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对面如此爽快,古争他们也同样一饮而尽。

    “孙前辈,这个地方不错,感谢你的款待,不过我们那里离对面的妖人很近,我生怕出来家里会出现什么不可控的事情,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不要在绕弯了。”古争看到对方端起酒杯又要敬自己,古争连忙说道。

    自己要不是想借此收买人心一波,才不想和他们浪费时间,干脆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至于面前的美味佳肴,更是没有心情去品尝。

    “啧啧,这么一桌好菜,可是他们特意做给你,就这么浪费了,是在是太可惜了,和你刚才的表现可不相符!”看到古争如此说,孙维新也是把手中就被给放下,讽刺的说道。

    “吃不完可以给那些需要的人吃,犯不上浪费,反正我们没有动一口,不会有人嫌弃。”古争脸上的笑容也收了起来,反击回道。

    “我想知道,古道友为何要和我们过不去,你不觉得一个这片岛屿对于南面来说又多么重要,如果我们强强联手,即便西边那边人多势众我们也不拒!”这边孙维新正直身体,严肃的说道。

    “我也这么觉得,为了大家的安全,也为了最终的胜利,你我联合一起是一个决定正确的事情,所以我就来了,什么时候你们都迁移我们那里去?”古争同样坐好,一本正经的说道。

    本来孙维新听到前面,还以为古争那边害怕了,想要服软,甚至都考虑到以后合并在一起,怎么打发他。

    毕竟对面实力最为强大的部落就在身旁,说不定闭上眼睛的一瞬间都能冲过来,毕竟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担惊受怕那是必不可免。

    放在自己在对方的位置,肯定寝食不安,有如此强敌,在好的位置有何用。

    可是没想到最后一句,却硬生生的拐弯,被古争这么一晃,让他脸上的笑容瞬间尴尬在那里,一时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不过他可不是一个人,在旁边的桂习一看如此,立马接道。

    “我觉得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你们并入我们才对,毕竟我们在最东南边,不仅有足够的缓冲,可以避免偷袭,更主要的是,我们实力更加强横,比你那边强上不少。”

    “实力强横,我到没有看出来,只是看出来一群压榨自己部落的祖神,真是好不羞耻。”这边何盛也不甘示弱的说道。

    幸好没加入这边,真是如此,哪怕和对方闹翻也不会如此亏带自己人。

    “你懂什么?你以为夺岛之战是儿戏,那可是会死人,所以才会集中战略资源,这可是一场漫长的战斗,你以为过家家一样,几天就完了,如果那样,为何还有那么高的积分奖励。”这边青莲古争倒是激动起来,立刻反驳道,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现在的情况。

    “当然会死人,难道害怕死人就应该这样对待自己的部落吗?他们也是人,可不是只是提供香火之力的生物,不是可有可无,那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这边何盛看到一个女人在那里解释起来,似乎在为他们之前的丑态掩护,立马起来大声反驳道。

    “你懂什么?现如今一些吃苦,才会赢得最后的胜利,跟你这种人根本没有什么解释,只有你们这种傻瓜才会看不到结局,怪不得你会举族加入别人部落,你最后看到的是自己的做人如何在敌人刀刃下挣扎。”这边青莲脸色不变,冷冷的说道。

    “最看不惯你们这幅高高在上的样子,不就是外面进来,一副好的机缘才走到这一步,如果在这里,恐怕半路上就被人给弄死了。”这边何盛听到对方如此说,眼神微微有些红了。

    古争听闻何盛以前似乎有断历史,这才变成如此爱护部落,不过具体是什么,古争也不知道。

    “大话说的不轻,这个世界本事就是实力为上,不管过程,只要结果胜利即可!”青莲脸色讥讽的说道。

    “是吗?既然你如此认为,那么有本事跟我打一场,让我交给你什么叫做胜利?”这边何盛猛然一派桌子,大声对着青莲说道。

    看着他已经血红的眼色,明显是已经进入愤怒状态。

    “打就打,谁怕谁!”这边青莲也同样喝道,都是金仙初期谁怕谁。

    “唰”的一声。

    这边何盛的身影已经出现远处海面之上,手提一把赤红色长剑,眼睛直勾勾瞪着青莲。

    这边青莲根本也毫不惧色,仗着孙维新就在旁边,更是无所顾忌,身形一转之下,几片晶莹的雪花从身旁闪现一出,就从自己的位置上消失,同样出现在远处,和何盛冷眼相对。

    “你这心如蛇蝎的女人,就让你看看失败是不是如你所说那样!”何盛随手一抖,手中赤红剑仿佛水波一样微微荡漾起来,那剑身之上,竟然是层层细密的鱼鳞般排列组合而成。

    “等会让你知道跪地求饶的感受是什么,就知道在生命面前,其他都是一切次要!”青莲轻吒一声,一丝丝白色光芒从身上各处浮现,犹如流水一般朝着她的手中慢慢六区,很快一个满月装的白色光团覆盖在手中,不停的闪耀着光辉。

    之间她纤手玉指陡然张开一握,然后往后一抽,管光团猛然一闪,一把散发着寒气的玉剑就从光团中抽了出来。

    随着玉剑的抽出,光团也在逐渐的缩小,直至消失不见。

    而古争和孙维新坐在一旁,并没有制止对方的念头,虽然他们又那个能力,可是何尝不是展现出自身能力的一种方式。

    所以互相对视一眼之后,就仔细看着那边开始进行战斗。

    两个人都对他们的人感到有信息,觉得可以趁机压他们一头。

    此时这边何盛已经欺身冲了过去,半空之中,随手一舞,火剑瞬间发出耀眼的红光,整个人如同披上一层,红色护甲一样,像一道红色的流星飞快接近着青莲。

    而这边青莲双眉一皱,整个人飞快的后退,并没有直接和对面正面交锋,两道月光从眼睛陡然射出,在空中一个交叉之后,一个雪白的弹球出现在空中,并且极速朝着何盛冲过去。

    一出现,周围的空气温度就陡然下降不少,甚至连下面海水都开始一层层结冰。

    随后用另一手五指张开,往前一推,整个雪白弹球白光一闪,瞬间化为一张白色巨网,当空朝着何盛笼罩下来,还未落下,一丝白霜就已经挂落在他的身上,连红光都无法阻止那可怕的温度。

    何盛看也不看,那外围的红色光色一团团火光突然升起,化为一个个火蛇朝着四周撕咬而去。

    最前面的火蛇还未靠近,就被白色巨网所发出的寒气给冻成一团火焰,掉了下去。

    可是几百条火蛇同时冲击下,仅仅几十条火蛇掉落熄灭之后,周围那恐怖的低温就被烘烤一空,变成炙热的温度。

    转眼间,白色银丝上面便爬满了一条条火蛇,一个呼吸之后,白色巨网便破损一半,而何盛的速度一点没有减缓,下一刻就冲破了巨网。

    这边看着对方不和对方近战,就在空中一个急停,右手双指并立,在空中极速划几下,一个金色的符篆在空中亮起,左手往前一伸,那柄看起来有些软的火剑竖立在自己面前。

    那个金色符篆就归乡的游子般,直接没入火剑当中,让火剑身上亮度明显一声,滴溜溜在她面前不断旋转起来,其细看之下,七个光点隐约在其中浮现出来。

    “喝”

    何盛大喝一声,一直手掌猛然击在火剑的底部,崩裂出一道绚丽的火花。

    “嗖嗖!”

    七道红色的长剑虚影瞬间从剑身上涌现出来,出现何盛头顶之上,略微一盘旋之后,就在空中立定不定,只有长剑中间的红色光点可见,形成一道透明的阵法。

    随着光点突然大亮起来,一道道红色的赤焰无中生有,瞬间在空中燃烧起来,并且一道道白色火焰在各个火焰中间出现,把他们全部链接在一起。

    远远望去,这七团火焰就如同张开翅膀的巨大火鸟,在火焰的起伏之下,感觉正欲展翅欲飞,积蓄着无穷的力量。

    这边一待成型,何盛伸手抓住面前的火剑,往前一指,空中的火鸟闪烁几下,猛然朝着青莲极速冲过去。

    这一切发生在转眼之间,青莲才堪堪停住自己的身形,就看见对方的法术即将成型,当即也没有丝毫犹豫。

    手中的玉剑往下一落,瞬即就落入海水之中,在对方刚刚冲刺的一瞬间,海面之上猛然一震爆炸,玉剑骤然炸起,无数晶莹剔透的白霜水滴紧随之后,悬浮在她的面前,

    紧接着青莲双手一扬,手中玉剑仿佛冲锋陷阵的大将一番,后面跟着无数寒霜水滴,可是在半路途中,那些水滴纷纷依附在玉剑身上,转眼间就形成一条不逊于火鸟大小的白色蛟龙,张牙舞爪的朝着那条火鸟冲了上去。

    “轰隆隆”

    火鸟于冰龙在空中,硬生生的撞在一起,一阵阵的爆鸣之声不断响起,整个白色蛟龙身体不断的崩溃,无数白焰从上面掉落下来,溅落在下面的海面之上,转眼间就被冰冻上一层厚厚的冰层。

    不过更多的白焰却趁机依附在火鸟身上,和火焰相碰之下,立即发出“滋滋”之声,无数蒸气当空升起,可是火鸟身上的火焰却在慢慢缩小,整个蛟龙也同样在快速消减一圈圈。

    两边神色严肃控制着各自的法术,都想在一鼓作气消灭对方,整个海面之上,被水汽蒸腾一片雾蒙蒙,只能看到两个巨大的身影不断在里面厮杀,白色和红色不断纠缠在一起。

    “古道友,你这位投奔的人很厉害,完全要比表面看的要厉害的许多,看样子好似不是一般人!”这边观战的孙维新看到这一幕,啧啧称赞道。

    “当然了,他可是本地人晋升的金仙,待遇当然不一样了!”古争看也不看他一眼,目光依然看着海面上的大战,口中还是回应道。

    “怪不得了!”孙维新若有所思的看着何盛,口中却继续询问着,“不知道古道友,是怎么以那么弱小之族,把他们给打动,并入你的部落之中,孙某很是好奇,要是那个逃跑祖神部落还好说,可是何盛是怎么别你忽悠过去?”

    “我可没有忽悠他们,肯定是他们认同我,才会和我选择在一起,倒是这位桂习是让我钦佩,竟然半路加入进来,让我佩服!”古争呵呵一笑,反而把话题转移到旁边这位身上。

    要知道本来这个部落是没有祖神,可是半路杀过来一个他,直接空降过来,出乎了古争的意料。

    “过奖了!”这边桂习淡淡的回了一句,态度十分冷淡,一点都不想和古争多交谈的意思。

    “古道友,虽然你的实力不弱,而且这里有了香火之力,确实可以以弱胜强,可是对面可不会给你机会,我觉得我们还是联合一起如何,事成之后,必定给予你满意的答案,你看如何?”这边孙维新又尝试说游说起来。

    “当然可以,我在那里举手欢迎孙前辈来临。”古争也是故作高兴的说道,“如果有了孙前辈你们的加盟,我们如虎添翼,更加不怕对方。”

    如果真是加入进去,一切都寄托在他人身上,自己很有可能做了嫁衣,这种事情,任谁都有一层顾虑,更何况古争的目标可不是这一个岛屿。

    岛屿虽好,可是只是他一个跳板而已,积分重要,人口更加重要。

    哪怕这些人没有加入他部落,古争也有备用的办法,他在来的时候,已经搜寻附近所有靠近这里的部落。

    就是向周围直接发动侵掠之战,现在有了海明这个人形杀手锏,相信对方没有人能够抵抗住他,再加上任玲此时已经也突破到天仙期,只要在成长几年,更是一名厉害的高手。

    “古道友,可千万别后悔了,到时候就不是这个条件了!”孙维新不以为然的说道,心里却等着对方自投罗网。

    要知道现在夺岛之战已经开始,谁也无法从这里逃离。

    古争干脆没有回他的话,因为经过一番纠缠,海面又有新的变化。

    两个庞然大物已经缩小一半,可是看上去火鸟的气势更大,而白色佳龙隐约都能敢见中间包裹的玉剑。

    那边何盛见状,手中快速掐了一个法决,口中随着咏诵结束,手中的火剑陡然发出一道红光射入火鸟之中。

    火鸟得到援助之后,在两侧的飞剑猛然上下一晃动,就仿佛火鸟双翅一拍之下,身上的火焰猛然一涨,让面前的蛟龙更加狼狈起来,身躯许多地方已经完全裸露,空空如也。

    就在此时,火捻身上所有的火焰陡然聚集在最前面鸟头之中,一瞬间再次涨大数倍的鸟头,张开血盆大嘴,一口把残存的蛟龙给吞了下去。

    透过那模糊的火焰,可以清晰看着那蛟龙真格身子快速的融化中,在里面左冲右撞,试图冲出来,可惜全部被一层层炙热的火焰给逼退下来,很快就没有能力再次行动,只能化为一团白光在里面抵抗着。

    这边火鸟头颅高高扬起,两颗闪烁不定的眼神,看了远处青莲一眼,正想再次冲过去。

    可是远处青莲并没有丝毫慌张,而是手中快速做出一个奇怪的手势,一团蓝色的光团从口中吐出,落在在手掌心中,然后往前一推,口中冷冷发出一声。

    “破”

    顿时手中的蓝色光团无声的破碎开来,化为一**的蓝光朝着周围荡漾而去,速度之快,眨眼间就略过火鸟的身体,和何盛那边。

    一股奇寒无比的寒意从空中散发出来,笼罩着附近的海面,

    何盛在篮管穿过的时候,立刻感觉到仿佛有千万柄寒针一般朝着自己身体内部钻去,那刺骨的寒意仿佛刺透到身体里面,整个人身上挂满了白色寒霜,看起僵硬无比。

    这些蓝光当然敌我不分,不过这点程度的攻击对于孙维新那边,根本算不上什么,哪怕速度再快,这边他只是随手一挥,一道白色光幕出现在空中,并朝着两边极速延伸出去。所有冲向这边的蓝光全部被挡住。

    不过这边何盛手边火剑在这边受阻的同时,一道火光自动发出把何盛包围在其中,其中身体的僵硬瞬间就接解除了。

    不过短短这一瞬间失神对于青莲来说,已经足够了,因为此时那个火鸟也如同一道栩栩如生的冰雕在空中耸立着,虽然里面熊熊燃烧着烈火,但外面蔚蓝的寒光不断闪闪发光,连同火焰一起冻住。

    在火鸟体内那团白光于此同时,猛然一闪之下,再次化为一柄玉剑,朝着上方突刺。

    这一次可没有阻挡它的东西,转眼间就已经在火鸟之间穿个窟窿,三个红点在对方的突击下,瞬间爆发出一阵耀眼的红光,直接消散不见。

    不过这个时候,何盛已经从那种僵直状态中恢复过来,见状眼中火光一闪,剩余的光点纷纷再次燃烧出炙热的火焰,四柄虚影火剑从里面瞬间突破这层束缚,出现在天空之上。

    四柄火剑已经把那柄玉剑给团团包围,甚至几十道火线在其身上互相链接,形成一个圆形屏障,阻止玉剑的逃跑。

章节目录

餮仙传人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小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小羽并收藏餮仙传人在都市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