争如同走了几个月一般,是因为越是靠近这里越能是感受到上面的威势,最恐怕引起对方的注意,朝着自己发起进攻。

    在接近一定距离的时候,古争没有注意到,一缕缕非常淡紫色雾气在蚌珠身边游荡,几乎肉眼看不清,正当古争再一次对方神识扫过来的时候,静止不动,一缕紫雾撞在他上边,溃散开来。

    就在此时,远处和巨蟹战斗的巨蚌仿佛感应到什么,对于大蟹的攻击不管不问,强行转过身来,看往蚌珠附近的位置,古争心中猛然一惊,对方好像发现了自己。

    下一刻,还没等古争想法从脑中闪过,蚌珠里面紫色的烟雾一涨,两道紫色闪电猛然间从其中喷射出来,而方位就是古争锁在的位置。

    “不好!”

    古争看到这里,心中传来疯狂的警讯,想都不想原地留下一道幻影,朝着前面的蚌珠扑了过去。

    “轰”的一声。

    古争留下的分身瞬间就被两道紫色给炸碎,感受后面传来的冲击力,古争更是加快一丝身形,眨眼间就来到了蚌珠的身边,直接虚空一吸,那个蚌珠旋转着缩小到古争的手掌里。

    “到手了!”古争感受手中的冰冷,心中一喜,就想离开这里。

    可是突然之间,手中的蚌珠紫光闪烁之下,竟然直接爆发出一团紫雾,转眼间就依附在古争身上,让他感觉如同背负着几座大山一般,寸步难行。

    古争这下可是脸色一变,没想到这个蚌珠还会这么阴自己,要知道自己到手的第一时间就切断了它和巨蚌的联系,却没想到它还会自己做出反击。

    现在古争感觉身体十分沉重,以自己强悍的身体,竟然也无法提速飞走,只能以非常慢的速度前进,简直和蜗牛一样。

    而且蚌珠之上有一股力量,竟然阻止古争把他收起来,这也是巨蚌在战斗时候无法收起来的原因。

    而古争身形的出现,也让大蟹和巨蚌两个争斗停了下来。

    有人竟然在趁他们战斗的时候,竟然想偷走蚌珠,哪怕大蟹也愤怒无比,因为它认定最后一定是自己的东西,怎么会让别人给拿走,两个人瞬间就停止了战斗,一致对外朝着古争看去。

    大蟹的身影立马潜伏起来,朝下面的海洋潜去,消失在海面上,至于远处的战斗,更是在古争出现的那刻,纷纷化为一团流光回到他们体内。

    而这边巨蚌更是巨怒无比,自己珍贵的东西被对方给夺走,那种感觉瞬间让它暴走了。

    外壳的紫色纹络一闪,一大团紫雾瞬间升起,朝着古争扑了过去,转眼间就把古争给包围在其中,再次一闪之下,一道紫色透明的水晶护罩把古争给笼罩其中,同时一道道紫色射线射入古争手上的蚌珠中,让本来安静的蚌珠再次剧烈反抗起来。

    蚌珠之上,一道道螺旋行的闪电雷光豁然升起,在飞快的沿着蚌珠上旋转起来,仿佛一道道银色雷刃般,切割在古争手上。

    磨牙的声音不断响起,古争手中金光大作,强行把蚌珠困在手心中,根本不去管它并不强力的攻击。

    “砰”

    另一只手狠狠的击在面前的墙壁上,一道道碎裂的声音不断响起,眨眼间面前这块紫壁就裂成无数道蜘蛛网的缝隙,然后古争身体强行一冲撞,直接从里面冲了出来。

    不过此时一耽误,那个巨蚌的身体已经像一堵墙一样挡在自己面前,而那个大蟹虽然暂时看不见,但是古争相信,对方肯定在某一个地方隐藏着,等待着给予自己雷霆一击。

    巨蚌眼中紫色亮光一闪,其身后的紫壁再次化为一团烟雾,紧接着化为一道道长枪朝着古争后背突刺而来。

    古争看着周围的一切,思量着脱身的办法,对于身后的攻击看也不看,在对方即将靠近的时候,一层金光陡然出现,那紫色长抢撞上直接溃散开来。

    而古争手掌之上,同时发出耀眼的金光,朝着手中的蚌珠挤压出去,整个手掌里面,无数细小的电弧“砰砰”直跳,整个身形更是狂闪不已,朝着外面冲撞着,试图挣脱出去,朝着可惜全被金光当了下来。

    随着一道金光覆盖在蚌珠表面,它彻底的安静下来,只不过依然无法收进去,古争也没有细看,因为对方又朝着自己发出新的攻击。

    在感受到自己彻底失去蚌珠的感应,巨蚌发出愤怒的巨吼,巨大的身躯从海底猛然冲了出来,想一座大山一样,朝着古争压了过去。

    古争不忙不忙,身上金芒涌动之间,让自己身子上的压力减轻了一些,一道碗口大的金柱顺间从古争手中射出,虽然击在对方外壳之上一点伤害都没有给对方造成,但是古争借助这反震之力已经侧面闪开了对方的攻击范围。

    而且随着蚌珠被自己封印,自己也在快速朝消减着无形的重力,身上的紫雾快速消散着,自己的身形慢慢变得更加灵活了。

    伸出半空中,巨蚌张开两边的外壳,微微调整方向,一团浓郁的紫光在上面汇聚着,在凝聚到极限的时候,陡然射往天空之上,在半空中轰然爆炸,化为一团团细雨般吧方圆几十公里全部笼罩其中。

    古争看着那紫雨如同流星般坠落而下,身上早就做好了准备,可是那雨点竟然无视自己的防护,瞬间滴落在自己身上,在自己的皮肤上留下一道道紫色的光点,而且心底涌现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自己被对方给锁定了!

    古争心里猛然浮现出这个想法,抬起头看往天空那个巨大的巨蚌,从这个角度能看到对方体内的情况,无数浮在的符文在里面来回闪烁,尤其是对方那一双恶毒的眼神,仿佛要把自己给生吞下去。

    而对方确实也是这么做,一股吸力凭空从对方体内传来,让古争身形在空中一滞。

    古争身上涌现出大片的火焰,眨眼般就挣脱对方的束缚,可是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喘一口气,身上的紫色光点也同时爆发出来,一股阴冷冰凉的气息从全身各处涌现身体,在这一个瞬间,古争身体全然失去了自己身体的控制们,仿佛被冻僵一般。

    全身上下的所有法力被对方给锁住,整个人在也控制不住身形,身子极速般朝着对方中间冲上去。

    关键时刻,古争身上一层淡黄色的烟雾笼罩全身,不仅夺回来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把身上的紫点全部消除点,更然古争趁机扔出一团燃烧着白点的火球,在巨蚌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没入它的身体当中。

    “轰”

    巨蚌巨大的身体上面燃烧起巨大火焰,疼苦的低鸣声从对方嘴中响起,整个身子更是流星般的陨落下来,重重的砸下海水之下。

    古争身子一轻,心中那团猜想果然正确,在这里,香火之力发挥的威力要比平常要高出两成,自己上次在和那个神秘第一次交手时就吃个闷亏,也怪不得对方在得知自己是新人的时候,那么对自己狂妄自大,简直比自己的煞力还要强大。

    看了一要熄灭的火焰,古争可没有想到能够重创对方,赶紧趁机溜走才对。

    可是才刚刚一转身,那个早已消失的大蟹陡然从下面的海水中冲上来,两个巨大的钳子如同两座巨山一样,挡住自己的去路。

    一左一右从两边包插过来,一条条上面的柔毛,像一根根锋利的长矛一样,在上面随风挥舞。

    古争才没有想要凑近的愿望,转身一扭,朝着反方向爆退而去,眨眼间就脱离了对方的攻击范围。

章节目录

餮仙传人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小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小羽并收藏餮仙传人在都市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