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争看着其他人都行动起来,就是自己当作最为弱的保护起来,也真是煞费苦心,看来自己的修为有时候确实让人能不自觉的忽略起来。

    自己卡在这里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可是这里也没有合适的东西,让自己也很无奈,自己卡在这个境界,战斗力平白会降低二成,但是自己也没有办法。

    误会就误会吧,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危险的事情。

    再说了,自己平常都是一个人,猛然间有几个厉害的家伙保护自己,心里还是有点暗爽,自己什么都不用干,都有人给自己解决。

    这边桤木已经和对面那个蜥蜴战了起来,一大一小身影在这个不大的洞穴中,不断上下翻飞。

    一些岩浆受到影响,也从下面朝着四周飞溅而去,让周围出现坑坑洼洼的小洞。

    虽然蜥蜴明白着不是他的对手,可是桤木想要赤手解决他还是需要一点时间,甚至搞不好还会受伤。

    “砰砰”之音不断响起,混在身后蜥蜴不断临死的哀嚎,让古争耳边有些吵闹,不过还是看着面前的桤木,浑身上下红光缭绕,一道道拳影在空中不断出现,接连打向蜥蜴的身上。

    蜥蜴同样毫无逊色对抗,身形非常迅敏迅捷,大部分的攻击都被他给闪避过去,巨大的嘴巴闪着寒光的利齿,更是不断的朝着对方探去,想要咬掉对方身上的一块肉。

    但是每一次逼近都被桤木找到机会,重重击在它身上,那身上坚硬无比的鳞甲都被砸出一道道裂纹,点点鲜血已经从上面出现。

    更多的是喷出一道烈焰焚烧桤木,可是同样每一次刚刚喷出,就被一道红色的光盾给挡住,丝毫没有对桤木造成伤害。

    不多时,这蜥蜴变已经伤痕累累,全身许多鳞甲已经多出崩碎,而桤木依然神采奕奕,除了被对方冷抽几下,身上没有任何其他伤势。

    此时蜥蜴已经萌生推移,可是桤木却一直不放过他,追着对方身影到处打,看样子不打死他不成了。

    看着自己小弟的已经死伤殆尽,结果一个都没有冲过来,全部被那个奇怪的生物给打死了,让它下定决心礼貌逃离这里,在不跑那真是性命都要丢在这里。

    古争看到这里,已经没有想要关注,期待那蜥蜴翻盘,那是不可能了。

    不过这里似乎已经到尽头了,难道自己心中的感应是这个不算是很真珍贵的花朵,这东西也只对火属性的妖兽才有用。

    可是这里一路上也有这么多蜥蜴镇守,而且还有一个如此厉害的蜥蜴,如果稍微弱一些的人都不可能打得过它。

    想到这里,古争朝着四周开始摸索着,试图找出一些不同之处,而青玄似乎忘记了保护古争的事情,反而被眼前的打斗吸引了目光。

    那眼中精目闪动,感觉是自己在和对方战斗一样。

    这边桤木再次朝着对方一拳轰去,结果这一次蜥蜴竟然不闪不避,直接用为数不多完好无损的鳞甲应抗这一击。

    伴随着鲜血纷飞,蜥蜴直接不在控制身形,朝着下面的岩浆遁去,借助巨大的冲击力,转瞬间就溅入下方岩浆中,消失不见。

    “想跑?没门!”桤木看到对方如此,立刻就明白了对方的想法,身上笼现出一层红光,朝着下面追了过去。

    底下的岩浆很快开始沸腾,很明显下面发生了新的战斗。

    “哗啦”

    桤木拖着已经死去的蜥蜴从下面岩浆中飞了出来,一脸兴奋的说道。

    “这个畜生差一点就成功逃跑了,还是我眼疾手快把他给抓住。”

    不过他扫视一眼,却脸色一变对着下面的青玄喊道。

    “古公子人呢?不是让你看着他嘛?”

    “他不是在这里吗?”青玄下意识朝着旁边说道,却愕然发现古争刚才的位置,已经失去了他的身影。

    “不是,刚才我明明看着他在这里,好像在看着墙壁,似乎在寻找什么,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青玄着急的说道,因为没有任何危险,在说自己余光还在看着他,真是出现什么事情,青玄保证自己能第一时间发现,结果却在眼皮子底下,真的消失不见了。

    “在你刚刚上来的时候,我最后好像看到一到光芒闪过,或许古公子找到了什么东西,结果被传送走了。”在一旁的满天连忙举起手臂说道。

    “那还说什么,大家赶紧找!”桤木没好气的说道,自己杀死蜥蜴的好心情也有没有了。

    不说他们在这里开始翻腾,而古争在眼前一花后,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新的地方。

    自己在看着周围的时候,猛然发现墙壁上竟然隐藏着一些符文,自己细细看着一群,最终汇聚在一个角落上,自己好奇轻轻一点,结果仿佛打开了什么机关一样,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此时一片漆黑,即便古争的视力,也只能看清自己周围,不过自己在一个仅供一人通行的通道,而身后不远处就是一面墙壁,只有一条通道。

    屏住呼吸,古争收敛起全身的气势,蹑手蹑脚的超前走去,如同鬼魂飘移一样,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这个隐藏那么深的地方,指不定有什么东西,看来外面的那个蜥蜴果然只是麻痹外界的人。

    古争静静在这里足足走了一刻钟的时间,才看到前面有一丝光芒,同时隐约只见一些声音从前面传来。

    古争稍微加快的脚步,在即将到达光芒极限的时候,就停了下来。

    稍微适应一下,古争就看到前面通道就猛然间扩大起来,出现一个比较宽阔的地方,不远处两个守卫样子的人,正在坐在一个简单的石桌旁边,而在他们后方,则是有一个巨大的牢房,外面竖立着一道道巨大的黑色栅栏,无数黑色的闪电在上面来回跳跃,隐约间可以看到几个影子在里面被关押着。

    “你说他们这些人到底要死扛到什么时候,为什么大人不把他们给杀死,还要浪费那么多时间,一点点想要消耗对方的意志。”其中身穿一身盔甲的人说道,别看坐在这里谈话,但是实际上手里紧握有力,牢牢抓住手上的武器,同时一直在注意这里唯一进来的通道处,警惕心特别高。

    “这个问题,你觉得我会知道吗?不过我们老实在这里就行,在过几百年,这些人也就撑不住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回去了。”另外一个人就没有像他那么紧张,身上衣服平常的衣服,语气也非常十分轻松。

    “也是,算了算了,这次轮到我值班了,你终于可以休息十年了,我要不要上去看看,上一次好像又有人来到这里了,不会出什么蛾子吧。”盔甲卫兵站起来说道,手里长枪也握在最合适的地方。

    “随便你了,反正是你值班,不过这里废弃了,这么多年时不时还有人来看一下,真是奇怪,你小心一点,你说谁到底在这里养一株火莲花,还放那些畜生在这里,简直不是给我们挑麻烦。”另一个抱怨的说道。

    古争这才发现自己想错了,那个蜥蜴是另有他人放在这里,仔细一想,如果这里放出这么一队蜥蜴,确实太引人注目了。

    只不过恰好放在他们进来的地方,可是他们也不敢去斩杀蜥蜴,生怕引来蜥蜴主人的关注。

    “我知道,我去去去就回!”这边战士已经朝着这边唯一的通道走来,看样子出去的路径也在这边。

    “砰”

    在战士刚刚踏进通道,古争这边就已经先发制人的冲了上去,对着战士没有防御的头颅就是一拳轰了上去,因为战士全身铠甲,现在还只有头没有丝毫保护。

    “什么人!”

    可是战士也反应极快,在古争身形刚刚一动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不妥,拿起手中的武器,对着前面就是一阵乱刺,狭小的空间中到处都是武器的幻影,把战士面前封堵的严丝无缝,基本上杜绝了面前的攻击。

    古争看到对方反应沉着冷静,一点都没有慌张,根本没有留下一丝破绽,尤其在只有这一条通道的情况下,古争也无法绕道后面,只能看准对方的动作,然后一拳击在对方的枪身上面。

    巨大的冲击力,直接让战士飞了回去,但是却没有给对方造成一点危害,而古争也成功从通道中走了出来,如果对方真把自己堵死在里面,那真是一点回旋的空间都没有。

    “如果可以的话,我能不能退回去,当作没有发现这里。”古争看着两个人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有些无奈的说道。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闯这里。”这边两个人互相看一眼,之前的悠闲男子不动声色的说道,同时手中已经拿出了武器。

    而另外一个战士已经扣紧自己的头盔,一道金光闪过之后,整个人就已经成了一个铁通一样,甚至连眼睛都封闭住了,让古争不禁多看几眼。

    这个战士的盔甲恐怕就是为了堵住这个通道而设计,上面不断闪动的流光,一看就知道防御力惊人,在加上本身金仙巅峰的修为,在这个仅供一人通行的通道内,还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我只是在南城接到任务,来勘察这里,结果差点被上面的蜥蜴给杀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出现在这里。”古争脸不红,心不跳,诚恳的说道。

    同时眼睛快速打量着这里,只可惜本身这个空间就不大,而靠里面那所牢笼已经占据了一半的空间。

    “原来如此,不过可惜了,你的任务就要失败了。”那个悠闲男子对着古争嘿嘿一笑,手里长剑一甩,直接冲了上来。

    那煞气腾腾的样子,看样子就要在这里解决掉古争。

    “你敢杀了我,你不怕引起上面的责怪吗?”古争假装大惊说道。

    “杀了你?我还没有那么傻,不过把你打成残废,抹去你的记忆还是可以的。”悠闲男子在空中施展出漫天剑光,在古争整个人都笼罩起来,听到古争的话后,阴森森的说道。

    “叮当”

    古争也随手抽出一把长剑,和对方打了起来,不过却刻意压着自己,让自己看起来许些狼狈,大部分都在艰难的抵抗。

    而这边战士以为古争就是一个普通金仙后期,连上面那个畜生都打不过,根本不在意,只是驻守在后面,防止古争狗急跳墙冲向里面。

    而关押在里面的人,面对如此动静早就醒了过来,靠近栅栏之处,有些激动的看着外面,其中一个人更是眉头紧锁,眼睛死死盯着古争,似乎在分辨着什么。

    “我告诉你们,你们成功惹怒了我,我跟你拼了,你们也跑不了。”古争突然一招逼迫过去,然后朝着外面一窜,大声喝道。

    “嘿嘿,放心好了,解决了你,我们就再次换个地方,我们可不止搬了一次。”这边根本不在意古争的威胁,再次想要欺身上去。

    结果身子刚刚腾空而起,却发现一个个小小的影子从通道处窜出来,转眼间一个巨大的无比人偶出现在他前面,直接用比他还要大的拳头轰击过来。

    悠闲男子大惊,根本没有想到后面还有人,连忙把武器给挡在面前,巨拳直接把武器给打出一个凹陷,顺势又击在他的胸膛之上,让他直接在空中喷出一口血,往后跌落下去。

    这边战士一看一个傀儡蹦出来,还以为是古争操纵,刚刚想要上前,却立马停止了脚步。

    因为在通道里面,一连三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每一个人身上的气息都不比他们弱。

    眨眼间的时间,现在轮到他们被包围了。

    “古公子,你没事情吧!”这边青玄连忙来到古争身边,询问道。

    “没事,要不是我想知道点什么,早就被我解决了,你们追来的速度还是快了一点。”古争示意自己没事,反而对着他们抱怨道,这让青玄的脸色一僵,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边满天已经控制他的傀儡布娃娃,退了回来,因为在这个狭小的房间内,实在是施展不开,干脆堵住了那唯一的出口。

    这下子,现在轮到对方成了笼中之鸟了。

    “嘿嘿,这下你们可就跑不了了吧,赶紧说出来你们的目的,免得遭受一些苦头。”古争哈哈笑道,装作趾气高扬的说道。

    “放屁,你以为我们怕你们。”这边全身铠甲战士冷哼一声,直接低下身子,卖着沉重的步伐,朝着这边冲了过来。

    他竟然想要一个人对抗那么多人。

    “交给我好了,正好刚才我还没有打过瘾,有架打真是太好不过了,我倒要看看你这个乌龟壳到底有多么坚硬,竟然那么狂妄。”这边桤木狂野一笑,直接把上半身的兽皮给扯掉,然后袒露胸膛冲了上去。

    这边一动,满天从有怀中掏出一个小小兔子一样的布娃娃,材质和那个人形布偶是一样,直接单手在上面一捋,那个兔子的眼睛立马通红起来,整个身子吹气球般涨大成和正常人差不多,手里也突兀的出现一柄匕首,朝着那个悠闲男子冲了过去。

    “你也去一起帮助满天,我自己不会有又任何事情。”古争为了早点制服他们,打探出一些消息,直接让青玄也一起上去。

    青玄没有推辞,点点头,直接冲向了那个悠闲男子,毕竟以她的力量来说,对付那个铁桶般的战士,确实有些余力不足,毕竟从力量上来讲,她肯定没有桤木强大。

    这个小小洞穴周边有一层防护,无论什么波动打在上面,都全然被吸收,至少不用担心造成这里崩塌。

    而这边古争绕了一个圈,走向里面的栏杆,也没看他们战斗如何,三个打两个,如果还能输的话,那真对不起他们的身份。

    来到这里之后,古争就感觉心中股熟悉的感觉,那股来源正是被关押在里面其中之一。

    “这位朋友,小心一点,这幽鬼黑闪威力很大,小心受伤。”在古争靠近的时候,其中里面一个看起来比较年轻的人突然开口说话了。

    眉清目秀,一袭蓝色长袍打扮,腰间挂着一个犀牛一样的装饰物,头上简单的用一个蓝色包巾,简单扎了起来。

    虽然看起来气色不是很好,但是那眼底下那一抹蓝色的清明,仿佛星空一样让人一眼看不到底,看过去让人觉得很舒服。

    古争看完他,在看向其他四个人,明显可以看出来其他四个人都是以他为中心,哪怕现在,那眼里的警惕心还是清晰的能够看出来。

    “你说的是这个吗?”古争指着栅栏上不断跳跃的黑色闪电,并没有从其中感受到太大的威势。

    “是的,别看它貌不起眼,可是却深入灵魂深处,可以让一个金仙巅峰灵魂陨灭大半,而且本身威力也很极大,如果没有准备的话,很容易人死道消,还是小心一点不为过。”那个男子苦笑道。

    四个金仙后期,一个金仙颠覆那,身上没有太大的伤势,就是被一个栅栏给困住,无法破开,可见他的霸道之处。

    古争若有所思的看着这道防御,没想到这貌不起眼的黑色闪电威力那么强,想要试探的手臂立马收了回来。

    “朋友,我在你身上感受一股熟悉的气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朋友你应该认识星彩!”那个男子犹豫一下,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从他一出现这里,自己就感受到那股气息,自己和那道气息的主人,已经在一起不知道多少年,不可能认错。

章节目录

餮仙传人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小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小羽并收藏餮仙传人在都市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